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择日飞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陵人许应
    “叩关三重天的境界,便将我们三个飞升期的炼气士打成这幅模样。”,北辰子咳血连连,声音沙哑道,“倘若他恢复到巅峰状态”

    红裳女子和愁容老者都打个冷战,别说恢复到巅峰,就算是这次,三人联手几乎都被打得灰飞烟灭!

    若是他们没有带回来镇魔符文,若是北辰子没有及时释放出自己的黄袍为二人引路,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大钟飞来,不由分说撞向三人,竹婵婵隐藏在钟后,一拳打在钟上,钟声大作!

    北辰子三人被许应重伤,但大钟的威能耗尽,也没好到哪里去,三人立刻各自奋尽全力抵挡,顿时将大钟击飞。

    就在此时,竹婵婵从钟后跃出,梆梆梆三拳,三人各中一拳,顿时浑身法宝乱颤,三人大惊失色,急忙鼓荡残存的法力,镇压各自法宝的异动。

    同一时间,蚖七窜出,不由分说便将许应卷起,周身剑气流转,便腾空而起,试图带着许应逃离!

    “七爷干得好!”远处,大钟叫道。

    蚖七御剑而行,飞行速度极快,破空而去。

    北辰子三人镇住法宝异动,愁容老者抛出黄袍,北辰子鼓荡残存元气,一口气吹出。那黄袍猎猎而行,不消片刻,便追上蚖七,袖筒往下一兜,便将那二十余丈的大蛇收起,向袖筒中钻去。

    蚖七鼓荡法力,催动巴蛇真修,化作百丈巨蛇,然而他变大,那袖筒也自变大,将他兜入袖筒中。

    那黄袍也是一件法宝,仿佛穿在无形之人的身上,那无形之人抖了抖衣袖,蚖七筋骨皆软,不由自主放开许应,从袖筒中跌落下去。

    此处距离地面颇高,倘若摔下去,势必粉身碎骨,幸好大钟飞来,钟口变大,总算将它接住,但还是被压得不断坠落!

    竹婵婵拼命向北辰子三人攻去,但那三人根本不与她纠缠,收起祭坛神龛,相互搀扶,顿足生云,飞离山顶。

    那黄袍把许应装在袖兜里,自动飞来。

    大钟稳住坠落之势,飞到山顶,已经不见北辰子三人的身影。

    蚖七不由心中一片冰凉,喃喃道:“这三个老混蛋带走了阿应,天下之大,让我们何处寻找?”

    大钟也是心中一沉,许应被三人封印,显然作为捕蛇者的记忆也被封印了。照他们推测,许应会被输入一段新的记忆,开启新的人生!

    而今天大地大,神州疆域辽阔,不断有新地涌现,这三人随便把许应藏在某处,只怕都无从寻找!

    更何况,这三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重置一次许应的记忆,带他去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另开一段新生!

    “你们不用担心。”

    竹婵婵快步走过来,杀气腾腾道,“阿应带着的那把石斧,已经被我做过手脚。那三个小鬼身上的法宝,也被我梆梆梆三拳,打上姑奶奶的烙印!他们,谁也休想逃出姑奶奶的感应!”

    大钟和蚖七既是佩服又是惊骇,蚖七小心翼翼道:“姑奶奶,我们也曾被你梆梆打过,我们身上是否也”

    大钟连忙上下摇晃,检查自身的烙印,担心自己不再纯洁。竹婵婵安慰道:“我对待自己人不会这样的。”

    大钟和七稍稍放心。

    竹婵婵心中懊恼:“差点就被他们发现了,但好在他们都不怎么聪明的样子。不过给朋友打上烙印毕竟不好,趁他们不注意,就消掉罢。等一下,他们是我的护道人,万一偷偷溜走了呢?”

    沅江武陵郡清水河,有个马头坡村,村民不多,只有三四十户人家,因为靠近沅江,所以捕鱼为业。

    村西头有一户人家,男主人姓徐,名进,女主人姓鲁,名姒。夫妻二人成家多年,始终没有孩子。

    七年前徐进在江上捕鱼,一网撒下去,网到一个孩童,提到船上还有气息。

    夫妻二人救活那孩童,询问姓名,孩童姓许名应,上游有个许家坪,遭了马贼,大火烧了村庄,这孩子跳水逃命,水性又不好,被河浪卷着送到这里。

    夫妻二人可怜他,便收养了许应,因为许与徐读音差不多,便没有改姓徐。

    不知不觉间七年过去,徐进家收养的孩子已经变成半大小伙,生得骨架宽大,显得高高瘦瘦,只是常年跟随徐进捕鱼,被晒得有点黑。

    这几个月,大地发生变动,涌现出许多新地。崇山峻岭不知从何而

    来,改变了河道,让沅江也变宽了十多倍,江水汹涌,江中多有大鱼,撞翻小船吃人。

    一时间,靠水为生的渔民,都不敢出船。“是那个许应带来的厄运!”

    村里有老翁说道,“我记得三个月前,咱们村根本没有这个叫许应的人!他是最近才出现的,到了咱们村,你们就好像认识他很多年了!他一定不是人,是蛊惑人心的妖怪!”

    人们面色古怪的看着那老翁,那老翁还是喋喋不休,叫道:“这个妖怪改变了你们的记忆!你们想一想,七年前徐进真的有出船,网到一个孩子吗?没有啊!这孩子明明是两三个月前出现的!”

    “老徐头疯了。”

    人们纷纷摇头,又有人劝慰许应,让他不要放在心上,道:“老徐头年纪大了,脑子总是出岔子,上次还污蔑我偷看小寡妇洗澡呢。哪有的事?呵呵。”

    许应也没放在心上。

    傍晚,许应看到一个愁眉苦脸的老者进村,不知在和老徐头说什么。过了片刻,又来了个白衣老翁,还有一个红衣裳的女子。

    三人很是古怪,像是被人打伤了,有的断了胳膊,有的瘸了腿,还有的心口好像不舒服。

    三人与老徐头说着说着,便向老徐头指指点点,指尖还有光芒闪耀。许应看在眼里,心中狐疑,随手抄起家门口的一把石斧便走了过去,远远喝道:“你们做什么?大爷别慌,小应来了!”

    那三人指指戳戳,见他来到,连忙转身便走,很快便消失无踪。

    许应拎着斧头走到跟前,老徐头见状吓了一跳,道:“阿应,你要行凶?”

    许应诧异,老徐头从未对他和气过,今日不知为何改了性子,对他如此和善。

    少年心中纳闷,应付了两句便离开了。

    马头坡村外,北辰子道:“好险。我们上次篡改附近村镇的村民记忆,没想到还有个漏网之鱼,但好在发现及时,没有出什么乱子。”

    三人站在高处,遥望许应,只见许应早已接受自己的新身份,把木船翻过来,清洗船底,这才舒一口气。

    “这次封印,万无一失!如今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

    三人相视,哈哈大笑,红裳女子笑道:“走!可以放心养伤了!”

    许应对打渔很是熟悉,把船洗好晾晒,又去晒渔网,这时徐进拜神回来,腿有些瘸。许应询问,徐进道:“被赫神庙里的河伯老爷踢了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