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器官是妖怪〕〔下山后,满级大佬〕〔饕餮崽崽前面飞,〕〔娱乐:在封杀边缘〕〔洪荒:家兄冥河,〕〔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全球觉醒:开局加〕〔战斗就变强〕〔长生之又被人刨了〕〔从三国守护农田到〕〔妙手小野医〕〔出狱后,我爆红娱〕〔乡野小刁民〕〔捡个首富做老公〕〔忍界不知火〕〔农门贵妇!婆婆改〕〔和过去有通电话〕〔苏小鱼墨北枭〕〔全球废土:我开箱〕〔女帝重生:师妹太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78章 守株待兔
    “妈的……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站在断臂残垣的废墟上,猹的手中握着一只缠满了胶带的单筒望远镜,望着不远处的工地方向。

    那里有三五个人的样子,正用手推车运着石头和硬化的水泥块。

    他们的动作很快,不会在这里多停留,铲够一车的量就走。

    猹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那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并且还在他们眼皮底子下建起了一座据点。

    在他的印象中,菱湖湿地公园明明是一片鸟不拉屎的荒林,也就林子的正中央有个荒废的疗养院。

    除了一些鸟兽虫蛇会在那里活动,连鬣狗都瞧不上那里的猎物。

    不过这不重要。

    那些大大小小的避难所就像是蟑螂的卵,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一批。而他需要考虑的仅仅是,如何将这伙肥羊吃下。

    “头儿,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站在猹旁边的,是一个左眼缠着绷带的男人,他的胸前有着十多条刀痕,看着像蜈蚣一样。

    这里至少有一半是在斗殴中留下的,还有一半则是他自己拿刀偷偷划的。

    “不急,我们现在只是侦查,还没到进攻的时候。”

    猹将单筒望远镜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同袍。

    和獾不一样,不管是面对怎样的对手,他都不会大意轻敌。

    哪怕对方只有三五个人,手上甚至没有一条枪,他也会小心地观察很久,直到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再出其不意地发动迅猛的突袭,争取一招制敌,用最短的时间让对方失去抵抗的能力。

    “要不咱们放几个奴隶冲过去试探一下?他们这都搬一上午的石头了……我担心他们运石头回去加固掩体。”

    头上戴着钢制头盔的驼背男人,凑近了猹的身边小声低语。

    他的背上挂着一把很大的铲子。

    仔细看的话,那铲子不但一边开了刃,一边带着锯齿,管眼儿后面更是连着简易的机匣结构——是杆后膛装填的滑膛枪。

    猹思量了片刻,点了点头。

    “也好。”

    “找几个炮灰探探他们的虚实。”

    血手氏族的地牢里关着不少俘虏,这些奴隶既是他们享乐的玩物,也是被圈养的牲口,同时还作为战场上的炮灰。

    对于牲口和炮灰们,血手氏族的掠夺者通常不会特地给他们食物,而是将他们关在下半坍塌的水道里,定期倒一桶泔水下去,让他们和变异蟑螂、老鼠搏斗,终日熬受蚊虫、真菌、病毒的折磨,像养蛊一样圈养他们。

    直到他们的人性被磨灭,彻底疯掉,沦为由本能支配的动物,再将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挑选出来,发给他们棍棒和匕首,并许诺只要攻下据点,就允许他们加入战争结束之后的狂欢,并将他们接纳为同伴。

    美其名曰,血的洗礼。

    猹派出一名手下回去,其余人则是在原地等待。

    另一边,埋伏在废弃工地附近烂尾楼里的方长,盯着外面渐渐远去的推车,不由皱起了眉头。

    蹲在门口的老白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问道。

    “咋还没有人来?”

    方长不耐烦回答。

    “你别问我,问夜十。”

    夜十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没有……我感应不到,倒是地下室里有两只变异蟑螂,要去把怪清了吗?”

    狂风摇摇头。

    “没必要。”

    方长咬着拇指甲盖,陷入了沉思。

    “对方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狡猾,我敢肯定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个工地,但他们没有急着动手……这些人到底在等什么?”

    按照他的设想,掠夺者应该早就盯上了这里,而且肯定不会放过那些连武器都没带的搬砖工们。

    哪怕是为了复仇,肯定也得冲一波!

    于是乎,牛马小队便埋伏在了这附近,将那些搬砖的玩家们当成诱饵,准备守株待兔一波。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

    昨天他们就在这里蹲了一整天,今天更是赶着一大早就来了,结果对方却像是瞎了一样,对这片废弃工地上的动静无动于衷。

    “会不会是他们没发现这里?”狂风问道。

    “不可能!只要他们不瞎,就不可能发现不了这里!”方长笃定地说道。

    正说话间,靠窗口最近的夜十忽然警觉,抬起了右拳。

    “嘘,你们都别出声……这附近好像有动静。”

    三人立刻安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回不只是夜十听见了脚步声,连方长他们也听见了。

    四人默契地交换了视线,贴着墙根小心移动,绕到了烂尾楼另一侧的窗口。

    只见在他们不远处楼下,六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正贴着另一栋烂尾楼背后的围墙,沿着狭窄的小巷,小心地朝着这边靠着过来。

    他们不但穿着破烂,手上拿着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

    有生锈的砍刀,有镶钉子的木棒,还有用铁丝将锯子缠在棒球棍上的,看着相当的废土。

    不过这都是些冷兵器,没有一把枪!

    从这些掠夺者的行动路线来看,他们应该是打算沿着烂尾楼之间的小巷,绕到工地门口,等下一波运石头的幸存者过来,突然杀出,杀那些搬砖工们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计划早已被预判。

    方长心中一喜,取出一只箭搭在弦上的同时,给了身旁队友一个激动且带着肯定眼神。

    老白立刻会意,握紧了手中的标枪。

    夜十和狂风则是拿出了燃烧瓶,用火柴点燃。

    “三……二……一,开团!”

    “干他们!”

    随着方长老哥一声令下,标枪、弓箭、燃烧的瓶子,一齐从三楼的窗口砸了下去,杀了这伙掠夺者们一个措手不及。

    最惨的是最前面的那个壮汉,胸口直接被标枪戳了个大洞,像泄了气的皮球,支棱着腿挺了一会儿,便一声不吭地向后倒在了火中。

    另外一名掠夺者胳膊上中了一箭,问题倒是不大,但很快又是一箭,直接射进了他嘴里。

    楼下的掠夺者们被从天而降的武器砸的乱成一团,叽里呱啦地乱叫乱喊,士气明显动摇。

    但想到逃跑之后凄惨的下场,以及那些人的口头许诺,他们还是嗷嗷叫着克服了心中的恐惧,顶着从天而降的箭矢和标枪冲进了面前的烂尾楼。

    然而没一会儿,他们便领教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噩梦。

    这些玩家们可是一点儿也不讲武德,什么花里胡哨的骚操作都想得出来。

    眼看着冲到2楼,距离3楼只差一道楼梯。

    还没等他们发出冲锋的呐喊,楼上便滚下来个冒着烟的易拉罐……

    不到两秒的延时,嘭的一声爆响在楼道内回荡。

    滚白的烟雾瞬间炸开,刺鼻的火药味裹挟着金属铁片,在狭窄的楼道里嗖嗖乱飞,一片人间地狱!

    烟雾还未完全散去。

    前一秒还生龙活虎的掠夺者们,便悉数哀嚎着躺在地上。

    最惨的那个老兄,甚至连哀嚎都做不到了,半个身子都被炸的血肉模糊,只剩腿还在那抽搐动弹。

    “卧槽……这,这玩意儿威力这么大的?”

    双手握着标枪,正准备冲了的老白直接愣在了楼梯口,看着里面的情况整个人都傻了。

    “废话,你也不想想塞了多少火药进去。”

    方长推了一把他的肩膀。

    “别傻站着了,赶紧把人捆了……”

    再晚一会儿,地上躺尸那个怕是得死透了。

    就算这些掠夺者们最后的结局也是被吊死在正义的绞架上,那也得等他们拿到赏金再说!

    ……

    数百米之外。

    楼内的爆炸声远远飘来。

    站在废墟上举着单筒望远镜的猹,脸色渐渐沉重。

    虽然从那些炮灰们冲进楼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看不见那边的情况了,但有些东西就算不用亲眼看见,也能猜到个大概。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整个工地都是那伙蓝外套设下的陷阱!

    他们故意派人去搬石头,表面上毫无防备,人畜无害,实际上却派人埋伏在周围。

    真是好狡猾!

    “头儿,咱们现在咋办?”胸口纹着刀疤的男人着急问道。

    猹沉着脸没有说话,那刀疤男继续说道。

    “我建议,干脆杀过去!”

    “他们用的都是弓箭和标枪,而且还暴.露了位置!咱们有这么多杆枪,何必怕他们!”

    驼背的男人看了他一眼,鄙夷说道。

    “你是不是聋了,刚才那声爆炸是假的?他们明显是把人放进去了宰!鬼晓得里面还藏着多少。”

    “那你说咋整!别人都在北边打秋风,就咱们在这里干耗着?我看咱们要不把他们冲了,要么也去北边算了!现在要是运气好,还能逮两头往东边走的肥羊,等雪下起来,那可真的是啥也没了!”

    干耗着不现实。

    猹很清楚,弟兄们也需要战利品过冬,谁也不想饿着肚子挨冻。

    但放着这里不管去北边也不现实。

    首领将这块儿肥肉丢给他来啃,那是对他忠诚的肯定,是对他的信任以及奖赏。若是自己也像那个叫獾的蠢货一样,把这事儿给搞砸了,首领肯定不会轻饶自己。

    “等。”

    听到头儿发话,刀疤男愣了下,忍不住问道。

    “……咱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都已经中午了。”

    “等到晚上,等到他们钻进被窝,”猹阴沉着脸,看向了旁边身子瘦小的男人,吩咐说道,“你再回去一趟,牵十个跑得快的奴隶过来,再备些燃烧瓶和针。”

    “其余人就地休整,养足精力。”

    “等到午夜十二点,给他们一个惊喜!”

    ……

    前哨基地的北门外。

    牛马小分队在一众玩家们羡慕的眼神中,押着三个被拴着手脚的俘虏,从工地的方向走了回来。

    除了三个俘虏之外,还有三个被塞在板车上的死人。

    其中一个被炸弹炸的血肉模糊,另外两个干脆烧焦了,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卧槽!卧槽槽!”

    “不愧是硬核游戏!但不知道为啥,我现实里杀个鱼都不敢,在这儿好像看到血一点不慌?”

    “可能这就是基于梦境干涉原理的次世代技术吧。视觉滤镜?情感钝化?不太懂。”

    “大佬牛逼!这是灭了一个队啊。”

    “除了牛逼,爷无话可说!”

    远远地就听见了动静,走到北门口的楚光,看着被牛马小队压回来的俘虏和尸体,脸上同样写满了惊讶。

    四人队干了翻了六人队可还行。

    这些小玩家有点东西啊!

    不过,震惊也就持续了这两秒,楚光走近过去看了两眼,很快便明白了是咋回事儿。

    这六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掠夺者,他们的身上找不到象征身份的骨器,相反脸上或者额头都被刻了字。

    “……獾?”

    虽然笔画错了几笔,但应该是念这个字。

    不出意外,这些俘虏都是血手氏族的奴隶。

    但这又如何呢?

    罪犯的帮凶也是罪犯,既然拿起了武器,想必已经有所觉悟了。

    确认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份,楚光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从兜里掏出一袋银币递给了方长。

    面对这些满心欢喜的小玩家们,楚光点了点头,用鼓励的口吻说道。

    “避难所会记住你们的贡献,这里是106枚银币5铜币。除此之外还有一共1200点贡献,你们每人将平分获得300点。”

    “现在,把这些罪犯们送上正义的绞架。”

    “死亡会宽恕他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