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我又被校草搭讪了〕〔开局一品侯爷〕〔祖宗她马甲遍布全〕〔唯一的金丹大佬〕〔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在都市当灵探〕〔我乃读书人〕〔末日天珠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六四三、富庶的阎魔天
    谢寒山的如山大手,轰然而散。

    谢寒山脸色顿时就难看了,一拍身侧,一道青光飞出,就要跟王崇斗剑。

    王崇微微惊讶,心道:“这阎魔天倒是飞剑甚多啊!”

    他第一个附身的青衣女修,惯使飞剑,洗天派也有一口洗天剑,这位长大道人谢寒山居然也有飞剑……

    阎魔天不说别的,光是论“富庶”,已经比缥缈天强出甚多。

    王崇若是丙灵,灵池在手,也不怕跟对方斗一斗剑。

    若是有元阳,无形在手,区区阳真宝宝,说斩也就斩了。

    但此时的天魔元神,只得天魔灭仙剑和天魔幡傍身,都是魔门诸色法具现,一旦亮出来,真要杀尽活口才成了。

    虽然他手中有一口才得手的洗天剑,但王崇才接触洗天剑法,便是有天魔五识,也没得这般快就能运用,所以小贼魔也没有斗剑的意思。

    仍旧一笑,喝道:“此剑还不落下,更待何时?”

    谢寒山眼瞧着,自己百年苦炼,性命交修的一口寒光剑就飘飘荡荡,落入了年轻道人之手,任是自己拼命催动功力,都招不过来。

    王崇跟谢寒山交手两次,心头微微一笑,暗暗忖道:“怎地如此之弱?”

    若是在缥缈天,王崇虽然也能催动洗天经,但绝无如此容易,就收取敌人的飞剑。当初梁漱玉跟他斗法,洗天经也没厉害到哪里,王崇shu17.cc的先天五气尽抵挡的住。

    谢寒山脸色铁青,扭头就走,就连带来的年轻人也都撒手不管了。

    王崇目送这位小寒山的修士遁光远去,冲着那群茫然无措的年轻人轻轻一笑,说道:“可是盟中派来学法之人?”

    一个年轻人压下了少许紧张,举步出来,尽量从容的答道:“正是盟中派来学法之人。”

    王崇微微思忖,叫道:“都坐在我身边,让我验看资质。”

    这群年轻人顿时欢喜起来,一起围坐在王崇身边,任由他法力透体而入。

    王崇稍作验看,就知道这群年轻人,十九资质不堪,只有二三个可造之材,显然退魔盟也没有送出来什么美质良才。

    若是真有天资出色的人物,又怎会平白送给别家门派?那些各大派的优秀弟子,又怎肯来洗天派这等没落门户?

    王崇思忖良久,暗暗想道:“洗天经是不能传授了,传他们丹鼎法便是,有三个还算可堪造就的孩子,就改授重离子的易天髓,待得他们真正修炼有成,再修习洗天经也不晚,若是一直没什么进境,易天髓便也不错了。”

    王崇手头秘法甚多,当下就定了计较,他为了shu28.cc验看那三个,自己看重的孩童心性,故而撇了他们三人不传,只把其余孩童传授了丹鼎法。

    这些得传丹鼎法的少年,个个欣喜非常,他们能被送来洗天派,自然没什么深厚修为,高邃眼光,也不知道丹鼎法和天罡法的区别。

    就只晓得,这位师叔祖传授的法门,进境奇快,甚至有两个孩童,当晚就突破了一重境界。

    而且还不是从炼气突破到胎元,而是从胎元境,晋升成了天罡修士。

    这两个少年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欢喜不尽,来跟王崇报备的时候,对王崇都是崇拜的无以复加。王崇当下就钦定了这两人为洗天派三代的大师兄和二师兄。

    这两个叫做王伯宠,钱莱的少年,更是对洗天派死心塌地。

    罗玄从开始,就再不言不动,王崇把这些年轻人都算作他的门下,这位洗天派的掌教也不反对,任由众少年拜师。

    待得定下了班辈,王崇就随手封了洗天派的正殿,带了一众少年在洗天观中选了一处稍微阔敞的馆阁,本来是外门弟子的下院,名叫怡神院!

    让一众少年安身。

    这些少年拜师之前,多少也都有些修为,不是炼气,就是胎元,故而身体都颇强健,三四十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把这处下院拾掇的清爽,一一住了进去,都颇欢天喜地。

    王崇自是不会跟这群寻常弟子一起,住甚怡神院!他也没有回去主殿,另外选了一栋楼阁。

    此处楼阁为洗天观最高之处,本来是藏经之用,只是随着洗天派没落,在任何一家门派都须得严加看守之地,却早就没了人。

    王崇暗暗施展法术,勾引了几头天魔降临,随手将之拘禁,催逼这些天魔施展法力,把这座洗天阁重新修缮一遍,清洗干净,就把这些天魔悉数弄死,夺了神通。

    与小贼魔而言,这些天魔实在是再好用不过,随时都能召唤,拘禁了就能干活,干完活还能杀了,夺了天魔秘法,补益自身。

    比什么门人弟子,山海力士,都要来的方便。

    洗天派的洗天阁,原有的藏书,大半损坏不堪。王崇倒是饶有兴致,一本一本检视,若能修复,就施展法力修补,然后分别归类,一一收拾起来。

    忽忽三五日过去,王崇每日就是调教门人,收拾洗天阁上的藏书,他才把藏书收拾了一半,就又有事情来了。

    这一次王崇罢了讲课,让新入门的弟子自去修行,也不会去洗天阁,足踏玄光,腾空而去,不多时就见到三道遁光飞来。

    为首的一人是个蓝袍道士,左手边的一个,正是前些时候丢人而去的谢寒山,右边的一个却是个枯瘦的和尚,手里捧着一个紫金钵盂,还有一根紫巍巍的禅杖,踏在足下,倒也气势非凡。

    王崇顿时笑道:“怎么又是寒山兄?”

    他是何等伶俐之辈,立刻就猜出来,谢寒山居然没有去跟退魔盟说起,被自己驱逐之事,而是找了私人的朋友来助拳。

    若是退魔盟出面,王崇还忌惮三分,这等朋友助拳……

    小贼魔还能怕了不成?

    谢寒山低声说道:“两位道友小心他的洗天经,惯会落人法宝。”

    枯瘦的和尚笑道:“当初我跟罗玄的师祖也曾论道,洗天经并不曾落了老僧的钵盂和禅杖。”

    谢寒山脸上一红,顿时就不好意思再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万族之劫〕〔伏天氏〕〔第一刺客女婿陈平〕〔黎明之剑〕〔神秘复苏〕〔大奉打更人〕〔这号有毒〕〔沧元图〕〔万古神帝〕〔修真聊天群〕〔绍宋〕〔当医生开了外挂〕〔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