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兽化:从柳树〕〔皇城金膳斋〕〔重返1982〕〔星际之最强指挥官〕〔精灵店里走出的博〕〔出狱后的彪悍人生〕〔传奇再现〕〔我在东京教剑道〕〔特种兵之神级签到〕〔两界球王〕〔萌崽陪玩从带飞皮〕〔我在八零追糙汉〕〔我的师傅是林正英〕〔小阁老〕〔在超自然的世界里〕〔重生八零找老公〕〔混在19世纪美利坚〕〔我,锦衣卫,镇守〕〔全球游戏:开局继〕〔第一兵王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十五章 擦屁股工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国银行门口。

    达达利亚将交给了荧。“现在,能帮到你的只有位于绝云间的仙人们了。动作快一点吧,要在七星的信使到之前把未经扭曲的消息传递给他们。”

    荧接过了,然后就前往了绝云间。荧走后,赫菲斯托紧盯着达达利亚,“这东西你是从哪儿来的?”

    “哪儿?当然是我们愚人众的研究所里仿制出来的了。”达达利亚这次是彻底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所以,你只是在借这个机会在做测试?”赫菲斯托一瞬间就明白了达达利亚的意思。

    再往深想想,仿制这种没多少用的东西,肯定是打算把它用在它该用的地方……

    “你要放出魔神?”

    “那只是备用方案罢了。我的计划是通过帝君身陨这件事,引发璃月人仙的对立,从而让璃月港乱起来,我也好趁机找到仙祖法蜕,岩神的神之心应该就在这里面。”

    说这些话的时候,两人已经转移到了银行内。

    “所以你还是打算来一次黄金屋大作战吗?果然有你的风格。”赫菲斯托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阻止你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来替你擦屁股。”

    (注:赫菲斯托并不知道仙祖法蜕在黄金屋,他用黄金屋大作战比喻达达利亚的行动是因为黄金屋产摩拉的重要地位,以此形容达达利亚的胡来程度)

    首发

    “那就多谢你咯。”

    “没事,反正以前也是这样,你在前面放肆的闹,我在后面辛苦的收尾。这下倒有一种回忆青春的感觉了—虽然我们还年轻。”

    “哈哈。”达达利亚听罢,又笑了起来。“对了,这是你的玉佩,你拿好,今天晚上记得来琉璃亭,我宴请的这个人应该是可以帮你判断你的身世。”

    赫菲斯托接过玉佩,然后打开了,离开了北国银行。

    他去的地方是愚人众的某个研究所。“好了,所有人,把这里有价值的东西全部带走。”

    赫菲斯托看着这里面的研究人员,呼喊道,“从地下走,不要留下任何证据,然后把隧道炸掉。”

    “是,大人!”

    很快,愚人众的研究人员就离开了。赫菲斯托又亲自在里面看了一遍,把没能完全清理的可能会被视作证据的东西全部抹除。

    然后,他又去了几个地方。这些都是愚人众外交行为过火的可能会被视作证据的地方,清理掉。

    有几个地方,在赫菲斯托前脚走后,一队千岩军就赶了过来。看到这里什么都没有,无功而返。

    (如果运气差一点,两者同时到的话,那赫菲斯托会毫不犹豫的击杀这队千岩军,甚至连尸体都不会留,这就是冲突之一)

    (但想想,这确实会断掉主角和钟离的关系,所以删掉了)

    (当然冲突还不止于此)

    当然,世上无不透风的墙。只要做了,就一定会让人察觉。不过呢,察觉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用证据确认。

    没有证据,你怎么说都可以。

    就像上次赫菲斯托对迪卢克说的那样。“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是武装人员,他们只是跟随我一起来到蒙德的外交人员罢了。”

    尽管别人确定了真相,但却无法指正,只能看着你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这其实是一件挺愉悦的事。

    当然。

    不能排除证据已经被七星他们收集到了。那接下来,就要去一次总务司了。

    之前和达达利亚在街头斗殴被抓去总务司训了一个上午的话,看来还是有好处的,他一下子就找到了总务司留存案底的地方。

    搜索一遍,果然已经有了一些证据。将其销毁后,赫菲斯托再次用离开。

    最后一个可能留存的地方,那就是凝光引以为傲的群玉阁了。

    群玉阁飘在空中,如果要上去的话,就必须要有口令,机关。或许凝光本人以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吧。但对赫菲斯托来说,上去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划开一道,从中穿过之后,赫菲斯托就来到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群玉阁。

    幸好凝光不在,如果那位天权星在的话,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在里面搜索一圈,赫菲斯托又销毁了一些对愚人众不利的证据。

    拿出了一台摄影机,赫菲斯托把凝光贴在墙上的纸一点不差的拍了下来,然后开离开—这些可都是机会,让达达利亚……还是算了吧,让安德烈和叶卡捷琳娜处理一下,让想必也是有帮助的。

    想必凝光一定能发现自己最宝贝的群玉阁来了不速之客,而且一定能猜出来者是愚人众的人。

    但可惜啊,凡事要讲证据。而且,群玉阁那么高,入口又只有通过暗号和机关,那里还有千岩军重兵把守,小偷是怎么上来的呢?

    是啊,怎么打开然后穿梭上来的呢?赫菲斯托他也不知道哦,一点也不知道,根本不知道。

    赫菲斯托本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玩法了,就喜欢别人恨得牙痒痒却不能指证他。

    这也是他的恶趣味之一。

    当然了,这仍然不能百分之百排除没有其他的证据被七星抓到的可能。果然还是要找一个机会,让他们主动放弃追究才行。

    赫菲斯托回到了北国银行,然后从北国银行踱着小步,慢慢的走到琉璃亭。

    “哟,你们来啦,旅行者,还有派蒙。”赫菲斯托跟一起到来的荧还有派蒙打着招呼。

    “是!”派蒙惊呼。

    “唉,我跟达达利亚不一样,除非在愚人众内部,否则不喜欢别人称呼代号,叫我赫菲斯托就好。”

    “另外……”赫菲斯托打量了一会儿荧。“我现在可以肯定了—我的一位前辈见过你的哥哥或者弟弟。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空’吧?”

    “你见过我的哥哥?”过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一些关于哥哥的线索,荧如此激动也是正常的。

    “冷静点冷静点,我都说了,见过他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我的一位前辈,我只是通过某些方法得知了这件事而已。”

    赫菲斯托笑着,似乎是在因为把握住了荧的一个弱点而得意,又似乎是因为别的什么。“这个话题等以后再聊吧,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正说着,达达利亚就从琉璃亭走了出来。“哟,你们来了?”

    “这两人打招呼的方式竟然一模一样?”派蒙很好的担任了吐槽役的工作。

    “那也不奇怪,毕竟我们一起上过战场,一起倾听过的鸣叫,一起授勋……”

    “他刚刚说的是愚人众第五执行官。”赫菲斯托注解。

    “一起授勋?那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你是第十一席,你是末席?”派蒙看着这两个人,一脸迷茫。

    “这个我也不服气啊。”一提到这个话题,赫菲斯托就开始大吐苦水起来,“明明无论是功绩还是战斗力我都不比这家伙差,授勋的时候我却变成了末席,而且他们给出的理由我根本无法反对。”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按名字首字母排列。”

    (达达利亚原名阿贾克斯)

    “噗!”荧和派蒙都笑了起来。

    “哈哈,好了好了,我们别在这儿讲相声了,赫菲斯托,我们可以进去了。我准备了一个在这个国家叫作的见面仪式,可别让那位道上人士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斗罗:逆转次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