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三零章 幻神紫火(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启动新域名李轩到来的时候,司马天元已经开始询问这里的众人:“老夫人她是怎么出的事?是谁首先发现她尸体的?事发之前她身边为何没有人在?还有,老夫人手中的刀又是哪来的?”

    这里面的众多奴婢侍女,包括崔老夫人身边的掌事嬷嬷在内,都是慌张失神的状态,没一个能答的囫囵。

    最后还是一位年纪约二旬的女婢开口:“回大人的话,老夫人当时在午睡,所以我们都在二楼。最先发现老夫人自杀的是林嬷嬷。”

    那位掌事嬷嬷也终于定神:“我是感觉不对才上的三楼,我们家夫人有鼻疾,睡熟之后会打呼噜,可当时楼上很安静。至于老夫人手中的刀,那是裁衣刀,好像镇东侯府家的每一间院子都有。”

    司马天元眯着眼道:“老夫人这么大的年纪,她午休时身边无人看护?”

    掌事嬷嬷摇着头:“这是老夫人自己定的规矩,她不喜别人搅扰。不过一个月前,我们家老爷专为老夫人她请了一位高人贴身护卫。据说此女修为很是高明,是开了第三门,九重楼境的成名术师。”

    “那么此女何在?”江含韵凝神询问:“你家老爷为何突然会请这么一位大高手,来护卫你家老夫人?可是最近有什么仇家?”

    “那位高人在今日清晨离去了,昨夜我们家老夫人不知是接到了什么消息,让这位高人去为她办一件事。那人本来是不肯的,与老夫人争执了许久。最后老夫人用撞墙胁迫,又说这里是镇东侯府谁能动她,那位高人拗不过我家老夫人。”

    掌事嬷嬷神色犹疑的说着:“至于我们的仇家,这可太多了耶。我虽然不太清楚,可我家老爷历三任监察御史,任上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不瞒各位,老爷最近就总怀疑有仇家在盯着他,他甚至怀疑我们家二少爷横死揽月楼,可能与此有关。”

    司马天元不由愣了愣神,与江含韵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些许波澜。

    尤其江含韵,作为揽月楼一案的亲历者,更是柳眉微蹙,心潮起伏。她随后分出了部分注意力,看向已经在进行尸检的李轩。

    后者正全神贯注,查看着死者的头发,对于司马天元问讯的内容听如未闻。

    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手法很娴熟,检查的也非常仔细,几乎是每一厘每一寸的翻寻,不漏过任何一个细节。接下来是死者的五官,手指——顺序虽然都与那位章灵仵类同。可江含韵看得出来,李轩要比那位还要认真细致一些。

    那位章灵仵已经极其的专注细心,可李轩却更有胜之。往往稍觉不妥,就会倒退到之前的步骤,周密详尽到近乎于严苛。

    唯独这位的法术有些生涩,远不如章旭。

    江含韵凝神看着,眸中渐渐现出异泽。她感觉这一刻的李轩,神采气质都与平常时候的他截然迥异,大相径庭。

    “江校尉看得这么专注?”

    司马天元突然出言,惊醒了逐渐看得入神的江含韵,他语含调侃的问道:“我是蛮好奇的,你这到底是看李谦之呢?还是在看尸体?眼神不太对劲。”

    江含韵回神之后面色微红,然后就略含恼意的瞪了司马天元一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些人你都问完了?”

    “问完了,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唯独那位嬷嬷说的仇家,我有一点在意。”

    司马天元摇着头,神色凝然道:“当日死在揽月楼的崔洪书,虽然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二世祖,该杀千刀的混账行子。可此人之父崔承佑,却是一位难得的清官,干员,深得当今陛下倚重。这位因尚了郡主,不得升迁,十年来一直都在七品监察御史上转迁。可他每一任都是官声卓著,以铁面无私著称,地方官畏之如虎。”

    “崔御史之名,我也有听闻的。”江含韵皱着眉头道:“可如果是崔御史以前的仇家所为,那么段老太君,为何也会被同样的手法所杀?就只因这两位是姑嫂关系?”

    司马天元将双手抱在胸前:“这我就不清楚了,却是我们必须查明的。对了,你那四尾灵狐,可有嗅到了什么?”

    “没有,它没嗅到有别于此地众人之外的气息与灵机,三十丈内都没有。”

    江含韵一边说话,一边继续看李轩尸检。

    后者已经掀开老夫人的衣袖,这位着重在那右手肘的淤青处看了一阵。

    死者的身边也有茶几,这右手肘的淤青多半也是撞击所致。可李轩却是凝神细观了足足三十个呼吸,又将老夫人的手臂抬了抬,来回的屈伸。

    司马天元不由好奇地询问道:“此处有问题吗?”

    “可能有,韧带——”

    李轩想起了古代可没有韧带与肌腱这些词,当即话音一顿:“死者有板筋断裂与筋膜拉伤,甚至可能有骨裂骨折。”

    “板筋断裂?筋膜拉伤?”

    司马天元眼神疑惑:“还有骨裂骨折?是否撞击所致?”

    “应该不是,这情况非常古怪。”李轩的神色也很古怪:“很不可思议,这种伤,就好像是骨头与肌肉,朝相反的方向用力所致。可我不能确定,只有动刀剖开之后,才能知道究竟。”

    人的骨头,是没法自己动弹的,只能通过肌肉来传动。可这位死者的骨骼,却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与力量。

    可他的语音未落,那嬷嬷就尖叫了起来:“不能剖!绝不能剖。你们这是要我家老夫人死后都不得安生?你们想要对老夫人尸身动刀,除非我死!”

    李轩皱了皱眉,继续按照尸检的步骤,勘检着尸体。

    可接下来他看到的情况,与章旭一般无二。胸前都有淤血与鳞状纹路,胸部下缘肝侧处有轻微烧伤,大腿内缘烧伤更加严重。

    而这几个部位的衣物内侧,都有着火烧过后的焦痕。

    “怎么样?”江含韵神色关切道:“死因为何?’

    李轩若有所思的站起了身:“一切特征,都与紫蝶妖女的‘幻神紫火’相似。看起来像是被紫蝶妖女的‘幻神紫火’操纵,然后自割咽喉而死。”

    “紫蝶?”江含韵一阵惊疑:“你确定?可这紫蝶妖女,为何会无缘无故,对崔老夫人下手?她从不轻易伤人。”

    司马天元则若有所思道:“的确是‘幻神紫火’的特征,我之前看到老夫人胸前鳞状纹路的时候,就有这猜测了。这样的痕迹,之前我见过十几次,熟得不能再熟。

    至于紫蝶妖女杀人的原因,或者这位也是崔御史以前的仇家也未可知。说来丢人,我们至今都没看到过此女的真实相貌,自然也不知她的身份。”

    李轩此时却抱了抱拳:“校尉大人,我认为老夫人手臂上的伤痕有很大疑点,最好是能剖开看看。”

    江含韵看了看那位圆瞪着眼的嬷嬷,还有她身后的一众女婢,然后头疼的挠了挠头:“我也想,可现在不行。我会让人联系崔御史,询问他的意见,可你别抱太多指望。”

    李轩闻言也很无奈,他知道这种官宦人家,是最忌讳这种事情的。

    这个时代的人们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又认为灵魂分布在人的身体各处,没有全尸等于灵魂不全。

    所以哪怕那位崔御史再怎么开明,估计也不会愿意让人对他母亲的尸体开膛破肚。

    当一行人返回左侧院的时候,章旭这边的尸检也早已结束多时。

    李轩才刚走入正堂,章旭就侧目向他看了过来:“李游徼,崔老夫人的身上,想必也有鳞状纹路与烧伤?形状与段老太君大同小异?”

    李轩眉头微皱,如实回应道:“崔老夫人胸前确有淤血,鳞纹,形状与段老太君差不多。在胸部下缘,肝区附近,还有大腿内侧,都有轻微烧伤。只是,老夫人的手肘——”

    可他语气才刚转折,章旭就已经朝镇东侯与在场的三位伏魔校尉抱了抱拳:“侯爷,三位大人,应该不会差了。这种痕迹,我只在几次紫蝶盗案中见过。受害人无不都是身燃紫火,心生幻觉,整个人不受自控,任由那位紫蝶妖女摆布控制。”

    “那是‘幻神紫火’,我也见过三次。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盐商家的六重楼武修被紫蝶迷惑,不但亲手为她打开了自家银库的大门,之后又用头自撞墙壁,晕迷了过去。”

    雷云一边说着,一边啃着一根黑乎乎的石头:“这种‘幻神紫火’,原理机制至今成迷。我们六道司的刘三戒刘大仵推测这些受害者是事先服用了一种药物,药力沉积于肝部与胃部,由紫蝶妖女的术法引发,导致幻觉。不过这只是猜测,未经证实,我们至今都未在受害人体内找到异于寻常的药物成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世间绝没有第二人掌握这种‘幻神紫火’,而今日紫蝶妖女还在贵府当中现过身,她的嫌疑极大。”

    “可紫蝶妖女从不伤无辜之人,出手也一向都有分寸。我本人虽对她恨极,可也得承认这女人确实当得起‘盗亦有道’四字。而今日凶手杀死两位老夫人的手法极其残忍,这可不像是她的风格。”

    司马天元眼神犹疑,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镇东侯:“侯爷,不知贵府可曾得罪过这位紫蝶?又或者是过往有什么恩怨?”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