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五百九十四章 普普通通的活着看似简单,其实是最难的
    对于变猴一事,至尊宝持悲观态度,胳膊尚且拧不过大腿,更何况他一条胳膊毛,乖乖认命吧。

    换言之,投资方敲定剧本,演员不得加戏且删改台词。

    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被紫霞盖章,被照妖镜判定踢出人籍改为猴籍,至尊宝拒绝的态度极其强硬。

    垃圾剧本,谁爱演谁演,他是个有节操的演员,休想让他屈服。

    他就是死,死外面,也绝不吃剧组一口盒饭!

    很有骨气,但有骨气没用,对面实在太会虐猴了。

    不管你受得了受不了,见面先招呼一个**兜,打完了再坐下来问你行不行。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好像他说不行就不用去了一样。

    至尊宝算是看透了,几次穿越,包括‘观世音’变作军师潜伏进斧头帮,也就是所谓的导演亲自下场,都是早就计划好的。

    两只猴子前期反抗,后期被削平棱角,成为西行的绝对拥护者。

    杀猴给猴看,导演组用实际案例来警告他,别梦了,一个优秀演员最重要的基本素养是乖乖听话。

    快躺好,投资人要干什么,你就让他干什么。

    投资人开心了,以后论功行赏,排江湖地位,少不了你的好处。

    至尊宝悲悲戚戚,越想越伤感,他不是主动躺好的,而是面对现实不得不躺好。

    想到伤心处,不禁捂脸哭了出来。

    紫霞脑袋一歪,虽不明白至尊宝抽了哪门子疯,但也知道他最近郁郁寡欢,处于低潮失落期,连最擅长的无厘头也不再发挥了。

    心上人需要安慰,紫霞果断挺身而出,用温暖的怀抱为其驱散寒意。

    真心上人。

    至尊宝倒在紫霞胸口,感慨人间还是值得的,至少,在这人均迫害猴子的社会,尚能找到一处世外桃源可供栖息交配。

    想到这,至尊宝更加动容,深吸一口气,埋头蹭了好几下,借衣衫拂去眼角伤心的口水。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紫霞是白晶晶的师父,四舍五入等于自家长辈,无限约等于他老母,趴在自家老母怀里痛哭,很合理也很符合逻辑。

    顺便追忆一下爱人,白晶晶被春三十娘欺负的时候,肯定也在这里哭过。

    没法和爱人见面,也要经历她曾经经历的地方,寻找她留下的痕迹。所以,这个景点必须打卡,这叫爱,没经历过爱情的人根本不懂。

    至尊宝感慨连连,被自己感天动地的爱情感所感动,哭得更加放肆了。

    也有可能,是因为想到了白晶晶,悲伤之上再加悲伤,导致代表悲伤的口水越蹭越多。

    不管哪种,结果是至尊宝索性放弃,不再压抑,任由悲伤从心底蔓延至嘴角。

    这边的一对狗男女,因为女的一见钟情想走心,男的见色起意想走肾,互补暂时凑成了一对,由紫霞安慰对未来迷茫不知所措的至尊宝。

    那边一对……

    段小小目瞪口呆,心上人一巴掌摆平两只猴子,从弱鸡变成了绝世高手,此刻一脸大彻大悟的模样,令她深感陌生。

    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面对手足无措的段小小,陈玄奘微微一笑,摸了摸光溜溜的脑壳,微笑伸出手:“廖先生给我看了一些很有趣的画面,让我意识到,有些东西失去之后方显弥足珍贵。”

    “段小姐,之前面对你的爱意,我一边逃避,一边沾沾自喜,自诩大爱加身无暇顾及小爱,只顾享受不愿付出,实则自私自利实属恶人。”

    “此刻,有更重要的大爱加身,西行之路凶险多折,前途扑朔迷离,我手无缚鸡之力,你能再付出一些吗”

    面对陈玄奘伸来的手掌,段小小心里欢呼雀跃,眼眶瞬间湿润,仰头道:“要付出什么,先说好,如果是生命的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生命太过了,我只想要段小姐付出青春。”

    “……”

    段小小二话不说,一头扎进陈玄奘怀里,动作和隔壁的至尊宝一毛一样。

    廖文杰:

    原来顿悟不仅加物理攻击,还能加撩妹值,这也太方便了吧!

    好在他虽然顿不得,但也无需羡慕,因为顿无可顿,撩妹值早就登顶了。

    陈玄奘这边,安抚了现场就要洞房的段小小,不急不缓来到唐三藏面前,双手合十客气道:“三藏法师,此次西行之路,小僧先去一步,悟空乖巧听话,省去了我不少麻烦,再次多多谢过。”

    “玄奘法师客气了。”唐三藏双手合十还礼,无声胜有声,用心交流后,陈玄奘收获颇多。

    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面对面,心心相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皆是心有灵犀,看得段小小直呼脑门沉重,怕被唐三藏抢先一步尝到了甜头。

    然而并没有,就算有,那也是自产自销,内部循环消耗,段小小担心的情况根本不存在。

    几句闲聊完毕,陈玄奘皱眉看了眼唐三藏身后的孙悟空,从怀中取出‘儿歌三百首’的歌谱,递在了唐三藏手里。

    “三藏法师,家师有言,万物之初皆为善,纵有恶行恶念也无法泯灭那一点最初的光辉,这本书可以唤醒妖怪内心的真善美,你拿去好好利用。”

    在两猴紧张的注视下,唐三藏接过了儿歌三百首,翻看了一遍,又还给了陈玄奘。

    “看完了,意境深远,很有道理。”

    “三藏法师有大智慧,小僧不及也。”

    陈玄奘自叹弗如,手下毫不留情,将儿歌三百首一书撕碎,并在两个猴子happy的注视下,迎风扬得到处都是。

    做完这一切,两个光头不再有任何交流,陈玄奘从段小小手里得到封印鱼妖的玩偶,又从廖文杰手里得到了困于‘芥子须弥’的猪妖,最后招来猴子,组成了西行小分队。

    这一次,猴子没有再楚楚可怜望向唐三藏,而是深表同情看了眼自己人。

    他严重怀疑,唐三藏完‘儿歌三百首’的歌谱,从中习得了上乘的**兜技巧。

    一个能把猴说疯,又能在猴疯了之后让其冷静下来,接着听念叨的师父……

    垃圾师父不值得留恋,伤身还伤神,不要也罢。

    途中,陈玄奘还看到了段小小手腕上的无定飞环,微微一愣便不再关注。

    唐三藏对西行的理解远在他之上,陈玄奘很是服气,既如此,金箍没有反倒更好。再说了,猴子被调教得很成功,拿来就能用,给其带上金箍只会适得其反。

    陈玄奘挥手对着众人告别,带上三个徒弟一个心上人,顺着崎岖小路,缓缓朝西方走去。

    至此,这个小世界的西行之路彻底开始。

    廖文杰望着五人的背影,陈玄奘、段小小、悟空、悟能、悟净,感觉貌似有哪里不对,但仔细想想,又没什么不对。

    师父、坐骑、三徒弟,标准的取经队伍,没毛病。

    眼见如此,廖文杰开始怀疑之前对段小小隐藏身份的推测,或许她一直是隐喻观世音的化身,给陈玄奘送装备的工具人,但因为廖文杰的强势插入,以及方丈的授权处理,才不再表现隐藏身份。

    “廖施主,此行已经结束,接下来路在何方”

    唐三藏上前一步,后面跟着亦步亦趋的孙悟空,还是那句话,像极了跟在家长后面的小朋友。

    “路在脚下。”

    廖文杰还在寻思坐骑的事,闻言没放在心上,顺嘴接了一句。

    “有道理。”

    唐三藏深以为然,要不是这个世界有了一个自己,他已经开始往西边走了。

    “别悟了,你悟性这么高,再悟下去,没等到西边,直接半路立地成佛了。”廖文杰无语摇头,挥手带着几人原地消失。

    ……

    黄沙遍地,烈阳高悬。

    随着空间涟漪闪过,几个身影穿梭而来,立在一片沙丘之上。

    孙悟空闻着空气中香甜的自由气息,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开始蠢蠢欲动,相比另一只猴子,他还远称不上成熟,或者说魔性深种,好了伤疤忘了疼,心里盘算起了如何为自由而奋斗。

    武力是不可能武力的,孙悟空偷偷瞄了眼廖文杰,作乖巧状,准备等唐三藏落单了再下手。

    不妥!

    纵然是唐三藏落单,他也不能下手,至少不能自己下手,唐三藏要死在别的妖怪手里才是正确解题思路。

    想到这,孙悟空阴阴一笑,惊觉面容过于反派,赶紧做了些面部处理。

    他稍稍修改了一下尖嘴猴腮,磨皮、瘦脸、大眼、去毛、抛光……几个流程走下来,形象转至一天真无邪的小朋友模样。

    猴子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在场除了一门心思系在至尊宝身上的紫霞,以及一门心思埋头流口水的至尊宝,其他人一清二楚。

    尤其是唐三藏,看破不说破,坐等猴子开始发挥,还有些小期待。

    毕竟换了个猴,还是魔性更重的版本,唐三藏深深希望猴子不要让他失望。有过以前的经验,他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凡是杀不死他的魔性,都会让他的佛性更进一步。

    猴子有想法,是好事,代表他这个做师父的仍有缺陷。

    廖文杰也看出来了,没打算多事,皱眉看着孙悟空,在其惴惴不安以为自己暴露的时候才开口道:“悟空,这张脸不适合你,山洞里那个不错,赶紧变,不然打死你。”

    “这就变。”

    孙悟空摇身一变,改为用了山洞里的人形嘴脸,眯眼咧嘴、耸肩弓腰,嘿嘿一笑颇具画面感。

    “这就对了。”

    廖文杰连连点头:“之后的路大家自己看着办,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大家了。”

    “等一下,菩萨,我有个问题要请教一下。”

    至尊宝埋头出声,回声穿荡山谷,又有涓涓细流,显得颇为厚重,给人的感觉像是他感冒了。

    不愧是你,没辜负这张脸。

    廖文杰翻翻白眼:“帮主,最后说一遍,你认错神了,我不是菩萨,只是受她之托,处理一下猴子的问题。”

    有区别吗

    至尊宝叹息一声,埋头不愿和廖文杰相见,半晌后吐露自己的心声。

    他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这是他最后的倔强,不管观世音同不同意,他都要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

    “菩萨,我是至尊宝,不是孙悟空。我不想当猴子,我也不想担负什么责任,我只想普普通通的活着,你们给我的东西太沉重了,说实话,我想扛也没有那颗心。”

    “帮主,你说得很有道理,但你找错人了,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廖文杰遗憾道:“其实我已经帮了你了,那猴没死,你还有做人的机会,但……身在局中,只靠我帮你是没用的,终究还是要看你自己。”

    “真的假的,不做猴也行”

    至尊宝猛地抬起头,嘶溜一下抹掉口水,见唐三藏已经带着猴子远走,眼中又升起了无边希冀。

    师父有了,再等徒弟上门,他的人生就没有遗憾了。

    考虑到二当家不在,他决定接下这口锅,和师徒三人在盘丝洞男耕女织,过往令人唾骂的一生。

    “或许……不做猴也行。”

    廖文杰眉头一皱,从至尊宝身上看到了自己,仰头望天,喃喃自语道:“帮主,普普通通的活着看似简单,其实是最难的,因为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了全力。”

    “你想简单,别人不会让你简单,说来说去,活得最简单的那批人,往往拥有足够的力量无视别人,而这种力量……”

    “帮主,身为斧头帮的军师,我最后送你一句良言,好自为之,量力而为,再有……”

    廖文杰话到一半停住,默默对至尊宝送上祝福,转身消失不见。

    “……”

    望了望廖文杰消失的位置,再看着默默等待的紫霞,至尊宝脸色一垮,他明白廖文杰的意思,是的,普普通通的活着实在太难了。

    直到现在,他还心心挂念着白晶晶,对紫霞的感觉大都为触景生情。

    不是那个景,也不是那个情,而是看到陈玄奘和段小小才……

    好吧,就是那个带颜色的情,他承认,他下贱,对白晶晶不够忠诚。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放下去找白晶晶的想法。

    问题来了,他菜到抠脚,没有实力穿梭世界去找白晶晶,想要实力,就不得不接受命运,戴上金箍变成猴子。

    矛盾!

    “是啊,普普通通的活着看似简单,其实是最难的。”

    至尊宝唏嘘感叹,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埋头在紫霞胸口:“你还记不记得月光宝盒,最后落在谁手里了,菩萨还是秃驴”

    “唐三藏,我很确定。”

    紫霞眉头轻蹙,之前拉唐三藏从封印山洞离开的时候,后者怀里掉下了月光宝盒,以及一个金刚圈。

    前重后轻,左宽右窄,做工奇差,十有**是个残次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