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纸月亮4
    _: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纸月亮4

    连续喊了宥光好几声,他始终没有出现,你心里开始产生不好的想法。

    他出事了吗?

    昨天母亲出事的时候,宥光都好好的,应该不会有事情吧。

    但脑海中不断想起宥光变得越发灰白的眼睛。

    越想越害怕,你已经开始脑补宥光在纸月亮的照耀下消失的模样了。

    “妈妈!”你跑回家,寻求母亲的帮助“宥光没出来,他会不会出事了?”

    母亲伸出手,放在你怀里的红皮球上,垂着眼眸停顿了片刻,才轻声说:“还没死。”

    这个评价听起来不是很好的样子,你追问:“那他还好吗?”

    “离死不远。”

    母亲的回答让你心头一紧,你很难接受第一个怪谈朋友就这么消失在你的世界里,更何况宥光说不定是因为帮助你,才导致情况越来越糟糕的。

    纸月亮是吸走怪谈的力量,昨天宥光帮你转移怪谈尸体救母亲,也会消耗很多力量吧。

    你之前使用“忘记”的时候,仅仅是一次,也会感觉很累。

    他愿意冒险帮你,你不能就这样抛下他。

    “我想帮帮他。”你拉着母亲的手,轻轻摇了摇,睁大眼睛,抬头期翼地望着她:“可以吗,妈妈?”

    “外面危险。”母亲不太赞同。

    “现在应该安全很多了,我们早点回家。”你试图说服母亲,外面可能比平时还要安全。

    经过纸月亮的“清洗”,恐怕很多怪谈都在面临死亡消散的结局,幸存的怪谈恨不得躲得严严实实,直到纸月亮离开才出现,可以说是人类最安全的时候了。

    母亲总算同意了你的请求,带着你出门了。

    你需要母亲帮你寻找将死的怪谈,带回去放到楼道上,送给宥光,为此你在家里找出一个很大的行李箱,可以用来打包怪谈。

    至于会不会残忍这种事,不该是你来考虑的,哲学的问题还是交给大人思考吧。

    母亲牵着你在路上行走,这是她第一次和你你一起出门,你很开心。

    路上一个行人也没看到,连会动的动物或是车辆都没有,只有风吹起落叶在地上打着漩,寂寥无比,整个城市都停摆了,仿佛变成一座荒城。

    “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困惑不已,城市里的人呢。

    母亲回答了你的疑问:“感染的人类身上有怪谈的力量。‘它’离开之后,会恢复正常。”

    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母亲带你来到河边,让你站在岸上等待,她自己则一步步走进水中,直到整个人淹没在河里,不见踪影。

    你有点紧张。

    母亲很少在你面前展现她作为怪谈的一面――虽然在大部分人看来,她日常生活的相处就已经足够恐怖怪谈了。

    你并不清楚她遵守着什么样的规则,会对人类做出什么举动,这次也没看出来,她不像宥光的能力那样明显又强大,也没有规则怪谈的恐怖骇人。

    万一她遇到别的怪谈,敌不过呢?

    胡思乱想的时候,河面上出现一个黑点,紧接着一颗头颅逐渐浮出水面,灰白的脸上漆黑阴冷的眼睛,长长的黑□□荡在水面上,如同水底深处要将人缠住、拖入水底永远掩埋的海草一般,茂密又富有诡异的生机。

    随着头颅朝岸边靠近,身体才跟着一点点露出来。

    恐怖值满分。

    你对母亲的能力稍微放心了些。

    看到她这么恐怖,你安心多了。

    母亲浑身湿哒哒的,手里提着两只又细又长的手,交给了你。

    那两只手足足有一米多长,有完整的手掌、手指、手腕、手肘、胳膊等等,胳膊再往上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眉头紧皱,一张脸崩得像是有人欠你很多钱不还,打开行李箱,努力将湿淋淋滑腻腻还有股水臭味的两只手折起来塞进行李箱。

    母亲接着带你又去了几处地方,到了地方之后,都让你站在原地等待,她去把将死怪谈僵直的身体带过来。

    比如游乐园大摆锤上面笑得诡异的青蛙面具、宠物店里长着人脸的猫、以及潜伏在下水道里长着鼠尾的小人。

    “足够了。”母亲提醒你,并拿走了一部分超市黑暗角落库存里的食物和生活用品。

    你总算知道自己平时吃的用的是从哪来的了。

    大概……母亲这样做,就算被超市的工作人员发现,他们也会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吧。

    拉着行李箱回到家后,你把行李箱待在楼梯上,这样宥光出现就能直接拿到里面的怪谈了。

    以往的相处中,你大概猜到宥光不能出现在楼道以外的地方。

    站在楼道里,喊了宥光的名字好多声,也不见他出现。

    你生怕他就这样消失,看着怀里的红皮球,想起第一次见到宥光时的模样,拿起红皮球,学着他的样子在楼道里拍皮球。

    “嘭。”

    皮球落在地上,响起第一声时,周围的光线忽然暗下好几个度。

    有什么幽深无比的东西从四周浮现,oo@@地朝着你蔓延过来。

    你察觉到不对,手上拍皮球的动作无法停下,好像有无形的力量控制着你,让你继续下去。

    “嘭。”

    落下的第二声响起,幽深的黑暗将你包围,似乎将你带到另一个未知空间。

    “宝宝!”

    隐约中,听到母亲的声音。

    你想停下,你不想继续了,念头却控制不了身体。

    “嘭!”

    第三下。

    周围的黑暗中晕开鲜血般浓郁粘稠的血色,隐约有“咕嘟、咕嘟”黏腻的冒泡声,有什么东西要从血色中冒出来……

    你的手不受控制,机械地拍打着皮球,目光逐渐涣散,第四下时,球还在半空未落下,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一把夺过红皮球。

    包围着你的幽黑和血色陡然消散,你猛地回过神来,还没后怕,就被另一只苍白的手用力推了一把,摔回了原本所在的空间,倒在楼梯上,台阶硌得后背生疼。

    你抬头,看到宥光惨白冷漠的脸上,对你瞪视的目光。

    他好像很生气。

    宥光张嘴要说什么,母亲出现在你旁边,将你拉起来护在身后,与他对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的老婆从游戏里〕〔道诡异仙〕〔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是你们逼我成巨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