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零一章 火化必出舍利子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巴蜀之地,万里群山险峻,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故而多为无人神秘地带。

    相传此地多有奇人异士,采天地之精华,纳日月之灵气,长生不死,神通广大。

    传言十有八九为假,但这个的确是真的。

    蜀地群山地貌奇特,盘踞大小灵脉无数,是人间最好的修行之地,其中以蜀山峨嵋派声势最大,祖师白眉立教两千多年,门中高手无数。

    蜿蜒山势尽头,山脚处一棵歪脖子树下,廖文杰靠着怪石低头干呕,一天之内连续两次使用三界大挪移,本就是小白脸的他,现在脸更白了。

    “遭不住,吃了没经验的亏,下次说什么都要先缓缓。”

    抬手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廖文杰盘膝树下开始打坐,只觉天地间灵气充盈,非末法时代,格局甩开九叔所在世界几百个五连发卡弯。

    片刻后,他吐出一口浊气,起身望向云气缥缈的山川险峰,五指扣住一团星光,获知此界的基本信息。

    和预想中的一样,是个修行鼎盛的世界。

    “蜀山、峨嵋派、白眉……”

    廖文杰抬手一摸,短发变长发,身上衣衫也变成了古风长衣。

    红线扎住长发,束在脑后,他一跃跳至半空,变作金翅大鹏直击长空,金色翎羽破开风云,一瞬爆开雾化烟云。

    嘭!嘭!嘭!

    连续三次爆鸣,大鹏振翅落于山巅,金色眼眸横扫而过,俯瞰半山腰的茫茫云海。

    廖文杰收起变化之术,皱眉望天,这么嚣张都没被雷劈,害他都不好预估当前世界的上限了。

    “果然,还是要手动测评一二。”

    廖文杰嘀咕一声,中指敬天,坐等老天爷告知详情。

    轰隆隆隆———

    黑云滚滚压下,雷霆爆鸣的漩涡之眼缓缓成型,闪电雷蛇蔓延,疾走万里长空。

    下一秒,水桶般粗壮的雷击当头落下,数百道同时绽放,声势浩大惊人。

    待山巅被夷为平地,整座山头削至山腰和云海平齐之后,黑云缓缓散去,廖文杰这才从焦黑土石地面中冒了出来。

    土遁术。

    他从阴阳二气图中推演出来的生活小技巧,以阴阳化五行,对普通修士难于登天,对陆地神仙而言,门槛就没那么高了。

    有手就行。

    “何方高人在此渡劫!!”

    远方,一金光圆球飞快靠近,悬浮半空稳稳停下,待金光散去,露出一身穿黄色袈裟的老和尚,宝相庄严,法力鼓荡长袍,一看便知他修为极高。

    五台山方丈,尊胜大师。

    此地方圆百里是五台山的地盘,尊胜大师在静室念佛,骤闻天地之怒前所未有,恐有魔头现世,专程赶来确认。

    这一看,顿时疑虑丛生,暗道一声不妙。

    在廖文杰身上,他既看不到红尘因果,又看不到仙道机缘,仿佛对方无中生有,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可就算是从石头里蹦出来,那也是天生地养,不该什么都没有。

    怪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遇妖不明要礼貌,尊胜大师低呼一声佛号,客气道:“贫僧尊胜,是近地五台山的方丈,敢问这位仙长,师出何门,修行在哪家仙府?”

    “原来是尊胜大师,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廖文杰回了一礼,同样客气道:“贫道无门无派,一介散修,刚刚一不小心触怒天颜,惊扰大师清修还望莫怪。”

    说到这,他瞄了眼尊胜的面容,尊胜五官端正,眉头一挑自带凶狠煞气,但因为白须飘飘,这抹煞气不仅没让他显出恶相,反倒增加了几分威严。

    是个厉害和尚,将来火化必出舍利子。

    “仙长一介散修都有如此修为,着实让贫僧深感汗颜,对了,尚不知仙长姓名?”

    “四明三千里,朝起赤城霞。日出红光散,分辉照雪崖。”

    廖文杰吟诗一首,摸了摸没有的胡须,淡笑道:“贫道姓燕,名赤霞,无甚名气,大师可能没听说过。”

    “贫僧孤陋寡闻,确实没听说过。”

    尊胜脸色逐渐转冷,凡世间修行之人,哪怕飞升上界,也没法和下界斩断因果联系,廖文杰一点没有,分明不是此界中人,燕赤霞这个名字十有八九也是假的。

    如料不差……

    尊胜心头有所猜测,鼓荡法力沉声道:“施主究竟何人,可是域外天魔降世?”

    “???”

    廖文杰脑门飘过一串问号,暗道好厉害的和尚,明明他行迹低调毫不张扬,还是被对方看出了黑户的身份。

    另外,域外天魔是字面意思,还是此界对外来户的统一称呼?

    如果是后者,他果断就承认了,如果是前者,他推托三次之后还是会认,说来惭愧,他进来就没安好心,是来抢资源的。

    伸手党,理不直气也壮。

    另一边,尊胜脸色复杂,缓缓道:“贫僧掌管五台山数百年,困于瓶颈不得寸进,心魔滋生染至今日之祸,阁下有何手段,尽管施展出来便是,贫僧一应接下,纵然身死亦是咎由自取。”

    “???”

    廖文杰脑门又是一串问号飘过,这个世界的修行之中,似乎脑子有点不正常。

    也不排除,尊胜是个特例,只有他脑子不太正常。

    “既然阁下不出手,那就由贫僧抛砖引玉。”

    尊胜将廖文杰的疑惑脸看成了不屑,嗔念化作无名火,双手合十在胸前,而后猛地推了出去。

    “大罗佛手!”

    轰隆隆!!

    随着尊胜双掌推出,空气竟如浪潮般汹涌滚荡起来,劲风呼啸狂飙之中,雷音炸裂不止,锁住廖文杰四周空间,狠狠压了下去。

    “好掌法,大师果然是大师,这一巴掌有点一力破万法的意思。”

    廖文杰暗暗点头,挥手身前一扫,打爆身前空间,跳出掌势封锁,轻易避开了尊胜的攻击。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有一招‘如来神掌’,释迦亲手打的,学得不伦不类,还望大师莫要笑话。”廖文杰嘴角一咧,竖掌身前。

    说来惭愧,他最喜欢拿如来神掌打和尚。

    比如这个尊胜,上来就给他加了个域外天魔的标签,摆明了是缺少来自社会的毒打,既然如此,他也乐得成人之美。

    一掌拍下,金光璀璨,无法形容的霸道掌势轰然而出,在惊天动地的声爆中,狂爆气流滚滚冲击四面八方,并于尊胜眼中无限放大。

    没说错,这掌打的是慈悲,讲的是道理,虽没有用上廖文杰自己的掌势,但他在其中加了‘芥子须弥’的法术,就卖相而言,冒充正版如来神掌绰绰有余。

    至少,骗一骗尊胜没问题。

    果不其然,正如廖文杰所想的那样,尊胜直面金光璀璨的一掌,整个人傻眼愣在原地,嘴里阿巴阿巴,竟是忘了还手闪躲。

    轰———

    地动山摇,茫茫云海朝远方散去,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峰折断,断裂处,半截掌印深陷。

    尊胜嵌入其中,身躯完好无损,不见半点伤痕。

    一枚金印悬在尊胜头顶,金光绽放之中,数条金龙盘旋护法,龟壳防御牢不可破。

    五台山镇山法宝——金龙佛印。

    有法宝自救,尊胜伤是没伤到,但亲眼目睹域外天魔施展佛门神通,心灵上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廖文杰看着层层环绕的金龙,嘴角微微勾起:“大师,算你运气好,我这个人心眼特别大,尤其喜欢以德报怨,送你一份机缘,好好收着。”

    尊胜闻言,心头升起无比危机,法力注入金龙佛印,显化数条百米金龙。

    风云际会,攻防一体,搅荡远方的云海浪潮为之变色。

    就在尊胜全力防御,心中有所底气的时候,他面前身影一闪,廖文杰直接跃过群龙大阵,瞬移至他面前。

    “大师,看我眼睛。”

    “?”

    尊胜下意识望去,突然瞧见一双红目,暗叫中了天魔毒计,奈何反应过来为时已晚,一盆冷水在心头浇下,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

    廖文杰施展‘执心魔’神通,红光凝结双目,直入尊胜眉心,打得起身躯狂震,眼神失去光芒,整个人浑浑噩噩起来。

    嗡嗡嗡————

    心魔入体,尊胜耳边蜂鸣不止,原先被他用佛法镇压在识海深处的心魔,借机破开封印,强强联手,不断瓦解尊胜的心灵防御,只一击,便打得他全无还手之力。

    嗡嗡嗡————

    尊胜耳边嗡鸣依旧,他执掌山门数百年,愧于没法壮大五台山,一直被峨嵋派死死压着,面上逐次闪过喜、怒、哀、乐等情绪,最后全身骨骼噼啪炸响,一口热血喷出,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金龙佛印救主,数条金色长龙化作细蛇,喷吐火焰朝廖文杰缠绕而来,因没有尊胜操控,攻击死板无力,被廖文杰挥手拍灭金色火光。

    他抬手抓住几条金龙,打了个死结,在手中揉成一团,而后甩手扔在脚边,接住了当头落下的金印。

    “不错,挺厚重的,看在重量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的礼太轻了。”

    廖文杰颠了颠手里的金龙佛印,细密白色线条封锁金光,待禁制阻断法宝和主人之间的感应,金龙佛印黯淡无光,变成了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疙瘩。

    搞定这些,廖文杰转身便要离去。

    这时,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脚腕,回头看去,是尊胜,不知何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大师,还有何指教?”

    “域外天魔法力无边,贫僧心性不定,败得心服口服,但金龙佛印是五台山镇山法宝,如无此物,幽泉老怪打上山门,五台山必遭血洗。”

    尊胜一边抵御心魔袭击,一边苦求道:“还望阁下大发慈悲,贫僧愿一命换一物,只求将金龙佛印送回五台山。”

    “那怎么行,杀人是不对的。”

    廖文杰抬腿挣开尊胜,摇摇头:“再者,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法宝不香吗?”

    尊胜闻言后悔不已,他欲化心魔,招惹域外天魔降世,今朝失了金龙佛印,可谓是五台山最大的罪人。

    一时间,识海之中的心魔作乱更加欢快,精神反馈肉体,神色萎靡不振,又是几口热血吐了出来。

    再一想心魔起因是自己贪欲作祟,看重五台山的名声,失了清心寡欲,结果祸事临头,报应直接加在五台山上,直呼因果有报,愧于传位给他的师尊。

    “因在我,果也应该在我,还请阁下发发慈悲……”

    “???”

    廖文杰完全不懂尊胜在说些什么,但目的已经达到,蹲下身笑着说道:“大师,实不相瞒,我初来此界,人生地不熟,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你是出家人,最讲慈悲了,能否让我在五台山藏经阁小住几日?”

    “啊这……”

    尊胜见事情还有的商量,心说只要把金龙佛印还给他,什么要求都答应,可一听天魔要去五台山常住,立马就慌了。

    “大师,你啊什么,说话呀!”

    “这,恐怕是不行的。”

    “没事,不行就不行,我不气,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就走。”廖文杰起身甩甩衣袖,将金龙佛印塞入怀中。

    “等,等等,其实也不是不行。”

    尊胜苦着一张脸,光头满是汗水,他死死抓住廖文杰的脚踝,在死路一条和九死一生之间纠结,最后选择了死得慢一点。

    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没准事情就有转机了。

    “大师,想明白了?”

    “明白了,出家人慈悲为怀,五台山愿为阁下提供一间住所,可陋室简居,又有斋菜难以下咽,不如,不如……”

    “不如你写一封推荐信,让我去峨嵋山借住,对不对?”廖文杰好心帮尊胜说出祸水东引的话。

    “贫僧没有这般恶毒的想法。”尊胜老脸涨红,坚决否认。

    “少装慈眉善目,你心魔乱欲,一念一想在我眼中无所遁形,骗得了你自己,也骗不了我。”

    廖文杰再次蹲下身,将金龙佛印放在尊胜手中:“拿好,这是我的房租和伙食费,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偷也好抢也罢,以后我的三餐要顿顿大鱼大肉,夜夜都有美人陪睡。”

    “这,这……佛门清净之地……”

    “呦呵,你还来劲了,那我再加一条,以后三餐,你顿顿都要陪我一起吃!”

    “……”

    “看什么看,下流胚,睡觉我一个人上,没你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