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八十章 佩服之意如滔滔江水.
    !

    “我干嘛?当然是来给你赔罪的。”

    江夫人斜睨了江含韵一眼:“嗓门很大哦,看来你有意见?”

    江含韵当即哑火,她只能把目光转向李轩,眼神冷冽,似如刀锋。

    李轩本来是要推辞的,他最近都已经补得上火了,这碗虎丹汤喝下去,怕是得发火灾。

    可他视线在江夫人与江含韵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之后,就笑眯眯的拿起了汤勺:“长辈赐,不敢辞,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第一勺汤入口,李轩就眯起了眼,露出享受的神色。

    “真是美味!没想到伯母的手艺竟这么好,堪比三味居大厨,晚辈这次真有口福了。”

    江夫人闻言一乐:“哪里哪里,熬汤方面我略有心得,可与真正的大厨还是有些差距的。小轩你要是喜欢,下次伯母还给你做,反正你伯父时不时的总会带些山珍海味回来。”

    “怎么不能比?”

    李轩拿出了狼吞虎咽之势,又不失文雅:“三味居我吃过几回,也就那个味道。大厨手艺是有的,可哪里及得上伯母的专精?”

    江含韵已经看不下去了,她的眼神充满鄙夷:“李轩你恶不恶心?即便要讨好我娘,拜托也有点底线好吧?一碗虎丹汤,被你说得好像是仙馐玉食似的。”

    “对我来说,就是仙馐玉食。”李轩失笑道,他抬起了砂锅,将最后的汤底都灌入到了口里,然后一声赞叹道:“的确是很好喝,校尉大人你不觉得,大概是日常喝伯母的汤喝得多了,所以习以为常了吧。”

    江夫人原本对江含韵的话很是恼火,可听李轩这么一说,那神色就像是大夏天喝了一碗冰饮似的:“仙馐玉食委实过了,不过李轩你有一句说得对,含韵他们父女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汤喝就得了,结果还各种挑刺。”

    江含韵已经无言以对,她用喷着火的目光向马成功扫了过去:“今天玄武街也归你们队的人管!”

    “诶?”

    马成功大惊失色,加上玄武街,他们今天的巡城任务至少增添了一倍。

    他想要抗辩,可江含韵已经带着一腔的火气走了出去。

    此时江夫人则笑眯眯的将砂锅放入了提篮里面:“马都尉是吧?小轩最近身体不好,你可千万别让他累着了知道吗?我会盯着的。”

    此刻的马成功,就像是化作泥塑木雕一样说不出话来。

    他只觉欲哭无泪,江含韵是他的顶头上司,可这位江夫人他也得罪不起。

    ※※※※

    一直到李轩领着众人全副武装的走上了街道,乐芊芊,彭富来与张岳都以膜拜神人的目光看着李轩。

    “谦之!谦之!”彭富来连喊了两声李轩的字,那张肥脸上全是匪夷所思之色:“你可知我现在是何等样的心情?”

    “大概可以猜得到。”李轩正努力控制着胯下的坐骑,现在他骑马是越来越难了,不过对于彭富来的想法,他是很理解的:“是不是对我的佩服之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彭富来一愣神,然后点头赞叹道:“好句!我记下了,这大概能将我的感想形容一二。”

    张岳则好奇地问道:“我听江夫人叫你小轩,这是把你当女婿看了吧?你还真打算跟那女魔头谈婚论嫁?”

    “正在谈。”李轩不露声色道:“可婚姻一事,最好是你情我愿。”

    他其实是想找个靠山,避开女魔头的魔爪,绝没有主动往魔女身边靠的意思。可这样的话如果说出来,不但是将江含韵的闺誉踩入泥底,也辜负了江夫人的心意。

    “还真谈?”张岳一脸的钦佩,他仔细想了想后,就语气复杂的朝着李轩拱了拱手:“兄弟我对你的佩服之情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张岳一想到那个女魔头可能会成为他的弟妹,就不禁两腿发软,感觉这朋友快当不下去了。

    彭富来却一声嗤笑:“你懂什么?谦之他这叫挟江夫人以制女魔头。没看校尉她畏母如虎吗?”

    他自认为看透了真相:“有江夫人护着,从今往后,女魔头她哪里敢动谦之半个手指头?”

    “可你们为什么会高兴?为什么会幸灾乐祸?”乐芊芊很不解的看着他们,神色凄惶道:“校尉大人她奈何不了李游徼,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出气筒?”

    这一瞬,彭富来与张岳都如遭雷击,前者面容僵硬的转过脖子:“李轩,我现在就跟你割席断交!”

    他认为自己现在就到江含韵面前摇尾乞怜,应该还来得及补救。

    乐芊芊此时却又一声惊呼:“游徼大人,你七窍流血了!”

    “没事!”

    李轩没事人一样拿出手帕,抹了抹鼻子,又抹了抹耳朵:“最近补药吃得太多。”

    这一个手帕还不够,他又从彭富来那里要了一只过来。不知怎的,他竟然头一次发觉自己的死党竟也眉清目秀。

    李轩努力压抑自己的同时,心想着这就是挟江伯母以制女魔头的代价。

    也在这个时候,他们看见有一群少年同样策骑从对面走过来。其中为首的那几人,李轩很熟悉。

    “好巧,是崔洪安与张进那拔人。”

    彭富来眼神一亮,然后坏笑着主动打招呼:“诶呦~这不是崔大衙内与北京来的张公子吗?这是从秦淮河那边回来的?怎么样,下面的那东西没坏掉吧?”

    崔洪安与他的一众同伴望见李轩四人的时候,脸色都是臭臭的,却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往四面游移,不敢直视李轩。

    他们这群人被李轩丢到朱雀堂那暗无天日的牢狱里面关了好几天,直到四天前才被陆续放出来。回到家之后也不好过,长辈无不都是暴跳如雷。所以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如今对李轩都是心有余悸,忌惮到了极点。

    所以当彭富来这满满都是挑衅的话说出口,这群大小纨绔都没一个敢答话。

    哪怕是崔洪安,也是仰头望天,只当是没听见。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跟我有关系吗?

    只有张进怒火填膺:“艹你先人板板,你的东西才坏掉!彭富来,你们等着,我迟早让你们好看。”

    之前在玄武湖码头,他被李炎解冻之后,也挨了彭富来与张岳的一顿暴揍,下面也被踩了十好几脚。

    他比崔洪安硬气,修为也高,所以挨的揍也更狠。

    这已是张进的心头大恨,每当回想,他就感觉下面还在隐隐作痛。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