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天山脚下,破庙残败,院墙一推就倒,院中杂草比坟头上的草还高。

    一袭黑袍身影鬼祟翻墙入院,在立柱后藏了片刻,确认没人跟踪自己,一把扯掉身上的黑袍。

    紫衣贴身,娇俏容颜美丽动人,十八九岁年龄虽不大,身材属实一流。

    青丝长发被紫带束着,垂落遮挡腰臀曲线,随着她双手叉腰得意贱笑,青丝晃动间充满活力。

    是个很有干劲的少女。

    阿紫。

    美不过三秒,在肚皮的抱怨声中,阿紫颓然靠着柱子坐下:“累死我了,而且好饿,这两天光顾着跑路,饭都没好好吃,早知道他没追来,我就不急着赶路了……”

    “什么嘛,我突然不见,他竟然没有追过来,太差劲了。”

    如果智慧有颜色,那一定是蓝色,但紫色也很有潜力。

    阿紫歇了一会儿,馒头加水混个半饱,来到院子枯井边,拉起绳索拖上来一个大包裹。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人头大小的木鼎,雕刻百草毒虫,里面还关着一条通体漆黑带有红纹的怪蝎。

    除此之外,包裹里尚有几本秘籍,都是阿紫精挑细选留下的精品,全真教的‘七星剑谱’就在其中。

    “易筋经没了没关系,有神木王鼎在手,练成化功大法,我就是武林盟主星宿小仙。”

    阿紫拍了拍神木王鼎,笑容逐渐变态:“待我神功大成,重出江湖之日,势必要把那个负心汉抓来,每晚都摆成一百零八种姿势,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冒昧问一句,那个负心汉应该不是我吧?”廖文杰站在阿紫身后,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咕嘟!”

    阿紫狠狠咽了口唾沫,僵硬转过身,看清廖文杰的面孔,当即泪眼婆娑,双手捧着神木王鼎奉上,蠢蠢动人道:“廖哥哥,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阿紫,一定会追过来……这不,东西我都帮你捞上来了。”

    “这么说来,你还挺主动!”

    廖文杰冷冷一笑,抬手捏住阿紫的小脸:“我记得某些人离开星宿派的时候,说过屁都不让我吃,你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啊,竟然这么嚣张。”

    阿紫被捏得嘟起嘴,艰难开口:“依阿紫之见,那种货色也就耍耍嘴皮子功夫,没什么威胁可言。廖哥哥什么身份,和她一般见识太掉价,不如看我的面子,把她当个屁,放了吧。”

    “呵呵,你觉得这种话我会相信?”

    “信一下呗,反正怀孕的又不是你。”

    阿紫小声bb:“荒郊野岭,一间破庙,我手无缚鸡之力,喊破喉咙都没人听见,你不信也得信啊!”

    阿紫不怕廖文杰把她睡了,花季年龄又逢万物复苏的季节,阿紫馋廖文杰的身子有几天时间了,一直想和他试试男欢女爱是什么滋味,她怕的是廖文杰睡一次就挖个坑把她埋了。

    这么帅的男人,只睡一次,实在太可惜。

    而且,她还有梦想没实现,霸业未成就香消玉陨,别说外人,她自己都觉得遗憾。

    见阿紫服软,廖文杰不再废话,挥手从她怀里夺过神木王鼎,研究起上百的百草毒虫图案。

    阿紫泪眼汪汪站在旁边,知道东西落在廖文杰手里,以她的本事没法夺回来,但称霸武林的梦想又没法舍弃,原地挠头苦思。

    拼命开动机灵的小脑瓜,还真给她想出了一个弯道超车的好点子。

    她帮廖文杰修炼化功大法,让廖文杰称霸武林,而她则通过称霸廖文杰的方式,间接称霸武林。

    “妙啊!”

    阿紫眼前一亮,人有了,武林盟主的宝座也有了,简直两全其美。

    “廖哥哥~~~”

    阿紫捋起耳畔的青丝,扭动腰肢上前,依靠在廖文杰身旁:“你看我美……”

    “人不咋地,做起梦来倒是挺美,边上玩自己去,别打扰我学习。”

    廖文杰挥挥手,拍在阿紫脸上,将她推到一边。就这智商,别说大廖,小廖都有些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了。

    又一次白给被拒,阿紫毫不气馁,俗语有云女追男隔层纱,以她青春无敌的美貌,失败只是一时,廖文杰迟早会捅破那层纱。

    但话又说回来了,不能太迟,因为一旦廖文杰修炼成绝世神功,外面的浪蹄子便会蜂拥而来,她再想修成正果就该排队了。

    不行,绝对不行,明明是她先来的。

    阿紫深吸一口气,低头垂泪,委屈道:“廖哥哥,如果你是因为出门没看到我才生气,那也不能怪我呀,你只说让我站在武库门口,没说不让我来取神木王鼎,我也是为你考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

    “呵,少找理由,我是没说,可那种情况下,傻子都懂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廖文杰不屑瞥了阿紫一眼,这种糊弄人的鬼话,他已经好些年没拿来忽悠翅膀们了。

    想攻略他,阿紫嘴皮子上的功夫还需要再加把劲。

    “怎么可能会懂,少瞧不起人了,你知道我有多傻吗!”

    阿紫理直气壮道:“瞧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傻,凭什么自以为是!”

    “……”

    廖文杰:(?_?)

    收手吧,求你了,别糟蹋你那张脸了!

    廖文杰嘴角直抽,作为当事人,有一说一,不吹不黑,以阿紫的容貌身材,到现在都没攻略他,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逗气,都能化马了。

    不忍阿紫继续糟蹋她的花容月貌,廖文杰抬手一点,将其定在原地。

    阿紫:(????w????)

    心跳加速,脸颊微微泛红。

    要来了,他终于对我下手了。

    阿紫看过几本那方面的小说,都是一些女侠闯荡江湖的故事,剧情高潮迭起,令人欲罢不能,明明白白写得非常清楚,似她这般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动弹不得会遭遇什么。

    耳边没了嗡嗡嗡,廖文杰专心致志研究起了神木王鼎。

    是一件法器,品级虽不高,但功能颇为齐全,不管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撑得起一个寻常修士达到半步陆地神仙的境界。

    丁春秋拿神木王鼎修炼化功大法,无疑是大材小用,也有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修行的真意是什么。

    廖文杰大手一挥,收起神木王鼎,转而翻起了基本秘籍,有内功有拳法、剑谱,对于当前的武林而言,都是颇为精深的高等武学。

    一边翻着秘籍,廖文杰抬头望了眼天山方向,在那里,尚有两处武学宝库有待挖掘。

    一个是‘天山童姥’所在的灵鹫宫,一个是‘活死人’逍遥子蹲着的缥缈峰。

    说来倒也是缘分,阿紫因为知道丁春秋忌惮天山领域,少有踏足此地,便将神木王鼎藏在了山下破庙,被廖文杰故意放走,才一路领着他来到了这里。

    “再等等,马上就有一网打尽的机会了。”廖文杰喃喃一句,翻完手里的秘籍,又取出几本星宿派武库的秘籍研究了起来。

    三分归元诀的天地人三者之势,生灭轮回之道尚需大量灵感填充……

    ……

    灵鹫宫。

    天山奇险之地,廊庭殿宇依山而建,直面云海,俯瞰山崖。

    上可览天边风采,下可赏青松翠柏,幽静美景万千,有白衣缥缈伴仙鹤同舞,有如自天上被谪,不得不居人世的仙人。

    用阿紫的话来说,天涯海阁和灵鹫宫相比,屁都吃不到。

    灵鹫宫大殿之中,一白裙红袖的宫装女子受众人跪拜,白丝长发束起,顾盼间娇媚倜傥,有倾城之色。

    但和李秋水一样,这位女子气势不俗,潇洒恣肆,眉宇间霸气十足,丝丝煞气挥之不散,令人不敢在她的娇颜上停留片刻。

    ‘天山童姥’巫行云。

    今天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朝拜巫行云的日子,他们受‘生死符’所制,发作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乖乖听候巫行云的差遣,才能每年得到一次赏赐临时解药的机会。

    “贡品我已经看到了,今年你们都很守规矩,今天就把生死符的解药赐给你们。”巫行云淡淡看着下方跪伏的一群人,心中毫无波澜,没意思,反抗她的人越来越少,这天山童姥的位子越来越腻了。

    她挥手打下一片寒冰薄片,金光包裹,化去众人体内生死符的同时,又重新种下新的生死符。

    想到了什么,巫行云嘴角上扬,来了兴致:“来人,将凌霄洞洞主请上来。”

    左手边侍女躬身退下,不过片刻,便有两名白衣女弟子将凌霄洞主‘抬’了上来。

    这人自胸口以下,连带半个肩膀全部截去,全身只留左手和头颅,以及小半个躯干,至于伤成这样为什么还没死……

    逍遥派是修仙门派,境界可至长生不老,有的是办法吊着凌霄洞主的小命。

    “属下知错,求你放过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童姥……求求你,把我的下半身还给我……”

    “……”

    凌霄洞主有气无力哀求,巫行云脸色不变,淡淡回了句‘烧掉了’。

    下方跪着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首领战战兢兢,没人敢向巫行云求情,更没人敢看凌霄洞主一眼。

    巫行云看得颇为无趣,挥手让女弟子将半截人带出去扔掉,猛地感应到什么,皱眉看向殿外天空。

    白衣黑袖的宫装女子远远飞来,看清是李秋水到来,巫行云冷哼一声:“贱婢,我警告过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踏上天山一步,今天是来领死的吗?”

    “哎呦,老妖妇好大的火气!”

    李秋水抬袖娇笑,阴阳怪气道:“小妹劝你一句,以你的高龄,还是少动肝火为妙,万一气大伤身,不,万一气死了怎么办?”

    “放肆!”

    “童姥面前大放厥词,还不速速跪下领死!”

    左右两旁,有女弟子持剑上前,李秋水懒得多看,抬手将这几人击飞,冷笑道:“巫行云,你逼走师兄霸占灵鹫宫,一个自封的童姥也好意思在我面前作威作福,恕小妹眼拙,看不出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哼!”

    巫行云双目微眯,霸气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是天山童姥还用得着自封吗?”

    “哈哈哈————”

    李秋水笑弯了腰:“好胆色,你去少林寺再把这话说一遍试试,小妹好想看一眼你的老脸被人抽成猪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