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魏影帝〕〔大道风华〕〔仙侠狐妖〕〔炼血巅峰〕〔棺威浩荡〕〔梵龙歌〕〔星际乱史〕〔BUG神瞳〕〔异常灾难保护局〕〔我把女骑士养成死〕〔捡漏大师〕〔送葬人〕〔弑神者的聊天群〕〔武林的游戏〕〔谎言国度〕〔我的女友来自异界〕〔妖刀敕鬼神〕〔纵横逍遥仙〕〔诛天第一剑〕〔都市之最强仙尊奶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师兄的秘密花园 第017章 卿正欣喜吾欲狂
    <b>最新网址:一尊妖圣就此身死,连神魂都剑意搅了灰飞烟灭……

    血肉雨雾之前,秦迪把庚金剑收入体内后,对着那些坠落的蝙蝠肉一个招手,夹杂当中的一枚银色的须弥戒指一顿,然后就飞速飘到了秦迪手中。

    天福妖圣神魂已烟消云散,这无主的须弥戒一入秦迪之手,瞬间就被他给炼化了。

    秦迪神识往内一探后,发现里面有成堆的元石和乱七八糟的灵性材料后,面带喜色的就飞向袁青云。

    杀人放火金腰带,此事来钱最为快!

    但有因必有果,秦迪心里也是明白,自己这下是真与圣虚妖帝杆上了……

    “愣着干啥,去人家的扶摇洞听听缘由去啊!”

    刚才金翎山君与袁青云的对话,秦迪听的清清楚楚。

    他想起之前那座山雕透露出来的消息,秦迪就觉得袁青云这样书生气质的修士,与这金翎山君见面估计会很有意思。

    “不去!”

    回过神来的袁青云倔强了一句,扫了眼远处洞口那不协调的身影后,对秦迪撂下一句话就飞走了。

    “我先前去把那贾家丫头放出来。”

    秦迪闻言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意后朝那扶摇洞飞去。

    洞口,已变回人型的金翎山君,见得只有秦迪一人到来,有些失落的行了一礼,道;

    “奴家金翎,见过上仙。”

    其身后几位半人型的妖皇、妖尊,见山君都对秦迪行礼了,当即也是纳头便拜。

    寻常妖族化形,那都是先管身躯与四肢,最难的头部反而是留在最后,这金翎山君却恰恰相反。

    秦迪确实感觉出对血脉非凡,而且这化形的容貌、身段、气质皆傲绝于世,但双手却仍然是一对金翼,而羽毛裙下露出的脚掌一角,也未退去本体特性……还是一对利爪!

    “可惜了。”秦迪在心中暗道了一声。

    一尊很有可能是大鹏后裔的天象境的妖圣,摆出如此的底的姿态让秦迪有些不适,他当即回了一礼:

    “山君客气了,你我修为同境,称我秦道友即可。”

    “那奴家还是称您为秦公子吧!”

    秦迪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金翎山君见状就招呼秦迪入内,边行边说道起自己作为妖族的难处,话里话外多有恭维缉妖司之意。

    前有圣虚妖帝的威胁,后有谭国长生境的国师、以及庞大的缉妖司震慑,金翎山君这一代妖圣确实日子过得有些难熬。

    明白金翎山君误会了自己身份后,秦迪当即讲道:“山君你误会了,我乃隐雾山五行门弟子,那位被你故意放跑的袁道友,他也不是缉妖司之人。”

    “袁公子……那他是……?”金翎山君话说一半,连手中沏好的茶都忘了递给秦迪。

    看着金翎山君这欲言又止模样,秦迪笑道:“袁道友是谭国河间袁氏之人,他有个小辈在我五行门修行,这趟是去看望那小辈的,谁想路上就碰上你们弄出的这档子事。”

    金翎山君闻言,把茶递给秦迪后悲愤道:“秦公子,拦截袁公子一事真的不是奴家本意啊!那天福妖圣带着圣虚妖帝的口喻上门,我也是……”

    “你的难处,我在座山雕那都弄清楚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秦迪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继续诉苦的念头。

    女人喜欢哭哭啼啼的诉苦也就算了,你金翎山君一代妖圣……

    秦迪在心中吐槽了一句后,放下只做了做样子的茶杯,拿起桌子一本有些卷角的小本子翻看了起来……

    本子的内容同样是有着插画的才子佳人话本,而且上面还有一些歪歪扭扭的蝇头小字备注,看的秦迪满是感叹!

    言情小说害人不浅啊!

    现在连女妖都茶毒上了……

    见秦迪提起座山雕,金翎山君也大致猜到那个大嘴巴都干了些什么了,但等她一抬头却看见秦迪拿起了被自己撂下的旧本子……

    金翎山君见状就有些羞红脸了,好在秦迪只是随意的翻了几下就放了回了远处,脸色也并无任何的异样的神色。

    金翎山君赶紧讲道:“秦公子,奴家是想学读书识字的,但奈何这一带都没处获得像样的书籍,再往远了去又怕惹上麻烦。”

    “书籍我五行门内有很多,多到超乎你的想象!”

    秦迪念头一转就笑道:“只要山君你愿意做我五行门护山供奉,大多数的典籍都可任你翻阅。”

    “这……”

    成为一门一派的护山供奉,金翎山君不是没有想过,但人类门派条件都太过苛刻了,说是供奉、还不如说是奴役呢!

    妖修界开始一直都流传这一句话:“妖族永不为奴!”

    “做我五行门的护山供奉,不用认主也不用炼制魂灯,只要发下一定年限的天道誓言即可。”见金翎山君面露难色,秦迪当即补充道:

    “而且,我会尽力帮助山君,尽早踏破长生境关隘,化成完整的人身。再者,袁道友肯定是会常来往我五行门的,山君若书中有不明之处,我相信有君子之风的袁道友,肯定是愿意为你解惑的。”

    你金翎山君不是看上了袁青云么!

    你这么一副半人半妖的样貌,那肯定是没戏的……

    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为了我五行门多一尊有大鹏血脉的护山供奉,就只能让你袁青云来享受这美人恩了!

    不用献出妖魂,还帮助踏破长生境关隘、化成完整的人身!

    以及……那红袖添香夜读书!

    秦迪这条件一说,金翎山君当即就动心了,立马问道:“秦公子凭什么保证这些呢?”

    “凭这个!”

    秦迪抬手一张,运转起十分之一的混沌本源,扶摇洞中瞬间天地色变,种种如开天辟地一般的恐怖景象,立马就缓缓浮现了出来……

    至身于这恐怖领域中的金翎山君,当即惊呼道:“秦前辈,原来您竟然是长生境!”

    秦迪收了领域,笑了笑道:“山君还是别喊我前辈了。”

    你说是就是了,我可没承认……

    ------------------

    五行门。

    姬巅踏破天象境出关后,墨菲灵机一动,把爹娘一起叫上带自己去钓鱼,至于碍事的鲤鱼王,直接就被她塞须弥环里了。

    过来恭贺师傅破境的袁奋,本来也想去凑个热闹,但被老陈使眼色给制止了。

    等墨家三口离开后,老陈把小奶狗塞给袁奋:“你能不能有点眼力劲,人家一家三口的事你瞎参合什么!”

    “我这当徒弟的,去鞍前马后不行啊!”

    袁奋犟了一句,抓着小奶狗的后颈提了起来,打量一下后问道:“老陈,你给我只小狗干啥?”

    “给你养着,这是你师兄嘱咐给你的任务。”

    老陈懒得解释,反正只要把事情推给秦迪,袁奋准会老老实实的完成。

    一听是秦迪的嘱咐,袁奋赶紧把小奶狗抱好,问道:“我师兄呢?怎么师傅突境都没见他来!”

    老陈笑了笑,说:“你四爷今天在来的路上,被两只天象境的妖圣打劫了一番,还好让他跑了出来。你师兄现在跟你四爷杀回去了,这会应该宰了那两妖圣,在回来的路上了。”

    老陈说完也没再理会袁奋,悠哉悠哉的就朝戊土峰去了。上次小丫头带他去抓过野兔后,他也喜欢上吃烤兔肉,为此还专门找秦迪拿了一块禁制令牌,就为了方便去抓兔子。

    我四爷来了!

    还被两妖圣高给打劫了?

    现在,师兄跟四爷去宰那两妖圣了……

    “怎么说的跟去割韭菜一般!”抱着小奶狗袁奋,看着老陈的背影愣神!

    老陈你不也是天象境嘛!

    怎么敢如此看不起天象境的妖圣?

    ……

    后山,月牙湖边。

    米三酉头发乱如鸟窝,浑身脏兮兮的躺在一个盖有树叶的棚子里乘凉,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北面,活像一个正等人过来施舍的乞丐。

    一盼再盼,不知道是第几次眺望时,北面的丛林中钻出来一只颇为神俊的红毛猴子走了出,手里提着一个橙黄色的酒葫芦走了过来。

    “小红,我想死你啦!”

    擦了擦眼睛,确认眼前的红毛猴儿不是自己的幻觉后,米三酉爬起来就迎了上去,夺过猴子手中的酒葫芦,拔开塞子就美美的灌了一口。

    “唧唧……唧唧唧唧!”

    手中一空的红毛猴子,气的跳起跺地叫道,似乎在说她米三酉想的更本就不是它,而是猴儿酒而已。

    “小红你别生气嘛!”

    再次喝了一口酒的米三酉,嬉皮笑脸的对红毛猴子讲道:“这几天不吃饭光吃野果、野味我能忍,但酒都断了几天了,可馋死姐姐我了!”

    “唧唧……唧唧……”

    正当这一人一猴无障碍交流时,一路笑语连连过来的墨家三口,很快就发现了她们。

    三人走近后,吓的红毛猴儿转身就钻进了林子里。

    “你……是米家的丫头?”墨愁打量了一下形同乞丐的米三酉,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米……三酉!”

    米三酉完全没想到,这次带小丫头来钓鱼的居然是人家父母、而不是她师兄秦迪……

    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姐姐给的消息的完全不靠谱啊!

    自己在这里白受了几天罪……

    一旁的墨菲,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脏兮兮的米三酉,问道:“姐姐,你是离家出走了吗?”

    米三酉摇了摇头后,当即又脸色一变的点了点头……

    “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啊?”

    墨愁看了一眼夫君的眼神,明白这不是什么陷阱后,看着米三酉这狼狈不堪的模样,以及对方一旁的猪窝……

    “墨门主,我不是……我只是……没地方去,才到你们这里躲一下的。”

    米三酉都想哭了,姐姐给自己想好的台词,现在这种情况完全对不上号啊!

    她这人生来就资质差还嘴笨,这一紧张……直接就有些语无伦次了。

    “别怕!我不会因为这个怪你的。”

    墨愁挥了挥手,示意夫君先待女儿去钓鱼去,她拉着米三酉的手向‘猪窝’走了几步后问道:

    “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米三酉闻言真的哭了……感动的哭了!

    她生来因资质的不好缘故,在家就不受母亲待见,哭咽着就断断续续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大致弄明白的原委的墨愁,当场暴喝一声,吓得正放钩的姬巅都浑身一震。

    “畜生,居然想姐妹同娶……”<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第一序列〕〔颤栗高空〕〔老婆请安分〕〔伏天氏〕〔绍宋〕〔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万古神帝〕〔神秘复苏〕〔修真聊天群〕〔黎明之剑〕〔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