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好好宠我〕〔我,锦衣卫,镇守〕〔传奇再现〕〔大唐闲散王爷〕〔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大魏执笔人〕〔民间诡闻实录之阴〕〔他是不是在撩我〕〔她总在撩我〕〔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九章 火花骑士的委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如赫菲斯托所料,西风骑士团已经忙疯了。所以,琴只是略作思考就答应了赫菲斯托的请求。

    当然,这里面也有赫菲斯托本人的关系。虽然没有过多表现,但琴对赫菲斯托还是比较信任的。

    赫菲斯托的工作重点在于救助灾民,因为调查陨石的工作有散兵那家伙在干,不需要他操心。而且那陨石背后的东西他是了解的,传承的记忆里对此有所记载。

    希望散兵不要太过惊讶哦。

    不仅是先遣队,赫菲斯托与爱丽丝也在蒙德各地忙碌着,建立起战地医院,搜索着野外碰到陨石昏迷的人然后集中治疗,以及回收坠落的陨石。

    陨石四周会有一些怪物,而且可能是因为陨石上附着元素力的关系,这些怪物特别狂躁。

    但在先遣队的合作,爱丽丝的神砂岚,还有赫菲斯托的至冬国之财宝下,这些史莱姆啊,丘丘人啊什么的低级原魔,是不堪一击的。

    另一边,一个金发少女和一个类似精灵的东西走在路上,两人感到十分的纳闷。“为什么愚人众做起好事来了?”

    刚刚,她们从璃月与蒙德的周边赶回来,发现了一波愚人众先遣队。荧二话不说,提着剑就杀了上去,要夺走他们身上的徽记。

    不过刚开始战斗的旅行者却突然发现,这支先遣队在救治蒙德民众。于是她停手与他们交谈,才得知这一切都是他们至冬国新来的执行官的命令。

    是脑子抽了吗?

    一秒记住.42zw.cc

    荧和派蒙的想法果然也和迪卢克一模一样,在先遣队的进一步解释之下,她才恍然大悟。

    所以愚人众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啊?刚夺走人风神的神之心,就来修复关系,这不是典型的先扇你一巴掌然后立马给你颗糖吗?

    算了,不管这些了。荧这么想着,继续干她该干的事情。

    在几天的辛劳后,民众们开始苏醒了,大概是有人从根源上解决了问题吧。先遣队们在接受了蒙德百姓和西风骑士团的致谢后,开始返回驻地—洞穴,森林,雪山。

    这次行动已经很大程度上的改变了愚人众在蒙德人眼里的形象。

    参赞阿纳斯塔西娅走在蒙德的街上,已经会有蒙德的孩子主动和她打招呼。“这种感觉,说实话挺不错的。”她如此评价。

    赫菲斯托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与骑士团的发小叙旧了。

    优菈会主动来万事屋找他,而他也经常跑到天使的馈赠去,和凯亚喝酒。最近没看到琴姐姐,大概是在处理陨石事件的后续。

    琴姐姐整天这么操劳,不会过劳死吧?赫菲斯托有时会这么想。

    这天,天使的馈赠。赫菲斯托和凯亚在喝着小酒。

    (赫菲斯托和凯亚都是成年人,未成年人请勿效仿)

    “凯亚哥,你们骑士团怎么连火药都要找我们进口啊。”赫菲斯托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

    “你们那个火花骑士—听名字大概是管爆炸物的吧?托一个穿红色衣服背书包的小女孩,嗯看起来挺可爱的来着,托她给我们送来委托信—那字也够难看的,就像是个小鬼头写的一样,说要购买一批原材料,里面有火药,也有其他的东西—看起来似乎是要做炸弹,还特地吩咐不能让琴姐姐知道,不会这个火花骑士要对骑士团总部恐怖袭击吧?凯亚哥你要提醒琴姐姐啊!”

    “噗嗤!”听到火花骑士这个名字,凯亚顿时笑出声了。

    “怎么了凯亚哥?”

    “没什么,我想起一些好玩的事情。”凯亚强行把笑憋了回去。因为琴团长最近很忙,没空管可莉,所以她想出了这么一招—直接釜底抽薪,切断可莉的爆炸物原材料供应线。为了打破封锁,火花骑士在善良的凯亚哥哥的指点下,联系了愚人众万事屋,寄出了委托信。

    “总之,赫托你答应她就好。”

    赫菲斯托:“?”

    “放心吧,火花骑士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你也别想太多,按她说的做就好,然后千万别让琴知道。”

    虽然依旧是云里雾里。

    但既然凯亚哥都这么说了,那就接下这个火花骑士的委托吧,反正凯亚哥肯定不会害蒙德的。

    “别说了,喝酒喝酒。”

    当然了,无论是凯亚还是赫菲斯托,都是那种不会让自己在外面喝醉的人。喝到有那么一点点醉意时,赫菲斯托就装出了一副酒力不支的样子,让爱丽丝扶他回去。

    不远处,优菈看着赫菲斯托与爱丽丝慢慢走回万事屋,双手一抱胸前。“这个仇,我记下了。”

    按照凯亚哥的话,赫菲斯托把火花骑士要的爆炸物的原料给准备好,并且偷偷的完成了交易。

    来拿材料的还是那个小女孩。

    她兴高采烈的抱着材料,然后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了。这火花骑士胆子可真大,让这么小的小孩子接手这么危险的玩意儿,不怕出事情吗?赫菲斯托看着红色的小女孩离开,心里这么吐槽道。

    然后吧,又过了几天。

    赫菲斯托坐在万事屋里,喝着璃月的茶叶,读着达达利亚寄来的信件。他让在璃月的达达利亚帮他解决一件事情,看来是有回复了。

    “关于你的玉佩,我找到了一个这方面的行家,他应该可以通过这个鉴定你的身世。所以赫托你有空就亲自来一趟璃月吧,最近也快要到璃月一年一次的请仙典仪了,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建议你来看看。”

    之前说过,在血脉上赫菲斯托是璃月人,他是被拐到蒙德来的。

    不知是否是血脉的关系,他对璃月有一种强烈的好奇感,甚至是一种向往感。平日里,他喜欢喝璃月的茶,看璃月的小说。

    他委托达达利亚的事情是这样的。赫菲斯托从小身上就有一块玉佩,那估计和他的身世有关。在达达利亚前去璃月的时候,赫菲斯托把玉佩交给了他,让他帮忙四处问问,看看能不能查出他的身世。

    虽然不一定要相认,但赫菲斯托觉得自己起码要知道才行,然后再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

    读着信,赫菲斯托突然听见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方向好像是蒙德城门口。

    赫菲斯托打开,立刻跑到了蒙德城门口。隔着老远,他就看到了那个小女孩。

    “蹦蹦炸弹!”小女孩露出欣喜的笑容,把一个玩意儿丢到湖里头去。炸弹爆炸掀起巨大的水花,把水里的鱼,水上的鸭子炸死了一大片,地上摆满了鱼肉,禽肉。周围的鸽子因为巨响,也全都飞走了。

    “这……原来这个小女孩就是火花骑士吗?”看到小女孩那放肆的表情,赫菲斯托顿时明白了一切。

    对不起,琴姐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被奸人(凯亚)的言语所蒙蔽,做出了如此愚蠢的事情。

    但是,我下次还这么干,而且我会以最低的价格给小女孩爆炸物的原料—因为这多有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