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第九特区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三十一章 躺平了干瞪眼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见火鸡双目放光,史蒂芬·周也跟着双目放光,趁热打铁道:“是吧,鸡姐,随便一个破山头都有这种祸国殃民的靓仔,你为什么要执着于我,而不是放眼天下呢!”

    “听兄弟一句劝,我的攻略等级太高,你去试试难度低一点的,嘿,没准就成了。”

    史蒂芬·周说得很嗨,也很有道理,但火鸡看了一会儿廖文杰便收回目光,两条腿也不外八字了。

    火鸡承认自己喜欢看帅哥,仅限于欣赏,她不是随便的女人,不会见一个爱一个。

    比较来,比较去,她更喜欢史蒂芬·周。

    史蒂芬·周头皮发麻:“不是吧,大姐,论靓仔,他比我不差呀!”

    深知武力值悬殊,史蒂芬·周没有动粗的妄想,苦口婆心相劝,让火鸡死了这条心。

    火鸡全程听着,生气时回怼两句。

    就在这时,一戴鸭舌帽,身穿厚厚秋衣的男子骑着自行车自山坡而下,一缕杀机散开,惊得火鸡瞬间警觉起来。

    有杀气!

    杀手男骑车到史蒂芬·周身后不远处,扔下自行车,一边快步上前,一边摸出怀里的手枪。

    史蒂芬·周毫无察觉,火鸡则一把将其推开,想都没想,挺身挡在了黑洞洞的枪口前。

    露天茶亭,廖文杰双目微眯,这一幕姑且算作他来的目的之一,防止不开眼的小蝴蝶乱扇翅膀。

    嘭!

    一声枪响,火鸡干脆利落到底,压倒了身后茫然无措的史蒂芬·周。

    在枪声响起,又或者在火鸡奋不顾身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史蒂芬·周便大脑放空,整个人浑浑噩噩一片。

    直到枪声响起,火鸡应声而倒,他都没有回过神,愣愣望着那张画有爱心的白纸,下意识伸手将其接在手中。

    原来殉情不是古老的传言,真有人愿意为了爱去死!

    茶亭尖叫,史蒂芬·周如梦初醒,狼狈爬起身,见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心也凉凉,弹也凉凉。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一辆卡车从山坡上驶下,司机毫无减速的意思,按喇叭让挡路的二人赶紧滚蛋。

    杀手男一个分身闪开,史蒂芬·周趁机跳上卡车,一手捏着白纸,一手捂脸。

    爱情观颠覆,重塑之中。

    无人注意的时候,躺在路边的火鸡身躯平移数米,落在了桌翻椅倒的茶亭旁边。

    廖文杰双目微眯,正跨上二八大杠,欲要追赶卡车的杀手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打摆子。

    搞定了这一切,廖文杰低头看向火鸡,眼熟之类的槽就不吐了,屈指一弹,将嵌在对方金牙上的弹头移开。

    刀疤脸、龅牙、大小三角眼、血盆大口,再加上一身恶意满满的少女粉……

    双刀火鸡的姿容气质,着实令人望而生畏。

    是个禁欲系的女人。

    “不怪史蒂芬·周下不去嘴,换成贫道,你这种好女人,大家也是普通朋友关系,绝无逾越的可能。”廖文杰吐槽自己一声,哪有什么境界超凡的陆地神仙,他就是一色批。

    当然了,火鸡的脸也不是生下来就这样,没毁容之前,颜值不敢说有多耐打,比比白骨精还是没问题的。

    至少人家背影一流,两条长腿傲视群芳。

    一团水雾糊在火鸡脸上,廖文杰蹲下身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低声道:“痴情人,你走运了,贫道给你一次追求幸福的机会,让你和其他人站在一起平等的高度,如果这都没成……”

    “别失望,是他配不上你,去重光精神病院,那里有个帅哥颜值不差史蒂芬·周,说来也巧,他就喜欢你这张脸。”

    整容医生的刀法,廖文杰不是很相信,为避免惹人不快的蝴蝶翅膀造孽,索性自己动手,重整了火鸡的脸,让她恢复自己本应有的真实样貌。

    片刻后,火鸡悠悠转醒,原地坐起面露迷茫。

    她隐约之间听到有人和自己说了些什么,朦朦胧胧的记不清楚,一拍脑门,猛然想起杀手的事,原地跳起便要去救史蒂芬·周,然后……

    杀手吐口白沫,随时要走。

    火鸡眨眨眼,很想知道在自己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拿起公用电话,在经历了999失败之后,想起这里不是港岛,换了三个数字,才艰难和对面进行交流,汇报了有人持枪行凶,然后马上风的喜剧。

    火鸡放下电话,还没走两步,茶亭老板闪身而出,挡住了去路。

    “美女,长得漂亮不能拿来刷脸,打电话也要给钱!”

    “美女?!”

    火鸡指了指自己,咧嘴一笑摆了摆手:“咯咯咯,老板,你眼光真好,我藏得这么深都被你看出来了。”

    另一边,老板正打算报警,回拨一看,发现火鸡已经报过警,也就没打算再收费。

    “对了,老板,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帅哥,刚刚还在的。”

    “喝完茶就走了。”

    “另一个。”

    “没了,就那一个帅哥。”

    说到这,老板有些心疼看向火鸡,帅哥的确是帅哥,可人品不咋地,看人家姑娘长得不错,就趁着受惊昏倒的机会在人家脸上乱摸。

    也就是他一把年纪,换成年轻时,肯定当场跳出来打一套拳。

    “呃……”

    火鸡眨眨眼:“是还有一个,只是帅的没那么明显,和我吵架的那个。”

    “坐车走了。”

    ……

    再说另一边,史蒂芬·周搭上便车,越想越伤心,爱情观的重塑之下,连带着世界观、人生观等也跟着重塑起来,心潮百转千回,完全忘记了时间。

    在卡车路过大坑时,他身躯弹射而起,顺着杂草丛生的山坡,一路滚了下去。

    昏迷。

    草丛里,廖文杰闪身出现,手指微勾,细缕微风卷起,将史蒂芬·周的身体托在半空。

    天色不早,廖文杰没打算今晚露宿野外,听说中国厨艺训练学院人才辈出,里面的大厨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便带着史蒂芬·周直奔而去。

    算算时间,该到饭点了。

    少林寺。

    这座位于湖南的少林寺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不是说它小,而是没有廖文杰想象中那么大。

    或许是旅游资源的价值尚未被挖掘,还没来得及扩建,又或者这座嵩山也是迷你型,容不下太大的寺院。

    总之,寺庙有些老旧,匾额也破破烂烂的,给人一种风一吹,大门就会倒下的落魄感。

    廖文杰直接无视,据他所知,梦遗大师的武力值放眼全国都是第一梯队,战略价值比天残还要高,没理由这座少林寺破破烂烂却无人问津。

    只能说,刻意为之。

    廖文杰将史蒂芬·周放在门口,梆梆梆敲了几下木门,待灰尘落下前,身躯一闪,直接去了厨房。

    没过一会儿,两个僧人走出,看到满身是血的史蒂芬·周,急忙上前检查起来。

    “不好,这人在山里遇难,被毒藤刮的满身是伤,需要赶快医治。”

    “那还等什么,赶紧带他去见方丈。”

    “快,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

    厨房,廖文杰嗅着香气,脚不着地飘着进门。

    正在做菜的光头们忙得热火朝天,对他视而不见,仿佛厨房里没有这号人一样。

    大锅饭菜按盆摆好,唯有几道菜是精品,用盘子单独盛放,有荤有素,极其油腻,非常的降龙济癫。

    “啧,好好的和尚却不戒荤腥,佛祖容得下,我不能忍。”

    廖文杰冷哼一声,挥手卷走精品菜肴,盆里的大锅饭菜也没忘挨个顺了一碟。

    之后,他取来几个空盘,摆上青菜萝卜、大葱生姜,摆盘很讲究,不注意根本看不出菜色被替换的痕迹。

    廖文杰拍拍手,暗道一声完美,身躯一闪去了藏经阁。

    学习使人快乐,他最喜欢看书了。

    厨房这边的异常无人清楚,两个和尚扶着史蒂芬·周,一路飞奔送至方丈屋中。

    梦遗正等着今晚两荤两素,突然看到被送来的史蒂芬·周,眉头微微一皱,手指在袖袍里微微掐算。

    “阿弥陀佛,原来是与佛有缘之人。”

    梦遗点点头,吩咐道:“你们将他放在床上,记得看好门,贫僧不说话,不许放人进来。”

    “方丈,您点的‘世俗烦恼一去而空斋’怎么办?”

    “送到饭堂,今晚贫僧和众弟子们共享素斋。”梦遗双手合十,就很佛门高僧。

    两个和尚嘴角直咧咧,慑于方丈心眼小,不敢多说什么,将门关上,一左一右守在门旁。

    梦遗站在窗边,看了看史蒂芬·周身上的伤痕,眉头又是一皱:“这雪白干净的细皮嫩肉,都能掐出水儿了,用普通的手法祛毒敷药,难免会留下伤疤……”

    “不妥,怎么说也是与佛有缘之人,贫僧今天就委屈点好了。”

    说到这,他低头趴在史蒂芬·周身上,背影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啵唧啵唧之声不绝于耳。

    “嘤嘤~~~”

    十来分钟后,史蒂芬·周悠悠转醒,只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疼,就跟散了架一样。

    还有点冷。

    望着陌生的天花板,他记忆缓缓恢复,想起自己从卡车上摔下的情景,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救了。

    真好,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心人。

    “吧唧吧唧———”

    “嘶溜嘶溜———”

    “啵~~~”

    “???”

    声音有点不对,史蒂芬·周只觉温润的舌头在自己身上滑过,痒痒的,酥酥的……

    还有点麻。

    情不自禁之间,他脑补出年方十八的清纯女孩正用嘴帮自己排毒,女孩身高腿长,心胸之广不可海量,瓜子脸、高鼻梁,笑起来甜甜的。

    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起来会说话。

    不对,这不是山里的姑娘,这是住在山里的狐狸精。

    火鸡的脸在脑海中闪过,史蒂芬·周杂念尽除,他努力撑起上半身,想看看正在脱自己裤子的女妖怪究竟是何模样。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猥琐老光头,胡子占满口水,正一脸垂涎望着自己胯下三斤肉。

    “你,你……你……”

    史蒂芬·周阿巴阿巴,整个人都灰白了,万万没想到,书里都是骗人的,狐狸精不止性别母,还有性别公。

    还有,他昏迷几天了?

    这浑身散架一般的痛苦,请千万告诉他,是从山上滚下来时摔的。

    “施主,你醒啦!”

    梦遗淡淡一笑,指着史蒂芬·周的裆部,咂咂嘴道:“别怕,是有些疼,但很快就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