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零章 修罗场第二弹(求订阅求月票)
    启动新域名张岳他们是趁着午休时间,抽空一起来探看的,所以不能多呆。三人在诚意伯府用过了午饭,就都匆匆告辞离去了。

    李轩则依旧是化身武痴,沉迷于习武,他吃完饭之后,又将冷雨柔从她母亲房里请来给他喂招。

    刘氏可能是担心他以后又会遇险,在武力上吃亏,居然没有干涉阻止。

    兄长李炎则可能是手痒无聊,不断的在李轩面前转悠,还时不时的向李轩施以‘暗示’——其实就是明示了,那意思摆明了就是‘快来请我,让我给你喂招’。

    李轩则只当是没看见,他反正心意已定,这几个月打死都不会与李炎动手。

    即便冷雨柔没空,这诚意伯府里面还有十几位高明的护院武师,功法与武道特点都各自不同。自己又不是受虐狂,干吗去请李炎给自己找罪受?

    到了晚间,回府的李承基将一本薄薄的卷册,塞入到了李轩的手中。

    如果不是卷册上写着‘神夔雷音’四个字,李承基那喜滋滋眉飞色舞的神色,差点就让李轩以为这是一本十八禁的小手册。

    “神夔雷音,仿效古神兽夔牛神通所创的雷音之法,最适合雷法修士。你炼了这门秘术,配合浩然正气使用,以后便是六重楼的修士,都扛不住你一声吼。”

    李承基非常郑重的交代道:“给你三天时间,把它给我练会了。为了这本秘术,我可是动用了好大的人情,约好了三天之后就还回去。”

    这个要求并不高,这是秘术,并非功法武诀,只是一种运劲发音的法门,所以练习起来相对简单。

    可李承基没有预见到的是,由于他带给李轩的这本小册子,此后整个诚意伯府都遭了殃。

    李轩练了一天,觉得自己初步入门,就开始进入到实战阶段。

    他的实战方法就是先随意逮住一个人,然后学那些大儒们断案,用浩然正气把人给震迷糊了,再问人隐私。

    “呔!李大陆你现在暗恋谁?”

    “呔!小桃你喜不喜欢李大陆?”

    “呔!小雨你的私房钱藏哪了?”

    “呔!管家你的相好是谁?”

    于是只用了一天,李轩就成为整个诚意伯府神憎鬼厌的存在,所有人见了他都得绕道走,嫌弃的不得了。

    而仗着‘神夔雷音’无往而不利,一问一个准的李轩开始发飘,把李炎也当成了试验对象。

    “呔!李炎你有没有跪过洗衣板?”

    李炎当时愣住,差点就吐出了真相。然后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就追杀了李轩整整一刻时间。如果不是冷雨柔见到了有意回护,他差点就将李轩揍到鼻青脸肿。

    李轩也心有余悸,在刘氏的房里面藏了一个半时辰,才心惊胆战的走了出来。

    ※※※※

    时间就在李轩习武学艺,练习平地一声吼的时间中快速度过。

    很快就到了镇东侯府大寿的时间,当天李轩穿着簇新的衣袍,又被母亲刘氏叫人强行按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出了诚意伯府。

    李轩气息恹恹的,整个人都没有了一点生气。

    他刚才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被打扮的跟前世那些小鲜肉差不多的形象,可这是李轩最讨厌的,他感觉自己更适合硬汉风。

    此外对今日的镇东侯府大寿,李轩也是一点期待感都没有。

    他宁愿把时间用在习武上,如今他的‘神夔雷音’已经初具火候,李轩也已娴熟的掌握了这门雷音与浩然正气结合使用的法门。

    这让他有了些意外收获,让李轩在雷法刀势上有了新的领悟。

    他正在努力钻研,试图在这几天当中,将自身的刀道往上再推高一层。

    直到镇东侯府,李轩看到了他的熟人,才稍稍提振了一下心情。他看到了彭富来与张岳这两个死党,还有江含韵与乐芊芊。

    “你们怎么又穿成这副模样?”李轩打量着自己的两个兄弟,眼神鄙薄:“明明是两个大老粗,装什么斯文?”

    “你不也是吗?”

    彭富来反唇相讥:“啧啧,你瞧这一身月白儒服,这份气派,还真是装得像模像样。别人看到了,还真以为你是个读书的小白脸呢。”

    “我本来就是读书人,为何要装?”

    李轩‘哗’的一声张开了折扇,在胸前轻轻摇动。那折扇上,则是请家中账房先生给他写的一行字——‘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那位账房先生在功名上虽无所成,可这字倒是写得不错,苍劲有力,让李轩更添了几分风采。

    “信不信,我下个月就去考个秀才回来?”

    彭富来这才想起这位,可是修出了儒门的标致‘浩然正气’,还是正得不能再正的那种。他顿时败北,无言以对。

    “自然是为那位薛小姐。”张岳四处张望的同时,整理了一下帽子上的小红花:“据说这次薛小姐也会来。你不知道,自从这位来到南京之后,就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今日还是薛小姐除许国公府的游园会之外,第一次愿意现身人前。”

    彭富来也整理了一下姿容:“如今南京城里的大伙儿都憋着一股劲,想要抱得美人归。你们是不知道,就连我爹都让我尽量努力一下,说娶了她就可少奋斗一百年,还说我要是成功了,他可以把家产的九成留给我。”

    远处的江含韵听到这句,眼神却很复杂的看了李轩一眼。心想最后的赢家已经有了,他就在这里呢!

    就在她思忖之际,李轩已经走过来向她行礼:“下官参见大人。”

    “无需如此。”江含韵摇了摇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宫装:“这种私下的场合,没必要多礼的。”

    李轩还是头一次见江含韵这样的打扮,他的眼中不由闪现出几分惊艳之意,这比平常一身银甲的她更显娇艳。尤其江含韵的身材极好,行走起来竟是摇曳生姿,勾魂摄魄。

    李轩心想这位上司的姿容,根本就不逊色于薛云柔。输就输在不爱打扮,还有衣饰上。

    江含韵没发现他的异样,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你身体好了没有?我之前在都城隍庙看过你的模样,很为你担心。不过那狗东西说城隍爷给你治伤,一定会完好如初。”

    她口里的狗东西,自然是指听天獒。她依旧记恨那一次的奇耻大辱,要不是当晚是在都城隍老爷的神像前,她搞不好就会直接出手,将听天獒的嘴都给撕烂。

    “好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回朱雀堂当班。”李轩把头略抬,显出了几分昂扬之态:“听说兄弟们这几天怪辛苦的,我却在家闲的发慌。且最近在武道上又有了些进展,正欲借那些妖魔鬼怪试刀。”

    二人肩并着肩的说话,就没发现他们身后的气氛有些不对。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被一位袅袅婷婷,弱柳扶风般走来的红衣少女吸引,整个镇东侯府的前院,逐渐落针可闻。

    张岳看了一眼,神色就已经发痴:“这莫非就是薛云柔?”

    他虽然久慕薛云柔之名,可今天却是第一次看见本人。

    “除了她还能是谁?这姿态,折纤腰以微步,这姿容,何彼浓矣,华若桃李。”

    彭富来收起了画扇,这一刻他只觉自惭形秽,彻底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就不知这位名噪两京,艳压群芳的美人,最后会花落谁家?”

    然后他就看到薛云柔一路走到了李轩两人的身后,以无比强势的姿态就从中插入进去,同时扯住李轩的一片衣角。

    她笑靥如花,有意无意的将江含韵挤开了几分:“表姐,轩郎,你们两人在聊什么呢?”

    轩,轩郎——

    李轩整个人顿时石化,动弹不得。

    而旁边望见这一幕的人,也都‘哗’的一声,发出了浪潮一样的啸声。

    小跟班一样随在江含韵身后的乐芊芊,已经把小嘴张到可以容纳鸭蛋,不能置信的看着李轩身边,那小鸟依人一般姿态的薛云柔。

    彭富来同样目瞪口呆,然后他就感觉脸颊一阵剧痛:“好疼!痛煞我也,张岳你在干什么?”

    张岳愣愣的收回了手:“我在怀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而我现在确定了,我的青春,它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回不来了。”

    李轩顾不得周围动静,他被江含韵略显冷淡的目光盯着,心中莫名的就有些发虚。忙死命的抬手,试图把自己的衣角,从薛云柔的手中扯出来,可效果完全没有。

    别看这女孩玉手芊芊,此时却像钢铁一样的强大牢固,坚不可摧。

    李轩这才想起,薛云柔还是一位修为胜他不知多少的六重楼术修。

    不对!在阴界的时候,这女孩的力气还没这么大的。短短几天不见,她是又进步了?

    薛云柔感受到李轩的挣扎,眸光则微微一凝。她想自己果然不可大意,轩郎如果对江含韵一点想法都没有,岂会在意表姐的目光?

    于是她的笑容更加灿烂,把那片衣角扯得更紧了,语声却很委屈:“别扯,袖子扯烂就不好看了。”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