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总今天又向影后〕〔陆爷家的小可爱超〕〔明月松江照〕〔无敌霸帝〕〔重生后我太难了〕〔都市全能医皇〕〔超级金币兑换系统〕〔至尊乘风〕〔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天问九歌吟〕〔梦魇轮回〕〔羸弱的代价〕〔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战狂升级系统〕〔九州新传奇〕〔万古第一雷帝〕〔龙神斗尊〕〔逆武通天〕〔远征之王〕〔护灵人人世浮华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第四十一章 躺好了
    要不是林沐沐一脸诚恳,她现在肯定已经被辉扔出去了。

    “哦,再给我准备一套银针,要长一些的。”

    辉看向赵玄凌,赵玄凌微微颔首。

    银针拿过来后,赵玄凌让辉退了出去。

    “王爷,时候不早了,咱们开始吧。”

    “恩。”赵玄凌抬了抬眼皮。

    林沐沐想着要过去过去扶着他到床上躺下的,可她还没开口,只见赵玄凌的掌心在轮椅上一拍,旋即他整个人都飞身而起,人稳稳的坐到了床上。

    赵玄凌把身上的外袍解下,又把长裤给脱了,最后只剩下一条淡蓝色的裤子。

    就在赵玄凌的手放到裤子的裤袋上时,林沐沐笑着按住他的手。“王爷,不用脱光。”

    赵玄凌看着她的手,眸低暗了暗。

    “还请王爷躺好。”

    赵玄凌应声在床上躺下。

    林沐沐把他的裤子往下拉了拉,露出那完美的人鱼线……

    咳!

    她指腹稍微用力的按在他腹部的穴位上。

    在她指尖触碰到他那一瞬,赵玄凌的眉头轻轻的颤了颤。

    进入状态后,林沐沐的神色变得极为认真,她工作的时候从来都是专注了,也不喜欢被人打扰,她顺着穴位找到了经络的脉络一路按的下去,从小腹一直到他的大腿的缝细之间,手上的力道也渐渐的加重。

    赵玄凌只感觉她指尖关节按压的地方酸酸胀胀的有些难受,可当她的手松开时,却让他觉得身体变得轻松了。

    林沐沐按得很细致,不过偶尔也有那么一点分心的时候,也就是非常偶尔的视线会好奇的落到那被裤子遮挡的微微鼓起的地方……

    恩,目测来看,应该体积应该是不小的。

    林沐沐这一分心,手不小心一滑,差点就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

    我去!

    好险!

    林沐沐脸上镇定专注的神色不变,可心里却慌得一匹!

    还好还好,没有被发现。

    “这个地方,要按多久。”赵玄凌微哑低沉的声音如在耳际。

    “很快就好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林沐沐的手终于转变的方向,移动了他的大腿……内侧。

    刚开始的时候林沐沐真的是心如止水的在好好通经络开穴位的,可是……

    为什么有人的腿可以那么修长那么好看,就连肌肉的弧度都这么完美!

    林沐沐觉得她这一通按下来简直是对自己的折磨,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希望赵玄凌就是那个胸口有龙首的男人!

    不过她很快又清醒过来,如果是这个男人,那她的脑袋非得成天吊在裤裆上不可,太危险的东西,她还是希望远离。

    她沿着大腿一路按向下,等她在脚踝按了一圈后,额头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了,这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

    按完,她抬起头来。

    “咦?”不知道她是不是幻觉了,她总觉得裤裆哪里似乎隆起的弧度有所增加。

    “按完了?”赵玄凌没情绪的声音拉回她的深思。

    “恩,按完了。”

    “按安还不快下去!”

    呃……

    林沐沐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弓着身子半跪在他的双腿之间,嘶!这个姿势,怎么看都十八禁!

    林沐沐爬下床。

    “本王这经络要通多久?”

    “至少七天。”

    “辉,把人送回去。”

    “是。”

    辉推门而入,看见穿着裤子坐在床上的赵玄凌时眼底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他在王爷身边多年,知道王爷不喜任何人的触碰,可是今天,王爷却要为了治疗褪疾,在自己的侄媳妇面前连裤子都脱了!

    辉觉得,这对赵玄凌来说,是何等的屈辱!

    要林沐沐知道辉的想法,肯定给他一个大白眼。

    有的人为了活命连屎都吃呢!脱个裤子算得了什么!

    在林沐沐眼神再三的抗议下,辉到是开口保证下次把她“请”过来时换一种更温和的方式。

    回到小香居后,林沐沐倒头就睡了过去。

    只奇怪的是,这一晚上她都在做梦,梦里全是修长笔直的大长腿。

    “皇妃,你是不是太累了?”

    林沐沐早上起床后看起来也是神色蔫蔫的。

    林沐沐甩甩头。“没事,昨晚做了……噩梦。”

    “皇妃,侧妃差人送了东西过来,说是皇妃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双双端着一个木盒走进屋道。

    林沐沐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三张铺子的契书和五百一张面额的银票,一共一万两。

    林梓雨到是够惜命的。

    “这么多银票!”双双和巧巧都惊呆了。

    林沐沐满意的把盒子合上。“去,好生的收起来。”下次去别院时,得把这些都拿过去才行,放在这里她总不能安心。

    可能赵韩君消息封锁得好,即便是在府里的人,知道他跟林梓雨得病的人也在极少数,那些嘴碎的被发现的直接被毒哑发卖了。

    林沐沐给赵韩君他们吃的药一天比一天臭,不过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还是她调配出来,给林梓雨用在身上的药。

    “侧妃,这些药膏可是皇妃特地调制的,对身上的疹子最是有用了,虽然看着是……不好看了些,可为了身子,您还是忍忍吧。”

    双双手上捧着一盒青中透着黑,黑里泛着黄,还带着一股比潲水加呕吐物还恶心的气味,涂抹在皮肤上,还会在上面留下一层淡淡的黑色,还怎么都洗不掉!

    好几次林梓雨都被熏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她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林沐沐故意在整她,要不是身上的疹子的确消了些,她打死都不会用这个东西!

    林梓雨身上的水痘看着吓人,但其实好起来也是很快的。

    到第五天的时候,身上的水痘基本上都结痂了,有些痂已经开始脱落了。

    就在昨天,林沐沐跟赵韩君说他已经完全没事了,可以像常人那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连续喝了好几天臭得让胃里翻江倒海的药后,赵韩君终于迎来的曙光。

    在踏出水月阁那一刻,赵韩君身子连头都没回,也没有多问一句林梓雨现在的情况就快步离开了,那脚步快得,就像是生怕慢点就有厉鬼追出来一般。

    赵韩君暗自握紧拳头,以后不知道,反正近段时间他都不想再踏进水月阁了!

    “侧妃怎么了,让我进去看看侧妃到底怎么了!”

    林梓雨刚把一面铜镜砸了,就听见门外响起方嬷嬷那熟悉的声音。

    方嬷嬷伤了之后,在府上没养几天林梓雨就让方嬷嬷的儿子把人接回去好好的伺候着,方嬷嬷的儿子不敢有半点怠慢,这段时间到是被方嬷嬷伺候得挺好的,虽然是在养病,但她看着却比之前胖了一圈。

    方嬷嬷出府后,林梓雨三两天就会差人去询问她的病情,可这次因为林梓雨病了,她自己都自身难保,早就忘了这茬了。

    方嬷嬷是从小把林梓雨带到大的,对她也是有真感情的,就让自己的儿子去打听是不是林梓雨出了什么事,可府里被赵韩君下了死命令,对外只说林梓雨近段时间身体不适生病了,别的一概不知。

    方嬷嬷放心不下林梓雨,今天一早就让自己的儿子把她带了回来。

    水月阁现在是只给进不给出的,加上方嬷嬷又是林梓雨身边的老人,看门的婆子也就没有拦着,直接放她进去了。

    “嬷嬷!”林梓雨听见方嬷嬷的声音眼圈都红了。

    方嬷嬷被丫鬟搀扶着进了屋子,看见林梓雨后,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侧妃啊,您,您这是怎么了啊!”若不是方嬷嬷对林梓雨极为熟悉,这会儿都要认不出她来了。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衣服上还沾染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脏物,一头原本乌黑亮泽的秀发此时却乱糟糟的随便扎在头上,最让她接受不了的还是林梓雨那张黑黑黄黄又丁丁点点,坑坑洼洼的脸!

    这样子哪里还有半点绝色美人的影子!?

    “嬷嬷……”

    林梓雨见了方嬷嬷,像是见到主心骨一般,一下扑到了她怀里大哭出声。

    翠荷她们见状把方嬷嬷扶到椅子上后便退了出去。

    “别哭别哭,我可怜的侧妃啊,到底是谁把你蹉跎成这个模样了,你快跟嬷嬷说说?”看林梓雨这样子,方嬷嬷也湿了眼眶。

    “是,是林沐沐,是林沐沐这个贱人,是她,都是她把我还成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的!”林梓雨哭了一场,才觉得这些天憋着的火气稍微顺了些。

    “这些不知死活的丫鬟也真是的,侧妃出了水豆子怎么也不让人去告诉我一声!”方嬷嬷抚着林梓雨的脸都快要心疼死了。

    林梓雨听了她的话却怔住了。

    “嬷嬷说什么,说什么水豆子?”她抓着方嬷嬷的手急声道。“我是出水豆子,不是得了天花?”

    “呸呸呸!侧妃快别胡说,什么天花不天花的,这就是水豆子,老奴的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都出过,都是老奴伺候过来的,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侧妃这出得多了些,但水豆子就是水豆子,好好的养着也不会留疤的。”

    听完,林梓雨“嚯”的站起身,赤红的双眼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林沐沐,我要你不得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逆天邪神〕〔当医生开了外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赝太子〕〔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都市之最强狂兵〕〔峡谷正能量〕〔三国之帝霸万界系〕〔无限动漫任我选〕〔明日之劫〕〔我的隐身战斗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