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我又被校草搭讪了〕〔开局一品侯爷〕〔祖宗她马甲遍布全〕〔唯一的金丹大佬〕〔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在都市当灵探〕〔我乃读书人〕〔末日天珠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一百、接天户
    王崇是真没想过,要撩浪安羽妙。

    他手头这口飞剑,夺自青泥山乱石府的两位府主,黎东山,黎西壁之手,品质太差,又容易暴露自家来历,留在手里也没得什么用处。

    随手送给安羽妙,也不过是销赃之意,还真没想过太多。

    邀月思忖了一回,她知道自己跟王崇的关系,在掌教那里都定了性,若是提醒安羽妙,未免就有些以打压小,有妒妇之嫌。

    她又想道:“温媚师姐,也知道我和王崇的事儿,又是个稳妥的人,必然会提醒徒儿。安羽妙乃是她最宠爱的小徒弟,怎么也不会送羊入虎口。我若是提醒,反而有些不美,徒自惹人笑话。”

    邀月夫人思前想后了一番,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含糊的叮嘱了王崇一句,王崇也没放在心上。

    温媚还真不知道,王崇和邀月的关系,毕竟演庆真君也是此界顶尖大能,怎会跟自己徒儿说这种不上台面的事儿?

    所以三人辗转误会,倒是颇有些奇趣儿!

    王崇随手送出了一口用不上的飞剑,转而问道:“邀月姐姐,距离三月之期,还有些时日,我打算再闭关一段时日,打磨功力。”

    安羽妙心头更寒,暗暗忖道:“从没见临阵抱佛脚,还抱的这么急躁,他早些干嘛去了?”

    邀月亦是一笑,说道:“虽然还有些时日,但你们都要提早一些去接天关,让本门前辈传授经验!何况,你也要跟几个结伴同门多做熟悉,这几日能修练出什么来,不要再闭关了。”

    王崇也只能道一声好,他其实心头紧迫,总想着多修炼一分功力,就多增一分活命的机会。

    毕竟他底子太黑,就算没有接天关的任务,也总要担心被正魔两道追杀。

    不过他突破到了天罡境,也知道,今后想要进境,动辄以年计数,不足一个月的时光,还真修炼不出什么来了。

    安羽妙心底再度叹了口气,对邀月说道:“邀月师叔,不如我带着小师叔,先去见一见同行之人,大家一起操练一套阵法。”

    邀月说了一声好,王崇亦不会反对,安羽妙就起身告辞。

    王崇跟着安羽妙,离开了千岩竞秀阁,这位温媚座下最得宠的弟子,就问道:“小师叔!你的遁术修炼的如何?”

    王崇微微沉吟,说道:“也还差不多!”

    王崇说的是玄玄炼遁术,安羽妙却问的是,天罡境的寻常遁术。王崇回答的如此迟疑,这位少女更是无奈,只能再“仔细”问道:“小师叔的土遁术,可能日行千里?”

    王崇有些哑然,他想道:“难道此去接天关,有什么必须要用土遁的地方?”

    他稍稍犹豫,想到自己还有山行海宿之术,笃定的说道:“尚可!”

    王崇先是愣神,再是犹豫,又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安羽妙最后一线希翼,也落为了泡影,这位素衣少女低着头,要忍了很久,才能按耐住,去找师父诉苦的冲动。

    安羽妙捏了一撮泥土,扬空洒出,昏黄的遁光把王崇也笼罩了进去,她闷头不响,驾驭土遁,带了王崇直奔吞海玄宗的另外一处宗门重地。

    吞海玄宗有四户八堂,还是上上一代,执掌门户的掌教弟子,定下的规矩,吞海玄宗能够运转无碍,还要多赖四户八堂的规矩。

    安羽妙带了王崇,去了接天户!

    接天户就是吞海玄宗内,专门负责,派遣门人弟子去接天关,并且记录接天关回来的弟子功勋之所。

    本来四户权责在八堂之上,但是温媚接掌了戒法堂之后,就把接天户纳入了自己的掌握,如今的接天户,已经变成了戒法堂实质的从属机构。

    温媚作为戒法堂的长老,在接天户亦极大权威,安羽妙作为她的徒儿,来接天户,顿时就有无数仙官奔涌出来,把这位女修给簇拥了起来。

    反而是王崇,虽然备份更高,却并无人理会,只有两个少年仙吏,在一旁随侍,也不大有精神的模样。

    安羽妙也不理会,这些蜂拥过来的仙官仙吏,对其中一人说道:“带我去甲字会馆!”

    顿时就有一人殷勤而出,屏退了其他人,带了两人,直奔一处会馆。

    这出会馆占地不小,有独立的院子,院子里有六七处楼阁,来来往往,还有许多仆从,倒是比王崇的青云楼要热闹,甚至也比邀月的绣阁热闹。

    安羽妙到了甲字会馆,引路之人就悄然退去,先后有六七道气息冲起,有一个爽朗的声音,大叫道:“安仙子来了!”

    然后就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安师姑,我们等你好久,小师叔祖也来了吗?”

    不多时,就有六人先后从住处走出,为首的一个是高冠博带的年轻道士,背后一口长剑,丰神俊朗,举止洒脱,见到安羽妙也不行礼,反而十分亲热的喊了一句:“安师妹!”

    一个年轻道姑带了个十六七岁,一身鹅黄裙装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直接扑来安羽妙的话里,叽叽咕咕,说了好多话,还不住的把眼来望王崇,听声音清脆,就知道是刚才叫安师姑的少女。

    其余四人也各有特质,但却并非都是吞海玄宗的人,王崇也略惊讶,不知道为什么,安羽妙居然还找了外宗之人。

    他其实并不知道,安羽妙以为他是个“天坑”,为了能保护这位小师叔,完成师父温媚所命,也是舍了脸面,请了外宗的几位好友帮忙。

    这些人几乎都是天罡境,也几乎都是天罡境圆满,除了那位叫安羽妙师姑的少女,但是她也有天罡中流的修为,若是只论境界,倒也跟炼开了十七条罡脉的王崇“差不许多”。

    安羽妙手揽那位娇俏可亲的少女,含笑说道:“这位便是小师叔季观鹰!”

    她又复给王崇介绍道:“这位是姚莲舟师叔门下,张秋师妹是严师姐门下,这是她的徒儿张玉娘,另外四位都来自武当派,分别是大醉刀客袁狂生,小仙猿屠明,离烟剑隋波,黄山客莫远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万族之劫〕〔伏天氏〕〔第一刺客女婿陈平〕〔黎明之剑〕〔神秘复苏〕〔大奉打更人〕〔这号有毒〕〔沧元图〕〔万古神帝〕〔修真聊天群〕〔绍宋〕〔当医生开了外挂〕〔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