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43章 续集
    _:豪门小可怜太有钱了 第43章 续集

    苏诗怡和洛运乾的聊天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服务员催他们下单了。这里是自助模式,除了酱大骨外,其他冷菜熟食都是自取, 不过除了水果外, 苏诗怡什么都没拿。

    酱骨头就酱骨头吧,她还是第一次吃这种自助……反正她和洛运乾对彼此都没那个意思,也就不用客气了,她戴上手套就准备啃。

    哇,不吃不知道,这骨头是真的香啊。隔着手套她都觉得烫,咬下去是满口的肉香, 她虽然已经是可以用神户牛肉吃到撑的有钱人, 但这种大口吃肉的快乐和一片片的牛肉还是不同诶。

    苏诗怡低头专心干饭, 对面的洛运乾虽然也在啃骨头, 但还是会分出心看她。在被老妈耳提面命一定要来相亲前, 他稍稍了解了这位千金小姐在网上的富婆行为,本来想直接约在这家店, 如果她不肯来, 自己既不用跑这一趟, 也能对老妈有个交代。

    没想到她不仅来了,还……啃得这么香。洛运乾倒不怀疑她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现, 以苏诗怡的身份,还真用不着讨好他。

    她真的挺不一样的,洛运乾心想。这种意想不到的反差感让他对苏诗怡产生了极其浓重的兴趣。

    洛运乾出身军人家庭,干饭那叫一个快, 苏诗怡胃口没那么大, 加上酱大骨吃多了确实容易腻, 只吃了三个就停了。两人差不多时间结束进食,用牙签叉起桌上的水果,面对面而无话可说。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要不然她就先回去了?

    苏诗怡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露西帮她约了于昭昭中午十二点见面。虽然她迟到无所谓,但苏诗怡是不会因为有钱而变得没有礼貌的。

    洛运乾一瞬间呆住,她这是要走的意思吗,可是他们加上聊天和啃骨头,才过去半个小时而已啊!

    虽然他这是第一次相亲,但听别人说,不都得聊一聊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吗?他们还没看星星看月亮呢。

    可是人家女孩都提出离开,他要是拦着就显得很不讲道理,像个流氓。憋了十几秒,在苏诗怡感觉到脚趾抓地时,洛运乾才想出一个新活动:

    “要不然,我们去看电影吧?”

    苏诗怡很诚实:“不好意思,我明天上午就回帝都。时间比较早,我要早起。”

    言下之意,夜间活动就不用安排了,她想回思南公馆睡觉。

    好吧,洛运乾只能退而求其次:“那,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但不用了。”苏诗怡背好她的小挎包,“我的司机在门外等我。你的车应该是标准四人座吧?坐不下我的四个保镖。”

    “我平时出门的话,一般都是六座起步的商务车。”

    洛运乾:……

    他其实想说保护人的话,他一个就能顶四个。但这位不是普通千金,是首富家受宠的小女儿,所以她的保镖含金量可真不好说。就他听说的,好几个退役兵王都没应聘上呢。

    他将苏诗怡送到门口,都没发现她的保镖在哪。直到目送她上车,周围才不知从哪蹿出两男两女也钻进车内。

    洛运乾是真的服气了,就这伪装隐蔽能力,连他都没发现。顾朗为了保护他的宝贝女儿,还真是下血本重金聘人才。

    他双手插兜,略失落地看着车子远去。拿出手机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好像还没和苏诗怡交换联系方式啊!

    回到思南公馆时还是晚上七点,这个时间并不算晚,其实来得及再去看个电影的。

    但苏诗怡想想还是算了,和身穿豹纹衬衫、紧身裤的洛运乾同框出现……她觉得自己还是要面子的。

    啊,还是看看小瑜洗

    洗眼睛吧。苏诗怡觉得自己可能是叠加了什么奇怪的buff,总能看到水淋淋的祁瑜德……不是,这次是刚洗完澡的小瑜。

    他穿着衬衫式睡衣,上面两颗纽扣都没扣,领口松松垮垮,头上还挂着水珠。苏诗怡只瞄了一眼,就原谅了他为什么不扣。

    小瑜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尺码不合适。负责采购的露西也很无辜,她已经挑了最大款,没看腰间空了那么多吗?

    祁瑜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就是着急苏诗怡什么时候回来。当她终于推门进来时,他都不知道自己弹跳起身哒哒哒向她跑过去的样子,和她家里糖字辈的狗勾们有多么相似。

    说实话,要不是身高差距实在有点大,苏诗怡都想揉揉他的头发了orz

    “你回来啦。”祁瑜德很自然地接过她的小挎包,让旁边的露西都愣住了。

    等等,她才是苏诗怡的助理,为什么这个祁瑜德要抢她的活,还如此丝滑,仿佛他是在家里等待另一半归来的家庭主夫……

    苏诗怡也有点不理解,不过祁瑜德接过后就递给了露西,可能是觉得他站得最近,最方便吧。

    “你吃饭了吗?”苏诗怡随口问问。

    “吃了。”而且他一个人辛酸地吃完两人份,留守在这的露西和其他人是有工作餐的,“你回来的有点早,饭菜不好吃吗?”

    苏诗怡: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她都吃撑了,那三个酱大骨真顶胃。

    “吃得超饱,连一粒米都吃不下了。”

    其实想要做甜点的祁瑜德:……

    可恶,他精心准备了食材,自己先尝试了两遍的双皮奶竟然毫无用武之地!

    客厅的屏幕上放着苏诗怡喜欢看的内容,她就顺势留下来,在祁瑜德身边一起看这部经典的电视剧。

    嗯,她是要重温经典,和旁边附赠的帅哥出浴珍贵画面没有任何关系。

    很巧,祁瑜德挑的集数是大结局,而这部剧的结尾,是轰轰烈烈的全员be。

    苏诗怡:……

    又刀了她一次的画面出现,催人泪下的片尾曲响起,她吸吸鼻子,本来以为祁瑜德会和自己一样伤感。但当她转过头去,看着在旁边拿勺子舀西瓜的小瑜,感觉到了浓浓的欺骗。

    可恶,还以为大家都是受害者,你竟然一点都不受影响,假粉!

    但是看在他端给自己一杯超好喝的鲜榨西瓜汁的份上,苏诗怡还是勉强原谅了他,不过依然对他指指点点,顺便发泄出对这部剧结局的极为不满。

    可怜的祁瑜德企图补救:“其实,你可以让他们拍续集啊。编剧你来指定,让他给你写最满意的本子,再把这些演员找回来,这不是很简单吗?”

    苏诗怡:!

    对哦,这是什么神奇的新思路啊。按照祁瑜德的操作方法,这里面很简单……不对不对,光是请编剧和演员就很难了好吧!

    “只有说得容易啦,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她惆怅地托着腮,“你以为,为什么粉丝总是请愿,而那么多影视剧都不出下部,他们是不敢。演员怕演砸了,编剧怕写歪了,导演更是要承担最大的风险。”

    “即使他们都有信心,但观众对第二部都有不同的期望。众口难调,稍有不慎就会让第一部的口碑毁于一旦,因此越成功的剧,只要不是想捞快钱,反而越不敢轻易拍下一部。”

    祁瑜德眨巴眼睛:“如果不对外播出,不就可以了吗?就当是花钱请他们帮你圆梦,如果后续呈现不好,就不送往播出平台,这点能谈妥,他们应该就会愿意吧?如果你是唯一投资人,你可以说了算。只是酬劳这块可能要给得更多

    ,因为他们是纯投入,没有后续名气回报的。”

    嗯嗯?只拍不播,成品可能只奢侈地展示给她一个人看?

    这种可能要砸进去几千万甚至上亿打水漂的事情,不就是她苏诗怡最爱做的吗?(x)

    她快乐地打电话给凯文,告诉他自己想拍这部经典电视剧续集的事。凯文,她的好秘书没有为这项投资回报率可能为0的事情发出质疑,一如既往地答应了她。

    “好的,诗怡小姐,七天内为您解决这件事。”

    苏诗怡时常会有这样的错觉,只要给凯文七天,神奇的他就能撬动整个地球。

    也许,是她应该把“错觉”改成“感觉”也说不定。

    放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这个道理用在投(xiang)资(le)领域也是有共通之处的。除了刚才还狠狠地刀了她一把的这部电视剧外,苏诗怡又咬牙切齿地提名了其他片子,更是放开想象力,把几部动漫也加上了。

    哼,只要她的钱砸得够多,这些可恶的发刀者通通都要重写,都给她上最甜甜蜜蜜的糖!

    迪○尼,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未来的下场!

    洛运乾不在家里住,他在魔都单独租了两居室小公寓。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穿成那样去见苏诗怡——要是他老妈看到他这副打扮去相亲,真的会打断他的腿。

    唉,早知道就不要这样了。其实他对苏诗怡没什么意见,就是对于老妈不问他的意见直接安排这事感到不爽,现在想想,苏诗怡肯定很介意他这一身。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觉得难受。那女孩挺好的,面对地痞流氓气势不输,在酱骨头店里也不会装腔作调,谈吐时落落大方,逻辑清晰……洛运乾觉得自己找不出对方有什么缺点,反而越想越好,觉得她啃骨头的样子超可爱的。

    可是他连对方的绿信都没有啊啊啊啊!早知道他应该亲自和苏诗怡约时间地点,而不是加完她助理发完那段话后就没有后续了!

    现在好了,如果他要去找助理露西要苏诗怡的绿信,露西大概率是不会给他的,因为他和苏诗怡才刚见过面,他要个绿信还得找露西,那傻子都知道他俩谈得不怎样啊。

    找老妈要的话,估计也不行。她给的就是露西的联系方式,说明她也没有苏诗怡本人的。

    不行,他一定还有机会的,想想办法。受到挫折就放弃不是他的风格,就算第一印象有点差,他也是可以通过其他办法补救的。

    但是首先,他要见到她——

    洛运乾思来想去,最终厚着脸皮拨通了顾宸的电话。他和顾宸是前几年认识的,但确实不算熟,也就是重大场合见过几次,偶尔说几句话的关系。

    等电话接通,他自报家门后,两人在通话中沉默了。

    顾宸:他找我什么事?

    洛运乾:我应该先说点什么事?

    在一番关于天气、股票、洋流、葡萄酒庄等漫无边际的扯淡话题后,洛运乾终于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你妹妹是不是在魔都,她住那个地方啊?”

    从顾宸和顾盼的感情不是秘密后,很少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妹妹这个词了。顾宸都想了好几秒,才意识到洛运乾说的是苏诗怡。

    这个神奇的,让他父亲顾朗万分偏爱的养女苏诗怡。顾宸就想不明白,如果顾朗喜欢女儿,顾盼哪里不如苏诗怡了,这还是他(在平均每年见一两次的情况下)亲自看着长大的呢。

    可能人和人之间就是有那种奇妙的磁场吧,他觉得顾盼最好,他爹偏心苏诗怡,只能说李舒曼阿姨了不起,一个是她养的,一个是她生的。

    在外人面前,

    顾宸当然是苏诗怡的好哥哥。他没回答洛运乾,而是先问他:“你今天和她见面了?”

    他想问的是:原来你也是那101位男嘉宾中的一个?

    洛运乾还有点不好意思:“嗯,家里安排的。我觉得她……很特别。”

    顾宸自动翻译为:

    顾宸长长地“哦”了一声,当然是拒绝了他:“你知道的,我们家在魔都房产太多,我不知道她住哪里。”

    洛运乾:……

    你们这些大资产阶级,生活得也太奢侈了!

    不过顾宸还是给了他一条生路,“不过我们只要回帝都,一般都是住泰合。”

    他要是真的有诚心,就飞来帝都吧,以他的人脉,顾家在泰合住哪一栋的事确实不算秘密,京圈里很多人都知道。至于能不能见到苏诗怡,就看她给不给面子了。

    作为点头之交,顾宸也只能帮到这,并且认为自己已经很大方了。要知道,他还有一个精挑细选的好兄弟没有推荐给苏诗怡呢。

    他本来是没有当月老的爱好,但如果全家人人参与,他没道理自动退赛吧。

    苏诗怡对自己无意中散发魅力的事毫不知情,她还在消化那三个酱大骨。

    大骨虽好,还是不能多吃啊……

    小瑜是真的很不错,他竟然有这么多隐藏技能。除了她无缘品尝到的晚餐,他做甜品也是一把好手,尽管已经很撑了,苏诗怡还是吃下了一块手工曲奇。

    救命,这也太好吃了!

    苏诗怡是吃过很多世界级甜品大师作品的人了,依然会为小瑜的手艺惊叹。同样是一双手,有人拿得了画笔,举得动菜刀,搞得了烘焙,而她的手只会点点点花钱罢了。

    “我真想请你来当甜品师。”苏诗怡和他开玩笑道,“我觉得你肯定不止会做曲奇,其他的也都很厉害。你不会还是隐藏的米其林粤菜大厨吧?”

    祁瑜德腼腆地笑笑:“甜品比较擅长,粤菜只是普通水平,和大厨肯定比不了。嗯,其实我可以的……”

    苏诗怡没听清楚:“嗯?你可以什么?”

    “可以做你的甜品师啊。”祁瑜德重复了一遍她刚才的话,“我不止会做曲奇,还会做丝袜奶茶、叉烧肠粉、双皮奶、葡挞、红豆沙,还可以做虾饺、豉汁凤爪、黑椒牛仔骨、鲜虾干蒸、香芋蒸排骨、奶黄包、艇仔粥……”

    他每说一道菜,苏诗怡就要咽一次口水。救命,为什么这些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啊!

    “可以了可以了。”她赶紧打断他的报菜名,“我和你开玩笑呢,你还是继续当画手吧,我不缺厨师和甜品师。”

    祁瑜德他爹在香江也算是有一定地位的,她让人家的小儿子过来给他打工,多少有点离谱了。

    而祁瑜德本人不觉得离谱,还很渴望。

    “我想。”他真诚地看着苏诗怡的眼睛,“自由职业还是太不稳定了,我想在帝都找一份包吃包住,有五险一金,而且缴纳比例高的工作。”

    苏诗怡:……

    就你那这辈子都花不完的存款,和每年稳定盈利的基金收益,还需要找工作,你在这骗谁呢?

    哦,是骗她啊。

    到这个地步,苏诗怡就算是个傻子,也该知道祁瑜德喜欢她了。

    那要不要答应给他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对,要不要让他住进泰合,就不再是关于找一个甜品师的事。如果她肯让祁瑜德住进来,基本就相当于回应他的感情。

    她承认和小

    瑜相处挺开心的,他之前关于拍续集的提议也很戳中她,他能挠到她的痒处。其他男生也不是说不好,就是在某些方面和她不太契合。可是要说心动的感觉吧,她……不太知道。

    草(一种植物),她都没谈过恋爱,怎么会知道心动的感觉是怎样的,这有点太为难人了!

    苏诗怡稍显心虚,不自在地往沙发另一边挪了点,拉开和祁瑜德的距离。在他悲伤的眼神中,她觉得自己像是个绝世渣女。

    “嗯……我要晚一点才能告诉你。”苏诗怡委婉地思考着措辞,“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再想一想。如果贸然答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祁瑜德伤心又失落,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寂寞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所以,围巾不是要织给我的?”

    苏诗怡觉得自己的良心被架在火上烤,糟糕,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尴尬地解释:“额,确实是给别人的……”

    “是别的男人吗?”

    啊,你要这么形容的话,她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答案了呀。

    “是我爸爸啦。”

    看着祁瑜德好像更绝望了的样子,于心不忍的苏诗怡最终还是告诉他,“是我爹顾朗,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解释,其实让他顺着误会下去也没什么……但她确实是送给爸爸的,可能是不想莫名其妙被误会成有其他暧昧对象吧。

    听到是送给顾朗的,祁瑜德那张愁云惨淡的脸才总算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有点可笑,可还是忍不住和苏诗怡说:“可是我都买好了可以配红色围巾的衣服,好多好多套。”

    甚至有些还买了情侣款……下单的时候甜蜜蜜,谁知道现实会给他这样的暴击。

    苏诗怡中肯地向他提议:“其实买一条红色围巾也不难。”

    直女,是听不懂任何暗示的。

    祁瑜德一下哽住,那怎么能一样啊!他又不缺围巾,缺的是她qaq

    其实刚才苏诗怡的话已经很给他留面子了,至少没有当场拒绝,他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在想一想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遇到别人,万一有人抢先他一步呢?

    比如今天相亲的那个,比如她绿信列表里还不知道是谁的……

    但一段感情先动心的人,只能在输家的位置等待裁决。祁瑜德的心情再沮丧,也没办法让苏诗怡赶紧给他个痛快,那他可能就只有痛了。

    他主动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他和苏诗怡的距离,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这个举动显然让她放松不少。

    现在他需要一点别的话题,来把上面那件事翻过去——

    “我看了微博。”这个让微博程序员小王又在加班的事情,被祁瑜德选中作为契机,“hw基金真的很棒。诗怡,你很了不起。”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提起这个话题,刚才还稍显尴尬的气氛就缓和不少,至少苏诗怡不用斟酌每个字该说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些事情,不仅仅局限在这一方面。但女性的很多困境其实是大环境导致的,我单一的砸钱行为能做的很有限。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就好。”

    祁瑜德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按照这个思路的话,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建一些专供女性使用的健身房。”

    “嗯……说起来的话,作为男性,我都会为此感到丢脸。在健身房里,因为顾客素质参差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消费没那么高的地方,总是会有些不太友好的目

    光盯着正在运动的女孩子看,偶尔还会被开不好的玩笑,我认为这样很不好。”绝世渣女。

    “嗯……我要晚一点才能告诉你。”苏诗怡委婉地思考着措辞,“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再想一想。如果贸然答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祁瑜德伤心又失落,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寂寞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所以,围巾不是要织给我的?”

    苏诗怡觉得自己的良心被架在火上烤,糟糕,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尴尬地解释:“额,确实是给别人的……”

    “是别的男人吗?”

    啊,你要这么形容的话,她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答案了呀。

    “是我爸爸啦。”

    看着祁瑜德好像更绝望了的样子,于心不忍的苏诗怡最终还是告诉他,“是我爹顾朗,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解释,其实让他顺着误会下去也没什么……但她确实是送给爸爸的,可能是不想莫名其妙被误会成有其他暧昧对象吧。

    听到是送给顾朗的,祁瑜德那张愁云惨淡的脸才总算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有点可笑,可还是忍不住和苏诗怡说:“可是我都买好了可以配红色围巾的衣服,好多好多套。”

    甚至有些还买了情侣款……下单的时候甜蜜蜜,谁知道现实会给他这样的暴击。

    苏诗怡中肯地向他提议:“其实买一条红色围巾也不难。”

    直女,是听不懂任何暗示的。

    祁瑜德一下哽住,那怎么能一样啊!他又不缺围巾,缺的是她qaq

    其实刚才苏诗怡的话已经很给他留面子了,至少没有当场拒绝,他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在想一想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遇到别人,万一有人抢先他一步呢?

    比如今天相亲的那个,比如她绿信列表里还不知道是谁的……

    但一段感情先动心的人,只能在输家的位置等待裁决。祁瑜德的心情再沮丧,也没办法让苏诗怡赶紧给他个痛快,那他可能就只有痛了。

    他主动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他和苏诗怡的距离,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这个举动显然让她放松不少。

    现在他需要一点别的话题,来把上面那件事翻过去——

    “我看了微博。”这个让微博程序员小王又在加班的事情,被祁瑜德选中作为契机,“hw基金真的很棒。诗怡,你很了不起。”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提起这个话题,刚才还稍显尴尬的气氛就缓和不少,至少苏诗怡不用斟酌每个字该说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些事情,不仅仅局限在这一方面。但女性的很多困境其实是大环境导致的,我单一的砸钱行为能做的很有限。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就好。”

    祁瑜德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按照这个思路的话,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建一些专供女性使用的健身房。”

    “嗯……说起来的话,作为男性,我都会为此感到丢脸。在健身房里,因为顾客素质参差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消费没那么高的地方,总是会有些不太友好的目光盯着正在运动的女孩子看,偶尔还会被开不好的玩笑,我认为这样很不好。”绝世渣女。

    “嗯……我要晚一点才能告诉你。”苏诗怡委婉地思考着措辞,“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再想一想。如果贸然答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祁瑜德伤心又失落,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寂寞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所以,围巾不是要织给我的?”

    苏诗怡觉得自己的良心被架在火上烤,糟糕,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尴尬地解释:“额,确实是给别人的……”

    “是别的男人吗?”

    啊,你要这么形容的话,她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答案了呀。

    “是我爸爸啦。”

    看着祁瑜德好像更绝望了的样子,于心不忍的苏诗怡最终还是告诉他,“是我爹顾朗,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解释,其实让他顺着误会下去也没什么……但她确实是送给爸爸的,可能是不想莫名其妙被误会成有其他暧昧对象吧。

    听到是送给顾朗的,祁瑜德那张愁云惨淡的脸才总算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有点可笑,可还是忍不住和苏诗怡说:“可是我都买好了可以配红色围巾的衣服,好多好多套。”

    甚至有些还买了情侣款……下单的时候甜蜜蜜,谁知道现实会给他这样的暴击。

    苏诗怡中肯地向他提议:“其实买一条红色围巾也不难。”

    直女,是听不懂任何暗示的。

    祁瑜德一下哽住,那怎么能一样啊!他又不缺围巾,缺的是她qaq

    其实刚才苏诗怡的话已经很给他留面子了,至少没有当场拒绝,他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在想一想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遇到别人,万一有人抢先他一步呢?

    比如今天相亲的那个,比如她绿信列表里还不知道是谁的……

    但一段感情先动心的人,只能在输家的位置等待裁决。祁瑜德的心情再沮丧,也没办法让苏诗怡赶紧给他个痛快,那他可能就只有痛了。

    他主动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他和苏诗怡的距离,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这个举动显然让她放松不少。

    现在他需要一点别的话题,来把上面那件事翻过去——

    “我看了微博。”这个让微博程序员小王又在加班的事情,被祁瑜德选中作为契机,“hw基金真的很棒。诗怡,你很了不起。”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提起这个话题,刚才还稍显尴尬的气氛就缓和不少,至少苏诗怡不用斟酌每个字该说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些事情,不仅仅局限在这一方面。但女性的很多困境其实是大环境导致的,我单一的砸钱行为能做的很有限。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就好。”

    祁瑜德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按照这个思路的话,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建一些专供女性使用的健身房。”

    “嗯……说起来的话,作为男性,我都会为此感到丢脸。在健身房里,因为顾客素质参差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消费没那么高的地方,总是会有些不太友好的目光盯着正在运动的女孩子看,偶尔还会被开不好的玩笑,我认为这样很不好。”绝世渣女。

    “嗯……我要晚一点才能告诉你。”苏诗怡委婉地思考着措辞,“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再想一想。如果贸然答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祁瑜德伤心又失落,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寂寞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所以,围巾不是要织给我的?”

    苏诗怡觉得自己的良心被架在火上烤,糟糕,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尴尬地解释:“额,确实是给别人的……”

    “是别的男人吗?”

    啊,你要这么形容的话,她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答案了呀。

    “是我爸爸啦。”

    看着祁瑜德好像更绝望了的样子,于心不忍的苏诗怡最终还是告诉他,“是我爹顾朗,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解释,其实让他顺着误会下去也没什么……但她确实是送给爸爸的,可能是不想莫名其妙被误会成有其他暧昧对象吧。

    听到是送给顾朗的,祁瑜德那张愁云惨淡的脸才总算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有点可笑,可还是忍不住和苏诗怡说:“可是我都买好了可以配红色围巾的衣服,好多好多套。”

    甚至有些还买了情侣款……下单的时候甜蜜蜜,谁知道现实会给他这样的暴击。

    苏诗怡中肯地向他提议:“其实买一条红色围巾也不难。”

    直女,是听不懂任何暗示的。

    祁瑜德一下哽住,那怎么能一样啊!他又不缺围巾,缺的是她qaq

    其实刚才苏诗怡的话已经很给他留面子了,至少没有当场拒绝,他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在想一想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遇到别人,万一有人抢先他一步呢?

    比如今天相亲的那个,比如她绿信列表里还不知道是谁的……

    但一段感情先动心的人,只能在输家的位置等待裁决。祁瑜德的心情再沮丧,也没办法让苏诗怡赶紧给他个痛快,那他可能就只有痛了。

    他主动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他和苏诗怡的距离,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这个举动显然让她放松不少。

    现在他需要一点别的话题,来把上面那件事翻过去——

    “我看了微博。”这个让微博程序员小王又在加班的事情,被祁瑜德选中作为契机,“hw基金真的很棒。诗怡,你很了不起。”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提起这个话题,刚才还稍显尴尬的气氛就缓和不少,至少苏诗怡不用斟酌每个字该说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些事情,不仅仅局限在这一方面。但女性的很多困境其实是大环境导致的,我单一的砸钱行为能做的很有限。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就好。”

    祁瑜德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按照这个思路的话,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建一些专供女性使用的健身房。”

    “嗯……说起来的话,作为男性,我都会为此感到丢脸。在健身房里,因为顾客素质参差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消费没那么高的地方,总是会有些不太友好的目光盯着正在运动的女孩子看,偶尔还会被开不好的玩笑,我认为这样很不好。”绝世渣女。

    “嗯……我要晚一点才能告诉你。”苏诗怡委婉地思考着措辞,“因为我不确定,我要再想一想。如果贸然答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祁瑜德伤心又失落,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寂寞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所以,围巾不是要织给我的?”

    苏诗怡觉得自己的良心被架在火上烤,糟糕,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尴尬地解释:“额,确实是给别人的……”

    “是别的男人吗?”

    啊,你要这么形容的话,她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答案了呀。

    “是我爸爸啦。”

    看着祁瑜德好像更绝望了的样子,于心不忍的苏诗怡最终还是告诉他,“是我爹顾朗,不是你想得那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解释,其实让他顺着误会下去也没什么……但她确实是送给爸爸的,可能是不想莫名其妙被误会成有其他暧昧对象吧。

    听到是送给顾朗的,祁瑜德那张愁云惨淡的脸才总算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有点可笑,可还是忍不住和苏诗怡说:“可是我都买好了可以配红色围巾的衣服,好多好多套。”

    甚至有些还买了情侣款……下单的时候甜蜜蜜,谁知道现实会给他这样的暴击。

    苏诗怡中肯地向他提议:“其实买一条红色围巾也不难。”

    直女,是听不懂任何暗示的。

    祁瑜德一下哽住,那怎么能一样啊!他又不缺围巾,缺的是她qaq

    其实刚才苏诗怡的话已经很给他留面子了,至少没有当场拒绝,他还是有机会的。可是,在想一想的时间里,她会不会遇到别人,万一有人抢先他一步呢?

    比如今天相亲的那个,比如她绿信列表里还不知道是谁的……

    但一段感情先动心的人,只能在输家的位置等待裁决。祁瑜德的心情再沮丧,也没办法让苏诗怡赶紧给他个痛快,那他可能就只有痛了。

    他主动往后退了一点,拉开他和苏诗怡的距离,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这个举动显然让她放松不少。

    现在他需要一点别的话题,来把上面那件事翻过去——

    “我看了微博。”这个让微博程序员小王又在加班的事情,被祁瑜德选中作为契机,“hw基金真的很棒。诗怡,你很了不起。”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提起这个话题,刚才还稍显尴尬的气氛就缓和不少,至少苏诗怡不用斟酌每个字该说什么。

    她挠挠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做些事情,不仅仅局限在这一方面。但女性的很多困境其实是大环境导致的,我单一的砸钱行为能做的很有限。我也不奢求太多,只要是钱能解决的,哪怕只是很小的细节,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就好。”

    祁瑜德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按照这个思路的话,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建一些专供女性使用的健身房。”

    “嗯……说起来的话,作为男性,我都会为此感到丢脸。在健身房里,因为顾客素质参差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消费没那么高的地方,总是会有些不太友好的目光盯着正在运动的女孩子看,偶尔还会被开不好的玩笑,我认为这样很不好。”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大唐之第一逍遥王〕〔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夜的命名术〕〔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是你们逼我成巨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