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忠诚情义和恩

情感故事:三月的忠诚情义和恩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雨滴在破旧的窗台上,闷热的天气显得压抑又不舒服,一种颓靡的沉重感让他透不过气。窗帘飘得有些费力,灰暗的天色落进他的眼里,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偶尔翻动的眼皮会让人觉得他是死的。他习惯的去摸摸床头,一手空无,他猛的坐起来眼神空洞。“三月。”那只小狗在他的脚边吱唔了一声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安心。

他看着门口一个不算老的妇人拿着一把菜刀哆嗦着站在那里瞟着他直接疯狂又无助。那一刻陌生了好像这三十几年一片空白。

人与人之间有什么牵连呢?没有的,什么都可以拿来买卖。妥协不过是退无可退罢了然后回到原始看不起或者鄙夷。

他感恩着一切的是非,他的目的在如今这个社会说出来有些可笑:活下来。不是活着是活下来看更多的是非,不愿见更多的人不愿见更多的事。他如同月亮一般有种清凉清凉的孤独。

他说他不是亲生的,其实他对亲生没有概念只是面对这个词有点儿不舒服。有次他盯着一个小孩,一个唇裂的孩子在阳光下笑,他也笑了。可能觉得世界上有跟他一样的人他找到了自我认同的那种归属感,他比以前更加热爱生活。

爱是什么以前不知道现在依旧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欲望真是个好东西。

电视的声音不是很大,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却听得很清楚“你。要不死了。”她多少有些慌张她也在百般折磨,她的选择无时无刻都在动摇,但是一定要选的话……这就变成了一个省略句。

三月依旧是那个三月,记得十岁捡它回来的时候它很小很脏,他蹲在那里就那么低低的唤了一声,它呜呜的舔了他的手指,他微微一颤眼里蓄满了水汽“以后就叫你三月好了。”它便叫了三月,当时他也是三月来的这里。

当时肾源配型成功,他是犹豫过自己给还是不给。没有人问他的想法,理所应当的他好像没有自己的立场,他是错的,没有对。

他很从容但和大度不一样,恩也许就是这样的。三月也一样你把它捡回来的时候它觉得你就是它的全世界,哪怕它是一只狗它也有思想。如果你要它死它也认为你是对的。忠诚,情义和恩有时候看起来在薄情里显得很傻。对,很傻。

她没有什么不对,她不安因为她无所依靠她没有理由相信自己或者别人,她孤独惯了。

他从医院出来她也细心照顾。“我要走了。”她跪在地上泪眼婆娑“原谅我吧!”她的心定是很痛的“我们没有牵绊,就如你现在要走我留不住你,孩子,原谅我吧。”“妈。”他第一次叫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谢谢你养大了我。”

他离开了那里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拿来的也没有什么带走的,不,三月,同他一起的还有三月。

他出去,它就在门口不声不响的蹲着,它似乎能辨别脚步的声音,它摇着尾巴的时候不超过两分钟门一定会开的,他们一起坐在阳台看城市的灯火越来越少然后偎在一起守着夜。

“我们有许久没见了。”她先生第一次与他的交流,他看着题板再看着他“好吧,好就行了。”他们在一起表达的东西很少,也许男人就是这样羞涩的胆怯的爱的不爱的在那字里行间轻轻地停着,什么都不用都清楚明白。

在不久以后他听说他过世了。他推开熟悉的那道门,她一定知道他回来了连头都没有转坐在摇摇椅上眯着眼“他说他毁了你,怕看见你眼中自己丑陋的样子,如今好了再也看不见了。”三月呜了一声蹲在他的脚边。

他去了他的墓地“这里不错比城里好至少依山傍水。”风在吹,鸟在叫,三月摇着尾巴在周边欢腾,他只是看着,只是看着没有什么心情……

对于一个妇人年老独居是会坏掉的,他便经常去看她,她忘了他的先生,忘了世间的纷扰,忘了牵绊和情仇,但她记得三月。她三月三月的叫着,那只狗就围着她打转儿然后她望着出神。

那以后他也叫了三月因为她只记得三月。她给他说好多话没头没尾的话,他一得空就会领着她出去走走都是些老街老巷看着卖糖葫芦的就可以瞅半天晃过神来她说“第一次买的时候他对着我笑。”“老板来一个。”她吃了一个包起来了放兜里。“你不知道哇,他也是吃了一个包起来放兜里。后来他只是看着从不叫我买给他。”她步子颤颤巍巍他握着她的手。她继续说着没头没尾的话最后总是“你叫什么来着,得帮我记着他是三月,我的三月。”

她没能熬住那个比以往更冷的冬天,那天她好像又记得他了“孩子原谅我吧!我带着我的罪孽下地狱!”泪爬了满脸“去找我的三月,给他买喜欢的糖葫芦和车,给他买喜欢的玻璃珠子和棉花糖。”她的眼睛闭上就再也没有睁开。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情感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