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42章 相亲
    _: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42章 相亲

    在耳机上轻敲几下就挂断电话的顾朗, 嘴边的笑容很快消失。尽管如此,合作对象还是感觉眼前的顾总好像心情很好,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温和许多。

    喝茶间隙时, 他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顾总是接到了什么喜讯?如果方便分享的话,让我也跟着长长见识。”

    顾朗端着滚烫的茶杯, 淡定地回答:“没什么, 是家里不争气的孩子打电话来。”

    “顾少已经是人中龙凤啦,要是他还不争气, 其他家的后代都只能算废物咯,您的要求也太高了。”

    “他没那么好, 都是别人吹得太过了。”

    顾朗随便提了一句顾宸,话锋一转就带上几分得意, “我说的是我女儿诗怡, 就是hw的创始人,《重返高三》的综艺投资人苏诗怡。”

    合作对象:……

    hw是什么,《重返高三》他倒是听过, 现在只要上网的人都知道它,热度实在是太高了。但这说破天了不就只是一档热综艺吗,要论捞钱指数,偌大的娱乐圈它可排不上号啊。

    应该说,整个娱乐圈的那点小打小闹,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像他们这种, 尤其是顾总级别的富豪, 除非是想要挖掘潜力新人, 否则没有百亿的生意都不值得亲自关注的。

    可能当爹的心情都是这样吧, 他有个朋友,孩子拿个卫生标兵奖状都要裱在墙上,再发九宫格朋友圈。表面上说低调低调,这点小事不值一提,心里想的是你们快点过来夸我家崽,和顾总现在的状态就很类似。

    顾总都这么说了,他肯定要跟着附和:“令爱真是年轻有为,初出茅庐就闯出一片天地,还是顾总教女有方。”

    这话说得还挺好听,顾朗心里得意,嘴上还是谦虚:“也没教什么,都是她自己想的。别看她这样,但还是小孩子脾气,刚才还打电话过来撒娇,唉,养女儿虽然贴心,就是有点黏人……”

    接着就是顾朗口若悬河的一番倾(xuan)诉(yao),明面上是抱怨女儿太烦,实则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个中心讯息——

    在我女儿心里,我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虽然这个称呼有点过头,但我女儿对我就是有滤镜,她真的是这样想的。唉,虽然听这些赞美有夸张成分,但谁让这是我女儿说的呢。

    合作对象:……

    他从认真听讲,时不时点头哇哦,到最后已经听到有点麻木了。

    知道你有女儿了,可以了,不用再说了!

    作为爸爸的好女儿,苏诗怡在思考,要买点什么礼物表达一下对老爹的感激之情。就算顾朗爸爸什么都不缺,但她还是要表示心意的嘛。

    她打开桃宝,在搜索框输入“礼物送爸爸”,显示的商品都是保温杯、按摩仪、钱包、腰带等等之类的东西,这些物品都有他的秘书和助理搞定,她买了意义不大。其他东西么,一个比一个拉。

    车钥匙就很没必要,这些牌子在她的车库里都排不上号;桌面摆件也不合适,几千几万的对普通人来说是贵,但九位数以下的都上不了顾朗的书桌;还有什么飞机、游艇的模型就更别提了,她就算送实体,顾朗可能都看不上。

    自信点,把“可能”去掉。

    逛了一圈,苏诗怡觉得这些东西通通都不行。她总结了经验,普通人都能想到的肯定不行,往价格上走的也不行,那就只能拼心意了。

    她在自己为数不多能掌握的技能中扒拉一圈,想起自己其实还会织围巾。虽然现在是夏天——没关系,南半球是冬天!顾朗爸爸去澳洲谈业务的时候就能用了!

    嗯,就是这样,围巾对大多数华夏人来说是季节限定物

    品,但对满世界飞的顾朗来说,是常用物品嘛。很实用的,绝对不是因为她实在没有其他技能的关系。

    信心十足的苏诗怡改变搜索词“毛线团”,选择了图案和自己记忆中最为相似的冰条粗毛线。只是在选择颜色的问题上,苏诗怡犯难了。

    即使排除掉过于鲜艳的色系,她还是要在十几种颜色中纠结。毕竟她买的是手工材料,不是成品可以全送,这种是没办法all 的。

    唔,既然这样,那就问问?苏诗怡第一个想到的是顾朗的秘书,但他说的模糊不清,好像是什么颜色都可以。好吧,她也不为难打工人了,如果换成是她,也不敢打包票老板的喜好,万一说错了呢。

    她又去问李舒曼,得到的回答竟然也是都可以。是的,就是如此神奇,顾朗爸爸没有展示过,或者被人发现对任何一种颜色的偏好,只要不是明显不合适的粉色黄色等,基本都行。

    唉,走情报捷径失败,还是得她自己做决定啊。

    但其他男性的意见还是值得参考的,顾宸这个男主身上从不穿黑白灰以外的颜色,可以不用问他了,凯文推荐的是黑色,永不出错。

    苏诗怡想了想,分别给祁瑜德和姜星曜都发了消息,

    她没有说是要送爸爸,因为其他人都会帮她保密,这两个没那么熟,苏诗怡怕他们不小心和谁聊天时说漏嘴了。要知道,顾家可是豪门圈中的绝对顶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要引人关注的那种。

    姜星曜没想那么多,他还认真打了很长一段话,让她从收礼人的性别、年龄、肤色、服装风格等方面分析,毕竟做调查问卷也是要控制变量的,不限定条件的广撒网没有意义。

    看完了他这几百字的理论,也没找到一个颜色的苏诗怡:……

    让你做个选择题,你在这阐述问题设置的合理性?

    比起专业严谨的姜副教授,祁瑜德的心态与他截然相反。

    这、这肯定是“无中生友”,还特意问他,这围巾就是要送给他的吧!

    虽然现在是夏天,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要约自己去南半球旅游呢?或者去雪山滑雪也可以啊!

    祁瑜德本来想说黑白灰蓝,这几个比较好搭配男士衣服的常用色,但他转念一想,这可是苏诗怡送他的第一件礼物,如果太常规,那纪念意义岂不是要大打折扣吗?

    而且这是手工的,是手工的!

    谨慎考虑后,他回复:

    苏诗怡:?

    大哥你是认真的吗,这种鲜艳的颜色是她第一轮就排除了的诶!

    她强调:

    哦豁,祁瑜德心想,这不就是他吗?

    她二十一,他即将三十,不是同龄人,更年长一些,没毛病啊!

    他美滋滋地回复:

    她肯定是想给他惊喜,还不想让他知道,没事,他都懂得,完全可以配合她!

    祁瑜德这番话倒是真的说动了苏诗怡,选择大红色围巾的另一个优势就是,顾朗爸爸的衣帽间里应该没有,或者很少,肯定比黑白灰少得多,也算是能让人眼前一亮吧。

    好,那就决定是你了!

    苏诗怡痛快下单了大红色毛线团,看到店家有赠送针织棒,就没再选择单独购买。她是不差钱,但对自己的织围巾技术有自知之明,还没到需要挑剔道具的地步……所以

    就不用浪费了tat

    只能保证不散架,真的能用,至于其他的……重在心意嘛!

    下午五点时,苏诗怡从房间里出来,正好遇到拎着活鱼活虾和满满一袋子菜进门的祁瑜德。

    她有点奇怪:“小瑜,你去菜市场买菜了?”

    本来想给她惊喜的祁瑜德有点囧,但既然提前被发现,他也就承认了,“嗯,我做几道拿手菜,就当是感谢你的招待。”还有围巾,嘿嘿嘿……

    他已经疯狂下单了一堆冬季衣物,就用来配大红色围巾,他准备好了!

    苏诗怡面露尴尬:“啊,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呢。可是我……额,我得出去吃。不好意思,我没有提前告诉你。”

    “这样啊。”祁瑜德的目光闪过失落,随即又说,“没关系,是我没有先问你。那你要去哪里,去找朋友吃饭吗?”

    “去相亲。”

    祁瑜德:?

    祁瑜德:???

    等等,她说什么,她要去那里,这不对吧!!!!

    苏诗怡也没打算瞒他,坦坦荡荡就说了,但见他这么震惊,还是解释了一下:“我妈妈安排的,对方也在魔都,离我这还挺近。所以就,为了给双方长辈面子,还是得去一趟,我估计就是走个过场,对方没那个意思。”

    呵呵,说到这里,为什么她如此笃定呢?

    因为这个叫洛运乾的13号男生,约她见面的地方是自助酱骨头!

    但凡他有那么一丁点想要和她谈恋爱的意思,会把第一次见面的地点约在这种地方吗?一男一女相亲,背景是一盆酱骨头,他俩抓着在那啃,观赏对方分分钟出丑图表情包的动作?

    说真的,如果这场相亲不是她亲妈李舒曼促成的,苏诗怡是真的不想去。但对方已经旗帜鲜明地表达了态度,她的摆烂就彻底表现在造型上——

    祁瑜德看着她素面朝天,连口红都不涂的脸,随手扎起的丸子头,虽然实际价格很贵但看起来简简单单的t恤和牛仔裤,心里才稍微松口气。

    不知道那男的是不是真的没意思,反正苏诗怡这么打扮,肯定是没意思。

    呼,那就好,是长辈安排的相亲,那就是走个过场……

    等等,他和诗怡不也是长辈安排的吗?

    祁瑜德一下就攥紧了手中的塑料袋,心中有千般委屈,却没有说出口的立场。他的话梗在喉咙里,也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路上小心。”

    为什么要去相亲,能不能不去。你要去哪里,去多久,回来还喜欢我吗qaq

    不对,她现在就未必喜欢他呜呜呜呜……

    可惜苏诗怡听不到他的心里话,还和他挥手说拜拜,转身就真的出门了。

    祁瑜德:tat

    他惆怅地走进厨房,将鱼和虾倒进盆里。他已经无心做什么好吃的菜,准备随便清蒸一下就解决掉它们时,意外地发现有两只虾都黏在了一起。

    祁瑜德:……

    太过分了,你们是什么意思啊!

    他面无表情地戴上手套,强行将它们分开,并准备一半油焖,一半白灼,你们就算是变成食物,也休想在一个锅里,甚至不能在同一个胃里!

    洛运乾给她发的酱骨头店定位不算很偏,苏诗怡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到了。这家酱骨店门面不算大,环境比普通大排档略好,至少不会让人反感。

    她的脸在互联网上实在算是出名,所以苏诗怡现在出门都习惯戴口罩。她和老板说在等人,就在座位上开始无聊地玩手机,从压缩包里看看13号洛运乾的具体情况。

    好家伙,不看不知道,这家伙长得一脸正气的,家里也有红色背景,几代都是从军,就他本人例外。不过他已经有现役军官的哥哥,估计和这个也有关系吧。

    苏诗怡感慨,她这亲妈的人脉关系也是真的广,这都能给她介绍。不过她估计,她和洛运乾也就是只吃一顿饭,之后躺在彼此绿信好友列表的关系罢了。

    她正这样想着,突然被人敲了敲桌子。有个男人端着杯酒过来,“美女,看你一个人啊,来,我敬你一杯。”

    苏诗怡穿书前在酒桌上被多少客户这样劝过,对这种情况熟悉得很。以前要忍着,现在不用忍。

    她正眼都没看对方,直接回绝:“不。”

    “你这人,这就不懂事了……”

    苏诗怡直接拿起桌上的茶杯,冲着对方面门倒去。温热的茶水溅了男人一脸,他先是错愕,即将恼羞成怒要动手时,苏诗怡摘下了她的口罩。

    “是我。”她以完全不输对方的气势瞪着他,“你敢动手试试?”

    男人愣了一下,他其实还没认出这是谁,但这种气场让他有点迟疑,“你算是什么东西?”

    她笑笑:“我没别的本事,就是有钱,很有钱,能以合法的手段,让你这辈子都过得不顺畅,随时都会有麻烦的苏诗怡。你敢碰我一下,我能记一辈子,就算我记不住,想要讨好我的人也能记住。怎么样,还敢动手吗?”

    她这张脸不一定人人认识,但她这个名字,上过网的多少也知道一点。

    男人吓出一身冷汗,马上变了张脸,讪笑道:“唉哟,我刚才和您开玩笑呢……我这真是……喝多了喝多了,您别介意。”

    苏诗怡是一个很宽容的人,所以她站起来扇了男人一耳光,那响亮的声音让全场都能听到。

    “不好意思啊。”她甩甩手,“我刚才手滑了,你别介意。”

    男人脸上火辣辣的疼,但他还是不敢反抗。因为他知道,对方不是在放狠话,她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苏诗怡敢动手扇他,反而让他更肯定,这人是真正的首富千金,有钱人嘛,总是不好惹的,要是对方就这样息事宁人,他才要怀疑她只是虚张声势。

    他内心憋着火,也只好和苏诗怡点头哈腰地赔罪道歉。尽管苏诗怡又坐了回去,淡定地低头看手机,但没有这大小姐的首肯,他在这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苏诗怡编辑完手中的信息,点击发送后,这才对他说:“滚吧,别在这碍眼。”

    男人心中屈辱,却是敢怒不敢言,脸上的笑容比刚才还谄媚,就差跪下来叫她祖宗了。他越是这样,苏诗怡就越觉得自己的安排有点道理。

    为了安全,她身上携带着随时可联网的微型收音设备,方便在遇到特殊情况时让凯文实时听到她周围的声音。刚才这段就被苏诗怡发过去了,她叮嘱凯文,去和当地公安局事先报备,安排几个人在魔都轮流跟着他,如果他还有这种行为,第一时间报警,将他绳之以法。

    苏诗怡很清楚这种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今天在她这里受挫,并不会让他真正改变,他只会觉得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如果今天坐在这里的只是普通女孩,没有她这样的背景,那是什么结果真的不好说。

    只要从这家酱骨店走出去,他随时都有可能搜寻新的目标。什么喝多了都是扯淡,社会新闻上哪个罪犯醉酒后会痛殴自己的领导上司,会抓着比他身材更健壮的人一顿乱揍?

    明知他有可能会犯罪,还放任他的行为,这可不是苏诗怡的风格。宁可白花钱雇人,也要防患于未然。

    苏诗怡还在看手机时,将刚才这一幕尽收眼底的洛运乾走了过来。说实话,当那男人

    端着酒杯走过去时,他就想过来解围的,没想到苏诗怡这么刚。男人准备动怒时,他也准备好动手了,但似乎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啊。

    这个女孩有点意思,不是他想象中娇滴滴的任性模样。

    洛运乾坐下时,苏诗怡抬头看他,眼角都跳了跳。如果说约在酱骨头店,还能用他爱吃酱大骨来找补的话,他这个土到极致的打扮就真的没得说。

    兄弟啊,不想相亲她也理解的,直说就行了,年轻人之间可以互相掩护,但你没必要穿豹纹olo衫和紧身裤过来吧?好好的一张帅哥脸,真的经不住这种糟蹋法。

    额,不会这家伙的品味就是这样吧,不能吧不能吧?

    苏诗怡宁可相信他是故意的,不然帅哥如此堕落真的会让人心痛!

    幸好,他确实也意识到了尴尬。洛运乾干咳几下,他本来是想把人家女孩吓走,但现在他想和苏诗怡好好聊聊了,自己这套衣服又……

    他只能开口说点什么:“你刚才都不害怕的吗?万一那男的没被你震住怎么办。就算事后你可以折腾他,但你当场总是要吃亏的。”

    “原来你看到了。”苏诗怡一脸坦然,也没觉得自己应该在相亲对象面前维持什么温婉可人的形象,“我的四个保镖就在隔壁桌,他敢动手的话,后悔的一定是他。”

    洛运乾:……

    只能说豪门千金出门就是不一般,这准备的还真是相当充分。

    反正也暂时想不到别的话题,苏诗怡就和洛运乾说了自己找人盯着那男人的事,顺便检验一下他的三观和自己是否一致。他要是觉得小题大做,抓着不放之类的,那他俩就是绝对没后续了。

    但红色家庭出身的洛运乾显然很有正义感,他只提醒苏诗怡注意守法。

    苏诗怡点头:“我已经让助理去报警了,刚才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骚扰,事后跟着他是为了获得更多证据,维护社会治安。”

    她是尊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呢?

    见她心里有谱,洛运乾也就没说什么。见苏诗怡一直盯着他的衣服看,他有些尴尬,随后就大方承认了:“抱歉,一开始确实对相亲有抵触心理,所以就……”

    “没事。”苏诗怡只是惋惜于帅哥随便乱穿,倒也不是很介意,“一开始?所以我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你改观的点吗?”

    洛运乾托着腮:“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娇气,遇到事情也不会哭哭啼啼,挺飒的,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苏诗怡:……

    她扯扯嘴角:“其实我和大多数女生都一样,你说的那种才是少数派吧。你对女生有偏见,洛先生。”

    “一般女生可不会那么痛快地泼男人茶水。”

    “她们不是不会,是不敢。”苏诗怡告诉他,“我以前就不敢,因为我怕被报复,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我这样的条件,将那些只会欺软怕硬的人吓退。这是现实原因,不是性格问题,如果,如果每个女孩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谁会愿意软弱。”

    “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点灵感,我觉得hw基金又有新的运营方向了。”

    洛运乾:“愿闻其详?”

    “免费的防身技巧训练,一键报警器的全面推广,反正这些对女孩子自我保护有帮助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我觉得都可以做。”

    “这很烧钱。”洛运乾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些是问题吗?对苏诗怡来说根本就不是。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管烧吧。确实可能吃力不讨好,我预料到了,但只要能帮助一个,哪怕

    是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时代发展的庞大叙事下,她能做的微乎其微,但她还是想做。

    “我把这称呼为,站在财富就行了,年轻人之间可以互相掩护,但你没必要穿豹纹olo衫和紧身裤过来吧?好好的一张帅哥脸,真的经不住这种糟蹋法。

    额,不会这家伙的品味就是这样吧,不能吧不能吧?

    苏诗怡宁可相信他是故意的,不然帅哥如此堕落真的会让人心痛!

    幸好,他确实也意识到了尴尬。洛运乾干咳几下,他本来是想把人家女孩吓走,但现在他想和苏诗怡好好聊聊了,自己这套衣服又……

    他只能开口说点什么:“你刚才都不害怕的吗?万一那男的没被你震住怎么办。就算事后你可以折腾他,但你当场总是要吃亏的。”

    “原来你看到了。”苏诗怡一脸坦然,也没觉得自己应该在相亲对象面前维持什么温婉可人的形象,“我的四个保镖就在隔壁桌,他敢动手的话,后悔的一定是他。”

    洛运乾:……

    只能说豪门千金出门就是不一般,这准备的还真是相当充分。

    反正也暂时想不到别的话题,苏诗怡就和洛运乾说了自己找人盯着那男人的事,顺便检验一下他的三观和自己是否一致。他要是觉得小题大做,抓着不放之类的,那他俩就是绝对没后续了。

    但红色家庭出身的洛运乾显然很有正义感,他只提醒苏诗怡注意守法。

    苏诗怡点头:“我已经让助理去报警了,刚才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骚扰,事后跟着他是为了获得更多证据,维护社会治安。”

    她是尊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呢?

    见她心里有谱,洛运乾也就没说什么。见苏诗怡一直盯着他的衣服看,他有些尴尬,随后就大方承认了:“抱歉,一开始确实对相亲有抵触心理,所以就……”

    “没事。”苏诗怡只是惋惜于帅哥随便乱穿,倒也不是很介意,“一开始?所以我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你改观的点吗?”

    洛运乾托着腮:“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娇气,遇到事情也不会哭哭啼啼,挺飒的,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苏诗怡:……

    她扯扯嘴角:“其实我和大多数女生都一样,你说的那种才是少数派吧。你对女生有偏见,洛先生。”

    “一般女生可不会那么痛快地泼男人茶水。”

    “她们不是不会,是不敢。”苏诗怡告诉他,“我以前就不敢,因为我怕被报复,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我这样的条件,将那些只会欺软怕硬的人吓退。这是现实原因,不是性格问题,如果,如果每个女孩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谁会愿意软弱。”

    “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点灵感,我觉得hw基金又有新的运营方向了。”

    洛运乾:“愿闻其详?”

    “免费的防身技巧训练,一键报警器的全面推广,反正这些对女孩子自我保护有帮助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我觉得都可以做。”

    “这很烧钱。”洛运乾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些是问题吗?对苏诗怡来说根本就不是。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管烧吧。确实可能吃力不讨好,我预料到了,但只要能帮助一个,哪怕是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时代发展的庞大叙事下,她能做的微乎其微,但她还是想做。

    “我把这称呼为,站在财富就行了,年轻人之间可以互相掩护,但你没必要穿豹纹olo衫和紧身裤过来吧?好好的一张帅哥脸,真的经不住

    这种糟蹋法。

    额,不会这家伙的品味就是这样吧,不能吧不能吧?

    苏诗怡宁可相信他是故意的,不然帅哥如此堕落真的会让人心痛!

    幸好,他确实也意识到了尴尬。洛运乾干咳几下,他本来是想把人家女孩吓走,但现在他想和苏诗怡好好聊聊了,自己这套衣服又……

    他只能开口说点什么:“你刚才都不害怕的吗?万一那男的没被你震住怎么办。就算事后你可以折腾他,但你当场总是要吃亏的。”

    “原来你看到了。”苏诗怡一脸坦然,也没觉得自己应该在相亲对象面前维持什么温婉可人的形象,“我的四个保镖就在隔壁桌,他敢动手的话,后悔的一定是他。”

    洛运乾:……

    只能说豪门千金出门就是不一般,这准备的还真是相当充分。

    反正也暂时想不到别的话题,苏诗怡就和洛运乾说了自己找人盯着那男人的事,顺便检验一下他的三观和自己是否一致。他要是觉得小题大做,抓着不放之类的,那他俩就是绝对没后续了。

    但红色家庭出身的洛运乾显然很有正义感,他只提醒苏诗怡注意守法。

    苏诗怡点头:“我已经让助理去报警了,刚才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骚扰,事后跟着他是为了获得更多证据,维护社会治安。”

    她是尊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呢?

    见她心里有谱,洛运乾也就没说什么。见苏诗怡一直盯着他的衣服看,他有些尴尬,随后就大方承认了:“抱歉,一开始确实对相亲有抵触心理,所以就……”

    “没事。”苏诗怡只是惋惜于帅哥随便乱穿,倒也不是很介意,“一开始?所以我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你改观的点吗?”

    洛运乾托着腮:“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娇气,遇到事情也不会哭哭啼啼,挺飒的,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苏诗怡:……

    她扯扯嘴角:“其实我和大多数女生都一样,你说的那种才是少数派吧。你对女生有偏见,洛先生。”

    “一般女生可不会那么痛快地泼男人茶水。”

    “她们不是不会,是不敢。”苏诗怡告诉他,“我以前就不敢,因为我怕被报复,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我这样的条件,将那些只会欺软怕硬的人吓退。这是现实原因,不是性格问题,如果,如果每个女孩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谁会愿意软弱。”

    “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点灵感,我觉得hw基金又有新的运营方向了。”

    洛运乾:“愿闻其详?”

    “免费的防身技巧训练,一键报警器的全面推广,反正这些对女孩子自我保护有帮助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我觉得都可以做。”

    “这很烧钱。”洛运乾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些是问题吗?对苏诗怡来说根本就不是。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管烧吧。确实可能吃力不讨好,我预料到了,但只要能帮助一个,哪怕是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时代发展的庞大叙事下,她能做的微乎其微,但她还是想做。

    “我把这称呼为,站在财富就行了,年轻人之间可以互相掩护,但你没必要穿豹纹olo衫和紧身裤过来吧?好好的一张帅哥脸,真的经不住这种糟蹋法。

    额,不会这家伙的品味就是这样吧,不能吧不能吧?

    苏诗怡宁可相信他是故意的,不然帅哥如此堕落真的会让人心痛!

    幸好,他确实也意识到了尴尬。洛运乾干咳几下,他本来是想把人家女孩吓

    走,但现在他想和苏诗怡好好聊聊了,自己这套衣服又……

    他只能开口说点什么:“你刚才都不害怕的吗?万一那男的没被你震住怎么办。就算事后你可以折腾他,但你当场总是要吃亏的。”

    “原来你看到了。”苏诗怡一脸坦然,也没觉得自己应该在相亲对象面前维持什么温婉可人的形象,“我的四个保镖就在隔壁桌,他敢动手的话,后悔的一定是他。”

    洛运乾:……

    只能说豪门千金出门就是不一般,这准备的还真是相当充分。

    反正也暂时想不到别的话题,苏诗怡就和洛运乾说了自己找人盯着那男人的事,顺便检验一下他的三观和自己是否一致。他要是觉得小题大做,抓着不放之类的,那他俩就是绝对没后续了。

    但红色家庭出身的洛运乾显然很有正义感,他只提醒苏诗怡注意守法。

    苏诗怡点头:“我已经让助理去报警了,刚才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骚扰,事后跟着他是为了获得更多证据,维护社会治安。”

    她是尊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呢?

    见她心里有谱,洛运乾也就没说什么。见苏诗怡一直盯着他的衣服看,他有些尴尬,随后就大方承认了:“抱歉,一开始确实对相亲有抵触心理,所以就……”

    “没事。”苏诗怡只是惋惜于帅哥随便乱穿,倒也不是很介意,“一开始?所以我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你改观的点吗?”

    洛运乾托着腮:“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娇气,遇到事情也不会哭哭啼啼,挺飒的,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苏诗怡:……

    她扯扯嘴角:“其实我和大多数女生都一样,你说的那种才是少数派吧。你对女生有偏见,洛先生。”

    “一般女生可不会那么痛快地泼男人茶水。”

    “她们不是不会,是不敢。”苏诗怡告诉他,“我以前就不敢,因为我怕被报复,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我这样的条件,将那些只会欺软怕硬的人吓退。这是现实原因,不是性格问题,如果,如果每个女孩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谁会愿意软弱。”

    “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点灵感,我觉得hw基金又有新的运营方向了。”

    洛运乾:“愿闻其详?”

    “免费的防身技巧训练,一键报警器的全面推广,反正这些对女孩子自我保护有帮助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我觉得都可以做。”

    “这很烧钱。”洛运乾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些是问题吗?对苏诗怡来说根本就不是。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管烧吧。确实可能吃力不讨好,我预料到了,但只要能帮助一个,哪怕是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时代发展的庞大叙事下,她能做的微乎其微,但她还是想做。

    “我把这称呼为,站在财富就行了,年轻人之间可以互相掩护,但你没必要穿豹纹olo衫和紧身裤过来吧?好好的一张帅哥脸,真的经不住这种糟蹋法。

    额,不会这家伙的品味就是这样吧,不能吧不能吧?

    苏诗怡宁可相信他是故意的,不然帅哥如此堕落真的会让人心痛!

    幸好,他确实也意识到了尴尬。洛运乾干咳几下,他本来是想把人家女孩吓走,但现在他想和苏诗怡好好聊聊了,自己这套衣服又……

    他只能开口说点什么:“你刚才都不害怕的吗?万一那男的没被你震住怎么办。就算事后你可以折腾他,但你当场总是要吃亏的。”

    “原来你看到了。”苏诗怡一脸坦然,

    也没觉得自己应该在相亲对象面前维持什么温婉可人的形象,“我的四个保镖就在隔壁桌,他敢动手的话,后悔的一定是他。”

    洛运乾:……

    只能说豪门千金出门就是不一般,这准备的还真是相当充分。

    反正也暂时想不到别的话题,苏诗怡就和洛运乾说了自己找人盯着那男人的事,顺便检验一下他的三观和自己是否一致。他要是觉得小题大做,抓着不放之类的,那他俩就是绝对没后续了。

    但红色家庭出身的洛运乾显然很有正义感,他只提醒苏诗怡注意守法。

    苏诗怡点头:“我已经让助理去报警了,刚才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构成骚扰,事后跟着他是为了获得更多证据,维护社会治安。”

    她是尊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呢?

    见她心里有谱,洛运乾也就没说什么。见苏诗怡一直盯着他的衣服看,他有些尴尬,随后就大方承认了:“抱歉,一开始确实对相亲有抵触心理,所以就……”

    “没事。”苏诗怡只是惋惜于帅哥随便乱穿,倒也不是很介意,“一开始?所以我身上是有什么吸引你改观的点吗?”

    洛运乾托着腮:“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娇气,遇到事情也不会哭哭啼啼,挺飒的,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苏诗怡:……

    她扯扯嘴角:“其实我和大多数女生都一样,你说的那种才是少数派吧。你对女生有偏见,洛先生。”

    “一般女生可不会那么痛快地泼男人茶水。”

    “她们不是不会,是不敢。”苏诗怡告诉他,“我以前就不敢,因为我怕被报复,不是每个女孩都有我这样的条件,将那些只会欺软怕硬的人吓退。这是现实原因,不是性格问题,如果,如果每个女孩都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没有谁会愿意软弱。”

    “这倒是给我提供了一点灵感,我觉得hw基金又有新的运营方向了。”

    洛运乾:“愿闻其详?”

    “免费的防身技巧训练,一键报警器的全面推广,反正这些对女孩子自我保护有帮助的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我觉得都可以做。”

    “这很烧钱。”洛运乾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你还不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这些是问题吗?对苏诗怡来说根本就不是。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管烧吧。确实可能吃力不讨好,我预料到了,但只要能帮助一个,哪怕是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时代发展的庞大叙事下,她能做的微乎其微,但她还是想做。

    “我把这称呼为,站在财富顶端后的自我价值实现。”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的老婆从游戏里〕〔道诡异仙〕〔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