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厉少宠妻入骨陆晚〕〔诸界第一因〕〔传奇再现〕〔直播:我能看见过〕〔拳之霸者〕〔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番外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菲斯托瞪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嗯,事情是这样的。

    赫菲斯托刚把门关上,准备看向琴姐姐。结果,仿佛是视距出问题了,琴一下子就出现在眼前了。

    不,不是视距出了问题,而是琴在一瞬间就如同一阵风一样扑了上来,把他按在门上,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然后。

    duang!

    感受着唇边柔软的感觉,赫菲斯托彻底愣住了。不管是回应,还是拒绝,他都没办法完成,因为神经中枢已经完全烧坏了。

    不仅是赫菲斯托,优菈也愣住了,只有琴一个人在不断的输出。

    “啵……啵……”靡靡之音不断的传出。还好琴的办公室出于方便团长办公的缘故隔音效果很好,不然卫兵肯定要破门而入了。

    “你……”优菈回过神来,正准备做点什么,但琴精准的在优菈准备爆发之前拉开了距离,还似乎是非常享受的抿了抿嘴唇。

    不过她的脸瞬间刷的红透了。

    “这就是我的答复—我不同意解除婚约。我明白的赫托,昨晚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但我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我会履行好身为妻子的责任,也希望你做一个好丈夫。”

    首发

    “啊……”赫菲斯托差点本能的一个“好”字就要脱口而出了,突然想起来,这好像不是一开始的目的?

    “喂喂喂,琴?古恩希尔德,你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

    “过分?我和我的未婚夫亲吻有什么过分的?你个小三!”

    “你……你个碧池!”

    “优菈,骂人的话不要说。琴姐姐你也先冷静一下。”赫菲斯托的语气稍微的认真了一点,也暂时的制止了两人低端的争吵。

    琴和优菈互瞪一眼。

    “总之,我不同意解除婚约。再过一段时间,我会和赫托在蒙德大教堂接受全蒙德人的祝福,成为合法夫妻……”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越美好,优菈就越愤怒。

    正如一句名言所说。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着你们有多甜蜜。为什么女主角不是她啊?

    赫菲斯托知道自己镇不住她们太久,他已经开始想着逃跑了。

    虽然来的时候鼓起了勇气要解除婚约,但赫菲斯托相信,只要自己敢说出这句话,琴就敢在团长办公室里,在优菈面前强上了他。那么,“负责”就变成一句空话了。

    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必须要冷静一下,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是需要一个契机,拜托了爱丽丝。赫菲斯托由衷的祈祷自己的搭档能够明白他此刻的处境。

    门口,爱丽丝叹了口气。

    主人在里面一定已经遇到传说中的修罗场了吧。没办法,谁叫两个优秀的女人都喜欢主人,而主人也同时对她们抱有好感。

    虽然主人来的时候已经决定要解除婚姻,但只要琴坚决反对并且主动进攻,赫菲斯托就会动摇。虽然主人有着承担责任的勇气,但两份责任摆在眼前,谁也没辙吧?

    既不想对不起优菈,又害怕辜负琴,这就是万恶的亚萨西呢。主人啊,早知道这样,干嘛要选择这些女人呢?就我们两个人,永永远远在一起,这样不好吗?

    爱丽丝又叹了口气。

    但是人还是要救的,主人应该还在等着我吸引注意力吧。

    那么—她捡起一块石头,对准了团长办公室的窗户。

    虽然这种行为比小孩子还要小孩子,但是只要能吸引琴和优菈的注意力,怎样都无所谓吧?

    正当爱丽丝准备要砸窗户的时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爱丽丝看到一道金色一闪而过,于是就把石头给放下了。

    赫菲斯托正焦急的等着爱丽丝的信号。只要琴和优菈的注意力一被吸引开,他就会立马开溜走。结果信号没等到,等到的是……

    咣当!

    门被一脚踹开。

    “旅行者,跑太快啦!”派蒙的惨叫声在空中响起。

    荧回到了蒙德以后,听到大街小巷都在传关于赫菲斯托和琴联姻的事情,瞬间肺都气炸。

    爷喜欢的男人竟然要和别人联姻了?怎么可以?这太过分了!

    荧喜欢上了赫菲斯托,起因是赫菲斯托在雷神的手下救了她。那个洒脱的微笑,那个温暖的手,那个挺拔的背影……无不让她安心。

    俗话说得好,人活着就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说句实话,她寻找哥哥,也是想克服失去哥哥的孤独。

    当看到哥哥与深渊使徒站在一起,并且说出一大堆她无法理解的话时,她的内心非常恐惧不安。虽然将这些暂时化作了继续旅行的动力,但它们并没有消失,相反一直存在,而且还日益剧增。

    直到那时。

    “我愿意为之而战。”他站在了她的面前,为她遮挡雷电的光芒。

    “怎么,还要我抱你起来吗?”

    “真抱歉,我不是你的哥哥。”

    你的确不是我的哥哥,这点荧非常清楚,但是……

    “跟我一起,去旅行吧,赫菲斯托。”荧伸出了手。“与哥哥重逢的那一刻,我希望哥哥能看到在我身边,并且将一直在我身边的你。”

    琴:“……”

    优菈:“……”

    赫菲斯托:“抱歉,我拒绝。”

    在优菈和琴两人还在发愣的时候,赫菲斯托就已经拒绝了荧。

    “我支持你寻找哥哥的旅行,但我绝不会成为你的同行者,因为我有我的职责,我的坚守,还有我的情感。或许偶尔会交织在一起,但我们终究是两条线。”

    没有说一个“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字眼,但赫菲斯托认为自己的措辞已经很严肃了。

    荧瞬间感到鼻子一酸。哭倒还不至于,但真的很难过。

    不过。

    “但是我喜欢你,我是不会放弃的。”荧离开了团长办公室,留下一个果断干脆的背影。

    赫菲斯托的干脆利落似乎把琴和优菈镇住了,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没有人说话。

    “好了,我今天就先走了。”

    借着拒绝荧的这股气势,赫菲斯托雄起了。“很抱歉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我会想办法的,我一定会给你们两人满意的交代。”赫菲斯托也离开了团长办公室,和爱丽丝一起回愚人众万事屋。

    优菈和琴对视一眼。

    “那团长,我去执行任务了。不过我事先说明,我只要他。”

    “我也只要他,好了你走吧。”

    路上。

    赫菲斯托心累的叹着气。“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主人知道就好。”

    爱丽丝毫不留情的补刀。

    “果然,在这红尘中,只有爱丽丝你才是最让我安心的啊。”

    爱丽丝号,沉没。

    回到了愚人众万事屋。

    “大人。”一个龙套愚人众走了过来,“这是给您的信,一封来自稻妻,一封来自璃月。”

    “这样嘛。”

    赫菲斯托先拆开了来自稻妻的信,他对此比较好奇。

    “赫菲斯托先生,几年不见,您是否安好?”抱歉我不安好。

    “稻妻的夏日祭马上到了,上次您来稻妻时很遗憾没能参与,所以我想邀请您来稻妻体验夏日祭,绫华在稻妻等候您的来临。”

    神里小姐啊。

    在上次去稻妻之后,他就一直和神里绫华保持着书信联系。虽然一开始他没有加入反抗眼狩令的行列,但最后还是被拉下贼船了。

    然后另一封书信,自然是邀请他去璃月。出乎意料,但又不出乎意料的是,写这封信的并不是刻晴或者达达利亚,而是甘雨。

    这时候有人要产生疑惑了。他第一次去璃月,不是把几乎所有人都得罪了吗?为什么甘雨会给赫菲斯托写信呢?

    大概是一年以前吧,具体日期他肯定不记得了。在璃月和蒙德的边境出现了一个秘境,很多冒险家以为就是普通的秘境,冒失的闯了进去,但无一不死于其中。

    赫菲斯托奉命前去调查,然后遇到同样来调查秘境的甘雨。

    这个秘境非常危险,即使是赫菲斯托也要全心全意才行。

    为了保证安全,赫菲斯托与甘雨立下君子协议,不在里面互相攻击。不过后来不互相攻击就变成了互相合作,最后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秘境事件过后,赫菲斯托和甘雨也保持着书信的联络。

    为了冷静一下,离开蒙德去游玩倒也不失为一种良策。但同一时间两份不同的邀约,该怎么选呢?

    a、去稻妻

    b、去璃月

    这个你们的选项就会影响后续发展了哦,谨慎选择。

    另注:这条世界线里的符华不在,在1476年的天穹峰事件中主角不敌程凌霜,战败身亡,符华自然也被杀死。记住这条世界线,后面去崩坏三的时候有用。

    再注:双更只有今天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术师手册〕〔顶级气运,悄悄修〕〔万古神帝〕〔宇宙职业选手〕〔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修罗场玩家〕〔这些妖怪怎么都有〕〔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