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五十九章 我哪有在笑&.
    !

    李轩当然没可能把人全带回朱雀堂,关键是人太多,朱雀堂的牢房装不下。

    不过以崔洪安为首的一群纨绔,却都被李轩丢了进去。他心意已定,这些家伙不脱层皮,是别想从朱雀堂的牢狱里面出去了。

    李轩想自己不狠狠的搞这些家伙一次,把他们搞服气了,估计以后还有得是麻烦。

    在将这群官二代与富二代安顿好之后,李轩又把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带到了江含韵的面前。

    “大人,下官前来复命!下官部属彭富来与张岳两人,都已被下官带回。”

    “已经看到了。”

    江含韵面色平静的从桌案上拿起了一根粗如手臂的铁木棍,然后对棍尖吹了口气:“你出去吧!我有话要对他们说。记得把外面的门窗关紧,外面的院子暂时也不要进人了。”

    “卑职明白!”

    李轩拱了拱手,就面无表情的往后退出了江含韵的公房。直到跨出门口的时候,他才以万分同情的眼神看了自己两个死党一眼。

    “卑职不知他二人何处惹怒了大人,可念在初犯的份上,还请校尉大人手下留情。”

    “何处惹怒?初犯?”江含韵‘呵呵’的一声冷笑,同时不耐的挥了挥手:“出去!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此刻的彭富来与张岳,都已经脸色苍白如纸,他们哪怕用脚跟都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让他们的牙齿打架,两条腿抖得像筛糠似的,看向李轩的眼神则饱含乞求之意。

    可让两人失望的是,李轩还是无情的走了出去,然后‘卡彭’一声关上了房门。

    走出门的李轩,则是背着手摇头一叹,在心里面为两个死党默哀。

    当兄弟的也想拉你们一把来着,可无奈自身难保,无能为力,要怪也只能怪你们两个过于作死了。

    他刚走出院门,就听里面‘篷’的一声,紧接着传出了彭富来杀猪一样的惨叫。

    那凄惨的程度,让李轩不由自禁的一个哆嗦,然后在心目中将那位女上司的凶残程度又上调了一个等级。

    此时乐芊芊恰好迎面走来,她看了李轩一眼,然后娇躯就微微一缩,眼神惊恐:“游徼大人,您,您能不能不要这么笑?感觉好可怕!”

    “有吗?”李轩狐疑的抹了一把脸:“我哪有在笑?”

    “明明有的,看起来很渗人的那种。您想要笑出来,又拼命忍住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扭曲,像是阴谋得逞的坏蛋。”

    此时那院子里面,恰时响起了张岳高亢尖锐的惨叫声,乐芊芊整个人一个战栗之后,就顿时恍悟:“原来如此,大人您这是在幸灾乐祸?”

    “哪有?一定是你看错了。”李轩面色微肃,直接转移话题:“九姓渔民那边的察访,可是有进展了?”

    他刚才回到朱雀堂之后,就注意到明幽都留守的众人,都明显有喜气洋溢于眉眼之间。

    “有,进展还很大!大人您提供的思路是对的。”乐芊芊神色一振,很小声的在李轩耳边说着:“至今为止,已经查到有七家渔民的小孩在最近几个月里失踪,而且都是被修道人带走。更多的线索,我们还在查。”

    “这七家是什么样的情况?”

    李轩正询问着,小院里面就又传出了‘篷’的一声响,他视角余光看到彭富来从窗户里面钻出来。可他的人才刚出来半截,就又被扯了回去。他死命的扣着窗台,眼中满含绝望,脸上则是鼻涕与泪水齐飞。

    李轩看了他一眼,就又神色如常的转向了乐芊芊:“知道详情吗?孩子被抱走多久了?又是被谁抱走的?”

    “我不太清楚。”乐芊芊脸有些发白的指了指院子里面:“他们两个不会有事吧?”

    大概一刻时间之后,彭富来与张岳的惨叫声才告一段落。

    江含韵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那模样气质还是惯常的娇柔无力,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可她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真不经打,居然连一炷香都撑不住。”

    说完这句,江含韵又斜睨了李轩一眼:“把你的人带走,也希望他们能引以为戒。李轩你也一样。如敢在习武上松懈,他们的下场就是你的明天!”

    “下官谨记!”李轩‘咕哝’了一声,咽了一口唾沫,就再次走进了江含韵的公房。

    然后他就看见彭富来与张岳两人趴在地上,都是眼神呆滞,一副三魂七魄都已经没了的模样。

    可说来奇怪,这两人的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仿佛之前的惨叫与殴斗,根本就没发生过。

    李轩却更毛骨悚然,知道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法。能够让人疼痛到极致,表面却不会留下任何明显的伤痕。

    这说明那女魔头如果想要揍他,可以让他爹娘都看不到一点痕迹。

    他摇了摇头,然后一手提着一个,像拖死狗一样把他们拉了出去。

    直到李轩把他们带到马厩,把两人送到了龙驹的背上,张岳才恢复了几分意识。他抽搐了一下身体,然后一阵语无伦次的呢喃:“恶魔,真是恶魔,那女人就是个恶魔!”

    “那个血手人屠,就是地狱里的魔头投的胎。仙人板板,我老彭长这么大,头一次吃这么大的苦。”彭富来也回过了气,然后又用悲愤交加的目光看着李轩:“好你个李谦之,竟然出卖我们!”

    “怎么能这么说?”李轩肯定不能认这个罪名的:“校尉大人只吩咐我把你们带过去,我怎知校尉大人要揍你们?我也帮你们说过话了。”

    彭富来一点都不信李轩的鬼话,一个字都不信:“李谦之你会猜不到?事先提醒一句总可以吧?”

    “这话就有些不讲道理了!”李轩同样眼神愤愤的看着这两位:“我还就奇怪了,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让校尉大人恼火成这样,害我也吃了一顿挂落。别告诉我,只是为了昨天你们喝花酒,结果在红月舫被人扣住的事?”

    彭富来顿时神色讪讪,江含韵对他们动手的原因当然不止这一桩,关键还是这两天他们都旷班未至。

    六道司采取的是轮休之制,所以李轩休沐的时候,他们两人还是得值班。

    可李轩在的时候,他们顾着死党的情面,还是会应付一下六道司的差事。可在李轩离去之后,两人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彭富来很无奈,也很不服气。明幽都混日子的二世祖还有好几个,江含韵凭什么就逮着他们揍?

    难道说,是自己向上面使的银钱不够?

    “我就不该进你们明幽都。”

    张岳也很愤恨,一副悔不当初的神色,然后他看了看四周:“这是准备去哪?又要去巡街?这都快入夜了。”

    李轩心想当然得去巡街,他们都停了两天了。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别的组代劳,再这样下去同僚会有意见。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马成功就骑着一匹地行龙匆匆走入进来:“你们稍后跟我来,都换上地行龙,有行动!”

    他的神色兴奋:“总算找到那些畜牲杂种的下落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