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魏影帝〕〔大道风华〕〔仙侠狐妖〕〔炼血巅峰〕〔棺威浩荡〕〔梵龙歌〕〔星际乱史〕〔BUG神瞳〕〔异常灾难保护局〕〔我把女骑士养成死〕〔捡漏大师〕〔送葬人〕〔弑神者的聊天群〕〔武林的游戏〕〔谎言国度〕〔我的女友来自异界〕〔妖刀敕鬼神〕〔纵横逍遥仙〕〔诛天第一剑〕〔都市之最强仙尊奶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撩个王爷来种田 第七章:我可是无辜的
    <b>最新网址:江闻钰看着面无表情的陆疏衍,心中暗暗盘算:“我难得就这一个朋友,要是稀里糊涂成了我妹夫···咦···”

    舞台上的江慧宛不时向陆疏衍抛个媚眼。陆疏衍年少有为,年纪轻轻便成了县太爷的左膀右臂。就算父母没有授意,江慧宛也暗暗憧憬着要是他能成为我的丈夫该多好呀。

    江慧宛愈演愈激动,突然动作停滞了下来,失去平衡栽到在地,台下一阵嘘声。

    江慧宛只觉腹中翻腾,不断发出不雅的声音,可又不敢轻易动弹,难受得浑身发颤,只能二目圆睁着,满脸哀怨的望向母亲方云岷。

    “娘……”

    “还不快把你妹妹抱下来!”江务农看出不妙,朝着台上跺脚吼道。本来想给家族露脸,可是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看着县太爷皱起的眉头,江务农急忙喊江饮溪上台替江慧宛遮丑。

    众人乱作一团,可江闻钰的心里却笑开了花。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突发情况,自己还不知道?昨天江慧宛喝下的正是自己熬煮的减肥茶···

    喝多了减肥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想想就开心,江闻钰心中哈哈大笑,“好你个小丫头,还想算计我,还不够格呢!”

    一场祭田大会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收场了。回到家中,江慧宛大哭不已。在乡里乡亲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而且,还让陆疏衍哥哥看了个真着。

    一边哭还得一边往茅厕跑。

    江务农急的满屋乱转,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江闻钰走进家门,正好碰见了刚从茅厕出来的江慧宛。江慧宛怨毒地瞪着江闻钰破口大骂:“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江务农等人闻讯赶来,指着江闻钰逼问:“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江闻钰心中大骂,就算跟自己有关系也是江慧宛得罪自己在先好吗?看着眼前这一群怒不可遏的人,江闻钰冷笑道:“爷爷,我做什么了?我一天到晚为了这个家又是下地干活又是操持家务,我能做什么?”

    江务农一时语塞,江慧宛却开口说道:“昨天你给我喝的东西是什么!”

    “对,你昨天让慧宛喝什么了?”江务农走到江闻钰面前,一把拽住江闻钰的领子训斥道:“从实招来!”

    江饮溪见状急忙上前,拉开准备发火的爷爷:“爷爷,慧宛喝的,闻钰也喝了啊。要是真有问题,为什么闻钰没事呢?”

    “好你个孽畜!”江务农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一把推开江饮溪冲到了江闻钰面前抬手欲打。

    “住手!”

    陆疏衍手提钢刀冲进院子,一把攥住了江务农正要行凶的手。

    “滥用私刑,这可是犯法的!”陆疏衍将江闻钰护在身后,眯着眼怒视江务农。面对陆疏衍,江务农也只好暂时把心火压下去,赔着笑说道:“陆大人啊,我打我孙女,这没问题啊。”

    “她犯了何罪?”陆疏衍冷冷地看着江务农。

    “她···她···她···”江务农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此时江慧宛冲到陆疏衍身边一把拽住了陆疏衍的袖子:“陆哥哥,这个贱人欺负我,害我丢人!”

    “丢人?”陆疏衍轻描淡写地挣脱开江慧宛的双手,冷笑道:“自己身体出现问题,就要怪罪他人?没有真凭实据,这不是诬陷吗?”

    此时江闻钰内心也升起一丝愧疚感,心说自己的“玩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江慧宛还是个黄花大姑娘···

    “疏衍,算了。爷爷教训我,教训的对。”江闻钰拖着陆疏衍后退了几步,可是此景在江慧宛眼里看来无疑是光明正大的示威。

    “你们!”江慧宛怒不可遏,跺着脚转身冲进了屋子。

    江闻钰心说不好···明明昨天晚上第一次见面,今天就拉拉扯扯。在这个社会,一定会遭到众人口诛笔伐。江闻钰下意识松开双手,没想到陆疏衍却一把抓住了江闻钰对众人说道:“如果以后你们再欺负江闻钰,休怪我的枷锁,不认人了!”

    众人被陆疏衍吓得一哆嗦,心说江闻钰什么时候傍上了衙门里的人?江务农唯唯诺诺地连声称是,陆疏衍带着江闻钰转身走出院门。

    “你来干什么?”江闻钰一脸震惊地看着陆疏衍。按道理来说,一面之缘,不至于让他能冒着丢名声来搭救自己吧?

    陆疏衍正了正衣冠,表情严肃地看着江闻钰说道:“给你送药。”

    “送药?”江闻钰不解,这才注意到陆疏衍手中提着一个包裹,接过来打开后发现都是一些常见的伤风跌打之类的药材。

    “我想你应该用得着,这山上财狼虎豹多,不太安全,以后还是少去。”。

    “多谢……”江闻钰抬起头,正对上陆疏衍那双深邃的眸子,有几分关切之情,却又隐藏着不肯表露。

    江闻钰悠悠开口:“可是我没有银子。”

    “额……”陆疏衍满头黑线,“我没说要银子。姑娘用得着尽管拿去就是,在下还有公务不便久留,告辞。”

    “这古代的男孩子可真害羞。”见闻与看着陆疏衍的背影啧啧了两声,把药材揣好进了屋,找了个位置放好,这次她可学乖了,才不会再给江慧宛下手的机会。

    就算不给她下毒,把药拿走也是一大损失。这些药材虽不名贵,但也值不少银子呢。

    说到银子……江闻钰躺在床上,头枕着双手打了个哈欠,总不能一直过这种穷苦的日子吧,江闻钰看着家徒四壁的房间,心里有了主意。

    因为江慧宛的“身子不适”,江闻钰要把她那份农活一起干了,虽然江慧宛就算要干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眼看日落西山,江慧宛收拾好农具,跟父亲江益富说了声要晚点回去不用等她,乐颠颠的到了集市上。

    镇子不大,傍晚的集市上没了白天的喧嚣,黑白交接间难得的宁静,再晚一会,南面的某些红楼就得热闹起来了。。

    江闻钰停在一家商铺前面,抬头看了眼长春堂的招牌,一脚踏了进去。<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第一序列〕〔颤栗高空〕〔老婆请安分〕〔伏天氏〕〔绍宋〕〔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万古神帝〕〔神秘复苏〕〔修真聊天群〕〔黎明之剑〕〔开局签到九个姐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