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四十八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先生真能让小慈死而复生?”

    被廖文杰抬手推开,雄霸浑不在意,只听到了‘救人’二字。

    “死而复生谈不上,我又不是神仙,哪来那般本事,恰好雄帮主爱女尚有一丝生气,我略尽微薄之力罢了。”

    廖文杰蹲在孔慈身前,并指成剑,连点在她胸前几处穴位。

    一旁,步惊云和聂风紧张看来,虽然连他们自己都不信,但还是默默祈祷孔慈有的救。

    雄霸出招狠辣,下手冷酷无情,一招‘三分天下’分攻印堂、檀中、气海等要害,专破武林中人金刚不坏身,孔慈武艺一般,挨了这一招如何能活?

    雄霸也不信,下手有多狠心里清楚得很,急忙加上筹码:“先生若是能救活小女,天下会所有之物,任凭予取予求,雄霸绝不反悔。”

    “这话说得,我一江湖术士,不好名利、不爱金钱美色,纵然帮主富有天下,我一无所求,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廖文杰摇了摇头,而后道:“这样好了,与我同桌那对父女,他们为两湖父老乡亲而来,相逢即是缘,帮主若想报答我,就免去两湖的苛捐杂税,也算给你女儿行善积德了。”

    “就这?”

    “帮主疑心病太重了,你要是还不放心,嗯,我想想……”

    廖文杰一副不得不从的语气,沉吟片刻道:“知识就是力量,我这人从小就喜欢看书,学习使我快乐,天下会武库囊括天下武学,我进去住上十天半个月,没问题吧?”

    “我答应你!”

    “帮主记得,别忘了把天霜拳、排云掌、风神腿的秘籍也放进去,这三门武学还是很有意境的。”

    “没问题。”

    “……”

    两人交谈之间,廖文杰五指张开,一团水汽弥漫,浸入孔慈体内,不过片刻,便让其脸色红润,低声咳嗽了起来。

    雄霸三人见状大喜,这时秦霜走近,大喜+1。

    廖文杰五指成爪,凌空摄取孔慈胸腔和颅内淤血,连同其嫁衣上步惊云的鲜血也一同取走。

    搞定这些,他挥挥手散去鲜血,起身站到一旁,对四个关系复杂难明的男人道:“幸不辱命,熬点猪肝汤补补血,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先生医术通神,大恩无以为报,雄霸必信守诺言。”

    “多谢前辈救……”

    “多谢前辈救我爱妻!”

    “救……救了小师妹。”

    “……”

    两句话的工夫,四人的关系再次僵硬起来,非常尴尬。

    步惊云目的明确,抬手要抢孔慈,被雄霸一掌拍飞,两个重伤户打在一处,步惊云被虐成了狗麒麟爪牙下的聂风。

    聂风张张嘴,没有勇气去拦二人,扶起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实际上的二嫂。

    秦霜站在一旁干瞪眼,帮师弟也不是,帮师父也不是,唯一能做的,便是站在聂风身边,一边心头默泪,一边让他坚强起来。

    诚然,聂风绿到了冒光,可他至少参与了进去,占了孔慈丈夫的名分,还走入了婚姻殿堂。

    不像秦霜,绿和被绿都没他啥事,全场最惨旁观者。

    “阿爹……”

    聂风怀里,孔慈悠悠转醒,望着苦瓜脸的聂风,心中颇为不是滋味,再看被雄霸打到吐血不止的步惊云,气息虚弱开口:“不要责怪……云师兄,都是小慈的不对,阿爹你饶了他……”

    眼看孔慈脸色又有些苍白,雄霸急忙收手,一脚踹在步惊云胸口,将他远远踢开。

    “步惊云,今日我逐你出师门,以后你我再无师徒之谊,你也再不是天下会的人了。”

    雄霸怒哼一声,压住翻滚不停的杀机,偷偷给几名得力手下打了个暗号:“今天看在小慈的面子上,你自己滚吧,若是以后让我在天下会看到你,别以为你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步惊云看都没看雄霸一眼,抹掉嘴角鲜血,神情凝望孔慈,而后大步流星离去。

    实力有限,就算拼得残躯带走孔慈,他也没法照料对方……

    离去的背影越发坚挺,他要变强,变得比任何人都强。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八卦不仅可以传千里,传播速度还飞快。

    天下会婚礼当天的瓜,在一众武林中人的添油加醋之下,轰传至整个江湖。短短几日之内,连穿开裆裤的小孩子都知道,天下会有个秦霜的美人儿,在婚礼当天被帝释天劫走了。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这种一听就是骗人的鬼话,根本没有可信度,纯粹就是一笑话,乐呵乐呵就行,不用认真。

    但智者表示:谣言使我快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在这万民吃瓜的背景下,天下会异常平静,雄霸被剑圣重伤,又经历大悲大喜,身心俱疲,闭关修炼将会中事务交给了秦霜负责打理。

    婚礼的事,雄霸以孔慈需要休养为由取消,提都没提什么时候再办二场。

    聂风为儿女私情和兄弟之义所困,白天去后山冲浪,晚上举杯对明月,借酒消愁活成了一个废人。

    步惊云流落江湖,每天不是被追杀,就是在被追杀的路上,就跟开了挂一样,以伤养伤,用战斗换取经验,功力提升飞快。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雄霸离间风云的计划圆满收尾,不仅断了两人的兄弟义气,还顺手将聂风打击到自甘堕落。

    唯一没有被雄霸算到的,是孔慈被步惊云拱了,一想到这茬,爱女成狂的雄霸就跟吔了屎一样恶心。

    这一天,雄霸出关,找来大总管文丑丑。

    “小慈怎么样,身体无碍了吧?”

    “属下找来许多名医,小姐的身子已经调养好了,就是……”

    文丑丑看了雄霸一眼,小声道:“小姐终日郁郁寡欢,每天不是刺绣就是种花,一步未曾踏出过院子。”

    “女儿家,矜持些总是好的。”

    雄霸心虚,不敢去看孔慈,沉默半晌后冷冷道:“步惊云呢,死了没有?”

    “这……”

    文丑丑咧嘴挤出谄媚笑容:“霜堂主几次组织了对叛贼步惊云的围剿,都被其仗着排云掌逃出生天,现在下落不明,可能像野狗一样死在了无人问津之地。”

    “哼!”

    雄霸恼怒不已,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好一个兄弟义气,秦霜组织围剿步惊云,笑话,我看是秦霜几次放走了步惊云才对。”

    文丑丑跪地:“帮主息怒,霜堂主已经尽力了,实在是步惊云对天下会的行动太过熟悉,才屡屡逍遥法外。”

    “用不着你在这里搬弄是非,给我滚出去。”

    雄霸目露凶光,打算亲自出手收拾了步惊云,等文丑丑滚到门口,想到了什么,又让其滚了回来:“帝释天呢,他还在天下会吗,有没有出格的举动?”

    “帝释天前辈一直在藏书阁,除了霜堂主拜访过一次,其余时间,只有仆人一日三餐才能见到他,据属下所知,他并没有……”

    “好了好了,滚吧!”

    雄霸脸色阴晴不定,自从见识过廖文杰的武功,他就对其深深忌惮,再有廖文杰起死回生的奇术之后,忌惮就上升到了恐惧。

    此人……非人哉!

    不管是什么,都不可能是人!

    “帮主,属下还有一事禀报。”

    滚出门外的文丑丑纠结片刻,而后道:“这些天来,风堂主酗酒度日,一次都没去见过小姐,霜堂主见他魂不守舍,放他出天下会散心去了。”

    雄霸心头咯噔一声,暗骂秦霜不知好歹,让他代为管理天下会,还真敢蹬鼻子上脸,把自己当成了少帮主。

    “聂风这个不知自爱的蠢货,男子汉大丈夫,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便萎靡不振,比他父亲胸襟气度比他父亲聂人王差远了……”

    雄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是我看走了眼,当初就不该想着把小慈下嫁给他,也好,这门亲事毁了便毁了,他爱去哪就去哪,自己不愿意回来,所有人都别去管他。”

    文丑丑正想离去,雄霸又开口道:“聂风走了多少天,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文丑丑闻言一哆嗦,结结巴巴道:“前天日上三竿时走的,据说是去了凌云窟,祭拜自己的父亲。”

    “凌云窟……”

    雄霸眼皮抽抽,挥挥手让文丑丑滚蛋,一个人在书案前脸色阴晴不定。

    自古洞天福地有缘者得之,廖文杰虽从未明说,但在雄霸眼里,凌云窟就是他的地盘,一想到聂风要在廖文杰手底下过日子,雄霸就如鲠在喉,浑身不舒坦。

    斩草要除根!

    半个时辰后,他喊来麻鹰、蝙蝠,让两人快马加鞭,务必赶在聂风之前抵达凌云窟。

    结果只来了麻鹰,一问原因,蝙蝠在上次围剿步惊云的行动中挂了。

    无奈,雄霸又叫来两个头领,让他们尽快找到聂风,下手干净点,别留下尸体。

    ……

    天下会,剑冢禁地。

    锁链封锁,中央立有巨大剑形石碑,周边埋剑无数。

    雄霸酷爱搜集武功秘籍和神兵利器,一来是喜好,二来是作为功勋炫耀,他藏兵之地有两处。

    剑冢比较特殊,除了埋有诸多武林高手的佩剑,另有未出世的神剑‘绝世好剑’藏于其中,说是禁地,其实就是雄霸私心,他得不到绝世好剑,别人也休想。

    廖文杰身形一闪出现,四下看了看:“又到了勇者时间,该开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