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岁月 难忘的歌

情感故事:难忘的岁月 难忘的歌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湘西,美丽的湘西,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昨天,在我的祖国劫后余生、百废待兴的时候,我带着一身疲惫,一颗受伤的心灵;满怀着一腔还末冷却的热血,一点残存的信念和希望;从你那大山深处里走了出来。想去寻找外面的世界,寻找外面世界的精彩;寻找我人生旅途新的坐标,寻找我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

今天,在我的祖国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时候;我带着昨日梦想的实现,带着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平和心态;为找寻昨天的足迹,少年的纯真少年的浪漫少年的爱;匆匆,匆匆,脚步匆匆的再次向你走来!久违的湘西,我心中的爱……

初到湘西,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为了逃避毕业分配的命运,我和1000多名铁中学生在七三年春未夏初的一个傍晚,登上了从成都南下的学生专运列车,开始了我生命中第一个转折的旅程。所谓的学生专列,实际就是一列由20来节能够挡风遮雨的货车车厢编组而成。这种专为运输防雨防潮物资设计的货车车厢,专业术语称之为棚车,俗称“闷罐车”。车厢里没有灯光,没有厕所,没有人们所需的必要的生活设施。入夜,每节车厢里燃起3盏马灯聊充照明。100来号人就团团的挤坐在这狭长的车厢内,有的躺着,有的靠着。有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的,有三个一团、五个一伙聚在一块儿谈天说地的……这儿是年轻人的天下,更是充满青春朝气和活力的地方。他们大都是同班同学,又是邻居,是一块儿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儿。如今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课堂,又摆脱了上山下乡的命运,更是对前途和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希望。大家相聚在这无拘无束的地方,更是兴奋的有说不完的话题。在这儿,我是唯一的局外人。别人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和他们既不是同学,我也不算铁路职工子弟。到底算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他们就更不可能知道。叔叔没有与我们同行,他把我交待给学校派出带队的工宣队王队长后就下了车,因为他还要去北方的一个城市接另外一批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孤零零的我心情十分复杂和矛盾。前面等待着我的是什么?我不得而知;与他们同行能融入他们的行列鸣?我也不得而知……我矛盾的思绪随着列车的颠簸而上下起伏着。

列车经过近20个小时的运行,于次日中午时分抵达高原山城贵阳。在往前已经没有铁路,我们要在这里换乘汽车前往工地,参加修建正在施工当中的贵阳到株洲的湘黔铁路。

出了车站,广场上整齐地排列屠60多辆《解放》牌大卡车,那就是工地派来接运我们的车队。学校派出临时带队的老师和工宣队师傅将我们召集在一起,按学校,分年级、班站队集合清点人数。准确无误后便向单位派来的干部办了移交手续。简短的交接仪式后,单位派来的干部向我们交待了乘车安全注意事项,沿途的食宿安排后,我们便将各自携带的行李、被盖卷集中到一块儿,然后按各自的编号、乘车顺序上了汽车。

学生车队60多辆卡车从贵阳出发,一路浩浩荡荡东行,经贵定、凯里、镇远就进入湖南的晃县、芷江、怀化……沿途都有铁路食宿站,就象部队的兵站、军供站一样,专门为过往的铁路单位的汽车司机、出差、探亲的铁路职工、家属提供食宿服务。通车的湘黔公路紧挨着正在施工的湘黔铁路,一路上随处可见热火潮天的施工壮观场面。红旗飞舞歌声飘扬,劳动的号子吼的震天价响。公路上,车流人海穿流不息;除了我们学生车队外,还有贵卅、湖南两省上路参战的民兵车队。

湘黔铁路起于湖南的株洲,止于贵卅的贵阳;枝柳铁路始于湖北的枝城,终于广西的柳卅;分属湖南、贵卅、广西、湖北四省区地界。当时修这两条干线铁路的目的,不是为了后来提出的路网发展规划的需要,而是出于连通广西、云南边疆的战备需要。为此,中央在国家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不,做出决定,两条铁路同时动工兴建。会战之初,国务院责成交通部、广州军区牵头,成立了湘黔、枝柳铁路会战总指挥部,负责组织实施铁路施工会战。参战队伍除交通部所属的第二、四铁路工程局、铁路大桥工程局等几支专业施工队伍外,为了赶时间抢进度,广州军区责成所属的四省、区军区牵头成立省、区会战指挥部;省军区下属各地、市军分区牵头成立分指挥部;县则成立民兵团。总指、省指、分指都由大军区、省军区、军分区司令员兼职实施遥控指挥。一个县民兵团少则3000多则5000人不等,由县人武部副部长或政委亲自带队到工地坐镇指挥。负责本省境内的路基土石方基础工程的施工,长、大隧道,大、中型桥梁则由专业的铁路单位承建施工。由于施工机械缺乏,大规模的土方、石方工程都是靠人工作业。手推车、土斗车、人挑肩扛,打的是人海战术。据施工资料记载,四省、区总共动员了300多万青壮年民兵上路参战,其规模远远超过了解放战争中三大战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情感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