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第九特区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三更时分,月黑风高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帮主,幸不辱命,今晚能不能成大事,就靠它们了。”

    入夜前,炉灶隔壁的柴房,廖文杰从怀里摸出两个小瓷瓶,上面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瞎子都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都不是什么正经人,所以至尊宝和二当家心领神会,后者笑呵呵伸出手,被至尊宝抬手拍开。

    至尊宝拿起装有我爱一根柴的瓷瓶,塞进了二当家手里,然后拿着大力丸的瓷瓶,皱眉道:“军师,虽然你是专业的,可这玩意是什么意思,看不起谁呢?”

    “帮主不要误会,这瓶药纯属字面意思,不含任何下流成分。”

    廖文杰好心解释道:“只因另一瓶药性奇烈无比,春三十娘吃了加料的饭菜肯定兽性大发,我怕兄弟们罩不住,才拿出来以备不时之需,瓶子里有三十颗,刚好人手一颗,吃完之后会很勇。”

    “军师不用解释,我懂,但还是那句话,我对兄弟们有信心,龙精虎猛正值壮年,这瓶根本用不上。”至尊宝连连摇头,将装有‘大力丸’的瓷瓶收进怀中,吩咐二当家搞定一切,便拍拍屁股闪人了。

    这两天,他的七伤拳伤势又有精进,手脚逐渐不听使唤,距离内分泌失调、大小便失禁只差一步之遥,现在再不走,待会儿就该在茅厕门前开喷了。

    二当家眼巴巴瞅着廖文杰,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廖文杰秒懂,又摸出一瓶‘大力丸’塞在二当家手里,特意叮嘱道:“二当家,帮主明显误会了什么,我再说一遍,这玩意真的不加时长,记得兄弟们人手一颗,今晚降妖除魔就靠它了。”

    “军师不必多言,懂的都懂,我懂的。”

    二当家揣着两个瓷瓶小跑至隔壁准备饭菜,一步三回头,笑容很是淫贱。

    廖文杰:“……”

    沉默是一种体面的退出,表示大家不是一路人,所以他保持沉默。

    另外,对于这个结果,他一点也不意外。

    ……

    三更时分,月黑风高,五岳山上愁云惨淡。

    二当家支开众人,独守黑店外哈欠连天,寻思着廖文杰给的一定是假药,否则没理由这么长时间过去,春三十娘一点反应都没有。

    嘭!嘭!嘭———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重物连续撞击的声音,二当家瞬间不困了,摸出装有‘大力丸’的瓷瓶,一个手抖,仰头干了一大口。

    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枣。

    “要死了,一下磕这么多,不会出人命吧?”

    二当家脸色发青,只觉体内精力无限,源源不断的力量充斥全身,强到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

    他知道药效来了,当下不敢多想,快步冲上黑店二楼,飞起一脚踹开春三十娘的房门,然后……

    /╲/\╭(??益??)╮/\╱\

    “卧槽!卧槽?卧槽————”

    二当家先是愣了几秒,而后几个卧槽示意自己没读过几年书,连滚带爬冲下楼梯,在夜色之中高呼救命。

    那嗓门,叫的跟杀猪一样。

    很快,整个山寨的强盗们便破口大骂走出了房门:“二当家什么意思,我知道他很爽,可喊这么大声干什么,故意气人吗?”

    “岂有此理,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哥几个明天还要打劫呢!”

    “二当家不讲义气,把我们赶走就算了,现在还故意喊给我们听,兄弟们抄家伙,今天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家伙一直随身带着呢!”

    “……”

    一群人骂骂咧咧朝黑店走去,刚走没两步,迎面就看到了健步如飞,一脚一个坑的二当家。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二当家身后,一头体型巨大的蜘蛛紧随,通体黑色带有致命鲜红纹路,庞大的体型足以一口一个二当家,看得众人头皮发麻,啊一下鸟兽群散。

    同一时间,至尊宝从噩梦中醒来,听见山寨里热闹的声音,以为春三十娘挂了,欢天喜地冲出门,迎面便撞到了……

    /╲/\╭(◣◣▂◢◢)╮/\╱\

    “卧槽!卧槽?卧槽————”

    “叫你们这群王八蛋平时好好打扫,非不听,现在养出一头蜘蛛比我还大……”

    “卧槽,这么多人不追,专门盯着我,一定又是英俊害得我!”

    ……

    妖气冲天,山寨大乱。

    春三十娘失智,脑残般和一伙强盗满山寨玩起了捉迷藏,等她压下体内药性已经为时已晚。

    “该死,妖气泄露太多,肯定被人察觉到了……”

    春三十娘化作人形,披头散发好不狼狈,她化作黑风返回自己房间,看清屋中等候已久的人影,当即便是心里咯噔一声。

    果不其然,有贱人被妖气引来了。

    白晶晶。

    盘丝大仙座下二弟子,春三十娘的师妹,和众多姐妹一样,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塑料,相互看对方不爽很久了。

    “师姐雅兴不错啊,大晚上和一群大老粗群战,玩得这么开心,小妹妹打扰你吧?”白晶晶捂嘴娇笑,满满都是嘲讽。

    春三十娘挥手在脸上一抚,妆容冷艳如初,冷哼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和师姐一样,你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咯。”

    “一样散心?”

    “呵呵。”

    白晶晶不咸不淡轻笑两声:“师姐,明人不说暗话,你能从菩提老祖口中套出唐三藏的消息,我自然也可以。大家都想尝尝唐三藏的长生不老之肉,就别搁这儿演了,小妹看着都尴尬。”

    “一派胡言。”

    “五岳山就是五指山,是那只死猴子当年被困之地,他转世成人脚底板会有三颗痣,只要找到他就能找到唐三藏……”

    白晶晶看向春三十娘:“师姐,话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要继续演吗?”

    “哼,你倒是打听得一清二楚。”

    春三十娘戏谑道:“没错,我的确是为了唐三藏而来,师妹你呢,是为了唐三藏,还是余情未了想那只臭猴子?”

    “师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小妹只想想你讨一块唐僧肉而已。”

    “呵呵!”x2

    两人皮笑肉不笑,同时在心里骂了句‘贱人’,渐渐地,屋内气氛紧张起来,隐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趋势。

    就在白晶晶以为这一战在所难免的时候,春三十娘忽然娇笑一声:“师妹想吃唐僧肉,我作为师姐肯定要成全你。”

    “此话当真?”

    “比真金还真!”

    春三十娘话锋一转:“不过,想吃唐僧肉可没那么容易,你只知道我从菩提老祖口中骗到了消息,却不知还有一人捷足先登,早就到了五岳山。”

    “小妹读书少,师姐你可别骗我。”

    白晶晶眉头一皱,出于对春三十娘的信任,严重怀疑她谎话连篇。

    “不然呢,你还真以为一群大老粗能把我弄得原形毕露?”

    春三十娘冷笑不止:“斧头帮里有个白脸军师叫廖文杰,自称‘白面郎君’,假装淫贼实则本领高强,和我们一样也为唐三藏而来,师妹若是不信,大可前去一试真假。”

    “听师姐的意思,你和他比划过了?”

    白晶晶将信将疑:“结果如何,他的真身是谁?”

    “昨日正午,我和他切磋一场,虽然大家都没拿出真本事,但我看得出来,他和我一样都在极力隐藏妖气,如料不差……”

    春三十娘双眸冷光一闪:“他本领不在我之下,就算双方各施手段,结果也是两败俱伤。”

    “所以,他才对师姐你下药……却不想,小妹刚好在这个节骨眼赶了过来,他心存忌惮,师姐侥幸捡了一条命,是吗?”

    白晶晶越说越觉得在理,面上带笑看着春三十娘:“这么说来,我还是师姐的救命恩人,真是可惜,早知道就晚来一个时辰,也好为师姐你收尸。”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我死了你也别想好。”

    春三十娘直接道:“你的本事连我都不如,拿什么和他斗,想吃唐僧肉就老老实实和我合作,我们联手做了他,事成之后再瓜分了唐三藏。”

    “听起来不错,可……”

    白晶晶一副待价而沽的模样,指尖点着下巴,纠结道:“师姐凶巴巴的,反正都是合作,不如找个脾气好的联手,听师姐的意思,对方还是个小白脸,巧了,我就喜欢小白脸。”

    呸,瞅你那贱样,活该五百年前被猴子吃干抹净,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

    春三十娘心中大骂,牵强扯出丝许笑容:“师妹,你想和谁合作是你的事,师姐我无权干涉,你也别指望我说好听话求你,没有那种可能。师姐送你一句话,男人不值得信任,你在坑里摔过一次,别傻乎乎再摔第二次。”

    白晶晶听得恼火不已,兀自冷笑:“师姐,我知道你性子傲惯了,不会轻易服软,可你一句好话都没有,师妹我很难做啊!”

    “难做就不做,你要是觉得为难,不如现在我一剑杀了你,免得你做出勾结外人残害同门的错事。”

    “臭女人,我忍你很久了!”

    “怎么,现在就动手?”

    “哼,我敢动手,你敢吗?”

    ……

    黑店里,两个女妖精吵得不可开交,都不肯低头,都想让对方服软,但害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草丛里的廖文杰一锅端,故而吵得虽凶,战斗却一直停留在嘴皮子上。

    山寨另一边,场面可就热闹多了。

    二当家抓住一头小蜘蛛,黑布蒙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爆锤,因为磕了大力丸,拳脚十分生猛,几拳尅下去,便打得小蜘蛛没了动静。

    就在二当家意犹未尽时,寻思着难得大发雄威,却连个观众都没有的时候,瞎子等人带着火把赶来。

    他眼前一亮,抄手夺过火把,一招火烤蜘蛛烧得小蜘蛛嗷嗷乱叫。

    “着火啦,来人救我啊!!”

    “哈哈哈,怕了……咦,这蜘蛛的声音怎么……怎么和帮主一模一样?”

    二当家脑门落汗,眼皮抽抽道:“瞎子,求求你了,一定要告诉我,这是我的幻觉。”

    “不是幻觉,真是帮主。”

    “这样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急忙上前救驾,将至尊宝从火堆里拖了出来。

    人是出来了,火还没灭,二当家那一招‘火烤蜘蛛’点在了妙处,引燃裤子烧得至尊宝正值危鸡存亡之秋。

    “不好啦,帮主的小弟弟着火了。”

    “完蛋啦!”

    “帮主,别乱跑,你快躺下,我来灭火!”

    “哦哦。”

    远水救不了近火,关键时刻还是二当家挺身而出,现场教学如何物理灭火,踩着小宝连蹦带跳。

    因为大力丸的缘故,再加上蛋疼真的很疼,至尊宝两手死死薅住杂草,疼得昏过去醒过来,等火灭了之后,眼角滑落伤离别的泪水。

    廖文杰:┴┤?′)!!

    墙角边围观名场面,看得胯下微微一凉,亲手调配的大力丸,这一通乱踩,至尊宝可谓凶多鸡少。

    “看到了没有,都学着点,灭火一定要这样灭。”

    “厉害,二当家好腿法,我都看到残影了。”

    “何止残影,都擦出火花了!”

    “……”

    在人群的恭维声中,二当家连连摆手,谦虚表示献丑了,功夫练得还不够到家,直到至尊宝板着一张死人脸站在他面前,才开始意识到不妙。

    “二当家,我都不用问,就知道是你放火烧我,对不对?”

    至尊宝抬手戳在二当家胸口,一下比一下用力:“你踹我那几脚,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还是偷偷练了大力金刚脚,恨不得一脚就把我踹到鸡飞蛋打,然后坐我的位置,是也不是?”

    “不是啊,帮主,我不知道是你……”

    “废话少说,单凭那几脚的力道,今天你百口莫辩。”

    “帮主,不干我事,是大力丸。”

    “……”

    至尊宝和二当家的日常展开,瞎子发现情况不对,至尊宝身上的七伤拳因为挨了顿毒打,竟然意外地因为以毒攻毒解开了。

    “我好了?!”

    至尊宝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一会儿,而后仰天大笑,一声‘我打’锤在二当家胸口,打得后者双膝一软,跪倒吐出了隔夜饭。

    “不是吧,二当家,演技这么浮夸,有点过了。”至尊宝嫌弃道。

    “帮主,不是二当家浮夸,而是帮主你不一样了。”

    廖文杰从墙角中走出,低头看了二当家一眼,好心道:“这么多沙子不用,非得用脚灭火,我怀疑二当家想做你的位置,不过我只是怀疑,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帮主让人随随便便打五六个小时,略施小惩就算了。”

    二当家:“……”

    至尊宝眉头一挑:“军师,你说我不一样了,这是什么意思?”

    “想必帮主也感觉到了,二当家那几脚不只是以毒攻毒解了七伤拳的伤势,还歪打正着,意外打通了帮主身上的任督二脉,也就是连着帮主鸡儿的两根大筋,让你一举进入了江湖一流高手的级别。”

    廖文杰眨眨眼,无语道:“很离谱,我也不信,但事情就是发生了。”

    “竟有这样的事?”

    至尊宝愣了片刻,而后狂喜,拍着廖文杰的肩膀:“军师,大家都是混淫贼圈的人,你经验比较丰富,实话告诉我,成为一流高手,是不是以后去妓院就不用给钱了?”

    廖文杰:(?`′?;)

    不愧是你,关注的点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军师,你说话呀,别不好意思,你是什么人,二当家早就告诉大家了。”

    “帮主,白嫖是不对的,一般……一般情况下,至少点个赞。”

    “懂了,以后我就只点赞。”

    至尊宝双手叉腰哈哈大笑,片刻后眉头一挑:“军师,我现在的实力对上春三十娘,胜算有多少?”

    “差一点,有限。”

    廖文杰寻思了一下,抬手比划了一个指尖距,如果是春三十娘行走江湖使用的武力值,的确是一流高手级别没毛病。

    以至尊宝的幸运值,在没有猪队友二当家的情况下,勉强和其五五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