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第44章 宥光的谎言
    _: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第章 宥光的谎言

    宥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但当你回过头,看到他的神色,你就知道这是道送命(分)题。

    宥光的表情和平时差别不大, 还是那样阴沉到让人毛骨悚然,但你对他已经很熟悉,会注意到表情上的细微差别。

    他嘴角又绷紧了, 微微向下。

    他的眼睛轻轻挪开,目光停留在你眼睛下方到嘴唇的位置, 不与你眼神直接接触。

    他在等你的回应,全身都散发着“我在关注”的信号, 这说明你接下来的回应对他来说很重要。

    你不是懵懂无知的孩子,清楚友谊中有一些需要仔细维护修理的地方。

    处理得好了, 能加深感情,友谊长存。处理得不好, 以后只是互相点个头擦肩而过的路人。

    你不想要坏的结果, 于是你郑重地看着宥光,语气坚定:“我的确有几个朋友, 但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不是什么好朋友的‘其中之一’, 你很重要,我永远不会因为身边出现的其他人忽视你。”

    宥光目光微抬, 与你视线相对,看着你认真的模样有些怔愣。

    你定定地看着他, 让他感受到你的真诚。

    大概五秒钟后。

    宥光眨了下眼,飞快挪开目光, 垂下眼帘, 无处安放的视线盯着你的鞋尖。

    他轻轻“嗯”了一声。

    算是对你的回应打了个“及格”的评分。

    但你觉得自己的表现应该给个“优+”评分, 便弯起嘴角,问:“宥光,你呢?”

    往日里你从没问过宥光这种问题,今天是他先起头,你问他同样的问题,不过分吧。

    “你有别的人类,或者是怪谈好朋友吗?”

    “……只有你一个。”

    你又问:“那我在你这里是不是很重要?”

    宥光又眨了下眼,目光移到自己鞋尖:“嗯。”

    看着他窘迫的模样,你咬着拳头偷笑,生怕自己笑出声来被宥光发现你故意调侃他,默默记仇。

    等笑够了,你站到宥光侧身,用胳膊杵了杵盯着鞋尖不肯移开视线的他,非常大方地说:“咱俩关系那么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好朋友就是你的好朋友。”

    “不过……”你拖长声音,引得宥光侧头看你。

    你露出大大的笑容:“我得永远都是和你关系最铁的那个。”

    宥光看着你,抿了抿唇,嘴角微扬。

    你忽然发现他耳朵有点奇怪。

    耳尖的颜色变得很淡,淡到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

    之前不是这样的。

    “咦,你的耳朵……”你疑惑地伸手去捏。

    在要碰到宥光耳尖的前一刻,被他仰着头飞快躲开,同时拍掉你的手。

    “不许碰。”

    他都躲开又拍掉你的手了,还要警惕地看着你。

    “哦……”你又看了他耳朵两眼,嘟囔道:“不碰就不碰呗,你记着我的话就行。”

    “嗯,记住了。”

    ......

    轮到一年级二班表演,你朝宥光挥了挥手,跟在同班同学们后面,一排黄色小蜜蜂陆续踏上舞台。

    进场时的舞蹈动作安排是排火车,后面的同学双手搭在前面同学的肩膀上,一个搭一个,随着音乐跑上舞台,所有人入场站好位置后,才松开一只手开始舞蹈动作,期间有三次更换队形。

    因为动作标准,反应快,你被安排在最显眼的位置,练习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却逐渐感受到一丝尴尬。

    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你才惊觉,被搬到会堂观众席最后面的舞台踏步梯因为高度原因,站在上面都快能和舞台上的人平视了!

    基本就是遥遥相对。

    宥光站在对面的舞台踏步梯上,非常认真地看着你。

    看着你双手叉腰,伸左脚、伸右脚……进行幼儿舞蹈。

    你觉得脸很烫,眼珠子乱转,只要你看不到他,他就没有一直在看你。

    这是一场意志上的煎熬。

    终于,到了谢幕的时候,你狠狠松了口气,脸上的温度也随之降下,你看向舞台对面的宥光,心里憋着点气,要报刚才在舞台上窘迫的仇,眼睛眨都不眨地用力盯住他。

    宥光跟着观众席的众人一起用力鼓掌,完全没有领悟到你那点小小的怨气。

    你宽宏大量,没有一直记着这种单方面因为尴尬而恼羞成怒的事情,表演完下台后,你回到舞台踏步梯上,从书包里拿出凹凸曼变身器。

    “宥光,给你的礼物!六一儿童节快乐!”

    “谢谢。”

    宥光接过变身器,仔细打量,语气迟疑地问:“这是什么?”

    你怔住。

    宥光不是说看过凹凸曼吗,如果看过的话,不可能不认识这个东西。

    可他对变身器玩具很陌生,还问你这是什么。

    唯一的答案是,他之前撒谎了。

    他为什么要撒谎?

    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他从来没对你撒过谎,作为怪谈,也没有撒谎的必要。

    你犹豫片刻,决定不拆穿宥光的谎言。

    这么久相处下来,你知道宥光心思敏感,虽然很想弄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但现在问出口不合适,还不一定能得到答案。

    你解释道:“这个是一款变身器玩具。”

    刻意略过变身器玩具的由来。

    “你按一下这个按钮……”你拉着宥光的手,按下变身器开关。

    变身器顶部立马向两侧弹开,发出音乐声,彩光亮起。

    “是不是很好玩?”

    “……嗯。”他点点头,看起来不像是觉得很好玩的样子,但还是非常给面子地不停重复按下变身器按钮,听个响。

    接下来没有一年级二班的表演了,你可以一直坐在这里看别人的表演,某些表演对宥光来说也许有些无聊,但他一直耐心地坐着。

    经历了舞台怪谈,又上台跳舞表演,对身体消耗不小,你坐在舞台踏步梯上眼皮子打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你做了个梦。

    梦里你抱着一块冷冰冰的大石头,一开始觉得大石头凉丝丝的,很舒服,但抱久了就觉得冷,你伸手去推那块大石头,但怎么也推不走,每次推开一点,大石头又弹回来;推开一点,大石头又弹回来。

    来回反复数次后,那块大石头被你推得烦了,竟然长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你的手,不让你推。

    石头怎么会长手!?

    你吓得“哇”一声,从梦中惊醒,睁眼就看到宥光正捉着你的手,表情奇怪。

    他身上冰凉凉的,和梦里冷冰冰的大石头一样。

    原来你靠在他身上,不知不觉间睡着了,还在梦里把他当做大石头不停推开。

    相当于靠在别人肩膀上睡觉不算,还一直推。

    你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尴尬地打了个假哈欠,借着伸懒腰的动作直起身来,把手从他手里抽开,掩饰地说:“我竟然睡着了,好困啊。”

    宥光看了眼自己的肩膀,不吭声。

    你也跟着看了一眼,整个人僵住。

    宥光穿的红衣服,肩膀有一小块变成暗红色了。

    因为被水打湿才变成暗红色。

    什么水?

    你摸了摸嘴角,挺润的。

    周围一米内的空气都陷入了沉默。

    宥光不说话,你也不说话。

    你不说话,宥光也不说话。

    尴尬快要把你溺死了。

    你装模作样地淘书包,也就掏了快半个小时吧,掏出两颗糖,无声地塞一颗进宥光手里。

    你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拆开糖纸,拆得无比认真,好像在比赛如何将糖纸最工整地拆开而不损坏糖纸。

    表演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你记不太清了。

    装作无事发生地和宥光道别后,你招呼班上的同学回器材室把衣服换回来,顺便和朋友一起搬走舞台踏步梯。

    搬舞台踏步梯的时候,你发现自己力气大了许多,是舞台怪谈送你的小礼物发挥了作用。

    也是因为身体在吸收小礼物的能量,你先前才会靠着宥光睡着。

    班上的同学们换完衣服就离开了,你留在器材室整理大家换下的衣服,也不是很麻烦的事情,只要把衣服装回箱子里就好。

    陈媛媛、周萌、彭迪没有离开,帮你一起把衣服抖开扔进箱子里。

    “我有个事情一直想不明白,想问问你们。”你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提出那个困扰的问题。

    “什么事情?”陈媛媛问。

    周萌抬头看你:“宝宝有烦恼吗?”

    彭迪拍了拍胸脯:“尽管问,我会认真帮你的!”

    “我有一个朋友,我问他看不看凹凸曼,他说看过,但我发现他其实不知道凹凸曼是什么东西。

    我们关系特别好,他帮了我很多,还救过我的命,从来没有骗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小事情上撒谎,他肯定不会对我不好,但我很在意他在想什么。”

    “竟然还有人不知道凹凸曼!”彭迪震惊脸。

    “好好帮宝宝想想为什么啊!”陈媛媛拍了他一下。

    “噢……”彭迪委屈地噘嘴,歪着头想了一会,才说:“可能觉得连凹凸曼都没看过,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撒谎了吧。”

    陈媛媛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说:“对噢,我奶奶住在乡下老家,那边有的小孩子家里都没有电视,看不到动画片的。”

    你看向周萌,她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是这样吗……”你觉得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实在想不通的话,你可以直接问你的朋友呀。”陈媛媛天真又真诚地看着你。

    “你们关系那么好,他肯定会告诉你原因的!”

    “嗯。”你笑了笑,把最后一件小蜜蜂衣服扔进箱子里,拍拍手:“都装进去了,你们先回家吧,我留下来锁门。”

    “好呀,周一见!”

    “拜拜~”

    三人跟你挥了挥手,离开了。

    你锁好器材室的门,转身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周萌一个人折返回来。

    “宝宝,你刚才问你朋友的那个问题,你很困扰吗?”

    你奇怪她为什么单独折返回来,不过还是回答道:“算不上很困扰吧,但我想一直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想了解清楚他是怎么想的。”

    “是这样啊……”周萌低头抠着手指,沉默几秒后,犹豫地说:“也许我知道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的老婆从游戏里〕〔道诡异仙〕〔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