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四九章 这是黑吃黑
    等到楼内声寂之刻,罗烟就将他的右手一抬,瞬时两条黑色长鞭如蛇一样的从地面窜起,缠卷住了南面坐着的那位武修足部。

    这位手中的鞭,竟早早就从地面游至那位武修的脚下,潜伏了不知多久。

    李轩则是第三个动手,体外雷光炸闪,脚下则重重的一踏,整个人就宛如瞬移般,穿行到另一位武修身前。他口中吐出了一声‘呔’,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可神夔雷音与浩然正气的效果依然还在,震得此人头脑发晕,竟是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而李轩的手指,则在雷光电闪中,在此人身上一瞬间连点二十余次。直到确保这位五重楼境界的武修,再没法动弹,也再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这才收住了真元。

    彭富来与张岳也没有闲着,后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重击那韩掌柜的腹部,同时将他手上的戒指抢夺在手中。而彭富来则是三颗飞蝗石飞出,就将旁边侍候的几个玄意居仆役击晕。

    这些动作都在短短瞬间完成,而就在不到三个呼吸后,这楼内的声音,灵力等等,都恢复了正常。彭富来疾走数步,来到了楼梯口处,眼神警惕的看着下方。

    作为一位以暗器为专长的武修,他的眼力耳力都非常聪敏,是最合适的望风人选。

    张岳则将那戒指直接丢给了乐芊芊,后者拿在手上看了一眼,就用侥幸的语气说着:“这是用于传递音信的法器,激发之后还可以护身,这位老先生的确起疑了。”

    李轩则大步走了回来:“韩掌柜!”

    他笑眯眯的看着这位老人:“请问我们是哪里漏了破绽?”

    那韩掌柜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一张老脸已扭曲到不成模样,他怒瞪着李轩:“这还用我说,你当我没见过世面?草原上的那些台吉,富得流油的确实有。可最多就只从这里挑几件,还能把这些东西包圆?他们出不起这价。”

    李轩心想原来如此,这是人设上出了问题。

    他随后又将那只‘金丝珐琅金龙盏’摆放在这位老人面前,依旧小声询问道:“说吧!这些赃物是谁的?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痛快一点,别逼我们动刑。”

    “你这是要让我出卖客人?”韩掌柜一声冷笑,眼神狰狞:“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这里动武!都给我想清楚了,我家的东主乃是镇江大侠!你们——”

    “啪!”

    这一声轻响,来自于罗烟的长鞭。他信手一甩,就将韩掌柜的一根拇指头直接轰碎。

    后者痛苦至极,本能的就发出惨嚎。可乐芊芊却已眼明手快的打出了一个道诀,摇指着这位掌柜,使得这老人明明在嚎叫着,周围三尺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李轩的面皮微抽,就恢复了平静。他知道这就是古代的办案风格,这个时代可不会讲什么无罪推定,讲什么优待犯人。现代的那一套,自己趁早忘了的好。

    对于韩掌柜这种已经确定涉案的黑道人物,他们也没必要客气。

    “你还挺横的。”罗烟冷漠的看着韩掌柜:“都猜到了我们是六道司的人,还报什么镇江大侠?劝你早点把事说清楚,否则老——老子现在就把你给拆了。”

    韩掌柜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他的脸色一阵青白变换:“不瞒诸位,这些东西,的确是别人放在我们这里代售。那女人我不认识,可她却拿出了紫蝶妖女的信物。她还说如果能卖得掉的话,还可到她那里取剩下的货。”

    “紫蝶妖女?”李轩的眉毛微扬:“此事又与紫蝶妖女有关?”

    “正是,之前紫蝶妖女盗来的各种赃物,至少有三成是通过我们玄意居代销。”

    韩掌柜神色发苦的在张岳几人警惕的目光下,从袖里面掏出了一枚紫金二色的蝴蝶发饰。

    “我们实在不愿失去这位老主顾,所以明知此事风险极大也不敢拒绝。不过这些东西到店之后,老朽就只给那些南洋来的豪商看过,毕竟事涉皇家,我们家东主也兜不住。尤其昨日,老朽听说紫蝶被擒,就更不敢把它们摆上货柜。可没想到还是惹来了你们六道司的人。”

    罗烟探手一招,将那蝴蝶发饰拿在手里沉吟不语。李轩则继续问道:“那人说在哪里取剩下的货物?”

    “就离这里不远,大江北岸的黄林寺!”

    韩掌柜抬眼看着李轩:“可如果你们真要找她,那就得尽快了。那女人说她只会在大江北面的黄林寺等待五日,如果我们五日内没有消息,那么她就会更换地点,再择机与我玄意居联系。我看得出来,那是一个非常小心的家伙,而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天,我记得她是五天前的中午到店的。”

    在场的几人听到了这里,不由都面面相觑,神色凝然。

    ※※※※

    大概半盏茶时间之后,等到该问的都问完。张岳就用旁边拿来的抹布封住了韩掌柜的嘴,又将他的手脚捆住。

    彭富来也没闲着,他必须将这里的众多赃物,都扫入到他的乾坤袋里面。

    这家伙油滑,除了那些宫中失窃的祭器之外,还将为数众多的瓷器与玉石都收入到里面——那都是这一层最顶级的。

    这位一边扫货,一边说话:“这老东西的话,未必可信。要换成是我,怎么都不可能在案发后不到半天,就急着把东西出手。怎么也得捂个年。”

    “那是因你家不缺钱。”

    张岳一声嗤笑:“贪欲不是什么人都能克制得住的。金陵府一年那么多盗案,有一大半都是犯人沉不住气而落网。你再看你,现在不就是利令智昏?家里这么有钱了,不一样不知足?”

    “你这么说也对。”彭富来停下了手,用手摩挲他那九个下巴,一副沉吟之色:“可现在怎办?这黄林寺我们要不要去?不去的话,这条线索很可能会断掉。这老东西既然说那人很小心,那么今天玄意居的事,一定会打草惊蛇。可如果过去了,又似乎太鲁莽。”

    他特意指了指窗外:“现在距离正午时分,已经不到三刻。要做决断,就得尽早。”

    “我觉得无论可不可信,都得去看一看。”罗烟代替彭富来在楼梯口望风,他双手抱胸,用异常冷冽的目光看着韩掌柜:“有一句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好不容易寻到的线索,不能就这么断掉。”

    李轩则感觉万分头疼,不过并非是因这几位小伙伴议论的事情,而是源于手中的四足鼎。

    此刻他的红衣女鬼就像是拿到了糖果的小孩一样,怎么都不肯放手。

    无论李轩怎么劝说,怎么赌咒发誓以后一定寻一件类似的回来,她都不肯收回那些血色丝线与飘带。

    “我来吧!”

    此时乐芊芊拿出了几张紫色的圆形玉符,贴在了那尊‘四足鎏金霸下金龙鼎’上:“我用的是佛门的‘小须弥咒印’,效果与乾坤袋差不多,却只能针对单体。不过它的价格也很贵,我从鸡鸣寺买来的时候,花了三万多两。游徼大人你事后可得补给我。”

    果然下一瞬,随着那血色丝线一紧一抽,这霸下金龙鼎就化作了粒子芥尘,被红衣女鬼强行抽入到那正气歌卷轴里面。

    而悬浮在他身后的血眼女孩,则生恐他讨要似的,也直接消失不见。

    李轩不由汗了一下:“芊芊,这不太好吧?这可是宫中失窃的赃物。”

    关键是这红衣女鬼还没满足,她的渴望之意,依然在源源不断的传达入他的心念之内。

    这个血眼少女,莫非是在渴望着这尊‘四足鎏金霸下金龙鼎’的另一部分?

    可这毕竟是宫中失窃的东西,自己就这样拿走,事后是会有大麻烦的。

    他想乐芊芊这么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孩,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这不是害人吗?

    “这应该是皇家御制之器不会错,来历也很成问题。不过说它是赃物,那却未必——”

    乐芊芊语音一顿,眉眼中现出一抹惑然:“我看过宫中提供的失窃物品清单,里面并没有这尊‘四足鎏金霸下金龙鼎’。”

    李轩闻言微微愣神,错愕的看了过去:“是不是用得是其它名字?”

    李轩不会怀疑乐芊芊看错,或者漏过了,他知道这女孩看书是何等的仔细。

    “不可能!”乐芊芊无比坚定的摇头:“里面只有三尊鼎,两座炉!都是以青铜铸就,是最正统的祭器。需知太祖最重节俭,祭祀孝陵时用一些景泰蓝的小物件也就罢了,哪里能用这种花里胡哨的鼎?甚至整个六道司都没有这尊四足鎏金霸下金龙鼎的记录。所以理论来说,它不能算是这次失窃的赃物。”

    她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被捆成粽子的韩掌柜:“只能说是黑吃黑?或者,抢劫?”

    “什么抢劫?就是黑吃黑!不对,它就不存在过。”

    李轩心神大定,他想既然不是宫中失窃的东西,也不是六道司登记在册的失物,那就无碍了。

    黑吃黑,他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再然后,李轩就发现彭富来他们都往他看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