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二章 长乐姬与惜雪姬(求订阅求月票)
    启动新域名“我有事要做,不跟你聊。”

    江含韵已经懒得搭理薛云柔,她转过头吩咐彭富来三人:“我去看女眷那边,你们负责男客。芊芊你稍后换成男装跟着他们走一趟,这两个家伙我不太放心。你家世传的法门,也克制幻术。可如果有发现,绝不得打草惊蛇。人犯武力高强,你们不是对手。”

    “要抓什么人吗?”薛云柔很好心地问道:“表姐你要不要帮忙啊?你不去见姑母了?”

    “不需要!母亲那里,我稍后自会去见她。”江含韵一字一句的答着,然后就气哼哼的离去了,依旧是身姿飒爽,步如流星。

    等到江含韵离去,薛云柔就主动拉开了与李轩之间的距离,又避开了李轩的视线:“嗯哼!我也得走了,我母亲与姑母都在等我。对了,李轩你下午有没有空?我知道这镇东侯家虽然是世代将门,可他们家的花园风景很不错。”

    说话的时候,薛云柔脸颊已不自禁的微红,她是想起刚才自己的言辞作为了。

    她平时绝没有这样的大胆,可刚才江含韵与李轩肩并肩行走的时候,那股子仿佛夫妻一样的默契恬谧之感,却让她危机感爆棚,好几条神经断掉了。

    李轩终于从石化状态恢复过来:“薛小姐慢走,今日人多,路上小心。游园就算了,我下午有一些要事,怕是抽不出空。”

    薛云柔听了之后,却不满的睨了李轩一眼。她想自己一个女儿家,今日开口主动相邀是多掉份的事你知道吗?你居然还敢拒绝?

    可随后薛云柔又心念一动,决定暂时放过这家伙。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赶到母亲和姑母那边,将姑母与李夫人见面的事搅黄再说。

    等到薛云柔离去后,李轩顿时狠狠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真让他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应付才好。

    李轩不是呆子,当然能看出薛云柔的心思。他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能够得到这么一位大美人的芳心,是男人都会感到荣幸,甚至是得意,骄傲。

    要是换成以前,李轩被薛云柔这样的美女倒追,他早就顺水推舟,直接上船了。

    那句诗说得好——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么好的一颗大白菜不早点抱在怀里,被别的猪拱走了怎么办?

    可问题是他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自己胸前那么大的一块绿斑在呢,小命也只剩十几天。

    他在这个时候与薛云柔有了牵扯,那不是祸害人吗?

    等到薛云柔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回廊,彭富来就啧啧有声,阴阳怪气的说着:“你很可以啊李轩,不声不响,就折下了我们金陵城最美的一朵花。给我老实交代!你究竟是什么时候与这位薛仙子勾搭上的?我们这还算不算是兄弟?对我们都能连一点声息都不漏。”

    张岳的神色也很不对劲:“好恨!我感觉我的青春,已经被李轩你给抢走了。”

    旁边的乐芊芊继续用看渣男一样的目光看着他:“我就觉得,游徼大人你一边在跟江校尉谈,一边又与薛小姐不清不楚,脚踏两只船,感觉很不厚道。”

    李轩闻言气坏了:“胡说!我既没跟校尉大人谈,也没跟薛云柔不清不楚,没看我刚才一直在努力与她保持距离吗?芊芊你哪只眼睛看我脚踏两只船了?”

    张岳听到这里顿时唇角一抽,他看着自己盆钵大的拳头,感觉手痒痒的。他没听李轩这句话还好,听了之后就更想打人。

    李轩这时候却发现乐芊芊与彭富来两人,已经悄然挪到了离他至少两米的距离,他不禁错愕:“诶?你们躲这么远干嘛?”

    彭富来回以讪讪一笑,人却躲得更远了。乐芊芊则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的往旁边指了指,用哭一样的表情说着:“游徼大人,我害怕。”

    李轩不往她指的方向看还好,看了之后,他的额头上就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只见这前院,几乎所有的年轻男性,正在用阴寒凌厉的视线打望着他。以至于这里的气氛与温度,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零点与负数逼近。

    薛云柔像是带走了这里所有的光,只给他留下了森冷与阴暗。

    其实之前这些人看他的目光,就已是择人而噬了。而在薛云柔离开之后,这些人就再不掩饰,再不忌惮,那就仿佛是要把他活剥凌迟,剁成肉酱!

    李轩能读懂他们的心思,那大概就是‘这小子是谁,何德何能,为何能得女神垂青?”“我们一起宰了他吧?后面清蒸还是油炸?’之类的想法。

    以前他看暗恋对象男朋友的目光,也是这样的。

    李轩胸中发冷,心想这些家伙。该不会直接扑过来打人吧?这好歹是镇东侯府的寿宴,他们总得有些讲究吧?

    好在不久之后,他的救星到了。

    那是镇东侯府外面的门房,忽然扯着嗓音喊:“长乐公主殿下驾到!请开中门,闲人退避!”

    这镇东侯府的前院,瞬时就一片兵荒马乱。所有人都在惊慌奔走,四散逃奔。

    彭富来与张岳两人也赶紧逃到角落一株大树后面,忙不迭的拔掉头上的红花,又把身上那簇新的儒衫撕扯下来,显露出里面的六道伏魔甲。

    李轩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们:“这是担心被公主殿下看上?”

    虽然是死党,可他觉得自己这两个兄弟真的想多了,他们被瞧上的机会,无限小于万分之一。

    “不然呢?”彭富来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壶水,把脸上的脂粉也给抹掉:“之前是为搏薛仙子的芳心,可现在就真没必要了。”

    张岳则是唉声叹气道:“青春飞走了也就罢了,如果再被公主瞧上,那今天就是我的人生惨剧。”

    李轩摇了摇头,然后往那正门方向驶入进来的一辆凤辇看了过去。

    他对古代的公主还是很好奇的,可李轩什么都没看到,那辇车四面都罩着红纱,窗帘也是紧闭着。

    “其实这位公主,据说还是很漂亮的。”

    彭富来也拨开了枝叶,偷偷向那辇车打望:“据说如今道门当中,将薛云柔与我们的校尉大人合称天师双璧,是南方天师道最出色的两位女弟子。而这位长乐公主,则被称为长乐姬,与另一位惜雪姬合称全真双姬,也同样是修为出众,天姿国色。所以这位的姿容,是不会比校尉大人以及薛云柔差的。”

    “漂亮有什么用?”

    张岳一声嗤笑,很是不屑:“我兄长的发小,就是曹家的那个,他不是尚了公主吗?我前阵子到他的驸马府去看过,可把我给吓坏了。你都不知道那家伙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人家公主养了三个面首,他却作声不得,偶尔把公主激怒了,他还得被赶出去睡马棚。他说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打算养个外室过小日子,可又没钱。”

    他随后又面现向往之色:“倒是双姬当中,另一个叫赵惜雪的,我还有点期待。据说此女不但修为高绝,人如谪仙,还琴画双绝。又是前朝皇室后裔,受过朝廷的册封,血脉尊贵。说不定这位能够续住我的青春——”

    “那泰山你的青春可就彻底没有了。”

    彭富来很同情的摇着头:“这位惜雪姬早就定亲,都已经许久没在京中露面了。”

    “其实她是失踪。”

    乐芊芊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让彭富来与张岳瞠目以对:“我在朱雀楼看过赵惜雪的卷宗,她的家人早在三个多月前就向六道司报案。说是四月初八佛诞之夜,惜雪姬在院中独自奏琴,曲调哀伤。然后第二天她就不见了踪影,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六道司在京城的青龙堂曾发动六个都上千人撒网寻觅,却毫无所得。”

    李轩听到这里,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怀疑这位失踪的惜雪姬,可能与自己的守护灵有关。

    说来他之前就在奇怪,红衣女鬼身上穿着的凤冠霞帔,可不像是平民家女儿的嫁衣。

    那凤冠的样式,还有霞帔上的纹饰,无不都精美之极。

    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穿戴的行头,根据李轩的了解,只有皇室的公主郡主,宫中的皇后贵妃,还有亲王郡王的王妃,以及二品以上的诰命夫人,才能拥有凤冠霞帔作为平日的礼服。

    “别看了!”张岳已经换上了一副锦衣劲装,略含忧伤的看着远方:“还是公务要紧,我们得尽快去找人。”

    李轩这才醒过了神:“你们要找的可是紫蝶妖女?那女人要对镇东侯府下手?”

    之前他听江含韵说那些话的时候,就有了怀疑。如今再看三人穿在衣服里面的伏魔甲,还有东窥西望的可疑举止,就差不多确定了。

    “要不我也来帮你们?”

    李轩心想反正也是无聊。按照刘氏的谕令,他得在这镇东侯府呆足一整天。

    彭富来却‘呵’的一声,用嫌弃的目光看着他:“谦之你自己觉得呢?”

    他面上满含同情:“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你现在这情况,我们怎么敢让你给我们添乱?”

    李轩很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苦笑道:“还是算了。”

    他已经明白彭富来的意思了。

    随着长乐公主的凤辇越过前院,那些躲过一劫的公子哥们,又再次将足以杀人的目光,向他投望过来。

    作为这么多人众矢之的的他,如果还硬要跟着彭富来等人,他们今天怕是什么事都别想做成。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