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第五十六章 心头血
    闻言,南阳王瞬间沉了脸!

    要圣莲果也就罢了,竟然还要他的心头血!

    他手上有一颗圣莲果的事十分隐秘,就连南阳王妃都不知道,那圣莲果是他从一个海商手上夺来的,十分的珍贵,他是要留着给自己以防万一的,若不是这事隐藏的十分好,他都要怀疑林沐沐是故意的了。

    至于十滴心头血……

    取心头血对医术高超的大夫来说并不是难事,但被取血的人,至少在一个月内都要被封住经脉,不能运用内力。

    一时间,南阳王有些迟疑了,再是宠爱胡曦月,可在有可能祸及到自己时,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显然,南阳王妃也能猜到南阳王的想法,所以她没有敢在这时催促南阳王做出决定。

    “这事王爷还是尽快做决定的好,西洋花毒发后,若是不在三个时辰内救治,这人……可就不好办了。”

    南阳王紧绷着一张脸没有吭声。

    “你能保证,有了本王的心头血和圣莲果,你就能解了月儿身上的毒?”南阳王沉默了有近一刻钟,最后似下了决定般沉沉开口。

    “至少有九成的可能。”

    “仅仅只是九成!”就要他冒那么大的险,还要赔上一颗圣莲果!

    林沐沐挑眉。“王爷若有更好的办法,也可一试。”

    “你!”

    “呵!呵!”

    南阳王再次迟疑时,床上的胡曦月嘴里突然发出宛如死僵般的哈气声,南阳王妃见状是这么慌了。

    “王爷,你,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救救月儿吧,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南阳王看着床上离死不远的胡曦月咬咬牙。“好,本王答应给你心头血,至于圣莲果,如今还在城里,本王这就让人去取。”

    林沐沐勾了勾唇角。“王爷爱女心切,实在让人感动。”前面那句,她是认真的,南阳王再有自己的权衡,可最终还是选择救胡曦月,证明他是真的爱重这个女儿。

    “哼,你最好别给本王耍什么花招!这取心头血的人,本王自会安排。”

    她还不稀罕自己动手呢。“那王爷尽快的好。”

    南阳王哼了声。

    林沐沐走到胡曦月床前,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给她喂了进去,这药可以给她续命,原本她还有可以让她减轻痛苦的药的,但是……她就不给她用!

    南阳王是个很惜命的人,所以才会让自己极为信任的亲信把圣莲果也带回了西京。

    在等待的过程中,林沐沐到了隔间坐下。

    今天就早上起来时吃了些点心,现在太阳已经西落了,安静下来后就觉得腹中空空有些饿了。

    直到林沐沐拿起桌上第三块点心,坐在一旁的长公主才意识到这一点。

    “去大厨房把之前准备的膳食给三皇妃端过来。”

    “是。”

    林沐沐是真的饿了,饭菜端上来后她也没推辞,直接在桌前坐下吃了起来。

    长公主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便到了别处。

    “看来姐姐对解若琳郡主身上的毒很有把握了,这会儿饭还能吃得这么香。”

    林梓雨和赵韩君走了进来,她看见林沐沐那一脸什么事都能无所谓的样子就觉得来气。

    赵韩君走到林沐沐身边坐下。

    “看来刚才南阳王并没有伤到你。”

    林沐沐夹菜的筷子顿了顿,不过很快她就夹了块虾仁吃进嘴里。

    “殿下放心,我命大得很,不是什么魑魅魍魉都能往地府了收的。”

    赵韩君一噎,这个蠢女人,他分明就是在关心她,她竟还毫无反应,真是不知好歹!

    两人的出现半点没有影响到林沐沐的食欲,一番风卷残云后,她终于吃饱了。

    “皇妃,长公主找到那个给若琳郡主端莲子羹的丫鬟了。”巧巧走进屋道。

    “找着了?”

    “是啊,人已经带到院子里了。”

    林沐沐喝了口茶站起身。“走,出去看看。”

    “说,为何要给若琳郡主下毒,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丫鬟被人押进了正堂,端坐在主位上的长公主看着她怒喝出声。

    南阳王妃和南阳王也过来了,两人皆是一脸怒火。

    那丫鬟已经被用了刑,身上都是伤,半张脸都染了血,看起来有些渗人。

    闻言,那丫鬟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长公主狞笑一声。

    “没有人,没有人指使我,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要让他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罢了!”她那双被血染红的眼睛满是仇恨的瞪着南阳王,眸低深处还有报仇过后的快意。

    南阳王凝着她,似在回忆她到底是谁,可他多年前就离开西京了,对这张脸实在没有半点印象。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当年的赵副将,不知道南阳王还记不记得……”

    南阳王面色变了变,看向地上的人的眼神也沉了下来。“你是赵副将的什么人!”

    丫鬟凄苦的咧嘴笑了笑。“他是我最敬爱的父亲,当年就是你,害得我父亲被斩首,我娘还有弟弟妹妹们都被流放到千里之外,他们都没有熬住病死了,那时候我就发誓,只要我活着的一天,我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尝尝我这么多年来所经受的痛苦!”

    听闻“赵副将”三字,长公主眉头抬了抬。

    “月儿身上的毒是你下的!本王这就送你去见你那些短命的家人!”南阳王怒喝一声就要上前。

    “南阳王住手!”长公主厉呵出声。

    “怎么,长公主难道要包庇这个凶犯不成?”

    长公主抬了抬下巴。“人已经抓到了,本宫会把她送到京兆尹府衙,该如何处置,自有东晋律法定夺,来人,把人押送回城!”

    林沐沐始终站在门外,在那个丫鬟被押出来时,她视线淡淡的扫过她的双手,只一眼她就可以确定,那毒,是不是她下的她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她制出来的。

    “一个被流放的人多年后出现在长公主的山庄内,长公主是不是该给本王一个解释!”

    这事长公主到也没打算争辩。“这事本宫的确有所疏忽了,在医治若琳郡主时,有需要到本宫的地方,南阳王尽管开口。”

    南阳王冷哼一声,显然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等他的月儿醒了,他再一个个的跟这些人算账!

    南阳王的人速度很快,不到一个时辰就带着人和东西回来了。

    “王爷。”

    南阳王在惠州城有一个专用的大夫,这次也跟着来了西京,他是南阳王比较信得过的人。

    “你先去给郡主看看。”

    “是,王爷。”

    在来路上南阳王的人已经跟他说明了若琳郡主的情况,包括林沐沐的治疗方案。

    这大夫医术精良,但对毒这方面了解却是不算多,即便是这样他也能确定若琳郡主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若是不及时医治就会有性命之忧。

    “王爷,郡主的情况的确不太乐观,还要及时解毒才是。”

    “恩,取本王的心头血,你可有把握?”

    “王爷放心,这事在下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好。”

    南阳王留下那个大夫,让所有人都出了屋子。

    取心头血的过程其实并不复杂,很快就结束了,只要封住被取血的人的穴道和经脉,再用针取血就行了。

    在取血的同时,林沐沐也没有闲着。

    “王妃,圣莲果呢,我现在就要开始为郡主配置解药了。”

    南阳王妃虽然不知道圣莲果是什么,但看南阳王亲信的表情大概也猜出这是很珍贵的东西,不过在珍贵,再她的眼里都不及她的孩子半分。

    “把东西拿给三皇妃。”

    “是。”

    亲信一脸不舍的把东西拿给林沐沐。

    林沐沐接过那漆木盒子,转身进了另一间屋子。“一会儿血取出来后,记得拿来给我。”

    刚才她就写了三张药单子,让长公主把上面的药都准备齐全了。

    林沐沐进了屋子后反手“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其实给胡曦月解毒的药她手上就有现成的配药,只要拿到南阳王的心头血再融进药里就可以了,她现在要制的不是别的,正是她手上这颗圣莲果!

    她满怀激动的打开盒子,一股带着丝丝寒气的果香扑鼻而来。

    林沐沐深吸了一口,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圆满了。

    红棕色的圣莲果看起来晶莹剔透的,即便是在光明不够明亮的屋子里也散发着莹润的光,不过这圣莲果到是比古籍上记载的要大一些,大概有她拳头那么大一个。

    这么大的圣莲果,至少能做成五到十颗保命丸,真是值了!

    林沐沐绝对是个行动派,当即就开始动手了。

    在她做到一半时,屋门被人敲响,南阳王的心头血已经取好了。

    林沐沐停下手上的工作,走过去打开门,只伸了个脑袋出来。

    “取好了就给我吧,你们可要保证这确实是南阳王的心头血,不然一会儿楚了什么变故,可不能怪到我头上。”

    “三皇妃放心,这是王爷的心头血无虞。”

    “那就好。”

    林沐沐拿了血“砰”的一声又把屋门给关上了。

    之前的药丸她已经放在小火上融得软烂软烂的了,现在只要把南阳王的血倒进去让他们融到一处就行。

    “呜呼,终于做好了!”

    一个时辰后,林沐沐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沧元图〕〔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逆天邪神〕〔精灵掌门人〕〔玩家超正义〕〔我成了小说反派〕〔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末日乐园〕〔第一序列〕〔烂柯棋缘〕〔绝对一番〕〔黎明之剑〕〔兽灵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