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六章 剪刀石头布(为盟主 Cz丶加更)
    启动新域名其中一位虽服饰简朴,却气度雍容,他背负着手,饶有兴致道:“就是他吗?那个被许多人盯着的少年?”

    “就是此子。”

    答话的是‘国子监丞’沈江:“诚意伯府次子李轩,我看过他的画像。根据六道司内部传递出来的消息,当夜就是此人奉都城隍之命,将正气歌的正本送至大胜关。之后又借正气歌之力与元周大战,几乎将泰山府君祭摧毁。可惜因武判官郭良辰从逆之故功亏一篑,可他也支撑到了都城隍请来的强援抵达。”

    不过这位的语声中,却略含着几分踌躇之意。

    “可是祭酒大人,我还是难以相信,此人能够继承文忠烈公的一身正气,也不信他能够做下那样的壮举。根据我的了解,此子平时的为人,风评,都不是很好。”

    “或有少年顽劣之处,可这身浩然之意,却是骗不了人的。昔日韦义博年少时也荒唐无稽,可当这位一朝醒悟,十年内就晋升为当世大儒。”

    那为首的儒服中年,却很是欣慰,很是期待的笑了起来:“这是一块璞玉啊,监丞,一块玉质极佳的原石。只要我们细心雕琢,去除那些杂质,这就是质地最好的裴翠,无与伦比。对于你我这样的人而言,最大的快慰,不就是引良才美玉而教导之,为往圣继绝学吗?”

    可他随后却又转过了身,往正堂的方向行去。

    ‘国子监丞’沈江忙跟随在后:“祭酒大人,既然遇见了,您不打算与他先见一面吗?以您的身份,如打算将其收为门下,那位诚意伯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还不到时机。”儒服中年摇着头道:“此人的一身浩意既然与文忠烈公类同,那就是宁折不弯的性情。所以只可引导,不可强迫。如果不能让此子心甘情愿,是没法让他将心思用于儒学的,我们不能强按着牛头喝水。”

    李轩并不知窗外有人注视着自己,他正冷笑的看着自己的同桌。

    他眼前这六人果然噤若寒蝉,想起了李轩曾经在玄武湖码头一挑两百多号人,又将崔洪安等一众纨绔送到六道司牢狱里的壮举。

    ——这家伙在武道上的能耐虽然无法与大晋最顶尖的那一群天才比较,可在他们这群官宦子弟当中,委实是可以横着走路的。

    尤其最近,传闻李轩负责的辖区就在秦淮河一带,这就更让人忌惮了。

    于是这张八仙桌上,陷入一阵诡异的沉寂。

    李轩此时又眼微微一眯,继续施加压力:“看来是不太服气?不如我们约个时间地点练一练?又或者,这几天本官一一上门讨教?”

    可下一瞬,他就见眼前六人不约而同的离席而去,落荒而逃。

    李轩不禁眨了眨眼,看着这除他之外空空如也的八仙桌一阵错愕。

    他只是想学古人‘以德服人’来着,可看来是道行不够,德行浅薄,用力过猛了。

    ——这情况好尴尬啊,周围都坐满了人,唯独他这里是形单影只,茕茕孑立。

    李轩想了想,就往彭富来与张岳看了过去,可这两个所谓的‘死党’,却只当是没看到他的目光。

    再去看乐芊芊,后者却猛摇着头,眼神坚决,她才不会自蹈死地,与李轩一起被众人如刀一样的目光处刑。

    就在李轩暗自发愁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洪朗的声音:“敢问兄台,这里应该是没人?”

    这是一个身躯矮小的虬髯汉子,姿态很是豪迈的朝着李轩一礼:“没有的话,那么小弟就在这里借个座。”

    李轩如闻仙音,很是欢喜的笑了起来:“坐坐坐!这里没人的,阁下自便就是。”

    他想有两个人的话,那就没那么尴尬了。

    他对这位挺佩服的,难道就没发现这里的气氛不对劲?难道就看不出他李轩是被千夫所指,人人想打吗?

    那虬髯汉子却似是一点异样都没察觉,哈哈笑道:“能与阁下同席,幸甚!幸甚!今日镇东侯府拜寿的人太多了,找个位置不容易啊。”

    “好说好说!”李轩略含好奇的问道:“阁下的口音不像南京本地人,以前似乎也没见过?”

    李轩前身作为南京城的大纨绔,对勋贵圈子里的大小人头是很熟悉的。可眼前这位,确实是个生面孔。

    “没见过正常。”虬髯汉子拱了拱手:“在下从北边大同来的,家中世袭指挥使职。五年前镇东侯在大同镇总兵任上的时候,曾在其麾下供职,多蒙照拂。”

    “原来是北边来的将爷。”李轩礼貌的点了点头,却兴致寥寥。

    似指挥使这种卫所武官,在几十年前还是很值得人们敬重。可如今大晋朝的卫所早已烂透,这些世袭的卫所武官,不但沦落到喝兵血的地步,更以散漫无能著称。

    之前的土木堡之败,主因之一就是北方卫所之兵已不堪大用。

    虬髯汉子对他的态度也不以为意,等到镇东侯府的仆人上菜之后,就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开始还好,可随着第三道菜‘油焖血鸡’上桌,两人却都不约而同的夹住了鸡臀尖。

    李轩不禁神色微凝,斜睨了这位一眼,心想这位原来是个同道中人。可这东西,他是断然不会让的。

    “阁下既然是外地来的,怎的就一点规矩都不懂?不知道礼让么?”

    虬髯汉子则哈哈大笑:“在下自然是知道礼数的,可我看阁下,在这南京城的人缘似乎也不怎么样,不比在下好多少。”

    李轩不由‘呵’的一声笑,心想这位原来并非是不会看风色。

    不过从筷子上传来的力道来看,可见此人武力不俗,他是没法以德服人了。

    “这样吧,我们二一添作五?”

    “可以!”虬髯汉子很豪爽的应了下来,他筷子一划,一股犀利的劲气如刀锋一样渗出,轻而易举的就将这鸡臀尖一分为二。

    可接下来,两人的筷子,却同时伸向了旁边另一道‘秘制黑乳猪’的胸肉。

    好在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两人依旧是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的瓜分了。

    李轩有些意外,旁边这人在菜肴方面的喜好,与他相似度极高。他们下十次筷子,竟有九次是叠合的。幸在镇东侯府提供的宴席份量十足,足够两个人分了,所以彼此间的气氛还算融洽。

    不过当最后一道‘十全豹元汤’上桌,二人却又不约而同的夹住了汤中的一块软肉。

    那是豹子腹部的一块软肉,未来如果成精的话,这里会凝聚出妖丹。李轩之前吃过一次,异常的美味。

    这东西李轩是断然不会再让的,平分也不行,他斜眼看着虬髯汉子:“划拳!”

    “我不太会!”虬髯汉子摇了摇头,他凝神想了想:“要不我们猜拳,剪刀石头布?”

    “行吧!”李轩心中鄙薄不已,这也是从九边来的汉子,划拳都不会?

    可接下来就尴尬了,李轩出剪刀的时候,对方也是剪刀。他出石头的时候,对方也是石头。

    剪刀,石头,石头,布,石头——十个回合之后,李轩心里就有了些许熟悉之感,心想这人与自己的同步率,怎么这么高呢?上一位像他这样的是谁?

    那虬髯大汉接下来却再没出拳,他定定的看了一眼李轩,就把筷子松开:“算了,让给你吧,我其实也不喜欢吃这个。”

    李轩也没多想,他美滋滋的将那软肉送到了口里。

    也就在他酒足饭饱,准备散伙的时候,江含韵一脸晦气的来到了李轩身边:“云柔她与我说了,那个花神笑已经去了北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让你不用担心。”

    李轩心中顿觉一松,他虽然不惧这个花神笑,可以后被这么一个武力值与江含韵比肩的人物盯上,压力还是有的。

    “劳烦校尉大人帮我对薛小姐道声谢。”

    李轩随后又好奇的小声问道:“你们还是没找到人吗?”

    “这紫蝶妖女若是那么容易找,也不会让我们六道司这么多人一直都束手无策了。你们加入这桩案子才几天?这就想抓到紫蝶,岂非说笑?”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答话的并非是江含韵,而是她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他语含讽刺,眼神则无比冷冽的在这间廊房中扫视:“我们可以确定她人已经到了镇东侯府,可就不知她用的是什么身份,藏在何处。”

    李轩认出这位,乃是火雀都的都指挥使马天元——以往对于紫蝶妖女的追查,就是由司天都与火雀都联手负责。

    “此女的确棘手,小雷明明有她留下的一些衣物碎片作为样本参照,可今日却连一点可疑的气味都没闻到。”

    江含韵紧蹙着眉毛,抚着她手中的四尾灵狐:“李轩你吃完了没有?吃完了一起随我去看看。”

    那中年男子一声嗤笑,扫了李轩一眼:“江校尉你打算靠他?我听说过你这位部属,最近在我们朱雀堂声名鹊起,可恕我直言,以紫蝶的伪装之能,即便总管大人亲自出马,也未必能够当面识破。”

    此时的李轩,却忽然心神微动,想起了什么。他微微侧目,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那一直在埋头吃喝的虬髯大汉。

    他心想是这家伙吗?可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神色很镇定坦然,即便身边站了两个伏魔校尉,这位却一点异色都没有的狂吃海喝。

    可随后李轩就想有句话叫宁杀错不放过。试一试,又没什么妨碍。

    思及此处,他当即双眼一睁,调动起了自己的浩然正气:“呔!紫蝶妖女,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