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四三章 决绝
    “你们为何就非得逼我出刀”

    李轩摇着头,闲庭信步般从两位被封冻着的百户番役之间走过。

    他先看了一眼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手持长刀欲斩却未斩的司徒忠,发出了轻蔑的一笑。然后才转目看向了一旁,那位同样将佩剑抽出一截的年轻档头:“这位档头大人,我想知道今天的这场阵仗。到底是谁的主意真是秦公公的授意”

    那位年轻档头额头上的汗水,赫然已结为冰晶。

    他原本也是准备在李轩出刀之后,气势由盛转衰之际出手。可那两位百户番役被封冻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李轩能在一瞬间做出调整,甚至利用起这院内新增的寒力,还有一刀封冻院中数十名第二门武修的强横威势,进一步压迫他们的心灵。x0

    以至于他的剑只拔出小半截,就不得不止住;司徒忠的刀势才起,就半道而废,进退不能。

    “不是!”年轻档头稍作凝思,就将剑还回鞘内:“这都是司徒总捕自作主张。我叔父原本见他做事老成,在侦缉上经验丰富,所以把他调过来辅佐本官,却不意此人如此狂悖!”

    他不觉得自己的出卖有错,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司徒忠任性妄为,擅作主张。

    “也就是说,此人除了干扰办案,袭击六道司官员之外,还有一条假传镇守太监谕令,挑拨是非的罪名”

    李轩手提着的怀义刀,此时又有一层冰霜在刀身之上凝结,他朝着司徒忠冷笑道:“那么老狗,你是自己弃刀束手就擒,还是要让我再出一刀”

    司徒忠的面色青白变换,他知道今日不反抗,还能有一线生机。可如果坚持顽抗,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定不会放过除掉他的机会。

    诚意伯李承基心狠手辣,他的这个次子怕也不会逊色太多。

    司徒忠想要弃刀,可他胸中义愤难平,满腔戾恨,对于牢狱中的未来更觉恐惧。

    “小畜生!”

    仅仅不到一个呼吸时间,司徒忠就有了决定,他蓦然吞下了一颗丹丸,然后整个人肌肉贲张,一双手臂在咔嚓嚓的声音中开始拉长,就像是猿臂一般,瞳孔当中也喷射出了凶光:“就凭你借助法器得来的刀意,难道就以为能吃定了我”

    他声如雷震,震的长刀之上此时赫然缠绕赤火,周围的冰层也在迅速融化着。

    “也就是要拒捕了倒是正合我意!”

    李轩目光微闪,然后那怀义刀就又爆出磅礴雷华,数十条蟒蛇般的电流往四方散射,将这座院内的大堂映照成深紫颜色。

    然后李轩连人带刀一个闪烁,就到了司徒忠的身前。

    这位紫衣总捕的目中满含错愕,他明明感觉到李轩正在蓄养寒力,那刀势分明已攀升到极高的层次。

    司徒忠全力防备的,也正是李轩的寒意天刀。

    可当李轩刀出之刻,却是一招完全超乎他意料的雷系刀诀。

    “白痴!谁会打麻将的时候用被人猜到的牌”

    司徒忠隐隐听到了李轩这一声冷冷的哂笑,然后他就感觉到胸前一阵锐痛。

    李轩的这一刀,在他的胸前划出一道恐怖的刀口。同时一股狂烈的雷霆冲入到体内,破坏着他的一身经络,五脏六腑,甚至是筋膜血髓。

    “小畜牲!”

    司徒忠双目赤红,一股戾恨凶厉之念积郁在意念之间无处宣泄。

    李轩的这一刀,没有取他性命之意,却斩废了他的一身根基,打散了他的所有真元。

    即便以后活下来,也只会是一个修为尽废之人。x

    他艰难的转过头,深深的看了李轩一眼。最后所有的恨意与杀机,都化为厉笑:“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接下那个差事,就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不能将你李轩送进去,就会轮到我司徒忠遭难。可笑我这蠢货,竟然还抱着侥幸之念。”

    司徒忠说到这里,又双目圆瞪,目眦欲裂:“我在地狱里面等着你!”

    他竟用仅余的力气甩动右臂,逆转刀锋,直接就插入自己的脑颅之内,爆出了漫天血雾。

    李轩的瞳孔微微一收,然后就神色漠然地收刀入鞘。

    他是想留司徒忠一条性命的,正好可借助这次的罪名将此人捉拿看押,拷问揽月楼案的幕后之人。

    可这位似已提前预知到自身的命运,用最决然暴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作为一个现代人,李轩对这种事还是有些介意的,这与他平时降妖除魔不同。

    可仅仅一个转念之后,李轩的心绪就又平复了下来。

    这一切都是司徒忠咎由自取,再如果不是这位心中有鬼,也不用自杀。

    这个时候,彭富来与张岳在外面已是目瞪口呆,两人都在台阶之下,用看陌生人般的异样目光看着李轩。

    “我艹!”彭富来醒过神之后,就不可思议的一声呢喃:“这真是李歉之怎么感觉他越来越有高手的气派了。哎呀”

    这是因张岳伸手过来,抓住他脸上的肉猛地一揪。

    彭富来痛得不行,人像弹簧一样退开:“张泰山你干什么又揪我的脸,你有毛病啊!”

    “我只想看看这是不是在做梦。”张岳一脸的迷茫:“这才十几天而已,我都以为自己追上来了,结果就被他甩下一截。这不对啊,如果是在做梦,那主角应该是我张岳才对。”

    彭富来又气又笑:“你怎么不揪你自己的”

    “你身上的肉多。”张岳看了一眼彭富来,又思忖了片刻:“要不你揪我的也可以。”

    彭富来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在张岳的大腿上,可张岳纹丝不动,他自己的脸却微微发白,痛的一只脚到处乱跳。

    “张岳他是在逗你呢。”后面的乐芊芊,则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刑天霸体诀是世间最强的横练大法之一,施展之后人比钢板还硬。你要踢他,也该让他先解开横练的。”

    “td!”彭富来都快疼到说不出话了:“张泰山,我t我跟你翻脸!现在就翻,割袍断义,绝交!”

    张岳挠了挠头,一脸憨厚的笑道:“芊芊你别乱说,我没逗他的意思,我只是忘记了。”

    李轩此时则面无表情的把目光扫向门外的几十具冰雕。

    “秦档头,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多去找几个术师了。”

    他是真担心这些人死掉,宫中出现好几十人的死伤,即便他这边占着理,事后也是不小的风波。

    那年轻档头则神色很复杂的看着李轩:“没有必要,诏狱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宫中镇守的几位高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他又抱了抱拳:“正式认识一下,在下秦人凤,见过李游徼!最近一个月来,明幽之虎李游徼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都说是六道司朱雀堂这一年来最出色的新星。今日一见才知盛名之下无虚士。”

    李轩也神色淡淡的抱拳回礼:“在下李轩!秦档头过誉了。朱雀堂藏龙卧虎,我李轩算不得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上空横飞而至,落在了院中:“这边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会发生打斗”

    那是一位身着紫袍,面白无须的太监,他扫了地面上的寒冰与众多人形冰雕一眼,然后就把目光落在了李轩身上:“好寒洌的刀劲,看起来像是诚意李家的寒意天刀,是你吧小伙子”

    他的声音尖细,给于李轩神魄针刺一般的感觉。

    李轩的面色微变,就平复如初。他知道对方是用了一种神魂攻击的手段,目的大概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不过他的神魄天生强大,这点力度对他来说,就等于是挠痒痒。

    那紫袍太监眼中的兴趣却更浓郁了,不过就在他进一步的动作之前,另一个身影也飞落到了院中。

    “怎么回事”

    来者竟是司马天元,他目光带煞的扫望四周。然后当望见李轩之后,就也显出了惊讶之色。

    “了得啊李轩,这一刀是你斩的啧,我猜最多几年。我们六道司的伏魔校尉中就少不了你的一席之地。”

    他随后又神色一肃:“此间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就动起手来了”

    李轩也心想好巧,今天入紫禁城值守的,竟然是这位火雀都指挥使。

    他没有回答,而是先看向秦人凤。今天这桩事他采用什么样的说辞,还是得先看这位秦档头怎么说。

    “这是我的错,识人不明,才导致今日的风波。”

    秦人凤双手抱拳,微微躬身:“都是这司徒忠惹出来的,我原本见他为人老成,办事干练,看起来还算忠厚。所以让司徒忠,帮我协理这一都上下的一应事务。却不意今天,他因一己私心任意妄为,假传叔父谕令,阻挠六道司办案,给我惹出这么一桩祸事。”

    他又叹息了一声:“事发之时,我在牢狱里面询问犯人。等到闻讯赶出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李轩深深注目了秦人凤一眼,然后也抱了抱拳:“情况大概就如秦档头所言,司徒忠自裁之前,已经应下了所有罪责。”

    他想这位秦档头,以后自己还是得小心提防些才好。div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