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好好宠我〕〔我,锦衣卫,镇守〕〔传奇再现〕〔大唐闲散王爷〕〔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大魏执笔人〕〔民间诡闻实录之阴〕〔他是不是在撩我〕〔她总在撩我〕〔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星际之最强指挥官〕〔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十章 病倒的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俗话说得好,有人在龙脊雪山顶上打一个喷嚏,就会在晨曦酒庄引起超强寒流,导致当年产量锐减。

    (切勿当真)

    由于赫菲斯托给可莉提供了爆炸物原料,可莉这次搞了个大的蹦蹦炸弹,弄出了超大的动静,导致本来就很累的琴压力更大。

    于是,琴团长病倒了。

    赫菲斯托是从优菈那里听说这件事的,琴病倒在了书桌前—怪不得昨晚没在天使的馈赠看到凯亚。

    现在琴正在芭芭拉那里接受治疗,赫菲斯托觉得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探望一下。

    于是在与优菈分别后,赫菲斯托带着果篮,进入了蒙德大教堂。

    “zzzz……”

    只见一个穿着愚人众衣服的人靠在柱子上睡觉。

    他咳了两声,把维克多从梦中吵醒。“是谁胆……外交官大人!”见赫菲斯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维克多瞬间请醒过来了。

    “算了,这次就算了,不找你麻烦。”赫菲斯托走进去,找上其中一个修女。“请问芭芭拉在吗?”

    首发

    “你找芭芭拉有什么事?”

    大概是被艾伯特给吓怕了,修女退后一步,满脸的警戒。

    “我……”

    想想,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就在这时,芭芭拉从一间房间里走了出来。“是赫托哥哥吗?”

    “琴姐姐怎么样?”

    “姐姐她感冒很重,要静养几天才行。”芭芭拉脸上满是担忧,“可是姐姐她又是那个性格……”

    “现在琴姐姐醒了吗?”

    “刚刚睡过去。姐姐身边有我一个人就好了,赫托哥哥你走吧。”

    赫菲斯托:“……赶人可不是这么赶的芭芭拉,你这就是传说中的病娇发言啊。”

    “还有芭芭拉,你和琴姐姐都要嫁人的,难不成你们打算最后嫁给同一个人吗?或者干脆让琴姐姐女扮男装娶你过门?”赫菲斯托本性暴露,拿芭芭拉开刷了。

    芭芭拉被赫菲斯托说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考虑到不能说的太过分,赫菲斯托最后还是终结了这个话题,不再继续下去。

    “总之这篮水果你记得交给琴姐姐,不打扰她休息,我先走了。”

    赫菲斯托离开了大教堂。芭芭拉站在原地,稍微愣了一会儿,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后又满脸通红的跑回房间里。

    赫菲斯托回到万事屋,发现凯亚正站在那里。看到他回来,凯亚迎了上来。“赫托你来的正好,这是委托,都是琴的工作。”

    ”……所以你们是真的打算把城防移交给我们愚人众了吗?”

    像找猫啥的是民事委托,这个问题不大,但是清理丘丘人占据的商路,这是半军事委托了吧?还有这个,讨伐深渊法师聚集之处,这个绝对是军事委托吧?

    凯亚干笑两声。“因为是你赫托嘛,我们这里实在忙不过来,所以就万事拜托了。”

    考虑到琴姐姐确实要休息,赫菲斯托还是接下了委托。但是因为名声被打响,万事屋的人手有些不够,连爱丽丝赫菲斯托都把她派出去了,有些委托必须他亲自去干。

    这么多事情竟然真的全压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且不仅是他们接到的一列表,还有骑士团自己承担的工作,估计也有这么多。

    好了,先是找猫。

    根据描述,赫菲斯托花了一番功夫,总算是找到了猫。明明是杂货店的猫,却跑到了大教堂下的广场,去听吟游诗人温迪唱歌。

    温迪正在表演他的绝活—一边弹琴,一遍咬着酒杯喝酒。这一手他信手拈来,前提是没有猫在场。

    因为温迪对猫过敏,只要有猫在场,这手就会变成鸡飞蛋打。所以今天,他再次闹了笑话。

    “美酒啊!”看着撒在地上的美酒,温迪的心如同被刀割了一般。

    赫菲斯托把猫给缉拿,与温迪对视了一眼,然后离开。

    对于巴巴托斯,他没什么好说的。尊敬啥的,留在心里就好。

    看着赫菲斯托的背影,温迪倒是若有所思。“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方法嘛……你远大的理想固然值得肯定,但这种方式我可不敢苟同。”

    赫菲斯托自然不会知道温迪说了什么。他现在正在赶往地图上标记的丘丘人的聚集地。

    打开了八扇,里面的古华,斩岩,星镰如不要钱般的扫射而出,不管是丘丘人还是路障,全都一扫而空。捡起面具和箭矢,然后是下一个地方。

    现在就去跑最后一个委托—深渊法师的聚集地。赫菲斯托穿梭到山洞口,然后就听见了剑戟相接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的战吼。

    “散!”

    这是……琴姐姐的声音?赫菲斯托加快步伐,跑了进去。

    只见琴挥舞着西风长剑,不断从神之眼里引导出风元素之力,将围攻的丘丘人不断击杀。

    等等。

    按照芭芭拉所说,琴应该在休息。可是从蒙德城跑到这里,仅仅比赫菲斯托干完这些活然后来到这里要快一点。

    当你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后,剩下的不管多么难以置信,那都是事实。

    真相只有一个—琴在赫菲斯托与芭芭拉交谈的时候,从病房里溜了出来,跑到了这里。

    看起来琴的身体已经康复,动作像平时一样迅猛有力,而且占据优势—但只要是个懂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此时琴的脚步虚浮,明显不在状态。

    再打下去,琴会因为体力不支露出破绽,落败是迟早的事。

    不过,这种可能性已经被剪定了—因为,他来了。

    琴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正以秒为单位恶化,她咬了咬牙,继续苦力支撑。然而下一秒,身边的丘丘人全都被击杀了。前面又涌上来了一批丘丘人,但是被她后面射出的兵器给击杀了。

    她转身望去。

    只见赫菲斯托站在门口地势较高的地方,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这里。背后开着十二扇,门中武器的尖峰闪烁着寒光。

    赫菲斯托走了下来。

    “琴姐姐,你不是还病着吗?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凯亚哥已经把这里交给我了。”

    “不行。”琴想必还是觉得,深渊这种事情必须要亲自处理。“我可是西风骑士团团长啊,区区一点小病不要紧的。”

    赫菲斯托:“……那我们各退一步吧,我们一起进去?”

    尽管很想拒绝,但琴自知状态确实不佳。她最后点了点头,同意赫菲斯托伴随她一起进去。

    深渊法师们控制了不少的丘丘人,他们企图以数量压倒琴与赫菲斯托,但实际上它们只是在送。

    深入到最里面的时候,他们此行的目标—深渊三法师,就站在那里。他们看着赫菲斯托:“我们的目标不是你,你可以回去。”

    赫菲斯托直接以射出的武器作为回应,然后战斗一触即发。

    深渊法师开了元素之盾,没有对应的元素破盾,打起来确实稍微有些麻烦。但是赫菲斯托不慌,他的武器储备充足,迟早能把深渊法师的盾轰开。

    突然,琴的体力不支,露出了破绽,被火深渊法师的火元素给击中,受伤倒地。

    三个深渊法师欣喜的叫着,就要夺去琴的性命。却发现,赫菲斯托站在了琴的前面。

    赫菲斯托看着眼前的三个深渊法师,那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三个死人。他用极重的咬字吐气,说出了这句话。“胆子很大啊……谁给你们的勇气,胆敢打伤我的琴姐姐?“

    一瞬间,四十扇被他打开,比刚才数量更多,频率更快的武器齐射而出,仅仅用了五秒,三个深渊法师的盾被破,它们也被射成了马蜂窝。

    “总算……解决了……”琴也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赫托,休息一下,我们就回蒙德城吧。”

    赫菲斯托转过身,随之而来的也转了过来,正对着琴。“我现在宣布—琴姐姐,你被绑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