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二十八章 你会吗?*.
    !

    ps:日常一求,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投资,各种求。大家如果喜欢这书,请随手帮帮忙!开荒在这里诚挚感谢!

    ※※※※

    这位药材商人死的非常凄惨,他的尸体已经失去了一大半的血肉,显露出了森森白骨。尤其是四肢,都已经被撕了下来,只剩下骨头与一点残肉。

    刘典史继续介绍着:“我们的仵作,在尸体上发现了至少九种不同的齿痕。致命伤是脖颈处的咬伤,他手臂与大腿上的肉,都已经被吃掉了。此外现场有大量狼的足印,还有一段染血的脚印。”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典史指了指七丈之外:“脚印与这位商人的鞋子吻合,他应该是在这里被追上咬伤的,冲撞七丈之后被群狼扑倒,死于此地,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脚步非常凌乱。案件本身没有疑点,唯独现场有些许妖气留存。我们怀疑是狼群的头狼打开灵窍,入了妖品。”

    江含韵扫望了这周围一眼,然后吩咐李轩:“你去检验尸体,我来勘察现场。”

    她说话的时候,那只三尾灵狐就已经从她的肩上跃下,走向那血脚印的源起处。

    李轩则提着手提箱来到尸体旁,做验尸的准备工作。

    他已经干了两年法医,可在面临穿越后的第二次验尸时,却莫名的生出了新奇感。

    唯独在打开手提铁箱的时候有些无奈,这里面的工具太粗糙了。还有一些现代法医没有的东西,李轩需要仔细翻找原身的记忆,才能摸清楚它们的大致用途。

    比如里面的姜、蒜,这是用来榨汁滴入布条,蒙在口鼻上防尸臭的。还有一些符箓与施展道法的材料,如朱砂、无根水等等。

    “你会吗?”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却含着几分沧桑之感。

    李轩抬起头,发现一位年纪二十五六岁,方面大耳的年轻人,正用含着讥诮,讽刺,甚至是敌意的目光看着他。

    “你是?”李轩很快就发现这年轻人的手中也提着一个箱盒,却是木质的,体积也小得多。

    “阁下是江宁县的仵作?”

    他一瞬间就明白对方敌意的来由了,这定是嫉恨所致。

    在李轩原本的世界,古史中记载的仵作都是由地位低下的贱民担任,仵作的子女,不但没法正常参加科举,也不能与一般百姓通婚,地位与妓女没什么不同。

    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可能是因与妖魔鬼怪有关的凶杀案较多的关系,大晋仵作的升级版‘灵仵’的社会地位却很高,都是六道司与各大地方官府的核心支柱,也基本有着官身。

    即便如此,李轩原身依然没打算在这方面下功夫,他是诚意伯次子,有着远大前程。

    可在原身眼中弃如弊履的东西,却是他人梦寐以求的,就比如他眼前的这位年轻仵作。

    “一介贱籍,不敢当阁下之称,小人姓张。”张姓的仵作抱了抱拳:“正想见识一番刘大仵高徒的手段。”

    李轩心想原来还是个熟人,他再次翻找原身的记忆。在两年前六道司收录灵仵学徒的考试中,找到了这位的身影。

    然后他就没理会此人,转而神色专注的开始验尸。

    这件事是原身不对,可李轩也没有任何愧疚之情,一来这是他原身与诚意伯所为,二来即便没有他李轩,这位也进不了六道司。在此人的前面还有数十位背景深厚之人,哪里轮得到他?

    不过这大晋的世道,可能要比他想象的昏暗。已经护佑百姓一千二百年的六道伏魔司,也早就不复清白。

    李轩先是看死亡时间:“死亡时间在八小,不!是四个时辰左右。”

    他差点就忘记了古代的记时方式,这边的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

    张姓仵作不由扬眉:“因由何在?”

    “大量失血,昨夜的温度较低,尸斑出现的时间与正常情况不同。”

    李轩没有抬头,他先将一层透明的油脂涂在双手上,然后施展了一个‘元衣术’,将真元覆盖双手,与这些油脂融合在一起。

    这个时代没有手套,不过灵仵们传承着一门普通武修都可以使用的法术,可以替代手套的效果。

    而李轩的原身虽然混账,可他的天赋是真的很不错,还是学了一些东西的。前次在酒楼,是因没有施法材料与工具,所以未曾使用。

    使用了这个法术之后,李轩开始检查着尸体已经残破不堪的衣物。

    李轩在衣物与尸体的各个部位都看到了一些粉末,随后就根据身体原主的记忆,意识到这是槐树花粉,这是有人对这具尸体施展过招魂法术。

    他没在意,继续翻寻。然后是头发,从头部一点点的往下,尽量不漏过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节,有时候甚至会回到前面重复的检查。

    法医这项工作很苦,很累,李轩也不接受‘为尸体说话,还逝者尊严’这样的心灵鸡汤,不过他每次见受害人家属悲痛嚎哭的模样,就感觉自己如果在尸检的时候不认真,那挺对不住人的。

    而法医这个行当,最重要的就是认真细致。

    随着李轩一步步检查到胸腹部位,张姓仵作眼里的轻视之意,已经渐渐消除。

    李轩的手法娴熟而专业,且足够的仔细。

    让李轩略有疑念的是,死者的胸膛被破开,心脏与肝肾等部分内脏都不见踪迹,唯独部分肠道残留。

    大概两刻时间之后,李轩皱眉起身:“一共十二种不同的齿痕,致命伤是后颈处的咬伤。”

    这位江宁县仵作的判断,大致都是对的。

    根据伤口推测,李轩猜这位药材商是在奔跑的时候被一只狼咬住了后颈,同时重创了颈动脉与血管。

    之后李轩又拿出了一瓶蓝色的液体,均匀的洒在了尸体的前后,还有断裂的四肢上。

    这是‘地行龙’的尿液,也就是之前他与江含韵骑的那种大蜥蜴的排泄物。

    随着李轩双手持诀,口中诵出了一段咒语,这尸体的周身,现出了四股隐约的黑气。

    “确有妖气!位于后颈部位的这一股,与其它三股略有差异,这个狼群有两头开了灵窍的妖狼。”

    紧接着,李轩又洒出了一团源自于槐树花的粉末。

    他现在准备施展的是‘招魂术’,而槐树可以温养魂魄,槐树花的粉末则可助鬼魂凝聚灵体。

    普通人的灵魂孱弱,正常情况下是没法在死后维持魂体的。在失去躯体之后,它们就会被天上照下来的日光与星光摧残消散。所以必须借助于外力,才能够让他们的魂魄残余短暂聚合。

    “你要招魂?”张姓仵作再次开口道:“死亡时间已经超过四个时辰,不可能再招出魂魄。我已经试过了,我相信我的招魂术,不会逊色于你。”

    李轩也再次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施为:“我再试试,说不定能成功呢?”

    ‘灵仵’检验尸体的方法,与普通仵作自然是有些差异的。

    李轩刚才施展的两种法术,就是属于灵仵的手段,不过这不意味着其他人就不可以学。

    他眼前的张仵作既然有意往灵仵发展,那么他掌握几门灵仵的法术,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尤其那‘招魂术’,在世间流传广泛,金陵城中许多捕头都有掌握。

    李轩的‘招魂术’也不出所料的失败了,他将死者的残灵汇聚到了身前,却没能够让它们聚合成形。

    这一方面是因李轩的法术本就是半吊子,这次的尝试其实是试验与练习居多,一方面则是因死者的死亡时间过久。

    根据原身的记忆,死亡超过半个时辰,就很难招出鬼魂了。且死亡的时间越久,能够从死者魂魄那里获得的信息也就越少。

    所以尸检的时候,死亡时间在半个时辰内,都是先招魂,再尸检。超过半个时辰,则是先尸检,再招魂,避免洒出的槐树花粉影响尸体的检验。

    其实即便是死亡后的三分钟内,也最多只能询问一两句话,所以这门法术,只是验尸的补充。

    之前发生于二头桥的毒杀案,是没必要用,一眼就能看得出死因;而在揽月楼,是不能用。

    大晋的富贵人家普遍都认为招魂术会损伤死者的魂魄,会影响他们的转世投胎。所以这是忌讳,除非能够得到家属的许可。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