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五十三章 洗刷刷洗刷刷 //
    !

    石坛里面的李轩也很奇怪,他不觉得这符砖替换很困难。

    李轩只需挖出损坏的砖块,然后按照它的形状从空间袋里面找出一模一样的填上去,严丝合缝的放好之后再灌入真元就可以。

    过程非常的简单,他不需要费多少力气,也没有多少真元消耗。损耗的那部分,也会很快恢复,只因这石坛里面的灵力非常的旺盛。

    这都与李承基的描述截然不同,李轩没有感觉到任何吃力,也用不着使用那些归元丹

    李轩猜测,这可能是与自己身后的红衣女鬼有关。

    自进入这石坛之后,李轩就发现这女鬼的体态发生了变化。

    与那次进入将军山的血祭现场差不多,全身上下萦绕一层赤红光泽,还有一条条红色的飘带从她的躯体里面散射出来,飘舞在这血眼少女的身后,就好像是一对羽翼。

    甚至不知何故,李轩还隐隐感觉这女鬼与这石坛内外的符文封禁相互呼应。

    李轩不明所以,却加快了替换符砖的速度。然后在巳时末的时间点,就完成了祭祀。

    说来也怪,当李轩布置好了三牲,又亲手上了香,这石坛内的阴寒之力就大大减少。不过他并未深究,很快就从石坛退了出去。

    “搞定!”

    李轩回到李承基二人身边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父兄都用含着几分古怪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禁扬眉:“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随即他想到一个可能,难道说这两人已经发现女鬼的存在了?

    可李轩还是失望了,李炎只是好奇的问:“小弟你把符砖耗出来的时候,难道就不觉得辛苦?那么填砖的时候了?”

    “都没感觉。”李轩摇了摇头后反问:“你以前也做过这事?很吃力吗?”

    李炎唇角抽了抽,没有答话。对于这座石坛,他似乎有着惨痛的回忆。

    旁边李承基则是伸出了手:“袋子了?”

    李轩顿时‘啧’了一声,不甘不愿地将袖子里面的两个小乾坤袋还了回去。

    这东西挺好用挺方便的,李轩羡慕的不行。这可是仙侠玄幻世界中必不可少的空间法器啊,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丢。

    不过袋子虽然被他还了回去,那一瓶小归元丹却还呆在他的袖子里面。

    这种丹药也很珍贵的,可以让武修迅速回气,非常实用。

    “那么接下来呢?打道回府?”

    “那要等明天。”李承基神色凝重的摇头:“这边只是一桩,还有一桩更紧要的事,也必须得劳烦轩儿你不可。”

    三人离开这石坛之后,又继续在湖底潜行。他们往南游了大概四十里路,李轩就远远望见了一座位于湖底的巨型石窟。

    当李轩站在窟口,望见里面被众多粗如水桶的锁链束缚住的事物时,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龙?”

    他看见的是一条真龙——驼头,鹿角,兔眼,牛耳,蛇项,蜃腹,鲤鳞,鹰爪,虎掌。

    那有点像是大号的鳄鱼,不过身躯更长,形象更加威严,它的背后还生有一对短小的双翼。

    这一切都与古人绘画中的龙相仿,不过李轩眼前的这头并无任何祥瑞之气,它的鳞片是黑色的,在鳞片与鳞片之间,还冒着黝黑如泥一样的气雾。

    “所以这件事比祭祀那些汉王陈谅的的旧部更为紧要。”

    此时李炎也拿出来一个小乾坤袋丢给了他:“进去吧,给她洗个澡,记得刷洗得干净一点,不然她会生气。尤其是龙鳞间的缝隙,易生虫豸,会让它发痒。”

    李炎的小乾坤袋就小得多了,不到半丈。里面别的东西没有,只有一套刷洗工具,还有几个脸盘大小,散着清香的绿色皂角。

    李轩又看了看石窟里面,那头足有二百丈长,神态威严的巨龙,不禁一阵发慌:“这又是非我不可?”

    “你说了?”李炎反问:“这里一样有着符法封禁,非皇诏与官身不能入。”

    李承基则给李轩喂了一颗定心丸:“我们李家与这位龙君有旧,她不会伤你。不过你进去之后,务必得

    恭恭敬敬,不得冒犯,尤其不可触碰龙角。”

    李轩已经从小乾坤袋里面取出了一个巨大的毛刷,他同时好奇的询问:“可既然是龙君,为何会被锁在此地?还要被封印?”

    李承基闻言幽幽一叹:“自然是因身有罪孽,这位与潘阳湖大战有关,我大晋之所以开国,也多赖这位龙君之力,说来我李氏也欠了她许多。其中详情,可等你事了之后再说。”

    接下来李轩就小心翼翼的走入洞窟内,他先双手合十,向这头趴卧着的黑色巨龙拜了拜:“龙君在上,李乐兴后人李轩奉家父之命前来,为您清洗龙躯。不慎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这黑龙好像是睡死了,眼睛紧闭着,龙躯也一动不动。

    李轩定了定心神,就开始拿着毛刷,从巨龙的头部洗刷了起来。

    这黑龙平时显然是不爱动弹,以至于那鳞片之上堆面了各种样的附着物,诸如贝壳等等,甚至有虾蟹在这条龙的身上安家,清洗的难度极大。

    幸在李承基他们也是有经验的,他们准备的毛刷不但坚韧无比,还在袋子里面放了二十多把铲刀。

    可李轩还是很辛苦,他得费极大力气,才能让一块龙鳞恢复原本的光洁。

    让他有些气恼的是,此时他的父兄就在洞口坐了下来,然后悠闲自在的对坐下棋——这两人,竟然还带了棋盘。

    可生气归生气,李轩还是拿出了当法医时的细致,将这黑龙身上的每块鳞片,还有缝隙,都清理得干干净净,之后还会用那奇异的皂角清洗。

    让李轩略觉奇怪的是,他偶尔会在这些鳞片身上,发现状似符文的紫黑纹路。当他用力洗刷,这些线条就会变淡,此时更有一屡屡的黑色气物,不断的从那些鳞片的缝隙涌出,然后聚集到了李轩背后。

    再当李轩回头,发现那红衣女鬼竟无底洞一样,将这些黑色气雾吞噬进去。

    李轩摸不准情况,特意到洞口询问了一下究竟。

    可李炎又嗤笑起来:“这哪里有什么黑雾?看来李轩你的病还没好。不对,你该不会是偷懒不想做了?”

    李承基则睁开灵视,往洞内看了一眼,然后他也怀疑李轩想要偷懒,当即略觉头疼的揉着额心:“什么黑雾,纹路,为父都未见得。总之轩儿你只管将所有能够清洗掉的,都清洗掉即可。此间事了之后,为父会想办法再给你收罗一颗人元丹,或者类似之物以做奖赏。”

    他决定丢出一根胡萝卜,调动李轩的积极性。

    李轩则一阵无语凝噎,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他只能原路返回,继续清洗龙鳞。

    幸在那女鬼除了吸收黑色气雾之外,就没什么异状了,胸部也没有阴痹之感增强的感觉,那块绿斑一如昨日,没有扩大的迹象。

    李轩也就安心洗刷起来,不再分神。

    这活计非常枯燥,可对于当过三年法医的李轩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而哪怕再肮脏的地方,他也会清洗的非常细致,甚至是来回几遍洗刷,没有一点不耐烦。

    以至于到第二天的深夜时分,李轩才终于将这黑龙尾部的最后一块鳞片洗刷干净。

    随后他朝这黑龙深深一拜,就匆匆走了出去,与洞外的父兄一起往湖面上浮。

    没办法,明天清晨他就得回六道司点卯上班,李轩早已归心似箭。

    此时的李轩却茫然不知,就在他踏出窟洞之刻,那头沉睡中黑龙竟忽然睁眼,甚至从洞中探出头,朝着他的方向深深凝视。

    让人惊奇的是,这黑龙做了这么大的动作,修为高超的李承基与李炎二人居然也同样全无所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