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五九章 出人意料的MM
    李轩感觉自己恍恍惚惚的做了一个梦,当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座凉亭里面。

    他扫了一眼周围的景致,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这似乎是在镇东侯府?可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李轩仔细回思着,然后就想起自己是与母亲一起来到镇东侯府赴宴,来为老太君祝寿的。

    自己因觉疲惫,所以在这座凉亭里面小憩了一下。

    至于自己一介精力旺盛的武人为何会疲惫?李轩的脑里面就没这念头。

    李轩又看了看天色与太阳的位置,发现还是上午的时候。他在这里应该没睡太久,此时镇东侯府的午宴多半还没开席。

    对了,母亲之前让他去西偏院的翠微苑,去与人相看来着,自己怎么就半路睡着了?

    李轩思及此事,就加快了脚步,急急向翠微苑的方向走去。而就在此刻,他听见南面方向,忽然‘轰’的一声炸响。然后这整个镇东侯府的南院,如水入滚油一样炸开,响起了一片乱糟糟的声响。

    李轩与江含韵都一起错愕的侧目望了过去,然后就只听一震吼声传来。

    “来人呐!宝库失窃,宝库失窃!”

    “是紫蝶妖女,人已经到了库外,拦住她!”

    “在东墙方向,她已带着大包裹破墙出去了!”

    “紫蝶?”

    当李轩心神微惊,往那声音的来处看过去,然后就发现这侯府的南院方向,赫然腾起了一团火焰,一股青烟,然后四面都是喊打喊杀的身影。

    李轩的眉头微蹙,感觉这喊叫的声音很熟悉,以前似乎听过。

    他没有多想,本能的往那火起的方向赶了过去,作为一个伏魔游徼,他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虽然不是对手,也未必能帮得上忙,可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然后才刚走到半路,李轩就望见彭富来匆匆跑了过来,拉扯着李轩往旁边的巷子里面跑。

    “快走,我们去捡钱,这次紫蝶妖女大手笔,把镇东侯府的宝库都搬了出来。足足一百万两金子,还有许多的珠宝她都带不走,就全都洒在了外面。”

    李轩心想我艹,镇东侯家有这么豪富?这岂非是富可敌国?估计国库太仓里面的银子都没他家多。

    还有,一百万两,那就是六万多斤。这紫蝶妖女的力气可真大啊,那么重的金子,她一个人能搬出镇东侯府的宝库吗?

    李轩心里这么想着,却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而等到他随彭富来一起,来到后花园的时候,这里果然洒满了黄金珠宝。许多人都在捡,神色炽狂。

    那些黄金很少有人在意,可地上却还有许多小拇指头粗细的珍珠,各种样造型的玉石。为了争夺其中一些较为珍贵的,其中一些人更是大打出手。

    彭富来毫不犹豫的参与到其中,李轩却蹙着眉头,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这一块玉,价值至少三千两纹银,足够我们在秦淮河混大半个月了。都说紫蝶妖女养活了我们金陵城一半的青楼赌馆,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彭富来很奇怪的回望李轩:“你怎么不拿?法不责众,镇东侯府他们管不了这么多的。”

    李轩摇了摇头,把目光从那满园金银财宝上收回来,转而落在彭富来的身上:“放回去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没必要拿这烫手的钱。”

    他李轩不是一点都不爱钱财的圣人,可他想自己白痴了才会脏这个手。

    这与韩掌柜那笔私财又不同,首先那是一笔已经确定了的黑心钱,其次是安全无后患。

    诶?韩掌柜是谁?算了,不管了。

    总之他眼前这些珍珠宝石虽然动人心,可却来历未知,万一是镇东侯家辛辛苦苦积攒的家财呢?他们身为六道司的执法人员,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维持法纪,反到参与哄抢,这像什么样?

    且这迟早会惹麻烦上身,哪怕运气好无人追究,拿了之后也难心安。

    李轩心想自己又不是赚不到,虽然他前世只是个法医,可晒盐,制作白糖,烧骨瓷,烧玻璃之类的套路还是熟悉的。

    只要他想,最多几年就可以成为这世间最富有的人。

    之所以没这么做,是因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武力与权柄更重要的多。

    像彭富来的老爹,每年靠贩盐赚那么多的银子,却得将其中九成奉送给六道司与各方权贵,自家留下的其实没多少。

    “也对!”

    彭富来依言将怀里的几块玉丢了出去,然后往东面方向一指:“看,那是什么?”

    李轩侧目望了过去,发现天边赫然有一道蓝光坠落了下来。那竟是一口造型奇异的长剑,悬浮于远处人工湖的水面之上。

    “那是什么?”

    “好像是神相剑,是神相真人遗留的法器,这世间最上等的神兵!拿在手里,就能等同于九重楼的修为。”

    “不止如此,据说内藏神相真人的传承与洞府方位,如此神物,居然藏在镇东侯府?”

    “那可是天位境界的长生真人,据说道门至宝《纯阳经》,就在他的手中。那可是修炼了之后,可以让人多活二十年的神功。”

    此时在湖泊的周围,除了那些女眷之外,几乎所有身具修为的男性都眼光赤红。已经有几位自恃武力强横,开始踏着水面,往那青蓝的剑器方向奔行而去。

    李轩看了那东西一眼,一瞬间也有些心动。这东西拿在手里就能有九重楼的修为,这能不能帮他对抗阴煞?

    这股油然升起的贪婪之意,在顷刻间被放大到了极致,侵占住了李轩的整个意识,他的双眼也逐渐赤红。

    可仅仅须臾,李轩就恢复了清醒。随着几根血色的飘带从他的后方延伸,贴在了李轩的额头上,他感觉心胸中一阵冰凉,然后莫名的就发现,这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很假,让他提不起丝毫兴趣。

    此外他脑海之后,似乎有什么异常阴冷的东西,正在消退。

    李轩一时想不清楚缘由,只能摇了摇头,转而往那口飞剑的来处飞了过去。他想抓捕那紫蝶妖女,才是自己的职责所在。虽然自己不是这位的对手,可赶过去给司马天元他们打打下手还是能办到的。

    可随着他脚步挪动,李轩感觉眼前的东西越来越虚幻。

    就像是当日在地府当中的感觉,甚至比那地府还要不如。李轩心想自己,莫非是在做梦?

    那些梦里面的情景就是这样的,许多地方模糊不清。

    也就在这个时刻,他感觉到地面正在塌陷,然后就‘咚’的一声陷入进去。

    再然后他眼前就情景大变,李轩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殿堂当中。周围则是群美环绕,身上衣着无不都清凉无比。在他的面前跳着艳舞,搔首弄姿,做出各种妖娆之态。还时不时凑到他身边,挥袖抬足,撩拨着他。

    李轩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他眼前这些跳舞的女人,美则美矣,可奈何他现在奋起不能啊。

    要换在十多天前,他体内血气汹涌的时候,肯定会激动的不行。

    可问题是,他的那一身气血,早就在地府之战消耗殆尽了。最近虽然服用了两颗人元丹,可冷雨柔的加强版‘摩天大轮转’非常给力,几乎没有什么药力留存。

    今天他才刚受了重伤,人还虚着呢,金鳌丹汤的药力还没有完全散化——这汤不同于人元丹,服用之后得一步步发作,慢慢才会有效果,现在还早着呢。

    ——至于眼前这些跳舞的女人,美则美矣,可是段位太低。还有这些美人的脸好假,一个个都假的不行,这是整容了吗?怎么像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

    身上欲遮还羞的,可许多部位就像是打着马赛克,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与他前世硬盘里面珍藏的那些来自于东瀛岛国的精品mp4,那完全不是一个水准,让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轩心想自己这个春梦真是做的没水准,怎么就没换成江含韵与薛云柔的脸?否则的话,他倒是有撸一手的兴致。

    李轩这意念一起,就见眼前的这些女人都化作轻烟散去。然后一具让人血脉贲张的胴体,蓦然贴在了他的身上。

    “轩哥哥!”

    随着这声音,还有那香甜的气息。一双藕臂紧紧的环抱住了他的腰。

    李轩心旌摇荡的同时,面色也为之一变,眼神无比错愕:“乐芊芊?”

    此时从身后抱住他的,赫然竟是他非常熟悉的一个少女。

    ※※※※

    “已经过贪欲关了!”

    “速度好快。”

    “这才不到一刻时间吧?”

    问心楼外,此时是一片哗然声响。多数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轩脚下一个符阵张开,随后此人的身影就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

    这位六道司的伏魔游徼,应该是被楼中的阵法挪移到了问心楼第二层。只因这一刻,那第二层楼内,也开始出现灯火。

    “我记得最近十年当中,能够进入第二层的不到七位吧?而且每一位,都是至少一个时辰以上?”

    “那又如何?接下来的色欲关才难过,之前的师兄都是在这一关败落下来。也包括罗大师兄,你们是没见过罗师兄从楼里面走出来的情景,下面还硬着呢,挺着下面一杆枪到处乱晃,笑死人了。要不是他还有点本钱,那是一辈子的耻辱。”

    “说起来,那位死去的师兄,也是这一关下来之后自裁的。”

    人群之后,薛云柔的脸色却稍微有些异常。李轩在短短时间内进入第二层,并没让薛云柔轻松多少,她反倒是在袖子里面,将一张手帕死死的攥住。

    “云柔你在害怕?”

    江含韵察觉到薛云柔的躯体有些僵硬,她斜视着薛云柔:“是害怕李轩他被色欲所迷?”

    “哈!哈!怎么会?”薛云柔强笑了两声,掩饰着心虚:“李大哥可是无瑕君子,听天獒说他行有所规,言有所止,绝不可能沉沦色欲。说来表姐你就不担心,不害怕?”

    可问题是那问心铃已经失控了啊,且轩郎改过自新才两个月,万一轩郎他还稳不住呢?

    “我就是怕!”江含韵苦笑:“那个家伙,其它的财欲,权欲,我都不怎么忧心。唯独色欲这一关,我怕他过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