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三二章 一手调教出来的(求订阅求月票)
    “是手肘!”

    李轩目光毫不相让的与镇东侯段东对视,语声则强而有力:“我之前看过,那并非仅仅只是撞击所致。除了撞伤之外,还有板筋断裂,轻微的筋膜拉伤,伴随骨裂骨折。”

    “筋膜拉伤?”镇东侯看着李轩,又看了看段老太君的尸体,神色沉凝:“因何缘故?”

    “我猜测是与控制段老太君的力量反复拉扯所致,这股力量很可能来自于老太君的骨骼内部。我看过老师刘三戒的笔记,紫蝶的幻火绝不会如此粗暴,不!应该说是强的过分,受害者不会有任何自主意志。所以只要证实了这一点,不但可为你的养女洗清嫌疑,甚至可以找到真正的凶手。”

    李轩抱了抱拳:“侯爷,我并不需要为老夫人开膛破肚,只需看看她的手臂。”

    镇东侯闻言大步走到段老太君身侧,手抓着老太君的臂膀,似在存神感应着什么。他神色微动,瞳孔收缩,可他明显还是有些迟疑,面色一阵青白变幻。

    江含韵此时也上前一步:“镇东侯,您要我们六道司的大仵前来也不是不可,可我们朱雀堂的大仵总共只有三人,需得奔走于整个南直隶四州十五府,处置各种疑难凶案。而李轩自揽月楼杀人案以来已经屡破大案,刘三戒刘大仵亲口对我说,未来有资格继他衣钵者,唯李轩一人。”

    “刘三戒真这么说过?”镇东侯终于动容,接下来他却又沉思了半刻,才长吐了一口浊气:“只是手臂而已?你确定?”

    “就只是手臂!”李轩再次强调道:“小侄只需看看段老太君的板筋与筋膜韧带,一切都可真相大白。”

    “此事我便允了。”镇东侯虎眸盯着李轩:“可如果你毫无收获,本侯也不会与你甘休。”

    李轩皱了皱眉头,却还是快步走到了段老太君的身侧。

    他这次没有携带工具箱过来,就直接从江含韵那里借了一把短刀。

    依旧是以‘元衣术’覆盖双手,李轩小心翼翼的,将段老太君手肘还有前臂上的皮肤剖开,然后循着前臂两个肌群之间的间隙深入。

    他主要看的是前臂后群肌,这个肌肉群共有十块肌肉,分两层排列。

    在入刀剖开的一刻,李轩的神色就微微一凝,里面肌腱的肿胀是肉眼可见。

    立在他身后的章旭,则微微变色。这前臂内部的板筋,果然是有小面积的撕裂。筋膜韧带,也都有或轻或重的损伤。

    之前从外观来看不明显,可此时当李轩将老太君的臂肌剖开,里面一片稀烂的状况,却在他们的眼前暴露无遗。

    这意味着死者的手臂,在死前一直都在往相反的方向用力。

    镇东侯也神色了然,他怒瞪了脸色苍白的章旭一眼,然后放低了姿态询问:“李世侄,那么这股力,又是来源于何处?”

    他是习武之人,而医武相通。之前在摸索感应老太君右臂的时候,镇东侯其实就已知大概了。

    所以此刻,他更想要知道的是自己母亲的真正死因与有关真凶的线索。

    李轩一言不发,他先是施展了两个法术,辨识这些肌肉的内部,有没有术法遗留,或是被人为操控的痕迹。

    在没有收获之后,又将段老太君的前臂肌肉继续剖开,显露出里面的桡骨与尺骨,可见这两根骨骼的中段,都有轻微的裂痕。

    “应该是在骨头里面。”

    李轩此时的神色稍微有点迟疑,可他随后就下定了决心。直接用刀从老太君的后肘切入,然后以极其娴熟老道的手法,将老太君的肘关节切开,使得前臂与上臂的骨骼分离。

    也就在这刻,李轩又以雷霆电闪的速度探指一捏,将六根蓝色丝线捏在了手里。

    它们原本是潜藏于桡骨与尺骨当中,在李轩切开老太君的肘关节后,就往上臂的肱骨急速收缩。却被李轩抢先一步,擒在了手中。

    李轩尝试着拉了拉,居然无比的坚韧,扯之不断,也没法把它拉出来。

    “世侄这是何物?”

    镇东侯的脸色惊怒交加,远处看着的紫蝶妖女夏南烟,也同样是眸色沉冷。他们都能够想象的到,老太君在这些丝线的控制下自杀时的挣扎与痛苦。

    司马天元与雷云先是讶然对视,神色惊疑,随后又都不约而同的,深深看了一眼李轩。

    司马天元更是不自禁的赞叹道:“这小子能耐不俗啊,怪不得刘三戒会那般说。他这些日子能屡立殊功,看来绝非巧合,以前真是耽误了。”

    江含韵闻言,不由抬了抬下巴,她家的这位灵仵,可从没让她失望过!

    怎么说呢?这个浪荡子,可都是她江含韵一手逼——嗯哼,一手调教出来的。

    薛云柔因事不关己,一点都不在乎李轩手中的那些丝线。她看的只有李轩,眼中一阵阵熠熠生辉。

    薛云柔只觉她的轩郎,此时又有一股别样的魅力。与轩郎在地府时展现的担当与傲骨不同,却也额外的迷人。

    而在她身边,长乐公主也在上下打量着李轩,神色若有所思。

    “这应该是一种蛊,名叫牵丝蛊的蛊虫。”章旭神色也很复杂的看着李轩:“如果我没猜错,那么此时电击老太君的心脏部位,应该能将它从老太君的体内逼出。”

    李轩心想还真是帮大忙了,他虽然找到老太君骨骼里的丝线,却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没办法,储备的知识量太少。

    那本《妖魔大典》中可没有蛊虫的记载,而他连《妖魔大典》都还没有看全呢,刚才他都想把乐芊芊叫进来问。

    江含韵此时已走上前来,然后一指点在老太君的心脏部位。

    她的雷法接近于化境,可以在不伤及老太君身体的情况下,将雷霆之力打入尸体的心脏。

    而下一瞬,众人就只见一只整体形状类似蜻蜓,尾部却拖着数百条丝线的蛊虫,从老太君的胸前钻出。

    镇东侯段东一声怒吼,当即就拔刀轰出,朝着那蛊虫斩下,而司马天元却一剑将之拦住。

    刀剑交击,司马天元不禁一声闷哼,连续退后了数步。幸在雷云也手疾眼快,提前一步将那蛊虫摄在了手中。

    “侯爷,这蛊虫还有用,可以请高明术师辨识灵机,找到杀死两位老夫人的凶手。”

    “其实也用不着这东西。”

    章旭的目光终于从李轩的身上移开:“你们找个妖魔博士进来问一问,我记得这种蛊虫,似乎得用特殊的方法才能植入人体。”

    结果等在院外的乐芊芊还是被唤了进来:“诸位大人,这种牵丝蛊需得受害者在半个时辰之内不能动弹,甚至是处于晕迷状态,还得贴身接触,以法力引导。这只蛊虫的甲壳节肢都很幼嫩,明显是才刚孵化不久,预测植入的时间应是在五天之内。”

    司马天元听到这里,不由神色微动:“段侯爷,最近这几天,你们府中可有人同时接触过令堂与崔老夫人?时间在半个时辰以上,而且是单独接触,有至少四重楼的修为在身。”

    “还真有这么一位。”镇东侯段东只稍作寻思,就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左侧院,眸光凶横的扫望着周围的人群:“陆萱娘何在?”

    他一连问了三遍,都无人应答。这位也不恼怒,随后就往侯府的东面方向行去:“所有武师家丁听命,即刻起全府搜拿,今日哪怕挖地三尺,你们也得给我将陆萱娘那个贱妇找出来!”

    在镇东侯的后面,雷云在询问段夫人:“夫人,请问这陆萱娘又是何人?”

    “是老太君的贴身女婢。”

    段夫人一边疾行,一边解释道:“她是三年前入的府,因一手上好的推拿术与针灸,被牙人介绍到了府中,随后就得了老太君的看重。据说此女,还是一位四重楼境的术修。”

    后面跟着的李轩心想这就对得上了。既然是借助牵丝蛊的助力,那就不一定需要六重楼以上的术修。四重楼境,甚至修为更低的一样能够办到。

    雷云手摩挲着下巴:“那么老太君身上的伤痕又是怎么回事?我是指那些伤痕与鳞纹。”

    “这就得问那女人了,既然是因一手推拿术与针灸,才得了老太君的青眼。那么她要做到这一点,应该很容易。如果我没猜错,崔老夫人她应该也有风湿之症。她能为两位夫人植入牵丝蛊,自然也能伪造痕迹。”

    司马天元的目光微闪:“我只好奇,她一个四重楼境的术师,怎就心甘情愿到你这府中当一个奴婢?”

    “据说是她以前的主家犯了事,家中供奉的武修术师都被官方锁拿之后当成罪奴发卖。我们家其实也没把她当成奴婢看,一应待遇,都与家中的武师术师类同。”

    段夫人正说到这里,就见前方一团火焰冲起,还有一阵‘着火了’,‘快去提水’的惊呼声。

    几人都面色微变,都一齐加快了脚步。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排厢房前,而此刻这厢房的左起第三间,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镇东侯对那火焰视如无物,直接冲撞入内,然后就将一个女子的躯体,重重的摔在外面的地上。

    可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出,此女已经没有了气息。她的脖颈间,有着一条深刻的伤痕——竟也是割喉而死,死法与两位老夫人类同。

    李轩则认出这位,正是之前在段老太君房中答司马天元话的那位婢女。

    “给我招魂!”

    镇东侯圆瞪着眼看向李轩与章旭:“我要知道,是哪个畜牲在指使!到底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丧心病狂,敢对本侯的母亲下手?”

    “还是让我来吧。”

    薛云柔脚步轻盈的走了过来:“如论招魂之法,世间无人能出天师府之右。”

    在场的众人对此也没有任何的疑问,只因薛云柔说的就是事实。

    这世界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可以印证天师府在神魄法术上的强大——那位酆都大帝,就是天师府的第四代天师一手造就。

    而薛云柔作为一位六重楼境的天才术师,术法之能本就凌驾于他们这些灵仵之上。

    只是当薛云柔手结灵诀,开始招引残灵,将周围的灵魂碎片吸聚过来。薛云柔却摇了摇头,主动散去了法术:“她的神魄不全,已经完全散了。她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魂飞魄散,招魂之法只是白废功夫。”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