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七十一章 到古代也没得闲&.
    !

    李轩辨认了一下,发现听天獒看的是自己的双手。他将自己的手晃了晃,果然见听天獒的目光也随之移动。

    这个时候,听天獒也终于回过神:“你身上的这一双手套是从哪来的?”

    “得自我们朱雀堂的藏器楼。”李轩好奇的问道:“难道这件法器有什么怪异之处?”

    “我只是奇怪,它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

    听天獒神色不解的用前肢挠了挠下巴:“难道说,你李轩还真是个正人君子?”

    李轩不由失笑道:“正人君子这四个字,可是獒兄你自己说的,最近些天这名号可害我不浅。”

    现在六道司的同僚见到他,第一句必定是‘正人君子兄’。

    也有好处,一些女同事们看他的眼神已经很正常了。

    听天獒的权威还是有的,被他盖章认证过的李轩,想必是真正的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嘁!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听到你这几天值班的时候,一闲下来就口花花的撩女人。换在那之前,六道司有谁会搭理你?”

    听天獒口里哼了哼:“你在这等着,我去问一问我家老爷。既然你手里有这东西,说不定这件事还有转机。”

    它摇了摇尾巴,然后就身影一闪,钻入到了城隍庙之内。

    李轩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又望见听天獒的身影:“老爷开恩,说除去你身后的那位是没可能的,他也没法帮你完全化解孽煞,只有一二缓解之法,可以让你被煞力侵染的速度放缓两到三成,李轩你可愿接受?”

    李轩当即神色一肃,压制住了心中的惊喜:“小子自然愿意。”

    没有求到治本之法虽然很遗憾,可有这治标之法,也可以让他多活一阵儿了,试问李轩怎么可能会拒绝?

    他想自己只要能够追上女鬼的修行速度,这治标之法也能治本。

    “可这是有条件的。”听天獒的狗眼凝然:“数日之后就是中元节,你需得在中元节的酉时四刻之前赶至此间,老爷他有事需要你办。”

    酉时四刻,也就是下午六点,黄昏时分。

    李轩没怎么细想,就已应诺:“可以,只要在小子能力范围内,小子绝不推辞。不过,獒兄能否先预支一下报酬?想必獒兄也不想我还没赴约,就直接死掉吧?”

    “老爷就料到了你会这么说。”听天獒一张嘴,就吐出了一张淡红色的符箓:“你可将这符箓贴在身后,可以护你十天之内无恙,不过前提是你自己不作死。”

    李轩喜不自胜,双手恭恭敬敬的将符箓接了过来。

    “还有一事。”听天獒欲言又止,它有些羞涩的用前肢拨动着身前的杂草:“那个,既然今天让你如了愿,那么你提过的,那个金身是不是——”

    它才刚说到这里,就听李轩神色慨然的说着:“这事我知道,獒兄对金身香火都是不屑一顾的,可李某的心意却断不能少。这两天得空,李某就去将这塑金身的银钱布施给城内的孤寡残疾,好让他们也领受听天将军你的恩德。”

    听天獒的狗脸顿时一黑,它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单纯了,那枚符箓似乎给的太早。

    这金陵城内那些孤寡残疾的死活,跟它有什么关系啊?它要的是金身,金身!

    可就在它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人一狗的耳旁,蓦然传来了洪钟一般的雄浑之音;“善!”

    听天獒当即眼前一黑,差点就从半空中栽落下来。

    李轩则神色茫然不知所以,他不确定这个声音,是否来自于那位城隍老爷。

    天可见怜,他只是想跟这位獒兄开个玩笑来着。

    ※※※※

    李轩以为自己真有三天的休沐,可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在拜访了城隍庙之后的第二天,李轩就被江含韵请出了诚意伯府。是拿刀请的,这位江校尉就按着腰刀定定的瞪了他大概一分钟,李轩就受不了了。

    他感觉江含韵的‘杀意’越来越充盈,自己的脖子随时都可能被江含韵砍掉。

    虽然明知道这不可能,可江含韵施加于他精神层面的压力,还是让他无法承受。

    “总管不是说可以休沐三天吗?”李轩打着哈欠,神色很是不满:“让我回家好好睡几觉,这也是校尉大人您自己说的。怎么突然就食言而肥?”

    他刚刚早起练了两个时辰的武,正想睡个回笼觉来着。

    “少废话!”江含韵一点愧疚的神色都没有,她的眼神似刀锋一样凌厉:“前天我回去想了想之后,果然还是放不下,这桩血祭案,我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李轩回想着前天与江含韵说的那些话,然后就打起了精神:“那么现在去秦淮河?校尉大人您有新的线索了?”

    关涉到自己的性命,李轩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江含韵却摇了摇头:“我们先去那条地下暗河,你不是说要去看看么?正好那边今天解封了。”

    “这个——”李轩有些迟疑,忖道自己现在去有个卵用?

    在现场勘察方面,他只是七窍通了五窍,绝不会比六道司那些侦缉老手更强。之前他只是想依靠招魂术与自己身后的红衣女鬼,看看是否能有收获。

    可现在距离前天擒拿血无涯的时间,都已经过四十八个小时了,那些邪修的残灵只怕早就已经散尽,或者归入冥府。

    不对——

    李轩随后就想到地下暗河的环境,那地方暗无天日,阴气极盛,倒是蛮适合鬼魂之属的。

    “那就走一趟吧。”

    他随后就从诚意伯府的马厩里面牵出了一头地行龙,随着江含韵一起出府而去。

    不过沿途当中,李轩麾下的坐骑却很不安分,不断的扭动躯体,甚至是坐拐又晃,差点就撞到人,让李轩满头大汗。

    江含韵很快就看出了究竟:“你这是控制不住自身真元?怎么感觉你对真元的控制力越来越差了?”

    那地行龙之所以暴躁,是因李轩的体内,时不时的就有雷力与寒力外泄。

    李轩则是苦笑道:“这个问题,我也深以为患,正在努力。”

    江含韵此时却陷入了沉默,她已知李轩这不是不够努力,而是他的真元增长的速度过于迅速,是接近爆发式的增长。

    这世上像李轩这样的,可是极其罕见。

    江含韵最终只能摇头:“总之悠着点吧!你换取的那几颗六道人元丹,最好是隔一段时间再服用。”

    李轩却暗暗一叹,问题是他这个时候,绝没有半点可以放松的余地。

    不尽快增长修为,他哪里有对抗阴煞入袭的本钱?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