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六一章 怎么选择?
    “看来情况有点糟糕。”

    在问心楼的顶层,正在以灵视之术俯视下方的国子监祭酒权顶天,清晰的望见李轩鼻尖喷出的鼻血。

    “看他的模样,应该是被勾动了情欲之念。”

    江云旗一边心想果然,这小子果然不靠谱,什么改邪归正,浪子回头,假的不能再假;一边又觉心急焦躁:“那该如何是好!权老弟,你难道还要等到出人命,才肯毁掉这祸害人的东西?这不是已经到了不得已的时候?”

    “还是再等等吧!”

    权顶天继续站在江云旗与问心铃之间,轻叹了一声:“云旗兄,我倒也不全是因此物乃虞子所遗,还有个最大的缘由,是因这器灵。

    那可是十二重楼境的他化自在天魔,无形无相,无踪无迹,喜潜藏于人心当中,操纵人的梦境意识。一旦问心铃被毁,这头天魔没了拘束,不知会在这世间生出何等恶孽,我是不能不防。”

    江云旗不禁蹙眉,忖道这还真有点棘手。

    他化自在天魔的凶名,他是听说过的,甚至是亲眼看到过。昔日他为寻觅药材。曾经去过身毒一趟,发现那边一整个小城,数万人因他化自在天魔作祟之故入梦而死——那还仅仅只是一头十重楼境的天魔,就已经如此可怖。

    ※※※※

    幻境当中,紫蝶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李轩则双眼无神的盘坐在地上,一脸的郁卒。

    他感觉自己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失意,还能有比做春梦的时候居然也起不来更让人心塞的事吗?

    他心想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没问题吧我?下面那些血色丝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此时李轩的眼前再次烟气缭绕,随后一位身材高挑,穿着现代衣饰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身侧。

    李轩不由眼神微愣,他眼前的女孩不是薛云柔是谁?可这术师少女的穿着打扮,却殊异于她平时的古装。

    只见少女那一头如瀑般的齐肩长发无拘无束的洒下来,身上则是一套非常贴身的短裙校服,将薛云柔那本就玲珑有致,丘壑起伏的身材,衬托到近乎爆炸,下面则穿着黑色的丝袜,给人的视觉冲击力近乎max。

    李轩不由‘咕哝’了一声,咽了口唾沫,心想这竟是自己最喜欢的‘黑长直’,这是要他的命啊!这是谋杀!

    他感觉自己下腹中孕育的几亿生命,都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轩郎!”薛云柔有些害羞,用手指撩动着耳边的发丝:“我这一身,你喜欢吗?”

    李轩差点连口水都流了下来,只能木木的点头:“喜欢,简直太喜欢了!可不对,这是仙侠穿越,你这风格与这边有点不搭。”

    “可只要是轩郎你喜欢的,我什么都愿意做。”薛云柔微红着脸,额头上微见香汗:“奇怪,这里怎么这么热?”

    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又把衣领解开了两颗,不断的往里面扇着风。

    李轩的视角恰好可以看见里面的风景,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掉进去了,体内已经冷掉的血又在发热,他感觉自己似乎又行了。

    “好看吗?”

    薛云柔笑盈盈的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含着几分狡黠:“轩郎喜欢的话,还可以入手试一试的,它们其实也想被轩郎你宠爱——”

    她竟抓住李轩的手,往某个所在移了过去。

    此时在现实世界,李轩再一次鼻血横流。可就在他的禄山之爪颤抖着,要擒拿住小白兔的时候,李轩发现自己的小李轩全无反应。

    李轩的血液于是又冷了下来,一双手也僵在半空。他感觉这笔关系到好几亿单位的大生意,好像做不成了。

    而这一刻,薛云柔的身影也化为青烟消散。随后出现在李轩眼前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巨大殿堂。

    殿堂的深处是九层玉阶,阶上摆放着一只宽达三丈,雕琢有九条金龙,金玉质地的龙椅。而这硕大的龙椅上,却只坐着一个娇小的少女身影——她头戴着十二旒冕冠,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章礼服,有些慵懒的斜靠在椅上,却显出了无比雍容霸道的气魄。

    而此时在九层玉阶之下,成千上万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正在朝着这少女遥拜:“吾等参见陛下!”

    李轩仔细看了一眼,然后就心想这不就是红衣女鬼吗?不同的是那眼睛已经恢复了,使女鬼那本就倾国倾城的面貌更显娇艳,更添灵动。

    还有这相貌,真的好熟悉——

    他正这么想着,这皇袍少女就从玉阶上走了下来,来到了李轩的面前,然后用秀手挑起了李轩的下巴:“梓童,今日还是由你来侍寝。”

    李轩愣了愣神,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梓童是什么意思,他是知道的,那是古代天子对皇后的爱称。

    然后他眼前的画面轰然破碎,再恢复的时候,两人就出现在了龙床上。

    皇袍少女已经退去了龙袍与冠冕,只穿着肚兜,她正在试图解开后面的带子:“梓童快来帮我,你早上到底是怎么绑的,我解不开。”

    李轩忙过去帮忙,同时偷眼打量着这位的身材。可李轩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下一瞬就有无数的血丝与飘带从他背后冲击而至。以无比狂暴之势,将李轩眼前的画面扯碎!撕碎!粉碎!彻底轰成了齑粉!

    再接下来,李轩眼前黑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出现新的画面。

    那是在一处荒郊野外,好像就是在黄林寺附近,他自晕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江含韵的膝上。

    “你醒来了?别动——”

    江含韵一边语含羞意的说着,一边将自己身上的银甲解开:“李轩你现在身中奇毒,必须尽快行男女交合之事才能够活命。”

    李轩愣了愣神,然后嘴里有些干涩:“这,这,这不太好吧?校尉大人,您这是要给我解毒?”

    “不然呢?这里是荒郊野外,除我之外,还有谁能帮你?”

    江含韵已经卸下了甲胄,她捏着自己的襟扣,却又心生迟疑的用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睨视李轩,那目光竟有点凶:“我这是要给你解毒才这么做的,李轩你以后要负了我,我跟你没完!”

    李轩只觉此时的江含韵,竟是又凶又妩媚,又清纯。妩媚是出自天然,清纯也是源自于骨子里。

    他猛点着头:“肯定不会负你,我快死了,快给我解毒啊。”

    江含韵终于下定决心,她咬着唇,用颤抖的动作将自己完完整整的展示在李轩的面前。那是比动画中的女孩还要更完美的身材,玉洁冰清,莹莹生辉。

    她没有任何的刻意做作,可每一个动作,都是极致的柔美,极致的妖娆,勾动人心,使人心潮澎拜。

    此时江含韵轻轻喘息,又脸色晕红的问李轩:“李轩,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你?”李轩的神色有些茫然:“我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了校尉大人你?”

    江含韵有些失望的轻轻一叹,然后又无限娇羞的将自己送入到李轩的怀里,同时用那团糯娇柔,好听到可以让耳朵怀孕的声音轻轻说着:“李轩你想要的话,那就进来。狠狠地欺负我,让我流泪,让我哭。”

    李轩的嘴里,开始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声,那种征服欲已经膨胀到了极致。

    他会让这女孩高唱征服的,现在谁都别想阻止他!天王老子都不行!他李轩今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任是天崩地裂也别想——

    欸?小李轩你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萎了?战斗还没开始呢,你怎么就阵亡了?

    你不能这样啊。快起来,别睡了,天亮了喂!

    哈喽?听到了没有?大李轩在呼叫你,在请求支援!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兄弟?

    可让人绝望的是,李轩最终还是没能够让他的好兄弟清醒过来。

    眼前的场景继续破碎,而在片刻之后,他出现在一座风景绝丽的世外桃源中,身侧则是五美环绕。

    “轩哥哥!”乐芊芊对碰着手指,螓首微伏着羞不可抑:“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紫蝶妖女则是手指尖托着一只紫色火蝶,笑盈盈的看着李轩:“我是蛮喜欢你的,同步率高,我们可以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对了,李轩你想不想试试那个动作的滋味?还有——”

    她的人忽然幻化,面貌竟然变成了长乐公主的模样:“要了我,就等于有了一切,无论变成什么样都可以哦。”

    薛云柔依旧是一身校服的打扮,她环视了周围四女一眼,然后就坐了下来,翘着大长腿,整理着自己的丝袜:“李轩你说过的,光是它,你都可以一百年都不厌。”

    皇袍少女咬着下唇,眼神幽怨:“梓童,你难道要弃我而去?罢了,我答应你便是,晚上我穿着龙袍给你做。”

    江含韵则手按着腰刀,面含晕红的看向别处:“我可以给你解毒的。”

    这一刻,李轩只觉呼吸紧窒,左右为难。

    他在想,要不自己还是全要了吧?不是有一句话吗?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

    可自己这样做,那未免也太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