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我想要零花钱
    _: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我想要零花钱

    你得做点什么,让宥光不再将你视作猎物,否则就算逃过这次,也还有下次。母亲无法时时刻刻在身边保护你,这个世界比你预想中更危险。

    “……呃,这个皮球真可爱,你从哪里买的?”

    静默半晌,你听到自己开口说了一句话,孩子气的声音嘶哑,弱弱的,没什么气势。

    话一出口,你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拳头。

    听听,这说的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宥光不出所料的没理你,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看着你的目光和友善沾不上边。

    在你印象中,他几乎就没有其他表情,但也有例外,你回想着那为数不多的例外,脑袋瓜努力转动,企图找到一丝解救自己的办法。

    第一次,是因为母亲在场,迫于母亲带来的压力,宥光甚至说出自己的名字。

    第二次……你昨天夸他了,虽然他神色变化微小,但在千篇一律到能玩连连看的表情里,突然有了一丝变化,很难不注意到,更何况你一直很关注他。

    你恍然大悟,声情并茂、真诚又恳切地开口:“谢谢你,宥光,你又救了我,你不仅长得好看,还特别厉害,那些东西都被你吓跑了!”

    孩童带着稚气的声音坚定认真,还未发育完全的声带即便是再怎么装作大人的样子,也有些软绵,给人一种无比依赖信任的错觉。

    宥光饱含恶意的目光微微一滞,变得有些古怪。

    有效果!

    你双眼一亮,张着嘴正要继续努力夸他,宥光忽然看向楼下,身形便迅速隐进角落的阴影处,消失了。

    几息后,母亲穿着白裙缓缓顺着楼梯走上来。

    长长的黑发将她的脸挡住,她抬头看向你,只露出一只阴冷的眼睛。

    原来是因为母亲回家了,宥光才突然消失的,你还以为出现了连宥光也无法解决的奇怪事件呢,吓得差点心跳骤停。

    见到母亲,那股害怕的劲全然散去,止不住的委屈和愤怒涌上心头,你跑过去抱住她的腿,冰冰凉凉的,却不影响你诉苦:“妈妈!家里有好多坏东西跑出来欺负我!”

    母亲继昨天之后再度变得愤怒起来,率先进门,房门甚至没有用钥匙开锁,便自动在她面前敞开,门板“嘭”地撞在墙上。

    你紧紧跟在母亲身后,探头看房子里,只见一切都恢复如常,内心便更气了。

    这些狗东西,只敢欺负小孩子。母亲一回来,都躲起来。

    “电话、天花板、厨房、厕所、卧室的衣柜。”你伸手将不安分的地方挨个指出来,“这些地方都有坏东西跑出来!”

    你虽然没看见什么,但也许是从小和母亲一起生活的缘故,感知很敏锐,即便是不听不看,也能察觉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现在正好将感知里面有问题的地方一个不落的找出来。

    “好。”母亲神色阴郁,在房子里飘走,低声喃喃道:“……终于忍不住了吗,还担心找不出你们,现在……”

    她飘走到墙壁前,正面对着墙,脸几乎要贴在墙上面,忽然手臂在墙上一攀,飞快爬上墙,眨眼间就到了天花板上,手掌和膝盖都贴着天花板,长长的头发从上空垂落下来,整个人倒吊在天花板上。

    你还在想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下一秒就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差点瞳孔地震。

    之所以差点,是因为你已经生理性习惯母亲的异常了。就算内心觉得很卧槽,身体也会做出“习惯了”的反应。

    爬上天花板后,母亲就像被定格了,一动不动,只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角落。

    那里是先前出现人影和霉斑的地方。

    你仰着头看着,等了五分钟,母亲还是那个姿势,你的脖子却坚持不下去,为了不年纪轻轻就患上颈椎病,你躺到沙发上,睁眼看着母亲的方向,这样舒服多了。

    母亲那边还是没动静。

    看着看着,你有些困了,感觉躺在沙发上有些冷,想去房间里睡觉时,才突然惊觉,房子里的温度变低了。

    你连忙看向母亲,她还倒吊在天花板上,只是目光所盯着的天花板角落逐渐出现水渍一样的阴影,好像在她的目光下,那团水渍越来越大,就像被无形的手揪着不得不出来一样。

    母亲突然动了,她将手按在那团水渍上,安静的房子里出现“咕叽咕叽”的水声,声音很奇怪。

    你躺在沙发上强势围观,这本该是震撼心神的,可惜在看了半小时的静态画面,听了半小时“咕叽咕叽”水声后,你实在支撑不住,闭眼睡着了。

    第二天。

    你在沙发上醒来,身上盖着小被子,母亲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你,漆黑长发挡住她的脸。

    “妈妈,早上好。”你打着哈欠,自己去洗漱拿牛奶面包,坐在沙发上的时候脚边碰到一个红色皮球。

    看到红色皮球的那一刻,你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彻底清醒。

    这是宥光的皮球!

    昨天他消失得太突然,你还没来得及把红色小皮球还给他,甚至拿回家里过夜了!

    你喉咙干涩,想着要如何向宥光解释他才会听,或许简单的彩虹屁已经救不了你的命了。

    得想个办法。

    “都解决掉了,不用害怕。”母亲察觉到你的害怕,突然说了一句。

    你领会到母亲话里的意思,她说的是昨晚房子里出现的东西都解决了。

    这是件好事,虽然你因为睡着了没能围观完母亲是怎么解决的。

    你想起母亲昨晚喃喃自语说的话,便主动问她。

    母亲沉默片刻,声音幽幽道:“我和它们,没有接触,就不会互相干涉。它们一直在这里,不出现,我担心你。它们盯上你,在房子里出现,你和房子,是媒介物,我通过媒介物触碰到它们。”

    她很少说长句,大多数时候碰到长句,就会将长句拆分成你能听懂的短句,慢慢说给你听,就像现在这样。

    也许是母亲很少和人沟通的缘故。

    白天母亲去哪里了,一向是你们之间没有提起过的话题。

    “妈妈,它们只会趁你不在欺负我,我怎么才能让它们不敢找上我?”你攥紧拳头,就差明说你想获得力量了。

    虽然让一个五岁的普通人类幼崽获得奇异的力量很荒谬,但母亲能为你找来猫灵保护你,说不定会有办法。

    “……这不是你能办到的。”母亲只说了这一句。

    “为什么,是什么办法?”你不甘心,连着几天遇上事,你很担心自己今天或者明天就远离人世了。

    “破除它们,才能抵抗它们。”

    你萎了,你谁也打不过,连逃跑都困难,更别提破除。

    抱起红色小皮球,你又振作了。

    打不过还不能多找几个靠山吗?

    你摸着红色小皮球,一边喝牛奶一边思考对策,皮球有些旧了,上面有好几道差点就能扎破皮球的划痕,看着像利器划出来的,凹痕里还残留着黑褐色的污渍。

    灵光一闪,你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妈妈,那个……你有没有……钱。”

    “我想要零花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