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38章 风景
    _: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38章 风景

    在双方截然不同的理解下, 这场相亲约会结束了。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苏诗怡明天要回帝都,祁瑜德应该还会继续留在魔都。

    其实他也想和苏诗怡一起回去的, 但这么快就登门拜访(?)似乎不太好的样子。说实话,他还没完全做好心理准备呢。

    在旋转餐厅结束用餐时已经快十点了,露西谈好了东方明珠230空中酒店。它是魔都唯一的悬空酒店, 就在东方明珠塔的其中一个球体上。

    说是酒店, 但只有一个精品套间, 包含两个卧室、客厅、sa间、餐厅、影音娱乐室共占了四层面积。

    露西和保镖们会在其他区域加床, 本来是安排苏诗怡住主卧室,祁瑜德住在观景卧室, 但苏诗怡听说观景卧室的卫生间是粉色透明玻璃, 立刻表示要和祁瑜德交换。

    虽然主卧室有星光穹顶, 但她的少女心还是占据着上风。而且观景卧室离客厅近,她对那台“全球唯一的客房专业定制潜望镜”很感兴趣, 在四面单向玻璃的球体中, 她可以用任意角度欣赏魔都全景。

    这里的sa间虽然和家里定制的没得比, 但出门在外,凑合着随便用用吧。她的美容师没跟过来,幸好露西临时请来的技术也不错。至于定制的金色戴森吹风机、赠送的kartell腕表、iller harris香水礼盒、手工星座巧克力, 在她看来已经是有点心意, 但不值钱的小玩意了。

    “性价比真高。”苏诗怡躺在能俯瞰上海夜景的浴缸里, 和顾朗爸爸打电话,“一个套间竟然还不到十万一晚,这还是没有预约, 加了钱的情况下。”

    顾朗“喜欢这个?那是想把它买下来, 还是另建一个更好的?”

    苏诗怡“……偶尔住一次就行啦。再好的风景也就是看个新鲜, 天天看肯定会腻。”

    她还以为自己说出十万块便宜的话已经膨胀了,但和顾朗这种动不动就买下来的作风相比,自己完全称得上勤俭持家嘛。

    顾朗很忙,他们只简短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了。苏诗怡的按摩也即将结束,为她服务的小姐姐临走前还热情介绍,套件内的洗漱用品都是iller harris茶香系列,是英伦高端品牌。

    苏诗怡打了个哈欠“什么牌子,我没用过。我助理应该会换成noesa和alterna吧,那个才是我平时用的。”

    小姐姐……

    呜呜呜,是她冒昧了tat

    毕竟这是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能说出“不到十万一晚很便宜”的富婆啊!真羡慕和她一起进来的男生,身材那么好,难怪能得到富婆青睐,可能他这辈子都不用再奋斗了。

    被人误以为是小白脸的祁瑜德正在努力画图中,他准备画今晚烟花下的苏诗怡。草稿已经完成,希望今晚能搞定线稿,如果还来得及铺个色就更棒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完全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时,只把他当成普通相亲对象的苏诗怡已经听起了其他男嘉宾的介绍。

    电话另一头的顾盼非常兴奋“这是1号,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我真心觉得这个男人和你很配,而且他喜欢你有一段时间了!”

    苏诗怡?

    她感到莫名其妙“我认识的男生不多,和你有共同交集的就更少了……你是不是搞错啦。”

    “没错。”顾盼信誓旦旦地说,“你还记得之前薛兰英的事情吗?他觉得你在那种情况下仍然坚持自我,不惧网友流言蜚语,还成功扭转了局势的态度和做法非常赞,特别欣赏你呢!”

    苏诗怡被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当然还记得这件事。不过她临危不乱的底气是来源于顾家,那些网友说什么都影响不到她的真实生活,只要她不想听不想看,就有一万种方法屏蔽掉那些东西。

    “那他认识我本人后可能会失望的。”苏诗怡实话实说道,“他可能把我幻想成那种名流精英,能和他并驾齐驱的优秀女性,但我只是一条咸鱼。”

    可能因为她妈妈李舒曼作为豪门夫人面面俱到,所以连带着她也沾到了光环,但苏诗怡对自己的认知十分清晰,当家主母是做不来的,这辈子都不太可能的。

    所以她说“1号不会是那种要继承家业的,家里最优秀的孩子吧?这种和我完全不合适,对双方都是折磨。”

    “不是,1号的名字是姜星曜。他是刚从剑桥回来的经济学副教授,今年二十七岁,称得上年轻有为。”

    苏诗怡简直要倒吸一口凉气,二十七岁的剑桥经济学副教授?

    年轻有为完全不够形容啊,这明明是顶级天才!

    哦,忘了这是玛丽苏小说世界,目前来看还综合了其他小说,放在现实世界不太可能的事情到这里都变得稀疏平常起来。

    顾盼接着说“他是学术型人才,未来还要在理论学说上持续深耕。继承家业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他父亲就不是独生子,到他这辈的兄弟姐妹那可太多了。”

    懂了,兄弟姐妹们多意味着竞争激烈,就算他想也未必轮得到他。至于家庭环境稍微复杂一点嘛,苏诗怡也不在意,如果她真的和姜星曜在一起,他们姜家内部的事她不管,只要她在的时候风平浪静,火不会烧到他们身上来就行了。

    怎么,难道还有人敢给她脸色看吗?

    “以他的资历,在帝都找个大学留校应该问题不大。”顾盼都给她安排好了,“我已经把你的绿信发给他了,让他主动来加你。你们可以在线上聊一下,觉得合适再约出来见个面。”

    苏诗怡不得不感慨,果然还是小姐妹贴心,知道先让她和人家聊一聊。不像顾朗爸爸,二话不说就把人空投过来,搞得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除了肯定会被ass掉的周英哲,大概率只能做朋友的小贺,目前是祁瑜德在她心里印象分最高。没办法,他的男菩萨身材真的让人很难抗拒……

    但要说怦然心动,觉得“就是他了”,那倒还差一点点。也许她就不是一见钟情型选手,需要时间慢慢相处才能体会。

    她暂时还没等到姜星曜的绿信,不过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如果他还没看到顾盼的消息也很正常。

    苏诗怡躺在观景卧室的大床上,对面就是魔都地标建筑外滩三件套。230米的高空向下俯瞰,这种坐拥整座城市的畅快感真是让人沉醉。在随手拍一张都能引发群体柠檬的绝美风景中,她淡定地打开了《我的小岛》。

    人,总是会真香的。

    顾朗爸爸的话还是很有道理,喜欢就买,或者另建。虽然她已经有城堡的一层楼了,但像这样球状的单面玻璃观景房,她还没能拥有呢。

    由于苏诗怡对建筑学知识一窍不通,捏出来的楼房大厦都奇奇怪怪,所以在最近更新的版本中,凯文已经添加了让她说出需求,智能系统根据现实建筑的合理性一键生成的功能了。

    现在她还可以直接说“先模拟出一个东方明珠,我在此基础上改一改。”

    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她会改得稀烂,让建筑设计师看到后两眼一昏的程度,但是没关系,她可以先按自己的想法来,万能的凯文会作初改,既能保留她的设计创意,又能把一些能把牛顿气活过来的东西改掉,再让专业设计师优化。

    苏诗怡自认是一个好甲方,她知道自己水平咋样,反正成本是没有上限的,实在不能建的东西她也不会要求别人去反抗物理学。因此,虽然她脑洞多且麻烦,但在业内的风评竟然还不错。

    不是每个设计师都愿意接那么难的活,但……她给得实在是太多了!

    这种破坏行业不良生态,以一己之力拉动同期内甲方的价格内卷,她真是人美心善的绝世大好人!

    而且,诗怡富婆发出的委托如果做成了,对口碑的积累也有极大好处。比如说上次那个摩天轮的设计方案到现在还在招标,各个公司和团队都在摩拳擦掌,看谁有本事创造新的世界纪录。

    苏·建筑设计界大善人·诗怡花了半小时,用3d建模技术将东方明珠改得支离破碎,除了那几个球体还保留着外,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经过系统的模拟运行,认证这个建筑物完全按照标准来建的话,它至少不会自己突然塌陷——也仅此而已了。

    这就够了,她满意地点点头,将心血大作存档后云端上传,完全不知道它会让多少建筑设计师无语凝噎,怀疑人生,泪洒当场,想要重金求一双没看过这个的眼睛。

    天上不会掉馅饼,有时候这钱吧,还真的没那么好赚……

    次日上午九点,苏诗怡才从床上睁开眼睛。她在继续睡和起来吃个早餐之间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听营养师的,每天早上至少吃点东西。

    “sunday,让露西把我的早餐送进来。”

    她只需要继续躺着,直接呼唤sunday的名字,床头边的手机就会自动亮起,并回答“好的,已为您通知。根据您昨日的进食情况,营养师已为您做好膳食规划,共有三套方案可供选择。”

    苏诗怡的眼皮还在打架,根本就懒得看,“你帮我选。”

    “好的,根据您的饮食偏好,已选择方案c,早餐将在十分钟内送到。已连接卫生间智能家电,水温调整完毕,您可以过去洗漱了。上午好,祝您拥有愉快的一天。”

    科技改变生活,这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啊。

    苏诗怡在床上又躺了一会,这才说服自己松开川沙妲己玩偶,从舒服的被窝中起来。结合她口腔情况私人订制的电动牙刷有好几把,露西这次就带了一把放到这里,牙膏也是定制的——虽然这玩意对刷牙时的贡献很小,但苏诗怡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味道。

    唔,珍珠奶茶味的牙膏用起来可真上头,真是多亏了顾家名下的品牌实验室愿意给她做,她还想试试西瓜汁和金桔柠檬。

    等她完成刷牙洗脸的基本洗漱流程后,剩下的瓶瓶罐罐她不准备自己动手,吃完早餐后叫个美容师过来弄吧。

    从洗手间出来,露西已经将她的早餐在餐桌上摆好了。用支架支撑着的平板主屏幕页面上显示着任务管理器,几个平台的视频a正在等待她的选择。

    她选了一款脱口秀综艺,并遗憾于这种表演艺术在国内还是太少了。听说线下还是有不少表演的,哪天有空的话可以去听听。

    苏诗怡把这个需求告诉露西,她的好助理问她“您想什么时候去听呢?”

    “这不是得看他们什么时候有演出吗。”

    “那倒不用。”露西回答,“我们做主办方,邀请脱口秀演员过来即可。”

    也对哦,还是她的助理聪明,苏诗怡觉得自己总是把路子走窄了。

    脱口秀表演是这个道理,明星演唱会应该也是。她现在应该不用和别人抢票了,直接通知对方公司留几个座位就行。如果开演唱会那天她没空,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

    不就是演唱会吗,再办一场咯。她还能办拼盘的,将喜欢的哥哥姐姐一网打尽,真不错。

    苏诗怡查看日历数了一下,现在是七月初,她答应过八月要去俄州看白虎的。

    “八月前安排好脱口秀专场和拼盘演唱会吧,别和我的出海计划撞档就好。”

    露西“好的,会为您安排妥当。”

    这种在业内会被人骂黑心甲方的要求,对苏诗怡的团队来说,已经算是最简单的一项了。

    至于哪些选手和明星会在邀请范围内,就根据她上网数据的分析情况来安排吧,如果有苏诗怡特别喜欢的,她会单独说。

    地点嘛……那就和漫展一样,全国巡回吧。

    苏诗怡一边看综艺,一边喝拿铁,还要一边翻动平板查看工作报告,她觉得自己太努力了,简直可以和顾朗爸爸比肩!

    如果忽略掉两人的起床时间就有本质差别,而且顾朗看报告是要做准确的决策,而她真的只用看,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提出哪怕会把专业人士气疯的意见,那她和顾朗确实同样刻苦。

    这份报告是十亿岛游乐园的建设进度汇报,除了摩天轮因为设计施工难度过高,还在走招标流程外,其他的都已经动工建设了。

    噢,还有恐龙基因实验室,那边的进度可以说是零,因为科研人员也无法确定自己研究的方向是否正确,只是大笔的资金哗啦啦地砸出去,幸好是顾朗爸爸兜底。

    这个数字苏诗怡直接略过不看,反正那么多个零她也数不清楚。

    大部分项目都按照她的创意小修小补,只有数码兽ar互动这块增加的内容比较多。凯文和游戏团队给出的反馈是,在入园时间和次数有限的情况下,绝大部分游客很难完成对数码兽的深度培养,除非是十亿岛常驻居民,否则这项互动的图鉴和榜单并没有太大意义。

    优秀的团队不仅能意识到老板的问题,更要替老板解决问题。下面就是建议,用于和数码兽互动的ar眼镜单独贩售,游客既可以选择免费试用公共体验版,也可以选择购买私人版,两者的区别是,只有私人版能储存数码兽数据,并且可以带走。

    这意味着,即使在离开园区的地方,眼镜的主人依然能够和数码兽互动,他们也会考虑将进化道具投放在各大城市的合作地点,只要遇到另一位持有ar眼镜的数码兽搭档,也可以在园区外和他进行k。

    这样一来,园区ar互动区域的定位就变成了“数码兽获取地”,既能源源不断吸引游客到来,也能保证他们离开园区后依然能够畅玩,体验和数码兽并肩战斗的乐趣。

    当然,园区内也会不定期刷新出大boss,邀请他们前来参与限定活动,可以奖励限定勋章和特殊道具,免得有人一口气集满太多数码蛋,就再也不来了。

    苏诗怡看得直咂舌,果然,比起专业的游戏策划来说,她都能称得上业界良心了。

    “没什么问题。”她将这块平板还给露西,又觉醒起那么一点点良心,“额,有限定活动时,持有ar眼镜入园的游客门票半价吧。”

    这样既能给游戏爱好者一点实惠,又能促进ar眼镜销售,把它当限时打折卡使用。它不仅可以入园打折,也具备其他ar眼镜该有的功能,甚至还附带一款超赞的游戏诶!

    眼镜都买了,你不顺便抱走一枚数码蛋吗?等数码兽破壳而出,你就可以找你的朋友互动挑战,你的其他朋友就会看着很羡慕,就会加入眼镜购买大军,如果身边的朋友都买了,不太感兴趣的也会逐渐想要了解,然后跟风……

    当ar眼镜成为社交工具时,它的销售量必将获得井喷式增长,然后良性循环直到热度消散,狗策划苏诗怡最懂了。

    她这不是想赚钱,她是想让大家都沉浸到数码兽的快乐中(确信)

    按照她一贯的风格,眼镜的定价肯定不会太贵,会处于性价比极高,但至少还能获得利润,不会把同行卷死的程度。

    苏诗怡确实可以按成本价卖,甚至自己补贴一点低于成本卖都行,但会对整个行业带来不好的影响。毕竟她不在乎那点钱,别人还得赚钱养家呢。

    这些道理都是顾朗爸爸教她的,她爹不愧是首富,考虑得比她周全多了。

    吃完早餐后,苏诗怡这才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她绿信上有未读消息。

    祁瑜德早就醒了,上午七点多就给她发了早安的表情包,苏诗怡也回了一个早安,即使现在已经九点半了。

    她再点开新的朋友,果然是姜星曜副教授。打招呼时间是上午八点,天哪,这些人都起得这么早吗?

    苏诗怡通过了姜星曜的好友申请,在他没给自己发消息之前,点进他的朋友圈看看。

    她其实是想看姜副教授长什么样子,但他的头像是图书馆一角,朋友圈封面是系统默认,而朋友圈内容嘛……都是苏诗怡看标题就会敬畏的经济学推文分享。

    至少这些都还是,她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如果加的是姜星曜的脸书或推,那些经济学上的专业名词肯定能把英语本就不好的苏诗怡看晕了。

    没看到姜星曜照片的苏诗怡略有遗憾,直接找他要是不可能的,他们还没那么熟呢,但她想到了别的办法。

    嘿嘿嘿,姜星曜可是1号呢,那个压缩包里的照片第一张应该就是他啦。

    怀着略带紧张和期待的心情,苏诗怡又翻出了顾朗爸爸给她发的压缩包。1号的照片果然标注了姜星曜的名字,而且上面是他正装照诶!

    照片中的姜星曜正在上课,那身别人穿上去像推销保险的三件套,在他身上就显得格外有气质。他的五官很有锋利感,尽管圆框金丝眼镜略有冲淡他身上的侵略性,但他的眼神还是分外锐利,微张的薄唇又带着几分禁欲般的性感。

    仅仅只是看他的照片,苏诗怡就觉得有点紧张了,拍这张照片的是他的学生,可能已经被他发现了吧……

    讲台上副教授不赞成的视线猛盯jg

    苏诗怡切回聊天页面,姜星曜给她发消息了。看到聊天框是语音消息时,她已经感觉到不妙,等打开一看,好家伙,三条60秒的长语音。

    苏诗怡……拳头硬了

    不要以为你是帅哥我就会忍你,我只能接受顾朗爸爸给我发这样的语音!

    前社畜被老板和客户支配的恐惧和怒火涌上心头,苏诗怡本来是想转文字看看他都说了些什么东西,结果不小心点到了播放。

    她是想暂停的,但手机里已经传来了他的声音。

    “上午好,苏诗怡。我是姜星曜……”

    他后面说了什么,苏诗怡其实已经不太有印象了。他的脑子里就只剩一种声音在盘旋

    草,他的隐藏职业是配音演员吗,为什么他可以用冷淡的声线,配上起伏的语调,将简简单单的一句问候都说得这么悦耳动听、腔调十足啊!

    呜呜呜,多说点,为什么绿信一次只能发六十秒的语音,她可以听一整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的老婆从游戏里〕〔道诡异仙〕〔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