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六十八章 从一个逗比进化成口吐芬芳的逗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阿婆’两个字,李秋水没有听清,在廖文杰翻手扣住她手腕的时候,整个人便被极度地震惊充满。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李秋水不是头一回听说这句话,但能一招将她制服的人,倒还真是头一回见。

    天狗离去,夜空放白。

    再看眼前的小白脸,李秋水背后冷汗浸湿,怀疑是某个闭关百年的老古董重出江湖,巧不巧,被她和巫行云的打斗引了过来。

    贱人,你自己找死,干嘛要拖我下水!

    李秋水暗恼不已,脸上挤出牵强笑容,想问一句前辈出身何门何派,顺便套个近乎,眼前便是手刀落下的画面。

    噗通。

    廖文杰收回手刀,脚边多了一条翻着白眼的扑街,间或手脚一抽。

    没有使用什么法术,纯粹的肉体力量碾压。

    毕竟法相金身,坚不可摧堪比法宝,一旦冲起来,寻常女子……呸,寻常修士根本招架不住。

    “你……她……”

    阿紫一脸懵逼,抬手在廖文杰和李秋水之间来回指着,小小的脸上闪过大大的疑惑。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李秋水突然就趴下了?

    被帅到了?

    还是说……

    一直以来,被丁春秋忌惮如洪水猛兽的李秋水,其实就是一水货?

    廖文杰抬手拍了拍阿紫的脑袋,递去关爱智障的眼神,解释道:“笨蛋,这还看不明白吗,她们两个窝里斗,两败俱伤已成强弩之末,被我捡了便宜。”

    “原来是这样子啊……”

    阿紫凝视廖文杰片刻,而后眼神飘忽移开。

    没错,她的确不是很聪明,但眼下这种情况,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番不走心的荒谬说辞,真把她当成傻子了呗。

    那倒是骗啊,骗她上床啊!不信试试,她超好骗的!

    廖文杰解释完,也不管阿紫会不会信,抬手一掌贴上寒冰,吐劲将其震碎,露出正在盘膝重练神功的巫行云。

    怎么这么快,贱婢的武功竟精进至此?

    巫行云心头气馁,咬牙睁开眼睛,和阿紫的反应一样,惊愕视线在廖文杰和李秋水之间来回移动。

    这道题超纲了,她不会做。

    廖文杰挥手取出一张红毯,扔在春光乍现的巫行云身上,待后者裹住娇躯,勉强挤出笑容道谢的瞬间,一手刀劈在其肩膀上。

    扑街+1

    “相公子,你这是……”

    阿紫咽了口唾沫,荒郊野外,一床红被,血气方刚的少侠,两个没多少布料还毫无反抗之力的女掌门……

    这不正是书里所写的剧情吗!

    那么问题就来了,她在剧情里扮演着什么角色?

    老天爷保佑,千万别是看门的,那也太惨了。

    “丫鬟,别傻愣着,动手,打包。”

    “打包,打什么包?”

    “你觉得呢?”

    唰唰———

    十余道黑影靠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江湖败类灰头土脸靠了过来,吸取之前的经验,这次轻手轻脚不敢发出太大声响。

    场中,阿紫一张红毯裹住巫行云和李秋水,上中下用三根红绳捆扎结实,只露出白毛+黑毛两颗脑袋。

    “嘶嘶嘶————”

    巫行云和李秋水全扑了!

    想到两人之前在天上高来高去的神仙手段,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江湖败类皆是一阵心虚,无法想象能将这二人制服的强者得有多么可怕。

    常年奴役生涯养成了条件反射,膝盖比脑子快,他们噗通跪倒在地,恭敬朝阿紫行三拜九叩的大礼。

    “叩见天山童姥!”

    “愿童姥万寿无疆,与天山共齐!!”

    “……”

    随着赶来的败类越来越多,呼声也飞快壮大起来。

    这里要说一下,天山童姥不是巫行云的江湖匪号,而是灵鹫宫主人的别称,取‘童’和‘姥’截然相反之意,形容灵鹫宫的主人生长不老。

    巫行云是灵鹫宫的主人,所以她就是天山童姥,换言之,如果李秋水挤下她上位成功,李秋水也可以是天山童姥。

    阿紫一言不发,默默享受着叩拜,狠狠满足了一把武林盟主的虚荣心。直到一群人行礼完毕,她才握拳轻咳一声,低头退到了廖文杰身后。

    “……”x35+72

    众人眼皮狂跳,心里将阿紫骂个半死,t不是你干的,你早说啊,现在搞得局面这么尴尬,让他们怎么向新主人交代?

    还有新主人也是,长着一张让人误会的小白脸,害他们还以为‘新童姥’的干孙子。

    好在问题不大,男儿膝下有黄金,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现在不花更待何时。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江湖败类齐齐望向廖文杰,又是一阵三拜九叩的大礼。

    “我等叩见童姥!”

    “愿童姥万寿无疆,与天山共齐!”

    “……”

    “你们这群眼瞎的废物,说的什么混账话,没看出来我家公子是个公子吗?”

    阿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众人大骂:“喊童姥是什么,你们想死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

    她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一直可以的,两句话的功夫就巩固了自己总管太监的权力,一人之下,高于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上。

    从武林盟主到武林盟主夫人,从通房丫鬟到总管太监,阿紫的职场生涯三级跳,总算找到了最合适自己的职位。

    “我等叩见童姥爷!”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江湖败类也是人才,能屈能伸,在阿紫训斥过后立即改口,仿佛很早以前就对过剧本,考虑过天山童姥变成男性的可能。

    廖文杰:(一`′一)

    权力于他如浮云,被这么多人叩拜,内心深处毫无波澜,抬手一挥,带着阿紫和红毯消失不见。

    灵鹫宫。

    廖文杰闪身出现在主殿中央,周边女弟子见状,纷纷持剑而上。

    “什么人?!”

    “大胆!”

    “竟敢在灵鹫宫内放肆,姐妹们,将这两个胆大包天的鼠辈擒下,等候童姥发落。”

    “嘿嘿嘿———”

    就在一群女弟子包围过来的时候,阿紫冷笑三声,蹲在棉被旁,抓起昏死过去的白毛,将巫行云的脸露了出来。

    锵!

    阿紫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在巫行云脸上比划了两下:“都看清楚了,你们童姥在我手上,不想她少了眼睛鼻子,或是脸上多个残局,都给我老老实实站好了!”

    “是童姥!怎么可能,童姥怎么可能会……”

    “那个是李秋水,连她也被……”

    “不可能,童姥武功天下无敌,怎么会败给他们两个。”

    “一定是他们趁机偷袭,用了下作的伎俩。”

    一众女弟子面无血色,惶恐失措的模样如同信仰崩坏,嘴里念叨着不信,身体却非常老实,唯恐阿紫在巫行云脸上画棋谱,纷纷后退不敢靠近。

    “童姥爷,已经将这群贱婢拿下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阿紫忠心耿耿问道。

    “你好熟练啊!”

    廖文杰吐槽一声,再看对他战战兢兢,却对阿紫咬牙切齿的女弟子们,醒悟了一个道理。难怪一直以来,他的形象都不是很高大,原来是少了狗腿干脏活累活。

    这么一想,至尊宝和二当家的关系也非常明确了。

    “没有,都是童姥爷调教得好。”

    阿紫很是谦虚,将功劳全部推到廖文杰身上,狗腿道:“姥爷,这些女弟子虽身份低微,但相貌身材都在水准之上,您今晚想临幸哪一个?”

    一听这话,灵鹫宫的女弟子们集体上火,怒视阿紫的同时,偷偷望了眼刀俎之上的巫行云,咬着嘴唇流下眼泪。

    “收回之前的话,阿紫,你已经不是熟练的问题了,怪让人心疼的。”

    廖文杰无语捂住脸:“另外,别喊我姥爷,也别胡说八道,我不近女色好几天了,不是那种管不住裤腰带的色鬼。”

    好几天了……

    阿紫闻言心头泛酸,默默祝福抢在她前面的不知名小贱人终身不孕不育。

    “你们这些贱婢,楞在这干什么,都是木头吗?灵鹫宫从今天开始改头换面,快去把巫行云的东西收拾一下,扔到山崖烧了……”

    心里不爽,阿紫开始在别人身上建立快乐,改口道:“不用烧了,搬到你们新主人隔壁,等你们办事不利的时候,就该派上用场了。”

    贱人!xn

    一众女弟子双目喷火,恨不得当场将阿紫大卸八块,见她又拿起匕首比划起来,只得咬牙选择忍耐。

    为了巫行云,这口气暂且忍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这么跳,早晚路过草丛的时候要倒霉。

    廖文杰拍拍阿紫的脑袋,转身朝灵鹫宫武学宝库方向走去,后者严格以大腿挂件的身份自居,扛起棉被跟了过去。

    ……

    灵鹫宫花园,廖文杰熟练扳动机括,待假山移开,露出深入山腹之中的地窟,曲曲折折,盘旋向下。

    见洞内漆黑,阿紫小声咽了口唾沫,扛着肩上的二百斤,小心翼翼跟在廖文杰身后。

    她见廖文杰一路上不住按动机括,使预伏的暗器陷阱不致发动,心里问题越来越多,忍无可忍后道:“公子,难道你也出身逍遥派?”

    “不是,只是略懂一二。”

    啧,骗谁呢,信你我就真是傻子!

    两人穿行洞窟,不时走过开凿痕迹明显的巨大石窟,在尽头处一间石室前,廖文杰单手推开千斤重的石门。

    眼前豁然开朗,石室屋顶有水晶石放光照明,四周石壁打磨光滑,分成数个区域,每一块都刻着图形文字。

    有人像,有兽形,甚至还有一些仅是线条和圆圈记号,看得阿紫完全摸找不着头脑。

    人形图像她懂,兽形是什么意思,野兽也能修炼吗?

    岂不是变成了妖怪!

    廖文杰暗暗点头,此行不虚,灵鹫宫果然没让他失望,除了诸多修行法门,另有上百门立意极高的武学秘籍。

    这些秘籍悟于道藏经典,有阴阳五行八卦推演而出,拿来就能用,最适合他不过。

    阿紫意识到墙壁上刻着的是武学秘籍,心跳一个小加速,热血上头,武林盟主的梦想重燃。她小心翼翼瞄了眼廖文杰,随便挑了个墙壁,将人形图像和点线记在了心里。

    刚记下两幅图,阿紫便脑袋昏沉,恍惚间,她看到一个轻风动裙的仙影在云海间翩翩起舞。高深武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她功力低微,不满足只看到细枝末节,屏气凝神投入进去,猛然眼前一花,仙影化作骷髅厉鬼,无声咆哮将她震得大口吐血。

    “这里的不少武学超出了常规概念,以你的眼界很难理解,先别看了,等我学会了再手把手教你。”廖文杰来到阿紫身后,掌心贴背,一秒为其治好受创的心神。

    “公子,你对我这么好,阿紫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阿紫泪眼汪汪盯着廖文杰,视角四十五度向上,看得她更馋了。

    呸!你那是报恩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廖文杰咬咬牙,因为阿紫现在没说话,他实在没法拒绝这张脸,决定再给阿紫一次机会。没准若干年后修仙有成,洗尽铅华气质大变,嘿,就是一长发齐臀的冰山小仙女了呢!

    当然,看巫行云和李秋水的德行就知道,跑偏的可能性很大,御风而下直坠深渊,从一个逗比进化成口吐芬芳的逗比。

    ……

    墙角边,棉被。

    李秋水悄悄睁开眼缝,看到近在咫尺的巫行云,暗骂一声晦气,移动视线看向廖文杰和阿紫。

    很糟。

    实力相差悬殊,对方捏她如同捏蚂蚁,完全不是对手。

    更糟的是,她体内真气被封,四肢软绵无力,没了一身强大实力,又没有多少衣服遮羞,着实令她很没有安全感。

    李秋水直呼倒霉,本以为今天是她人生巅峰,没曾想巅峰期转瞬即逝,立马迎来人生低谷,她的一生恐怕再没有比眼下更倒霉、更悲催的时候了。

    老天爷笑而不语,表示李秋水太小看人生的起落落落落落了。

    还真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