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三十七章 这铲屎的不要也罢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咆哮声震撼山洞岩壁摇晃不止,小辫子扑进泥菩萨怀中,后者面露惊恐:“不好,是凌云窟中的火麒麟,此物刀枪不入,有吞金吐火之能,纵然绝世武林高手,也要在烈焰内灰飞烟灭,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廖文杰啥也没说,寻思着狗子是闻到狗粮的味道,跑过来撒欢了。

    撒欢没问题,但主人回家装死没动静,主人拿出狗粮,立马变得比谁都积极,这就是思想觉悟上的问题了。

    他转身朝咆哮声方位走去,诚如泥菩萨所言,火麒麟有有吞金吐火之能,武林高手抵挡不了,普通人更加承受不住。

    见廖文杰离开,聂风想了想,快步跟了上去。

    “前辈,江湖传言,凌云窟内血菩提可治百病,还能增进功力,因为有火麒麟看守,少有人能成功从凌云窟内走出。”

    聂风语速飞快道:“前辈武艺高强,得到血菩提不足为奇,以晚辈之见,火麒麟十有八九是来寻仇的。”

    “你想多了,它只是饿了。”

    廖文杰随口回道,凌云窟内成熟的血菩提都被他摘走,又在火麒麟心神内种下魔念,告诉它外面的世界危险万分,人均青龙白虎。

    火麒麟饿了找不到食物,又不敢出门打牙祭,嗅到血菩提的味道自然会反应过激。

    民以食为天,野兽也不例外。

    “吼吼吼————”

    渐渐地,咆哮声更盛之前,聂风隐隐感觉空气中热力惊人,见廖文杰单手搭在雪饮刀上,屏气凝神退后两步。

    山谷中,只看到了廖文杰武功的冰山一角,现在有神兽火麒麟,没准可以窥得全貌。

    轰!!

    烧红山壁被暴力撞开,碎石漫天飞溅,一片触目惊心的火海飞速卷至。

    热浪逼人,聂风口干舌燥再退几步,视线内,赤红火焰之中,昂然屹立一头威猛异兽,隐约可见龙首狮鬃,健硕身躯鳞甲铺满,一对麒麟角桀骜冲天。

    “吼吼吼!!”

    火麒麟金色双瞳杀机骇人,前爪犁开一道火线,周身躯体火光猛烈灼烧,化作一团张牙舞爪的巨大火球,一个飞扑朝廖文杰冲去。

    “前辈小心!”

    见廖文杰火海前不为所动,聂风吓了一大跳,上前两步被高温逼退,只能大喊一声提醒。

    嘭!

    下一秒,聂风瞪大眼睛傻站原地,眼睁睁看着廖文杰一发直拳,正中火麒麟面门,后者倒飞插进石壁,咆哮声没了之前的中气十足。

    “无事,它和我闹着玩呢。”

    廖文杰收拳站立:“上一次我捡到血菩提的时候,和火麒麟不打不相识,大家成了朋友。我不愿意,它就不让我走,无可奈何之下,我着手开始对它的驯化,现已初见成效。”

    聂风:“……”

    闹着玩?

    那只是你觉得,火麒麟可不这么觉得。

    聂风哑然无言,不论从哪个角度看,火麒麟都在发动攻击,甚至想生吞了廖文杰,因为相较而言太弱小,导致攻击不痛不痒,被廖文杰当作了玩耍打闹。

    一时间,聂风悲从心来,为自己的父亲感到心酸。

    堂堂‘北饮狂刀’聂人王,连和人家玩的资格都没有。

    “吼吼吼———”

    火麒麟拔出脑袋,再次朝廖文杰发动冲锋,屡败屡战,锲而不舍,直到一个大逼兜子把它打疼了,才改为嗷嗷叫唤,原地追着自己的尾巴表示委屈。

    一走就是两天,不管吃也不管喝,它都快饿死了。

    抱怨两下还要挨揍,这铲屎的不要也罢!

    “好好好,是我不对。”

    廖文杰摸出两枚血菩提扔在脚边,火麒麟一见,也不嚎嚎了,低头将血菩提舔入口中,而后转身跑了个没影。

    显然,对于二黑继承人的身份,它还抱有侥幸。

    聂风:“……”

    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所以他就什么都不说……

    不,有句话,他一定要说。

    “前辈,你的武功出神入化,早已脱离了凡间境界,雪饮刀于你而言可有可无,不如行个方便,聂风来生必将衔环结草以恩报德。”

    “话不能乱说,万一我当真了,你的来生会恨死你。”

    廖文杰摆摆手,而后道:“你说的没错,雪饮刀没法提高我的实力上限,而且我是练剑的,有没有雪饮刀都一样……”

    “所以,前辈你同意了。”聂风闻言大喜。

    “我还没说完呢,急什么。”

    廖文杰撇撇嘴:“有没有都一样,但是这柄刀长得很帅,出刀雪现也很符合我寂寞如雪的气质,最后……放着不用看看也是好的,干嘛要给你?”

    “呃……”

    聂风觉得廖文杰说得很有道理,完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但他也有必须的坚持,干巴巴道:前辈,雪饮刀是聂家代代相传的宝物,聂风有责任将其……”

    “将其什么,将其物归原主?”

    廖文杰嗤笑一声:“你说是你家家传宝刀,我还说是我早年丢失之物,没有证据别乱说话,有本事你叫它一声,看它答不答应啊!”

    “前辈说笑了,刀怎么可能会答应……”

    聂风小声bb,被训得抬不起头。

    “那你信不信,我叫它一声,它会答应我。”

    “……”

    聂风无言以对,说来惭愧,他觉得廖文杰叫唤一声,雪饮刀十有八九会予以回应。

    一时间,聂风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觉往日还算可以的口才,此刻派不上半点用场。

    心头失落不已,他有点想师父了,如果雄霸近在身边,肯定会帮他做主。

    “别惆怅了,风本无形无相,你这副愁容满面,怎么担得起风的潇洒。”

    “……”

    聂风眼巴巴看着廖文杰,说得没错,但是谁让他变得愁容满面?

    “你祖先聂英和你父亲聂人王的坟墓皆在此内,有时间在我面前装可怜,倒不如去祭奠一下。”

    廖文杰扔出三枚血菩提,待聂风接住后,继续道:“给你一个提示,聂英死前留下了聂家刀法和压制疯魔之血的一门心法,凌云窟内洞穴四通八达,我不会告诉你在哪,你的机缘由你自己把握。”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铭记在心。”

    聂风收起血菩提,一番发自肺腑的感谢之词说出,转身挑了个方向大步离去。

    身后,声音轻缓,不断传至他耳边。

    “聂风,你身上沾染了我的气息,火麒麟不敢攻击你,但你身上也有血菩提,等它又饿了,便会去找你……”

    “这三颗血菩提如何使用,是服下增长功力,还是用来饱腹,亦或者给火麒麟交换时间,全凭你自己的意思。”

    “你若想杀掉火麒麟,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更不会阻止,毕竟是杀父之仇,不报枉为人子……”

    ……

    三天后。

    大佛脚边,江流之上,廖文杰坐在竹筏上垂钓。

    钓的不是鱼,而是人。

    雄霸。

    枭雄的胆子比他想象中小多了,或者说谨慎过了头,一路跟至凌云窟,周边徘徊了三天,愣是没敢踏入一步。

    想了想凌云窟内自带的迷宫属性,廖文杰就不为难他了。

    天高水阔,一排竹筏、一支钓竿,水天一色,渔翁对影成双。

    坐等雄霸现身。

    一个时辰过后,就在廖文杰一无所获,拍拍屁股准备闪人的时候,远方一黑衣蒙面人撑篙破浪,竹筏飞速袭来。

    眉宇如刀、双目深邃,雄浑身躯高大伟岸,是个眼神犀利的老头。

    待到近处,黑衣人舍弃竹筏,身躯鸿雁般高高跃起,内力鼓荡袖袍,人在半空,劈掌而下。

    掌风所向,劲风呼啸纵横。

    气势一涨再涨,一瞬化作狂啸飓风,压得廖文杰竹筏所在位置水面凹陷,周边浪潮汹涌冲上高空。

    “好掌法。”

    廖文杰暗暗点头,如料不差,这一掌应该是雄霸拳掌腿三绝之一的排云掌,刻意隐瞒身份,掌法有所变动。

    在廖文杰所熟知的剧情里,排云掌这门武学出场及早,但在步惊云手中屡立奇功,从一开始和如来神掌不相上下,到后期纵然各方boss有逼格奇高的神功魔功,排云掌都能与之抗衡一二。

    除了有步惊云武学天资加成,排云掌本身就立意极高,是一门相当高明的掌法。

    同理,与之齐名的天霜拳、风神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掌风袭来,廖文杰并指成剑,一道红芒迸射,以点破面,摧枯拉朽撕裂漫天掌势。

    雄霸人在半空,只看到一簇红光直刺面门,拳掌腿三绝奥义汇聚一点,掌心扣住一团璀璨光华迎击而上。

    轰———

    风卷云气,猛地爆发开来,江河之水冲天而起,化作骤雨落下。

    雨水之中,两道身影来回交错,无数红光劲气迸射,打得水位不断高涨,隐有怒潮洪灾之相。

    廖文杰翻手一掌击出,身躯退后立于水面:“天霜拳、排云掌、风神腿,好一招三分归元气,阁下藏头遮面,究竟是什么人?”

    雄霸:“……”

    不如直接报他的名字。

    还有,说别人藏头遮面,你自己不也戴着个面具。

    终究是枭雄,脸皮贼厚,雄霸一拳锤在水面,站立坚固冰封之上,笑着拉下蒙面黑布:“天下会雄霸,我徒儿聂风被阁下掳走,今日特来登门讨要。”

    “原来是雄帮主,失敬失敬。”

    “不敢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