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柏林1943〕〔闪婚成爱:首长老〕〔穿越之贤妻守则〕〔主角叫宁凡的现代〕〔错嫁相公极宠妃〕〔宁凡小说〕〔宁凡小六子下山了〕〔我的师姐超护短宁〕〔小六子宁凡小说免〕〔宁凡小六子小说无〕〔绝品高手在都市〕〔医道狂尊林阳苏颜〕〔我家师姐超护短宁〕〔宁凡师姐超级护短〕〔弃妃逆袭:王爷在〕〔省委一秘〕〔魔帝狂妻:废柴嫡〕〔升迁笔记〕〔婚途末路:沈少请〕〔前夫,别来无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二十一章 怎么这么倒霉? //
    !

    ps:日常一求,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投资,各种求。大家如果喜欢这书,请随手帮帮忙!开荒在这里诚挚感谢!

    ※※※※

    由于这场突发的风波,李轩不得不在许国公府多呆了大半个时辰,才再一次踏上归程。

    主要是后续的手尾处理起来非常麻烦,张进的母亲当时就赶过来,然后哭嚎撒泼,叫嚷着要李轩好看,还要报案送他去官府,要他偿命。

    不过许国公府的人还是明事理的,等到张进体内的寒力化解大半,确定了没有性命之忧之后,就直接放人了。

    李轩毕竟是占着理,首先动手的不是他,动手之前又再三劝告,这哪怕真告到官府,也无法定他的罪过。

    在走出许国公府的时候,李轩本是打算与张岳及彭富来两人一起同行归家的。

    他们三人之所以能够成为死党,固然是因臭味相投,可最重要的缘由还是住得近,彼此间是左邻右舍的关系。

    然而在江含韵也随后策骑跟来之后,张岳及彭富来就对他敬而远之了。两人如见瘟神一样远远避开,宁愿晚点回去也不愿与他一起同行。

    李轩则很不解:“难道校尉大人的住处也在城西?”

    “城南!”江含韵气质姐妹温婉的笑了笑:“我这是要去你家拜访诚意伯,去问问伯爷他究竟是怎么教养子弟的。”

    李轩顿时有了小学生被老师带去见家长的既视感:“可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这不太合适吧?要不我们换个时间?”

    他偷看了一眼江含韵的面色,发现这位一点改弦更张的意思都没有,只好放低了声调,语含无奈的说着:“如果大人是为卑职的武道修为,其实真没必要。我现在已洗心革面,浪子回头了。每天去朱雀堂点卯之前,至少都要练五轮家传绝学。”

    “五轮?五轮怎么够?”江含韵冷笑道:“如果我是诚意伯,一天至少得让你练习十轮以上!你这一身天赋,再不下功夫苦练的话就废了。”

    李轩心里自然是乐意的,他也想多做一些掌法与刀法的练习,可问题是他没这么多时间,是真做不到。

    不过下一瞬,他就听江含韵开口:“我可以容你晚一个时辰点卯。”

    李轩不由皱起了眉头,显露出了几分迟疑之色:“卑职谢过大人的看重,可兹事体大,请容卑职考虑考虑。”

    他其实是大喜过望,可考虑到原身的人设,此时还是得故作一番姿态。

    一个懒惰到了极致的家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勤快起来。

    “我只是让你多做一些练习,你兹事体大个什么鬼?”

    江含韵不由一声嗤笑:“算了,我也没打算问你意见,这件事我会直接与诚意伯商量。”

    李轩闻言一乐,面上却是苦大仇深:“校尉大人您何必苦苦相逼?”

    “逼你又怎样呢?你能咬我?总之我决心已定,如果诚意伯不同意,那就由我来亲自督促。”

    此时江含韵蓦地将右手一握,使得指节处发出了一阵‘咔嚓嚓’如爆炒黄豆般的响声,同时用娇滴滴的语气,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你如果办不到,甚或偷懒耍滑,本官会让你知道后果。还有,本官生气的时候,一向是拿捏不好分寸的,到时候如果断胳膊断腿,或者缺斤少两什么的,希望诚意伯与夫人他们不会见怪。”

    李轩不由‘咕隆’一声,吞了一口唾沫。

    就在江含韵说到‘办不到’三字的时候,他看见一团磅礴浩瀚的雷光,从江含韵的手臂上散溢开来,一直蔓延到十丈开外,那规模气势,较之张进强盛千百倍都不止!

    他想这一拳,估计能把他轰出大气层,或者是把他整个人粉碎成渣滓齑尘。

    “我自然是听大人的。”

    李轩讪讪一笑,果断认怂。他本来也有顺水推舟的打算,这个时候更不会负隅顽抗。

    可就在语出之际,李轩发现江含韵正凝神看着某个方位。他顺着后者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那是几辆拖着棺材的驴车。

    李轩不由错愕:“那是城外义庄的人,大人可是看出不妥——”

    所谓义庄,是民间筹办,用于寄放棺柩之地。

    那些死得不明不白,或者是含冤而死的人,都会将棺柩寄放于佛寺、道观筹办的义庄。再就是许多死于外地,或者无亲无故之人,也会由义庄出面收敛尸体,负责安葬事宜。

    不过为免晦气,他们一般都不会在白天运送尸体,而是选在深夜时分将尸体运出城。

    而两人的眼前,就是一支来自于城外某个义庄的运尸队。七辆驴车,七具棺材,驾车之人都是一身黑衣黑裤的年轻人。此外车队中最前面的一辆,还坐着一老一少两位道人。

    李轩的语声,却戛然而止。他竟隐隐望见一团黑色的气雾,萦绕于那两位道人身下的木棺附近。

    他初时以为是起火,随后就惊觉不对,那更像是道书中所说的阴煞。

    可这很不可思议,李轩的修为仅仅二重楼,还远不到打开‘灵视’,直接观测阴魂之属的程度。

    “是阴煞!小雷雷说里面的煞力浓郁如泥,那具棺材里多半有不干净的东西。”

    江含韵证实了李轩的判断,她眯起了眼,同时衣袖抖动。那只三尾灵狐从她的袖管里面钻出来,神色警惕的趴伏到了她的肩上。

    “稍后你站远一点,把所有能够用的符箓都用上。这老道的能为,可能深不可测。”

    她说话的时候,已经策骑向前,直往那车队的方向行去。那龙驹在她的驾驭下,脚步不紧不慢,可那马蹄声却似能踏入人的心灵深处。

    此时不知是否是李轩的错觉,他感觉他们所在的这条街巷,气氛忽然就变得肃杀冷凝起来。

    那老道也注意到他们两人,他木着脸朝江含韵看了过来,眼神中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似乎是一点都不以为意。

    可就在江含韵靠近到车队十丈距离的时候,这老道人的眸子里骤然透出了猩红光泽,自他身后蓦然冲起了一道血红色的刀光,直往江含韵方向冲斩而下。

    “我就知道你们有鬼!”江含韵一声冷笑,她的腰刀也在同一时刻出鞘,不但如雷霆电闪,更在半空中,带起了一片磅礴的电光。

    当这一红一蓝两道刀芒在半空交汇,瞬时爆出一声惊天巨响。然后一股毁灭性的冲击力扫向了四面八方,使得这街道周边的墙壁建筑,顷刻间崩塌近半。

    那七名架着驴车的年轻人都在第一时间被震晕过去,李轩身下的龙驹也被惊得‘唏律律’的人立而起。他本人也同样受到冲击,只觉胸腹内气血翻滚。

    这高位修者之间的战斗,竟是危险到哪怕远隔几十丈距离观战,都要遭遇池鱼之殃。

    而就在李轩好不容易稳住自身的真元气血,从马上翻下来的时候。他惊愕的发现,那位年轻道人正扛着一具棺材,从漫天的刀光碎屑中穿梭出来。

    这位竟然没有往其它方向逃遁,而是身如迅雷,朝着他的方向疾速穿行。

    此时李轩脑袋里一片空白,他近乎本能的运掌凝冰,调动真元,一式‘冰冻三尺’轰击出去。

    然后他就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正面撞击,被这股沛不可当的力量直接撞飞到了空中。腾云驾雾般的飞腾十米,跌落在一片坍塌后的砖墙当中。

    此时李轩的意识已经模模糊糊,他一边努力睁目,定定看了远处那年轻道人一眼;一边暗骂自己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居然这么多的糟心事同时找上门。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彻底陷入了晕迷状态。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