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九十一章 伤害很大,侮辱极强
    山洞里,两个猴子互喷,一个骂对方智障,一个骂对方智熄。

    口吐芬芳,儒雅随和。

    嘴上功夫半斤八两,谁都没能骂赢对方,骂战升级拳脚战,抱成一团相互撕咬。

    又因为封印的缘故,两只猴子但凡动静大点,都会招至皮肉之苦,所以都极力控制自己,打法颇有猴子本身的特色,三招之内必有偷桃。

    洞口,廖文杰四人低头俯视,望着两个抱球滚来滚去的猴子,皆是一阵无言,不知作何评价。

    紫霞:好奇,这个山洞能塞多少猴

    至尊宝:拒绝,打死不从,他绝对不要成为这样的猴!

    唐三藏:高兴,两个悟空就是双倍快乐。

    廖文杰:可怕,这还是天造地射的灵明石猴吗,不知道还以为是进了猴子窝呢!

    想到这,廖文杰一脚踹在至尊宝后背,又加了一个猴压压惊。

    “……”x3

    洞内死寂一片,两猴一人,或者说两个半猴大眼瞪小眼,保持三足鼎立的姿势一动不动。

    随着一根香蕉掉落,洞内乱成一锅粥,依旧是之前的套路,打前先骂,三句话不离对方老母,三招不离对方子孙袋。

    打着打着,至尊宝发现自己在洞里武力值最高,两个猴子无比忌惮的封印,于他而言形同虚设,完全限制不了他江湖一流高手的实力。

    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至尊宝鼻孔喷出两团热气,力压二猴夺得香蕉,剥皮后一口吞下。

    “看什么看,没看过白白净净不长毛的帅哥吗”

    “瞅你们那衰样,眼歪嘴斜、头上没毛、脚底烂疮、偷看母猴子洗澡……自己得罪了人还要拉我下水,害我流年不利,最近除了倒霉就剩更倒霉。”

    至尊宝满腔怨气,光说不过瘾,捋起袖子追着两只猴子痛扁,一边发泄自己对猴子的怨念,一边控诉命运对他的不公。

    两只猴子被追得满墙乱窜,稍微靠近洞口,便被毒蛇般的藤蔓拽回,抽得浑身直冒火星,嘴里哇哇乱叫。

    “还别说,这种展开我还真没想过,挺热闹的。”

    廖文杰蹲在洞口,抬手摸着下巴,寻思着再抓两个猴子扔进去的可能性。

    正想着,两道人影顺着崎岖山路而来,陈玄奘和段小小,看见洞口蹲着的廖文杰,段小小摸出无定飞环戒备,陈玄奘则快步靠了上去。

    段小小翻了个白眼,无奈跟上,她对神神秘秘的廖文杰并无好感,总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皆是有所预谋,对陈玄奘没安好心。

    和段小小不同,陈玄奘虽也觉得廖文杰神神秘秘,但他相信师父的话,廖文杰是本领高强的驱魔人前辈,不会加害于他。

    “廖先生,多谢你帮忙,不然我光是赶路就要浪费不少时间……”

    陈玄奘感谢几句,干巴巴没啥水分,自知不善言辞,讪讪一笑便顺着藤蔓爬进了洞窟。

    洞内,两个猴叠罗汉趴好,至尊宝坐在两猴身上发呆,惊闻响动齐齐看了过去。

    “咦,你不是……”

    陈玄奘惊讶看着至尊宝,又瞄了眼两只猴子,脸色肃然起敬,果然是人以类聚,廖文杰手段高强,他的队友也不差。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么厉害的团队,为什么没有解决猪妖

    “至尊宝。”

    “原来是至先生,有礼了,有礼了。”

    陈玄奘指着头顶的洞口:“我刚刚在上面和廖先生打了招呼,没想到你已经说服了妖王孙悟空,所以……”

    “所以哪位是孙先生”

    陈玄奘一脸懵逼,第一次知道,原来孙悟空不止一个,是双胞胎兄弟。

    “我是!”x2

    俩猴说完对视一眼,片刻后齐齐摇头。

    “我不是,他才是!”x2

    “不管谁是,反正我不是。”

    至尊宝哼哼唧唧,起身走到墙边,在俩猴怒喝‘不公平’的声音中,抓着藤蔓手脚飞快爬了出去。

    紧接着,一根香蕉落下,两个猴子又扭打在了一起。

    “两位冷静,打打杀杀是不对的。”

    陈玄奘上前拉架,不知被谁下了黑手,瞬间双目暴凸、脸色苍白,两腿一夹跪倒在地。

    各种意义上的暴击,效果出类拔群。

    “悟空,你又调皮了。”

    唐三藏顺着藤蔓爬下,扶起满头大汗的陈玄奘,让其靠墙坐好,然后在一猴惊恐一猴愤怒的视线下,捡起香蕉剥开,不急不缓吃了起来。

    “秃驴!你怎么敢!!”

    怒吼的猴子全身灰白,一副多年不见太阳的惨状,就连身上的破烂衣衫也在撕扯中变成布条,看起来实为可怜。

    他上前两步,一把握住唐三藏的手腕,将剩下半截香蕉拉向自己嘴边。

    此时,这只猴子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悟空,你干什么”

    “放手,这是我的香蕉。”

    “噢,原来你想吃香蕉啊!”

    唐三藏恍然大悟,在一猴两股战战,另一猴逐渐两股战战的表情中,和颜悦色一笑,缓缓道:“你想要说清楚就是咯,你想要我会给你的,你想要我当然不会不给你,不可能你说要我不给你,你说不要我偏要给你,大家讲道理嘛!”

    嗡嗡嗡————

    莫名的,洞内突然出现了好多只苍蝇。

    成熟的孙悟空抬头撞向写有‘唵嘛呢叭咪吽’的石板,连续三次后,带着满足的笑容晕了过去。

    本地土著,常住此洞五百年的孙悟空倒吸一口凉气,只觉眼前的秃驴好似命中克星一般,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人物。

    上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挨了佛祖一个**兜,想到这,他果断从心,连连摆手憨笑:“误会,都是误会,你慢慢吃,我就不打扰了。”

    “可你刚刚说贫僧是秃驴”

    “聪明绝顶。”

    “你还对我动手动脚”

    “爱不释手。”

    “你还说我怎么敢”

    “我想帮你试毒。”

    “咦,怎么这次不是成语了”

    “……”

    孙悟空眨眨眼,大概意识到了什么,抓起幸福昏倒的另一个自己,塞到唐三藏怀里。

    你的猴,拿走,恕不远送。

    他一溜烟蹲在了陈玄奘身边:“年轻人,看你一表人才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成大事,说吧,你千里迢迢来找我所为何事”

    “我……我……”

    陈玄奘五官扭曲,尚未走出暴击的阴影,哆哆嗦嗦开口却疼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懂了!”

    孙悟空打了个响指,抬手去解陈玄奘的裤腰带:“别怕,我给你吹吹,吹吹就好了。”

    陈玄奘誓死不从,孙悟空没能得逞,悻悻后退两步,接着蹲道:“吹也不给吹,揉也不给揉,你这样讳疾忌医,我很难帮你消肿止痛啊!”

    陈玄奘低头直摆手,好一会儿功夫才缓过来,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孙先生,我是个驱魔人,名叫陈玄奘,冒昧打扰还请不要介意,我这次上门,是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这么快就蛋说无妨了,陈先生身板可以呀。”

    “那我就说了。”

    陈玄奘在洞内位于最底层,完全没听懂孙悟空话里的意思,只听到‘但说无妨’四个字:“在高老庄,有一头作恶多年的猪妖,听说你欺负弱小经验丰富,所以来请教一下,要怎么才能降服他。”

    “谣言,都是谣言。”

    孙悟空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严肃道:“我平生最忌恃强凌弱,从没欺负过谁,辱骂过谁,就算有,那也是以故意自黑,用反面例子教导大家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孙先生,你住五指山,佛祖亲手安排的。”

    “所以说谣言害人,佛祖和你一样,都听信了谣言。”

    “……”x2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短暂的沉默过后,孙悟空握拳轻咳两声:“好吧,我承认,当初是我误会了佛祖,导致我们两个发生了一些小摩擦……”

    “结果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吹,主动认错住进了五指山,洗心革面整整五百年,好几次有人要带我出去,都被我严厉拒绝了。”

    “孙先生,我想笑,憋得很难受,要不咱们还是来说说猪刚鬣吧。”

    “你这个人,真没意思。”

    孙悟空使劲挠了挠头:“主要我知道,猪刚鬣嘛,那个被老婆踹了的倒霉妖怪。讲道理,要不是我发誓避世不出,就猪刚鬣那样的,我一拳就能打得跪在地上求他不要死。”

    “所以”

    “所以我是不会出山的,你想让我出手门都没有。”

    孙悟空微微摇头,一脸遗世独立的四大皆空:“不过你放心,我虽人不在江湖,但你有求上门,还是降妖伏魔的善举,我没理由拒绝你。”

    “孙先生请讲。”

    “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别乱看,不是我身上那个。”

    孙悟空拉着腿脚不便的陈玄奘来到石板前:“看,驱魔圣火令,超大超有名,原本是天宫用来降妖伏魔的利器,威力巨大,可以消灭世间所有的妖魔鬼怪,被我偷偷顺了下来,你拿它去消灭猪刚鬣,我保你万无一失。”

    “孙先生,他是个可怜人,我没打算彻底消灭他,只想唤醒他内心的真善美。”

    “一样,不矛盾,驱魔圣火令也能唤醒他内心的真善美。”

    “可是……”

    陈玄奘眨眨眼,疑惑道:“上面的六字箴言我认识,应该是佛祖镇压你的封印,我拿走了你怎么办”

    “我tm还能怎么办,你认识你早说啊!”

    孙悟空大怒,指着陈玄奘的鼻子骂道:“滚,赶紧给我滚,想让我帮你收猪妖,呸,做梦去……你还敢躲,你给我站着别动,让我吐两口。”

    “孙先生,冷静点,吐口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一人一猴在洞内追逐不断,直到唐三藏伸脚绊倒了孙悟空。

    唐三藏看了眼孙悟空,和蔼可亲道:“悟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降服猪妖功德无量,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别喊我的名字,搞得我们好像很熟一样!

    孙悟空转过头,恶狠狠瞪了地面一眼:“功德无量和我有个屁关系,我被佛祖关在这里五百年,整整五百年不见天日,连根喜欢的香蕉都吃不到,你们想让我帮忙我就帮忙,我还要不要面……”

    一根香蕉从天而降,砸中孙悟空的脑门,落地后滚了两圈。

    他一个恶狗抢屎扑倒,蕉皮都没剥,直接塞进了嘴里:“先说好,我是看在降妖伏魔功德无量的份上才愿意帮你们,绝对不是因为这根香蕉。”

    “悟空,话不要说太满,上面还有一筐香蕉呢。”

    “……”

    又是这样,你tm不早说!

    猴脸短暂懵逼,孙悟空不愿和唐三藏交流,拉过陈玄奘走到角落:“我帮你出谋划策,上面那筐香蕉归我,行的话,我现在告诉你该怎么办。”

    “成交。”

    “好,成蕉。”

    孙悟空满意点点头:“其实降服猪刚鬣并不难,难的是找对方法,巧了,我以前就和他老婆认识……”

    “嗯!”

    “开个玩笑,猪刚鬣虽被他老婆和奸夫害死,但他依旧深爱着自己的妻子,他喜欢在月光下看他的妻子跳舞,他还写了一首词送给他的妻子作为定情信物。”

    孙悟空信誓旦旦道:“找个美女,在月圆之夜吹拉弹唱,呸,我是说又蹦又跳,猪妖自然就会上门了。”

    一旁,唐三藏双手合十,叹息一声后默念佛号。

    “孙先生,你还没说怎么降服猪妖呢”陈玄奘追问。

    “剩下的交给我,还有问题吗”

    “没了,孙先生你好懂啊,你真的和猪妖的老婆不认识”

    “别废话,快去找美女。”

    孙悟空没好气道,唯恐陈玄奘把事情办砸了,再次强调:“记住了,要美女,别是个女人就行,我是无所谓,猪刚鬣很挑的。”

    “孙先生,我还有个问题,既然猪妖喜欢的是他老婆,为什么是个美女跳舞就能把他吸引过来”

    “陈先生……”

    孙悟空面无表情看着陈玄奘,意味深长道:“死者为大,有些事情就不要点破了,而且痴情这种人设,将来你也会用得上,没必要损人而不利己。”

    陈玄奘没怎么听明白,正想追问什么,头顶风声袭来,两个身影落地。

    紫霞和段小小,听说有人要找美女帮忙,她们就很自觉跳了下来。

    “哟呵,真的是美女!”

    孙悟空眼前一亮,笑着朝紫霞走去,绕其转了三圈:“可以,待会儿把我歌词告诉你,你记得……对了,会跳舞吗”

    段小小:

    伤害很大,侮辱极强。

    孙悟空和紫霞聊了一会儿,又观赏了一段舞蹈,满心欢心直拍手,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凶光。

    其实,五指山真正的封印并不是写有六字箴言的石板,而是遮挡洞口的莲花,他对此心知肚明,迷惑陈玄奘只是降低其警惕。

    后续计划已经有了,只要献祭一头猪刚鬣,拉近和陈玄奘的关系,他便可趁其疏忽大意之时,卖个惨让其将洞口的……

    啪嗒!

    一朵莲花从洞口掉下,稳稳砸中了孙悟空的头顶。

    “谁人种的莲花,真碍事,害我那段扭屁股的动作没看到!”

    猴脸懵逼!

    孙悟空:“”

    扭个屁股就折莲花,你tm早说啊,早说我早扭了。

    望着空空如也的洞口,再看近在咫尺的白月光,猴子的笑容逐渐狰狞。

    自由了!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