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神话之龙族崛起〕〔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六百零四章 丞相才是天选之人
    www..,最快更新在港综成为传说 !

    后院,铁扇公主将至尊宝拽到假山旁,顺手又是一拧。

    力气很大,至尊宝也不叫唤了,手脚抽搐翻着白眼,险些当场疼昏过去。

    “臭猴子,别演了,你的皮有多厚,我心里清楚得很。快给我说清楚,婚礼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嫂,婚礼什么情况我一头雾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新来的,比你还莫名其妙呢!”至尊宝龇牙咧嘴,指着英俊面庞上哗哗落下的帅气眼泪,没有演,他是真的疼。

    “瞅你那猴样,一天到晚装疯卖傻,现在居然还喊我大嫂了。”

    “我错了,不是大嫂,是牛夫人。”

    铁扇公主气不打一处来,按住想要溜走的至尊宝,咬牙掐了好几下:“我算是看明白了,旧的不如新的,我这个大嫂也就只能是牛夫人了。”

    这娘们疯了!

    至尊宝被拧得哇哇乱喊,满肚子委屈不知从哪说起,他假扮孙悟空,孙悟空是牛魔王的义弟,不喊铁扇公主大嫂、牛夫人,还能喊什么?

    小甜甜?

    瞄了眼铁扇公主的姿容,至尊宝只想高呼一句,丞相在上,请受他一拜。

    可问题是,武力值相差太大,他觉得没用,要铁扇公主觉得才行。否则一句小甜甜说出口,不用等牛魔王杀过来,铁扇公主就能当场把他掐死。

    “臭猴子,以前你找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为了和臭牛的妹妹结婚就改口喊人家大嫂,你还有没有良心?”

    “人家是谁?!”

    至尊宝嘴巴张得老大,真相过于离谱,差点就当真了。

    “没良心的臭猴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装疯卖傻,我不远万里赶到这……”

    铁扇公主气到眼角湿润,听到院外传来的脚步,一把抓住至尊宝的衣领,警告道:“我不管,今晚二更时分,我在这里等你,你要是敢对牛香香做点什么,我就把你对牛夫人做过的那些好事告诉你牛大哥。”

    至尊宝:“……”

    “夫人,原来你在这里,害我一顿好找。”

    牛魔王轻手轻脚靠近,出于安全考虑,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试探道:“怎么样,猴子说了什么,我是冤枉的,对吧?”

    “哼,你倒是找了个好兄弟,任我打骂都不肯松口。”

    好兄弟,义气!

    牛魔王闻言,当即对至尊宝投去感激的目光,见其涕泪横流,刚刚没少遭罪,心下便是一阵不忍。

    贤弟,你受委屈了。

    至尊宝:(???)凸

    他啥也没说,哭着笑了起来,并默默比了个手势,送给那只追随陈玄奘而去的臭猴子,祝其早上西天,早登极乐。

    “臭牛,别高兴的太早。”

    铁扇公主冷哼一声:“猴子是什么都没说,但我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今天到底谁大婚谁纳妾,我心里清楚的很,除非……”

    “除非怎样?”

    牛魔王面上一喜,听话里的意思,这件事还有转机。

    “除非过了今晚。”

    铁扇公主嘴角勾笑:“事实胜于雄辩,洞房花烛夜一过,新人行完阴阳交泰的大礼,谁新婚娶妻一清二楚。”

    “啊这……”

    牛生大起大落,牛魔王瞪圆了眼睛,在铁扇公主的逼视下,干巴巴笑道:“夫人还是……还是那么睿智,事实胜于雄辩,我老牛也是这么想的。”

    “你最好是。”

    铁扇公主挥舞袖袍,大步朝主宴厅走去,牛魔王失魂落魄跟上,愁云惨淡,一张死了小老婆的脸。

    一想到娇滴滴的玉面公主和自家兄弟组成狗男女,还是在他和玉面公主的婚礼上,还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就恨不得立马掐死铁扇公主。

    别人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更惨,丢了面子还要亲眼目睹。

    老牛郁闷到吐血,只想问一句,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吗?

    ……

    主宴厅。

    两位新娘被侍女扶去洞房,铁扇公主亲自坐镇,临走时撂下狠话,后院重地,除了新郎官以外的雄性禁止入内,否则当场骟了。

    两位新郎官留席敬酒,一个不胜酒力,另一个也不胜酒力,敷衍两桌后便以茶代酒,继续敷衍下一桌。

    作为伴郎,牛魔王毫无职业精神可言,独坐一角喝着闷酒,时不时bb两声,因为声音太小,也没人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现场气氛有些诡异,妖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笑出了声。

    懂的都懂,牛魔王特地强调,今日不仅是猴子娶妻之日,也是雄牛纳妾之时,辟谣了谣言确有其事,可以随便乱传。

    刚说完没一会儿,新郎官就变成了伴郎,没了小妾还成了笑话,怎一个惨字了得。

    妖怪们头一回知道,原来妾还能这么纳。

    只恨本领微末,出门时又选错了衣服,没资格接道上大哥的锅,否则今晚洞房花烛夜,是谁翻江倒海棒打乾坤还不一定呢。

    正懊恼着,一个个小牛妖端着大盆菜上桌,今天婚礼上最硬的招牌菜——唐僧肉炖土豆。

    一桌一盆,吃完后面还有。

    管够!

    “嘶溜嘶溜————”

    玉面公主什么的立马被抛之脑后,敬酒的新郎官也被挤到了一旁,妖怪们拿起筷子便是一阵哄抢。

    宛若蝗军过境,几乎是眨眼间,盆就找不到了。

    “原来这就是唐僧肉,不错,入口即化,称得上人间美味。”

    “屁,你吃的那块是土豆,我嘴里的才是……咦,这肉……貌似哪里不对。”

    吃着吃着,众妖又开始了大眼瞪小眼,肉有问题,口感不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吃的那块好像是……猪肉?!”

    “我也觉得像猪肉。”

    “不是像,分明就是,你们看这块猪脚,唐僧身上能长这个,猪八戒还差不多。”

    “多新鲜,唐僧一吃素的和尚,能有几斤肉?真要分的话,还不够我们这群虎狼塞牙缝的,兑点猪肉没毛病。”

    “也是,没毛病。”

    众妖点头称是,一盆唐僧肉炖土豆就有十来斤,主宴厅加东西南北四厅,不限量的话,几千斤都不够吃的,兑猪肉已经很讲良心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真正的唐僧肉被谁吃了,没吃到肉,只喝到汤的倒霉蛋能长生不老吗?

    “应该是能的,毕竟营养都在汤水里。”

    “有道理。”xn

    ……

    主桌上,蛟魔王无视了面前的唐僧肉,笑笑没说话,拎起酒壶来到了牛魔王身边。

    “牛哥,今天你两位贤弟娶亲,大喜的日子,你这个做大哥的不去主持大局,一个人喝闷酒算什么事?”

    “哼,你也来笑我。”

    牛魔王撇撇嘴,只觉蛟魔王今天怪怪的。

    要说哪里怪的话,一副看热闹的嘴脸,怪贱的。

    “哈哈哈,牛哥误会了,且不说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笑话你,就算有,也是藏在心里,绝不会表现出来。”

    “你蛟魔王坐拥四海,法力无边,想吃熊心豹子胆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你是没吃,因为你已经吃腻了。”

    “牛哥说话真冲!”

    听着牛魔王的阴阳怪气,蛟魔王不以为意,笑着给他满了一杯:“牛哥,不是我说你,认的都什么兄弟,小小一点美色考验都经不住,以后肯定也是个祸害,不如杀了算了。”

    “不劳贤弟费心,我和黑山老弟是过命的交情,一个狐狸精而已,他开口,我老牛自然舍得。”牛魔王怨气满满道。

    “呵呵呵……”

    蛟魔王意味深长笑了笑:“牛哥,你想什么我懂,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过几天兵发狮驼岭的时候,你这位黑山老弟要壮烈牺牲了?”

    “贤弟说得什么,我老牛听不懂。”

    “听不懂就算了,不过嘛……”

    蛟魔王阴阴一笑:“真要有黑山老妖死无全尸,弟妹玉面公主可就成了遗孀,牛哥你知道我的,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日行一善,记得到时通知我一声,弟妹由我亲自接走。”

    白日做梦,真要日行一善,也该是我老牛亲力亲为,哪轮得到……

    等会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牛魔王眼前一亮,蛟魔王这句话点醒了他,之前是他格局小了。

    弟妹什么的……

    咦惹,还有点小刺激。

    “牛哥,你慢慢坐,小弟那边还有几个熟人,就不奉陪了。”蛟魔王淡淡一笑,拎起酒壶缓缓离去。

    望其离去的背影,牛魔王不屑撇了撇嘴:“黄脸婆说的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以为一个狐狸精就能坏我和黑山老弟的情义……看不起谁呢!”

    牛魔王深吸一口气,道上大哥要有道上大哥的担当,诚然,今天是黑山老妖给他戴了绿帽子,还是大庭广众之下,搞得他很没面子。

    可那又如何,女人如衣服,他不是计较这些的牛!

    一想到马上就要兵发狮驼岭,牛魔王便连声叹气,心头暗暗发誓,刀剑无眼,若是黑山老妖不幸撒手人寰,他想尽办法也要好生赡养弟妹。

    最好助黑山延续子嗣,免得其身死无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

    至于这种做法会不会招来指指点点,牛魔王沉吟片刻表示无所谓,骂名就骂名吧,有得必有失,他问心无愧,只想成全自己道上大哥的情义。

    最后,没有什么刘皇叔志大才疏,更没有丞相才是天选之人,有的只是义不容辞、情有可原、心甘情愿、如愿以偿……

    一时间,老牛变得动力十足,也不自怨自艾了,笑呵呵端起酒杯,几个闪身来到了廖文杰身边。

    “牛哥,听小弟一言,事到如今已无转机,我已经认栽了,你也应该……”

    “贤弟无需多虑,你出去打听打听,论义气,我老牛说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牛魔王将廖文杰往后院推去:“快别喝了,办正事要紧,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帮你陪酒,别让弟妹等久了。”

    “???”

    廖文杰目瞪口呆,几个意思,好好的一头牛,怎么说疯就疯?

    遇到唐三藏了?

    望着面前的牛脸和牛角,廖文杰大致明白了什么,是他大意了,牛魔王出场时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一直没细想而已。

    牛头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一名资深牛头人,牛魔王是什么时候觉醒的?猴子和小甜甜花前月下的时候吗?

    还有,这位牛头人不会敬业到今晚站门口守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不科学御兽〕〔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