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案子

世间百态故事:人命案子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世间百态故事

那件事情发生后,不过一两个小时,就不知被哪位有心人拍了视频,在当地朋友圈疯传开了。我看见那几个视频的时候,是第二天晚上九点四十四分多一点。那个时候,我正宽衣解带,准备熄灯安寝。为了打发睡前的无聊吧,慵懒地打开了微信朋友圈,点开第一个视频。看完这个视频,我大吃一惊,又急不可耐地点开第二个视频……

视频一:在某木工板材厂厂房车间里,一台大型板材压合机前,整齐码放着一摞摞一两米高的多层木工板半成品。老板和一位衣着整洁、四十多岁助手模样的男士站在机器前边,似乎机器出了故障,刚刚在观察机器。老板三十多岁,留着鲜明的圆寸头,胖圆脸,浓眉大眼,将军肚隆得老高,像一座圆圆的小山包。老板鼻音很重,恼羞成怒,对着眼前一位衣着破旧的年轻人一阵凶狠地拳打脚踢,嘴里恶狠狠地谩骂着。年轻人一再退让躲闪,一再苦苦地哀求。铁石心肠的老板对年轻人的苦求似乎毫不动心,就像对着一只万分恶心的苍蝇,充满了厌烦和气愤,恨不得一脚把他踩死。

找死!听得出来,那个死字是他咬着牙关从牙缝里迸出来的。死都不会找地方!最后一句是他愤怒的野性到了极点,恶毒地喊出来的。

他双手阴狠地抓起年轻人胸前的衣服,用腿重重把他扫倒在地上。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很瘦弱,可怜巴巴,一副哆哆嗦嗦、不堪一击的样子。他躺在水泥地上,蜷缩着身子,双手抱着肚子,不停地在地上扭曲、抽搐。老板把他摔倒后,就吩咐身边那位助手模样的人:“找几个人来,把今天这事儿给我办了。”助手模样的人顺从地转身离去。视频结束。

视频二:xxx 木业板材公司门前,聚集了很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像赶大集似的。门口不远处,一字排列开一长溜哭丧的。他们面前是一摞摞金黄色的黄表纸,像年集上的冥纸市,纸灰飞扬,像漫天飞舞的黑蝶。一阵阵凄婉的哭声动人肝肠、催人泪下。这时,又听见嘈杂的人群里,上一段视频里的那位老板高声喊叫的声音:“好啊!你们上我门口烧纸钱,毁了我的财运,我让你们烧,我让你们烧!”说着对围观的人一阵拳打脚踢。这时画面上出现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有几个戴钢盔的特警,没等那位老板和他身边的几个随从反应过来,就给他们戴上手铐带走了。

xx 公司老板,殴打前来公司要工资的员工,出了人命官司。一时间,那件事情成了当地的焦点新闻。

常言道,时间是疗伤和冲淡一切最好的良药。不出一个月,那件被媒体传得沸沸扬扬的事,就被人们忘掉了。街头巷尾和朋友圈不再有人提及那件事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不过,我作为一位地方律师,那件不小的事件,似乎与我有着某种特殊的关联。那天下午下班,我遇上当事人家属。

下班后,我匆忙收拾好几样需要回家看的文件,装进随身的文件包里。肚子咕咕叫唤,早就一阵阵提意见,我只想快点赶回家吃点东西。我发动了车子引擎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敲我的车窗玻璃。无名火起,我打开车门下了车,刚要发火,却见一位一脸憔悴、土里土气的乡下老人站在面前。我猜测,眼前的老人可能遇上困难了,多半身边出了官司,看他窘得一时说不出话的样子,我的火气自然消了一半。然而他在下班时候拦我,他的行为使我很不悦。“你干什么?”我忍不住用半含愠怒的口气对他吼了一声。

“啊,你,你是刘律师吧?”说着他颤颤巍巍地从褶皱的衣兜里摸出一盒烟,双手毕恭毕敬地擎着烟卷敬我。他的手很粗糙,手指头很粗,上面布满了风口子,风口子里积满了发黑的灰垢什么的,看上去和他手上那崭新发亮、散发着浓郁烟草香的红烟盒很不相称。我没有推辞说我不会吸烟之类的客套话,只是用手示意他。他下意识地缩回举在半空的手。

“我是杨建国杨司法介绍来的。”

他见我不高兴,说出杨建国的名字。杨建国我知道,是我们镇上的一位司法干部,熟人。此时,倒不是杨司法的名字打动了我,是我心里着实觉得他很可怜。我开始平静下来。同时,出于职业关系,让我对他产生了兴趣。

上车来吧。我用十分和气的口吻对他讲。他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会儿,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就毫不客气地坐进我锃光瓦亮的白色宝马里。很快,我对老人越发有了兴趣。他就是不久前那次事故受害者的父亲。那时候,我感觉自己肚子也不饿了。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我又请他去我办公室。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世间百态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