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三十七章 恋嫂的校尉*.
    !

    “夸张了吧?六道司的人还会怕鬼?”

    李轩扫望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的气氛确实够鬼祟阴寒的,也是蕴养厉鬼的绝佳环境。

    他摇了摇头,看向了乐芊芊用树枝在地上画出来的一张图:“这是你根据痕迹推演出来的阵坛?知道这是什么作用吗?”

    “只是试着推一推。”乐芊芊简短的应了一声之后,也看向了下方:“可进展很有限,他们把现场破坏的很干净,就连聚结在地下的几条地脉都损毁了,我现在只还原了不到百分之一。至于它的作用我不清楚,可能是祭祀邪神,也可能是炼制什么邪物,或者厉鬼,总之都是邪道。”

    李轩微觉失望:“就一点发现都没有?”

    “倒是有一点,这次的死亡人数在九百以上,且都是童男童女。”此时乐芊芊神色愤愤,怒不可遏:“具体的数字还需推算,可施行此术之人,确实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

    李轩心中发冷,也就在这个时刻。他见一位穿着紫色道衣的老人,蓦然从天而降。而此间众多六道司的成员,都莫不是神色微肃,朝着这位躬身一礼。

    李轩也不例外,他认出来者虽非是六道司成员。可其身份在六道司内部,却是尊贵已极。

    那是六道司延请的客卿,龙虎山天师府的‘副天师’,洞玄观观主张应元,一位十二重楼境界,已经站在天位门槛前的强大术修。其法力,身份,地位,足可与他们朱雀堂的伏魔总管并驾齐驱。

    “这是造孽——”

    那张应元立定之后看了周围一眼,就发出一声叹息。他随后法力挥展,就使得众人都不得不直起了身躯。

    “所有人等,都退出法坛之外百丈。”

    李轩神色颇为惊异,同时心神又为之一松。

    ——这位十二重楼境的术修,南京修士的天花板,竟然也未发现他身后女鬼的存在?

    “他看不到的。”旁边的乐芊芊压低了声音说话:“在这个地方,你的守护灵会额外强大,法力提升十倍都不止。还有,你别去找死,我说得都是真的。怀璧其罪,那位副天师虽然人品极佳,可如果他知道这件事,八成也会夺灵杀人,这可是晋升天位,飞升成仙的机缘。”

    李轩摇着头,他当然不会做这种蠢事,也不认为乐芊芊会危言耸听,这对她又没什么好处。

    然后他就见张应元往四面洒下大量的朱砂,李轩不仅好奇的询问道:“他这是在做什么?超渡?破邪?”

    “是在用招魂术!”乐芊芊发现李轩在以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当即反瞪了回去:“因地制宜不知道吗?在这里用槐木,你是怕生不出恶鬼吧?这种大凶之地,一旦有恶鬼生成,至少都是九重楼以上的阶位,而且根基深厚。即便这位副天师,诛除起来也很麻烦的。”

    李轩心想也对,他开始凝神注目,仔细观察。

    术修们的招魂之法,远比他们武修施展的简化招魂术精致强大得多,何况施术之人,又是当世顶尖的道法宗师。

    李轩想要偷师,看看自己能否学到什么。

    然而张应元的招魂术并未成功,李轩用照妖镜看到大量的赤红灵光聚集过来,可张应元始终都未能将它们凝聚成形。

    良久之后,张应元微微蹙眉,看向下面等待着的几位伏魔校尉:“施术者极为残忍,所有死者的神魄都已魂飞魄散。”

    他又俯视着下方,抬手就是一张卷轴挥出。然后下一瞬,那展开的空白卷轴上,就出现了一副图画。

    “这里的残阵我已拓印,洞玄观会尝试推演出完整的阵坛。我预计此阵,可能与乾坤之变、星移斗转有关,具体还得看后续的推演。不过此阵结构已经全毁,所以时间上不能保证,只能尽我所能。”

    乐芊芊不由语含钦佩的一声赞叹:“不愧是十二重楼的宗师人物,只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么多。”

    那位张副天师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收起卷轴之后,人就已化成了数百只仙鹤,飞散到了高空中。

    等到张应元离开,江含韵也从那巨石上飞了下来,落到了法坛外。

    “有什么收获没有?”

    “我感觉还是尽快赶去江宁县衙靠谱。”马成功有些无奈的扫了一眼四周:“我觉得没必要在这里白费功夫,这里都快被他们翻遍了。还不如早点去提审你们抓到的那名驭兽师。”

    他是知道鬼宿都与火鸦都的能耐的,这现场有任何痕迹存留,都不会被他们遗漏,关键是还有各种样的法术来弥补不足。

    “这还用得着你说?”

    江含韵一声嗤笑:“早在一个多时辰前,这人就已经在江宁县衙的牢房内被灭口。不止是他,还包括十几个将军山附近的猎户,逃得逃,死得死。”

    李轩先是心中微震,然后就平静了下来。

    他刚才正想说那些猎户有问题,江宁县衙组织猎户几次大规模搜山,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这里的异常?

    可六道司内不缺能人,早都想到了这问题。

    马成功也是愣了一愣,随后就问:“招过魂了吗?”

    “你说呢?”

    江含韵瞪了回去,然后指了指天空:“就是刚才那位的一位亲传弟子出的手,一样是魂飞魄散,毫无收获。”

    她正说到这里,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这天都快亮了,怎么还杵在这里凑热闹?”

    江含韵不由脸色微青,侧目往声音的来处望了过去:“姓雷的,你什么意思?”

    就在她注目之处,火鸦都的指挥使雷云正略含哂意的按着腰刀往他们走过来:“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听说你们明幽都的人现在每天都累成了死狗,何必要在这里强掺一脚浪费时间?”

    “可这要怪谁?”江含韵一声嗤笑,她娇滴滴的语声中含着能够让空气冻结的寒意:“要不是某些自诩精明能干的家伙,这么多天都找不到血无涯与那具煞尸,也没有抓捕到袭击皇子的凶犯,我们明幽都用的着这么忙碌?”

    她这句话说出来,周围鬼宿都与火鸦都的人,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雷云则神色自若的反唇相讥:“这话说反了,如果不是某人打草惊蛇,惊走了血无涯,我们何至于在这城内城外苦苦寻觅?再若昨天侦办那狼群杀人案的,是我们火鸦都,更不会等到半夜时分才发现这山谷有异,给那些邪修破坏现场的时间。说到底,这不是给你江含韵江校尉收拾手尾?”

    他轻声一叹:“不愧是你们明幽都,无论做什么事都不靠谱。”

    “这话也亏你好意思说?之前南城都不是我们的辖区,连续十几起狼群杀人案,也没见你们火鸦都查出什么所以然?”

    江含韵神色不屑,她随后干脆把头撇开:“滚远点!我现在不喜欢跟恋嫂的人说话。”

    雷云的气息顿时冷冽如冰,他皮笑肉不笑的回应:“江校尉江春宫,如果不是你们杵在这里碍事,我也用不着跟你们废话。”

    李轩在旁边听得头冒冷汗,心想这气氛不对啊,这两位大佬该不会在这里直接打起来?

    “江春宫?”江含韵果然开始杀机横溢,她面色殷红的用右手按着腰刀:“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啊,偷窥嫂子洗澡的雷大校尉——”

    “都给我闭嘴!”

    虚空中蓦然一声冷哼,强行打断了江含韵的话。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是从何处传递过来。却使得江含韵与雷云,都噤若寒蝉,面现凛然之色。

    “近日南直隶大案频发,现在可没时间供你们争吵内讧。雷云你给听着,你如再敢嘴贱,老夫撕烂你这张嘴。含韵,时间不早,如果此案没有新的线索,你们明幽都暂时还是以稳定南京治安为要。”

    江含韵的脸微微一白,眼神不甘;雷云则唇角微挑,眼现笑意的躬身一礼:“雷云知错了。”

    他说完之后,还挑衅的朝江含韵挑了挑眉毛。

    江含韵的胸膛起伏,一副快要被同事气炸的样子。她只能转过身,目光在马成功身上游移了一下,就落在了李轩身上:“有什么发现没有?”

    ps:日常一求,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投资,各种求。大家如果喜欢这书,请随手帮帮忙!开荒在这里诚挚感谢!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