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想世界〕〔龙血战帝〕〔星际种田:指挥官〕〔亿亿神豪从被劈腿〕〔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我的主世界在火影〕〔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等我有钱以后〕〔修仙:从心动大律〕〔斗罗:武魂一把刀〕〔厉少宠妻入骨陆晚〕〔诸界第一因〕〔传奇再现〕〔直播:我能看见过〕〔拳之霸者〕〔昭周〕〔斗破:蛰伏十年,〕〔我在东京教剑道〕〔最强钓鱼佬〕〔斗罗:我赋万物魂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原神之无元剑制 第一百三十二章 赫菲斯托的奇妙冒险(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静一点后,记忆逐渐恢复。

    这里是巴比伦实验室,是天命研究人工圣痕的地方。这里经常会收养一些孤儿,然后做在他们身上做圣痕实验。

    每天这里都会有几十个,多的时候甚至会有上百个孤儿因为实验死去,那些没死的孩子也会因为不停的移植圣痕而痛苦万分。

    实验结束了,他可以暂时的休息一下,所以他离开了实验室,在巴比伦塔里走动。

    他与一队女孩擦肩而过。那一队孩子中有一个女孩突然感到十分疼痛,瘫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

    赫菲斯托本能的上前查看情况,想要提供一些帮助,但却被旁边的一个紫发女生给推开了。

    当然,以紫发少女的力气,她不可能推开赫菲斯托这个成年男性,是赫菲斯托自己后退了。

    我没看错。

    尽管十分确信,但赫菲斯托仍然希望自己是自己看错了。那是充满仇恨,憎恶,恨不得把他立刻人道毁灭了的眼神。

    当然,那个眼神只有一瞬间。

    因为下一秒紫发少女眼中的神色中就被对友人的担心替代了。“贝拉,贝拉!”

    一秒记住.42zw.cc

    赫菲斯托不再去看这一幕,而是选择转身离开,将紫发少女和因为强行移植圣痕而产生排斥的贝拉丢在身后。

    “我什么都做不到……”

    他无奈的将这一幕抛在身后。

    如果有药,如果有医疗资源,他多少可以帮到少女一些,至少可以缓解她的疼痛。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到。

    顺便说一句,因为被那个东西劈了一刀,赫菲斯托现在无法使用自己的能力,不过他也能感觉到,这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能力会一点点恢复。

    晚饭。

    赫菲斯托看着工作人员把“食物”送到被关在那根本就是监狱的女孩手里。

    为什么食物要打引号呢?因为那比起食物,用饲料称呼或许会更好一点。

    然后。

    “开饭了。”这是他们科研人员的晚餐。

    好家伙,龙虾,牛排,香槟……这妥妥的古典法式料理啊。而且这里的环境,简直就是豪华餐厅啊!

    几个人在那里快乐的聊天,听话题应该是关于未来的。毕竟西伯利亚的经济条件和宜居程度肯定比不过中欧或者西欧平原,他们个个都梦想着能够到天命的核心统治区去,最好能到天命总部去。

    赫菲斯托沉默不语,因为他实在是不想说些什么。一想到紫发女孩憎恶的眼神,和她们吃的那些饲料,赫菲斯托就有些难以下咽。

    “你干嘛不说话啊?少年!”

    虽然赫菲斯托来到巴比伦塔才几天时间,但这些科研人员对赫菲斯托还是挺好的。你看啊,赫菲斯托年纪轻轻就能到巴比伦实验室实习,参加这么重要的实验,用一句很经典的话说,就是“未来可期”。

    “那些女孩子……”

    “你说实验体啊,已经派人去补充了。这几天实验到了关键的地步,死亡人数增多是正常的。”

    “……”赫菲斯托感觉自己完全和他们聊不到一块儿去。

    的确,赫菲斯托自己的屁股并不干净,他或多或少知道一点愚人众和至冬国的阴暗面,他也会告诉自己,这是为了至冬国和全提瓦特,这是为了战胜天理。

    但他很清楚,这只是自我催眠,他不知道执行它们的是怎样,但至少他做不到完全无视,在想到这些事的时候,他做不到没有负罪感。

    但是眼前的这些科研人员,他们就真的没有一丝负罪感。

    似乎有人看出了他的想法。

    “好了,不要把那些实验体当人啦,把他们当成猪,当成牲畜,这样就好了。”

    “对不起,我吃不下了。”不把他们当场打一顿,已经是赫菲斯托最大的努力了。

    不断的深呼吸,以平复自己的心情,赫菲斯托还是决定做些什么。

    赫菲斯托从仓库里找了一些材料,调配出药物,然后带着它们到了作为实验体的女孩子们居住的地方。

    人工的圣痕就像是移植的器官一样,身体对它会有排异,而且因为圣痕本身是用来控制崩坏能的,崩坏能直接接触肉体,自然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副作用。就像之前那个叫贝拉的女孩子一样,疼得在地上浑身打滚,甚至当场暴毙也是有可能的。

    但还是有办法可以抑制她们痛苦的,至少能够不让少女们死去。

    少女们带着敌意的目光,赫菲斯托承受下来了。在她们的鄙夷下,赫菲斯托搬了个板凳坐在中间,揣着一本书在看。

    “……怎么,大科学家,不在自己温暖的实验室里,不在柔软的沙发或者大床上看书,跑到我们这里来做冷板凳,吹冷风?”

    出口嘲讽他的还是之前的那位紫发少女,她的名字叫西琳。

    “……”赫菲斯托沉默不语。

    “哦,我明白了,过几天上头会有人来视察是吧?来拍几张照片,显得我们实验室有多人性化?然后要求我们配合?安啦安啦,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

    几次嘲讽都不起作用,西琳也有些纳闷。这个像木头一样的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

    因为有赫菲斯托在,孩子们呆着的地方就像火星的街道一样安静。

    双方仿佛就在比赛耐力一样,看谁先说话,谁先动弹。

    终于,女孩子们这边有人忍不住了。

    “额……”圣痕的副作用还是生效了。

    赫菲斯托把书放下,拿起药物来,进入她的房间。赫菲斯托无视了她的抵抗,在众目睽睽下,他为那个女孩压制了圣痕的副作用。

    “好点了吗?”

    “……”被他帮助的女孩一声不吭。

    “怎么?良心发现了来帮助我们?哦,那可真是感谢,我们不需要你虚伪的良心。”西琳继续开口嘲讽,赫菲斯托继续沉默以对。

    然后,他又帮助了几个圣痕副作用发作的女孩子。

    实验暂停了,因为实验体数量不够。不过已经从巴比伦塔里派出科研人员和安保人员去收集新的孤儿,实验应该很快就可以重启。

    赫菲斯托的行为被科研人员视作是无聊的善心,但因为他类似大少爷一样的地位,对于赫菲斯托的行为也就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赫菲斯托离开的那么一小会儿,女孩子们聊了起来。

    “西琳,他似乎是真的想帮助我们。”

    阿芙罗拉看着赫菲斯托的背影,“至少你不应该对她保有那么大的敌意。”

    “当时把我们接到这里的人不也是这样的嘛,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善意?”

    西琳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其实,她身上一直有圣痕排异的反应,但因为西琳不想接受赫菲斯托虚伪的善意,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或许前两天还能忍受,但到了第三天,即便是不叫出来,痛苦也已经写在她的脸上了。

    赫菲斯托提着手提包走到她的面前。

    “西琳是吧?好了好了,痛就要叫出来。”赫菲斯托看着她的眼睛,“配合一点,只有活下去了才能继续骂我,对不?”说出了这样的话,但赫菲斯托的脸上丝毫没有笑意。

    西琳瞪着他,一幅绝对不会认输的样子。

    赫菲斯托叹了口气。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怎么,终于要解决我这个刺头了?”西琳反唇相讥。

    “是啊,再不解决就晚了。”

    赫菲斯托一把把西琳按倒在了床上。

    “你!”西琳瞬间恼羞成怒。本来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没想到竟然是……

    “你个涩鬼!”

    “我说你这家伙,想到哪里去了?”赫菲斯托捂着头,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起药物,无视她的反抗,给她进行治疗。

    “你身上的排异反应,要是再不处理,可就真的要死了。”赫菲斯托背对着她耸耸肩,然后回到自己的冷板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吞噬星辰变〕〔夜的命名术〕〔我打造了长生俱乐〕〔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万古神帝〕〔术师手册〕〔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顶级气运,悄悄修〕〔大魏读书人〕〔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修罗场玩家〕〔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