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八十二章 都是误会
    看清廖文杰肩上扛着的芭蕉扇,牛魔王目眦欲裂,不会错的,是他老婆的扇子,宝贝得紧,年年月月日日噙在口中,不是逼不得已的紧要关头,绝不会拿出来御敌。

    “牛哥,大嫂的芭蕉扇怎么会在他手上”

    “牛哥挺住,问题不大,你还有兄弟们。”

    兄弟和朋友是两个概念,朋友会在你失落的时候安慰你,兄弟只会落井下石,往你伤口上死命撒盐。

    最会带节奏的,往往也是这些人。

    按他们的意思,好兄弟,一被子,要什么女人,大家一起单着就完事了。

    所以,如果你一直单身,不要总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往旁边看看,如果有个嬉皮笑脸的二货,不用怀疑,都是他的错。

    牛魔王眼下就是这种情况,被几个兄弟把节奏带的飞起,明明可以是廖文杰强抢芭蕉扇,硬是变了味道,成了牛魔王的脑壳和芭蕉扇一个颜色。

    新来的老幺,也就是‘美猴王’孙悟空还是个萌新,不懂兄弟之间险恶用心,闻言信以为真,整个猴都不好了。

    他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暗道大嫂的腿岔得未免也太开了,明明前两天还和他花前月下,死鬼宝贝说了一些山盟海誓,结果转个身的功夫就把宝贝送了别的小白脸。

    气煞猴也!

    孙悟空紧咬牙关,当下脱口而出:“牛哥,不能忍,换我就不能忍,大家一起上,干死他!”

    “贤弟……”

    牛魔王无视周边几个起哄的损人,望向猴子的眼神颇为动容,走眼了,原来这个才是他老牛的真兄弟。

    廖文杰:

    看着突然变换的世界,心头咯噔一声,不用想,自信去掉‘怀疑’,他被针对了。

    至于是何原因,寻思了一下,大概有两个可能。

    一是菩提老祖的确是大佬小号,给他一脑瓜崩,现在被秋后算账了;二要简单些,抢牛魔王芭蕉扇的时候冒充佛门中人,吃相太难看,败坏了人家名声。

    不吹不黑,廖文杰寻思着第一种可能性更大,用的排除法。

    当然了,他不是说佛门名声本来就不好,再败也败不到那去,而是出家人四大皆空,不看重名声。

    这么一想,廖文杰心头窃喜,嘴角下意识勾起一抹笑容。

    不亏,再给他一个脑瓜崩的机会,他还敢。

    “孽畜,你竟然还敢笑!!”

    耳边声音震天,廖文杰抬手掏了掏耳朵,皱眉看向前面七个妖魔鬼怪,勉强认识牛魔王和美猴王,至于剩下五个,听牛魔王之前结拜的台词,倒也不难推测。

    平天大圣——牛魔王

    覆海大圣——蛟魔王

    混天大圣——鹏魔王

    移山大圣——狮驼王

    通风大圣——猕猴王

    驱神大圣——禺狨王

    齐天大圣——美猴王!

    西游记中,妖族知名男子组合,名头很大,但现在他没都还没有大圣的名头。就算有,也是私底下自吹,属于酒后牛批,官方没法追究,真正各自落实大圣的名号,还要等猴子先举旗自称‘齐天大圣’。

    虽说是七兄弟,结拜时也许下了‘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诺言,但这话听听就行,不用太当真,不论是花果山被包围,还是猴子被压五指山,剩下六个都没啥动静。

    可话又说回来了,就猴子那张得罪人的臭嘴,没人愿意拉他一把也在情理之中。

    这猴不当人子,废兄弟。

    望着七妖或是愤怒,或是戏谑的眼神,廖文杰眉头一挑。问题来了,七兄弟结拜时,拜的是谁

    总不能也是关二爷吧!

    廖文杰顺着七妖站位看去,发现自己正站在案台上,来早了,只差一点,七妖结拜时就把他给拜了。

    “你这厮,问你话呢,回也不回,答也不答,是聋子还是哑巴”

    牛魔王暴躁异常,强顶沉重的脑门,咬牙切齿道:“我问你,你手里的芭蕉扇从哪来的”

    “这……”

    廖文杰沉吟片刻,直接告诉牛魔王实话,说芭蕉扇是从牛魔王手里抢的,会不会太装逼

    不太好……吧!

    想到这,他忍不住还有点脸红,挠了挠鼻子,略带歉意移开了视线。

    廖文杰:

    望着眼前的臭不要脸,牛魔王只觉天旋地转,都怪这几个兄弟瞎起哄,现在好了,蒙对了,他老婆真在外面有了小白脸。

    老牛一时接受不了,踉跄退后几步,被左右的蛟魔王和鹏魔王扶住。

    “牛哥,女人如衣服,不合身就换,千万别往心里去。”

    “是啊牛哥,妖族男儿血性豪迈,及时行乐才是王道,今天兄弟们为你出气,下了这小白脸的脑壳给你当酒壶。”

    “没错,白天做酒壶,晚上做尿壶,咱们兄弟轮流用,让要他永世不得超生!”

    “……”

    牛魔王嘴皮子哆嗦,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挥手取出三股托天钢叉,朝着廖文杰狠狠挥下。

    干他!

    霎时,六大圣各自取出兵器,分落几个角落站好,成包围之势将廖文杰堵了个无处遁逃。

    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区区一个小白脸,没有资格让他们一拥而上,况且牛魔王恶气难平,他们也乐得让其虐虐菜发泄一下。

    到这时候,几妖还有些想不通,大嫂平时挺端庄的一个好女人,怎么就背着大哥在外面找了个姘头。

    找也就算了,非得找个小白脸,自家兄弟不香吗

    猴子加入讨论群,混入声讨之中,严厉呵斥大嫂这种自家肥田流入外人水的背德行为。

    再说廖文杰这边,见牛魔王取出三股钢叉的兵器,心下便有所了然。

    小世界,这只牛水准一般,比之前遇到的牛魔王略强,却也强得有限,绝非众多世界里最强的那个。

    具体判断方式,兵器算一个,正统的牛魔王使用一杆‘混铁棍’,自号‘平天大圣’,以绝对平等的方式对应‘齐天大圣’和‘金箍棒’。

    不过这也只是廖文杰自己的猜测,纯属妖族七大圣名头太响亮,他下意识认定牛魔王作为带头大哥,逍遥快活这么些年,活得比猴子还滋润,实力绝对不会差到哪去。

    言归正传,牛魔王误以为自家老婆在外面有了小白脸,怒发冲冠便要和廖文杰玩命。

    漆黑妖气肆虐宣泄,以三股钢叉为先锋,黑雾滚荡成牛头尖角,咆哮着轰击而下。

    廖文杰双目微眯,还有六个妖族大圣在一旁看着,全力施为不再放水,双目红光一闪,定住呼啸而来的黑烟牛头,五指化掌迅猛拍出。

    金光无限,好似大日降临。

    只一击,便将暴走的老牛击飞,使其炮弹般原地消失,不知被金色手印带到了何处。

    “……”x6

    围观的六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热闹的嬉皮笑脸定格脸上,逐渐被凝重神色取而代之。

    点子扎手,一起上。

    没有多想,六妖同时攻上,妖气弥漫冲霄,天地一片轰鸣,大地好似水镜般泛起波澜,潮水涌向四面八方。所过之处,山峦崩碎,水河倒流,一切都被撕裂粉碎,继而被后续冲击尽数埋葬。

    昏天暗地之中,一通体黑色翎羽,背生双翼、头有弯曲犄角的鸟人振翅而起。

    鹏魔王。

    滚滚音波长啸自其獠牙尖嘴中放出,轰然响彻万里山河疆域,随其振翅一扬,无边飓风猛然炸开。

    罡风绞碎无边妖气,一股强横到难以想象的狂风之力,如同贯日长虹般划破天幕,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轰击而下,击破空间褶皱,眨眼间冲至廖文杰身前。

    另一边,鳞甲披盖全身的狰狞恶蛟踏云而起,可怖身躯若隐若现,一双金色眼眸放射光芒,血盆大口张开,施展行云布雨的神通,霎时淹没下方山河。

    蛟魔王。

    随其吐息落下,冰原急冻,罡风裹挟兵刃骤雨般击打而下。

    再有远方山峰挨个拔起,一壮硕身躯肩扛手撑,举起大山炮弹般投掷而出……

    六大圣各施手段,翻天覆地,场面蔚为壮观。

    相比之下,廖文杰因为不擅长装逼,动静小太多了。

    一尊白色法相原地立起,无视冰原酷寒,面带圣洁,眉心竖目睁开,一束白光射出,穿透音波长啸将其湮灭虚无。

    “降妖!!”

    “伏魔!!”

    雷音浩荡而下,荡起的层层涟漪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席卷了数万之地。

    大河惊涛瞬间平复,倒流瑟瑟发抖,山川不堪重负折断半腰,滚滚气浪携无尽之力,直如天神下凡,于血海白光之中道尽神威无敌。

    而后,法相六手齐出,掌风所过,空间内的尘埃空气一瞬排空。在缓慢推进之中,掌印洞穿虚空,跨越神通阻隔,拍打在六大圣身躯之上。

    天地一静,万物无声,纵然皓日当空,也被这气势遮天蔽日的掌印盖下了光芒。

    一时间,长空化作波澜大海,无数涟漪扭曲缠绕,如同一团黑色漩涡,以白色法相为中心,迅速吞噬了数万里之地。

    轰!!!

    掌落,收。

    廖文杰散去法相,扛着芭蕉扇立在原地,半空中六个黑点跌落,砰砰摔在他身旁地面。

    六大圣,集体扑街。

    “六位贤弟且收了神通,将这魔头交给俺老牛来收拾!”

    牛魔王迟来一步,见天地间声势轰鸣,还以为自家兄弟全都玩了命一般施展神通,既感动又激动,有这交心的六位贤弟,他老牛这辈子也值了。

    不过,值归值,这口恶气无论如何都要他自己来出,不能假借兄弟之手。

    想少了!

    牛魔王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他的六个贤弟的确玩命了,但没玩过对手,惨遭见面杀,集体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牛魔王:┗┛吸溜┗┛

    可恨!

    臭婆娘也真是的,给他找了个这么厉害的道友,也不提前说一声。

    现在好了,连累六位贤弟受苦,搞得都不好收场了。

    “这位……呃,牛哥。”

    廖文杰紧了紧肩上的芭蕉扇:“我说都是误会,你信吗”

    怎么可能会信!

    “信。”

    牛魔王重重点头,除了信,他没别的选择,只能自我安慰天地间不止一柄芭蕉扇。太上老君点炉子用的一把火扇,属阳,他老婆手里有一把风扇,水多,属阴。

    有阴就有阳,有二就有三,再多一把也没啥毛病。

    想到这,牛魔心下释然,之前是他想多了,铁扇公主冰清玉洁,面前的大能神通广大不近女色,他老牛没有待绿帽子。

    “牛哥,你家的芭蕉扇口诀是什么”

    “……”

    噗哧!

    牛魔王胸口挨了一叉,铁打的身躯晃了几晃,愣是给他稳住了,他干巴巴笑道:“芭蕉扇的口诀,那贱……那贤妻没有告诉你吗”

    话语之中怨念十足,发誓廖文杰要是再问,他今天豁出性命不要也得争口气。

    “牛哥你误会了,我都没见过牛夫人,这扇子是从你手里抢来的。”廖文杰解释道。

    “啥”

    牛脸懵逼,但脸色明显好了不少,只要廖文杰不是道友,一切都好说。

    “实不相瞒,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里,牛夫人因为和那边的猴子有一腿,你一怒之下和其离婚,还抢了芭蕉扇做离婚财产。”

    廖文杰好心为牛魔王答疑解惑,不管对方脑门再度被绿光照射,继续道:“我俩初见,你认为我是唐三藏……哦,你还不知道谁是唐三藏……这些不重要,结果是你被我压在了五指山下,屁股朝外,扇子是当时抢过来的。”

    说到这,廖文杰叹了口气:“这就是牛哥你的不对了,说了误会,非不听,铁了心要揍我,我迫于无奈只能还手了。”

    牛魔王:┗┛

    这人真是好不讲道理,歪比歪比一通听不懂的废话,这么多兄弟在场,他老牛不要面子的吗,以后还怎么做带头大哥

    还有那死马的臭猴子,这事没完!

    “牛哥,不是小弟说你,纯路人,这次是你不对。”

    “确实,我也觉得是牛哥你的不是,误会了好人。”

    “牛哥,兄弟们敬佩你义薄云天,但帮理不帮亲,错怪好人可不行,你……赶紧道歉吧!”

    “……”

    地上,猴子因奸情暴露慌得一批,五个贤弟仗义执言,纷纷数落起带头大哥的不是,有错要认,挨打要站稳,这才是他们的好大哥。

    顺便给牛魔王使个眼色,牛子不立危墙之下,对方能打的一批,这歉到了不磕碜。

    抓紧点,迟了对方今天就要拿他们的肉身大摆宴席了。

    牛魔王:┗┛

    就很气,另一个世界的牛魔王犯错,凭什么要他来道歉

    这兄弟,不要也罢!

    想到这,牛魔王胸膛一挺,硬气道:“是俺老牛的不对,阁下要杀要剐,那猴子绝无怨言!”

    孙悟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