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少今天真香了吗〕〔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我有一口仙气〕〔独佳闪婚〕〔我在抬头你在看〕〔啵啵小毛球〕〔睿阳〕〔宿主她只想躺赢〕〔快穿宿主她又软又〕〔喜欢你时兵荒马乱〕〔赏金佣兵团〕〔慕你眸间盛世暖阳〕〔重生在美利坚卖泡〕〔将军妻难为〕〔迈向克里玛莎〕〔啸荡诸天〕〔血怒浮屠〕〔我从太古到未来〕〔我真的很强啊〕〔雄关烽火戏诸侯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第三十四章 请人的方式挺别致
    双双为了尽快把人参给林沐沐送过去,在得了林梓雨的话后,也没去给林沐沐回话,直接就到账房的管事那儿去了。

    她也不是个傻的,侧妃说报账,若是她把东西买回来了侧妃不认怎么办,所以她去账房那里先拿了银子再说!

    等双双把人参买回去时,已经是过了好些时候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

    林沐沐接过人参看了看,成色还算是不错。

    “侧妃说府上没有人参了,这人参是奴婢出去买回来的。”

    林沐沐的药正做到了关键的一步,听双双这么说还以为林梓雨故意刁难她不给她人参,小丫头怕她急需,就自己跑出去买回来了,她也没再多问,拿了人参直接去制药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林沐沐三不五时的被赵韩君带到大觉寺去给慧空大师医治换药。

    可不管她给慧空大师用什么药慧空大师依旧是全无要醒过来的迹象。

    皇上也天天派太医过来,但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天一早林沐沐就坐上了去大觉寺的马车,赵韩君因为有别的公务在身,没办法跟她一同前往,所以只她一个人去。

    林沐沐一脸惬意的靠在马车里翘着二郎腿,不跟赵韩君一块儿真是太松快了,她实在受不了赵韩君看她时,像是她欠了他一个亿似的表情。

    怄得她觉得糕点都噎人。

    林沐沐拿起小几上的软糯的雪团子咬了一口,唔,皇子府上的厨子还是很不错的,这雪团子甜而不腻,最得她心。

    “皇妃,到山下了。”

    在林沐沐昏昏欲睡时,马车停了下来,她跳下车,迈着还算稳健的步伐到了大觉寺外。

    林沐沐直接被带到了慧空大师所在的屋子里。

    每次一来林沐沐就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之后用银针解开大师的穴位让大师醒来缓口气,吃点正经东西,不然人这么躺着,没事都得躺出事来。

    “我看大师的伤口恢复得还不错,不过想要疤痕完全消失很难,但将疤痕淡化还是可以的。”

    慧空大师不在意的摇摇头。“到是劳烦三皇妃这些时日一直往山上来了。”

    林沐沐给慧空大师换了药,又让他吃了点她熬制的流制药膳后就出了屋子。

    “三皇妃,不知师叔的情况可好转了些?”

    林沐沐可以看得出,迦南主持是真心实意的在关心慧空大师的。

    “慧空大师虽然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但暂时也不会有性命之忧,而且他身上的烧伤已经在好转了。”

    听林沐沐这么说迦南主持也缓出一口气来,慧空师叔的伤口没有流脓恶化,情况的确是在变好。

    “多谢三皇妃。”

    “迦南主持不必多礼。”

    拜别了迦南主持后,林沐沐准备下山。

    她绕过一丛寺塔准备下山时,身后快速闪过一抹身影,林沐沐一个激灵只觉眼前以后,脖子一麻,就被人套进麻袋里扛在肩上飞走了……

    林沐沐只感觉山风吹得粗糙的麻袋刮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疼得直抽抽,这人还不如直接把她给弄晕呢!

    大概过了两刻钟,那人终于停了下来。

    呃!

    难受,血冲脑了!

    一阵天旋地转,林沐沐被还算客气的放到了一张椅子上。

    她被点了穴动也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哗啦啦”

    耳边传来一道水声,林沐沐鼻子动了动,闻到一股淡淡的药草夹杂着热气的气息。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在林沐沐心里跟猫挠似的时,她头上的麻袋被人扯开,一具带着氤氲的热气,充满的魅惑的男性躯体出现在她眼前。

    呃,这么描述似乎有点奇怪?

    赵玄凌骨节分明的长指翻转,把中衣的衣带束起,一头乌发肆意的披散在肩上,他即便是坐在轮椅上,周身散发出的气势也让人不敢轻易将他小瞧。

    赵玄凌指尖捻了一颗玉子轻轻的打在林沐沐的身上,林沐沐只觉脖子一酸,全身上下都跟着松懈下来。

    林沐沐动了动手脚,视线却忍不住的往他的胸口瞟,多好的机会啊,怎么能不把握住呢!

    “王叔请人来作客的方式挺别致啊。”

    “本王听说你一直在医治慧空大师。”赵玄凌推着轮椅来到桌前,将温在小灶上的茶壶拿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王叔这话没说全,应该是我跟宫里的太医们一同给慧空大师看诊,只不过太医们起主要作用,我就是去打打下手。”

    赵玄凌浅浅啄了一口茶杯里的热茶,温热的茶水将他不点而赤的双唇显出一抹艳丽。

    林沐沐暗自咬了咬唇,这只大狼狗,不,这匹狼王的品相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人宁可不顾危险的扑上前把他吃干抹净!

    “你可知那场大火从何而来?”

    就连嗓音都充满了磁性。

    啊?

    林沐沐回神,暗自掐了自己一把,回味着赵玄凌的话,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这事有朝廷追查,我哪能知道。”也不想知道!

    赵玄凌指尖轻轻的在杯口旋转着,那一圈圈的就像在林沐沐心口上画画似的,让人抓心挠肝!

    “是因为慧空大师,也或许是因为慧空大师能治好本王的双腿。”

    !!

    见鬼,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

    赵玄凌缓缓抬起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看着她。“你说,如果有人觉得你也能治好本王的双腿,会如何?”

    林沐沐深吸了一口气。“王爷到底想说什么。”

    赵玄凌眼眉抬了抬,开始紧张了,王叔都不叫了。

    “本王只想知道,你能不能治好本王的腿。”

    “我医术拙劣,不敢妄言。”

    话虽是这么说,但慧空大师既然能治好,这腿对她来说,要治也不是不可以!

    “本王要的不是你模棱两可的答案。”

    林沐沐盯着他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来了,那就让我为王爷看看吧。”

    赵玄凌扯了扯唇角。“好。”

    林沐沐走到赵玄凌身边坐下,越是靠近他越能闻见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

    林沐沐给他诊脉后,又让他拉起裤腿检查了一下他的腿。

    啧,就连小腿都是笔直修长的!

    她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腿肚子。“王爷可有知觉?”

    赵玄凌看着她因为过于用力而泛白的指尖。“无痛,不过,你的手很凉。”

    感觉不到痛,但却能感觉到她手的温度,腿部神经还没有完全废掉。

    她的手落到了他脚踝的位置捏了捏,恩,经络断了,但貌似断地并不彻底。

    一番询问查看下来,林沐沐确定赵玄凌的腿她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治好,不过这个治疗周期会比较长,毕竟经脉受损不是小伤,就算让它们完全长好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不过,不管她心里有多少成算,面上她始终皱着眉头,手越往下按,眉头就多皱紧一分,一直到最后一张脸都快皱到一处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赵玄凌是要死了!

    不管林沐沐是什么表情,赵玄凌只平静的看着她。

    感觉到指节都有些酸了,林沐沐才放了手站起身。

    赵玄凌也不开口,只安静的等待她的结果。

    林沐沐装模作样的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走了两圈又摇摇头,绕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王爷,你这腿伤得不轻,为了进一步确定你的情况,我还需要更细致的检查。”

    “你还要检查什么。”

    “王爷把衣服脱了。”

    赵玄凌眼皮一抬,忽的眯了眯眼。

    林沐沐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林沐沐强撑着梗着脖子道:“王爷,在医者眼中无男女之分,只有病人,更何况刚才我也看了摸了王爷的腿,王爷就不用害羞了。”

    周遭的空气似乎更冷了……

    “本王最后问你一次,腿,能不能治。”

    嚣张!

    到底是谁求谁治病啊!

    “在没有检查清楚之前,我不敢断言。”

    赵玄凌唇角微扬,低低的笑了。“好。”

    林沐沐看着他的小脸,有一瞬间迷失。

    “去告诉三皇子的人,就说三皇妃在本王的别庄为本王治腿。”赵玄凌扬声道。

    过分!

    威胁她!

    她不就是想看看他的胸吗,至于这么小气吗!

    赵玄凌冷冷的睨着她,黑眸都是寒意,别以为他刚才没看见她的小动作,就在她来回踱步时,那双眼睛愣是恨不能黏在他的胸口上,他不知道她想看什么,但轻易不会让她如愿!

    林沐沐要是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小眼神给出卖了,非得撞墙不可!

    “王爷,你有没有想过,若慧空大师无法医治你的腿,这世间除了我,可能就在没人能治好它了。”所以,你给我看看你的胸口怎么了!

    “本王不过是废了双腿,但你,会因此失去性命。”

    林沐沐觉得他玩儿不过这个男人。

    如果他胸口有龙首也就罢了,反正她总也得想办法把两人绑在一起。

    可若他没有,为他治腿,她可是要冒着性命危险的,还可能到头来什么都捞不着!

    林沐沐自觉自己不是什么仁慈的大圣人,在自己性命都保不住的情况下,她能有悬壶济世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逆天邪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沧元图〕〔伏天氏〕〔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修真聊天群〕〔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万古神帝〕〔神秘复苏〕〔万族之劫〕〔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